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零五章 禦用香師,無價之布

-

眾人相繼離開,隻有流星,仍舊留在門口,不肯離去。

回去的路上,鳳綾羅有些心不在焉,滿腦子都是無魚那近乎崩潰的模樣和哭聲。

她的手很冷,皇甫雲知道她是因為愧疚,卻也不知如何安慰,以無魚現在這個樣子,就算再怎麼安慰,也不會讓鳳綾羅的心裡好受幾分。

所以他很沉默,也在極力思索,有什麼辦法能夠拯救近乎成為“廢人”的無魚,不僅是為了鳳綾羅,也是為了這個如同親人的三叔父。

隨後眾人又聚在一起開始商議解決辦法,麵對這樣棘手的狀況,起初他們也隻是久久的沉默。

此情此景,殷儲也隻得站起身子搖了搖頭:“如此,老夫還是先行回去,著手準備研究解藥吧!”

隨著殷儲的離開,這沉默的靜謐開始有著接連起伏的歎氣聲,直到千麵妖姬阮飛河緩緩站了起來。

“其實,我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隻不過……”阮飛河的語氣帶著幾分猶豫,“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皇甫青天冇抱什麼希望,但也洗耳恭聽:“阿阮姑娘,但說無妨!”

“我知道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布,也許可以幫助無魚三爺!”

“特殊的布?”皇甫青天有些不解,和飛盾彼此對視一眼,皆是不明所意。

武月貞也自是費解,又有些心急,“阿阮姑娘,到底是什麼特殊的布,能幫無魚“重見天日”?”阮飛河緩緩說道:“許多年前,我浪跡天涯、雲遊四方時,在民間聽說過這樣一個人。他本出生在研香世家,卻怎麼也研製不出受歡迎的香粉,他的家人都說他不是做香粉

的料,可因三代單傳,家業隻能由他繼承,因他實在冇有天分,所以家族便在他這一代開始逐漸冇落,直到他娶了一個身有奇香的女人。”

飛盾問道:“一個研香師和能救無魚的布,又有什麼關聯?”“關聯很大,請二爺聽我繼續講下去!”阮飛河說道,“當時,很多名門貴婦千金小姐都喜歡他妻子身上的香味,也是因為那香味獨一無二,味道特彆,且不屬於任何一家香

粉店任何一款市麵上的香粉,所以她們才十分感興趣,後來還花各種大價錢去請研香師研製調香,卻冇有一個研香師能夠模仿調製出他妻子身上的香味。他妻子見狀,也為了能夠讓自己相公重振家業,便和他一起開始想辦法研製留香。他們試過很多辦法,終於有一種辦法留住了他妻子身上的香味。他用很薄很薄的布料裹住妻子,令她除了沐浴以外都不能脫下,直到這塊布被妻子的體香所浸透合二為一。他將布的碎片研製成香粉,可是味道卻消散的很快,連一般香粉所留香的長度都比不

上,很多夫人不願意花錢購買留香如此短暫的香粉,哪怕它的香味是多麼獨特,所以生意有些起色,但重振名譽卻還遠遠不夠。於是,嚐到了甜頭的他,開始醉心研究,甚至三五年遊曆在外不還家,就是為了尋找可以留香的辦法,終是不負有心人。他聽說有一款布是密不透風的,但是織成這樣一匹布,卻要耗費很長時間,少則五六年,多則十幾年,一處失誤就要重頭織起,冇人願意耗費光陰去織這樣一匹布!後來他花光了所有的家當,才找到一個人願意為他織

布。終於布織成了,可妻子也因思念成疾臥病不起,原來那匹布竟然織了整整十年!他很愧疚,很傷心,為了振興家族,揚名立萬,卻冇有好好陪伴愛護妻子,所以他要毀布

但是妻子卻要用自己最後的價值來成就丈夫。就這樣,他終於用那密不透風薄如蟬翼的布留下了妻子的體香。妻子去世了,但是她的味道卻永遠都被儲存了下來。從織布留香,到製成香粉,他用了整整十五年。這是獨一無二的,冇有一個研香師能夠模仿出這樣的香味,他的名氣和香粉的故事流傳到了皇宮,讓後宮嬪妃都愛上了他

這款香粉,也愛上了這款香粉背後他和他妻子的故事,於是便被皇帝招進皇宮成為了禦用研香師。可是香粉有限,很快所有的存貨都賣光了。隨著妻子去世和香粉停產,這款獨一無二的香粉也就失傳了,但也因此成為了香粉界最出名的香,他隻留下一瓶香粉用來懷念妻子,就是皇帝以砍頭威脅,他也不肯奉上。他雖然一生中隻有這一款香粉聞名各地,此後也再冇研製出更好的香粉,不過他的名聲在外,又是禦賜研香師,隻要是他研製出的香粉,不管好不好聞,還是能得到嬪妃們的喜愛。”花碧傾抱著雙臂,聽時便若有所思,等到阮飛河講完便迫不及待的問道:“這款香粉,是不是名為“相濡以沫”?

而那禦用研香師名叫葉禮?”

“原來花女俠知道此人!”阮飛河有些驚訝,畢竟葉禮隻是在香粉界聞名,而這些江湖中人又怎會聽過他的故事。

阮飛河因為曾天下各處隨意走,所以知道的事情自然比一般的江湖人多。花碧傾說道:“在我經營煙雨閣的時候,每個姑娘采購什麼香粉都是有高低貴賤之分的,有幸曾高價購買過葉香師研製的香粉給風月用過,所以我知道這款!隻是我隻知此

人,卻不聞這款香粉背後的故事,今日聽阿阮姑孃的講述,我才知道,原來這款香粉代表的是永恒的愛!而留住這永恒的愛,卻是因為一塊能留香的布!”

“這世上竟有這樣的布,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皇甫雷說道。阮飛河說道:“還冇有香粉的時候,有的人身上天生會有一些不好聞的味道,就好比香燕和葉禮的妻子都是天生帶有好聞的體香,而有些人的體香卻是很難聞的。窮人也就作罷了,倒是那些有頭有臉的人會很介意,也怕彆人的嘲諷和說三道四,所以這種布當時被研究出來便解決了這個問題。隻是香粉出現以後,提供了更舒服更愜意更方便

的掩蓋方式,也就冇人再需要這種布來做衣服,自然也就冇人再願意耗費時間去織這樣密不透風的布了。”

江聖雪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既然這布能夠保留研香師妻子身上的體香,自然也能讓無魚叔父身上的毒香不再擴散!”

“正是這樣!”阮飛河點了點頭。

“織一匹這樣的布需要耗費這麼久,我們是自認值得,可隻怕三叔父等不了這麼久!”皇甫雷說道。皇甫雲說道:“阿阮姑娘說這匹布薄如蟬翼,這樣看來做一身衣服也費不了多少布料,更何況我們可以隻做貼身裡衣,我們可以多找一些人來織布,每個人織一尺布,隻織

出無魚叔父需要用掉的布料就可以節省時間了!”

“即便如此,也要費時費力,以無魚叔父現在的狀況,他怕是多一日都等不了,時間越久,他對於求生的意誌就會越薄弱!”皇甫風擔憂道。

江聖雪點頭道:“是啊,夫君說的冇錯!三兩個月倒還好,若真是織了三年五年的,隻怕無魚叔父會以為是大家在哄騙他,他會比現在更加絕望!”阮飛河說道:“各位,當年葉禮用這一匹布隻做了一件貼身裡衣,他的妻子就已經去世了,我想他應該用不完這一整匹布,也來不及再做一件衣服。他那麼愛他的妻子,這

匹布又是他耗儘十年光陰用光所有家底才織成的,應該也不會隨意丟棄和毀掉。”

鳳綾羅毫不猶豫的站起身來:“我現在就去長安找葉禮借布!”

阮飛河急忙過去拉住鳳綾羅的手臂:“綾羅,你還要等我師弟來找你去唐門處理那件事呢!”

“此事因我而起,我甘願為無魚三爺奔波這一趟!”鳳綾羅急聲道。

阮飛河說道:“你分身乏術,還是我去吧!”

“可是……”

皇甫雲也站起身來:“綾羅,唐門的事和三叔父的事都刻不容緩,可你去了長安,焦紅菱就更有機會顛倒黑白了!”“我去是最合適的,葉禮若不接受拜訪,我還可以易容混進去,以免驚擾!這匹布價值連城,更承載著葉禮對妻子的虧欠,對他來說,這匹布無價,他未必會痛快的借布,

也未必會賣給我們,而你又這樣焦急迫切,隻怕再生事端!”阮飛河說道。皇甫青天說道:“阿阮姑娘說得有理,我看這樣吧,碧傾,你陪阿阮姑娘走這一趟!一來保護她的安全,她的傷勢還冇有完全恢複,二來你更加事故圓滑,或許你能說通葉

禮借布!”阿阮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對於皇甫青天的周到還是略有感動,自己的手臂在上次輪迴崖交戰時被小水滴的化屍水腐蝕過,傷勢雖然不重,但也影響到了自己使用練的力量

而花碧傾對於皇甫青天說自己事故圓滑也冇有感到不悅,做回江湖人,她可以高傲灑脫,但曾經作為經營煙雨閣的花媽媽,她要討好每一個來客,自然練就生出了這事故

圓滑的一麵。

她慵懶的晃了晃脖子,看似不情願,卻還是很痛快的就站起了身來:“也好,上一次去長安該是二十多年前了,正好這一次去看看他研製了什麼新香!”

“他是禦用香師,恐怕不會應你所求!”皇甫青天嚴肅的說道,“碧傾,正事要緊!”

花碧傾勾起一邊嘴角冷笑一聲:“若你不信我,又何必要我同去!”

雖是這樣說著,但是花碧傾也自是知道時間緊急,刻不容緩,冇等皇甫青天再說出什麼嚴肅的話,花碧傾就已經大步的出了去。

阮飛河看了一眼皇甫雲,便也急忙追上花碧傾,與她騎上兩匹快馬出發去了長安城。

二人一走,辦法一出,皇甫雷便立刻趕去了無魚的房間,告訴了流星和無魚這個訊息。

房間外的二人仿若看到了希望露出幾分喜悅,可裡麵的無魚卻仍舊生無可戀。

他已經哭累了,就好像這三十四年裡所有的眼淚都在此刻間流儘,隻剩下滿眼的空洞,蔓延著深不見底的絕望。他趴在床上再也冇有動過一下,那一隻冇有被擋住的紅腫的右眼一眨未眨,若非是再聽到皇甫雷說出那個好訊息時,輕輕的泛出一絲漣漪,恐怕會讓人以為他已經死不瞑

目的終結一生了。

不會有這樣的布存在!

就算存在,也不過是像每一次經曆絕望時一樣,解一時之痛,免一生遺憾,為了僅有的價值冇有尊嚴的活下去。抽筋斷骨,要了半條命,終其餘生,隻求孤黑換孤白,半命逍遙。可留香命破魂不渡,有些人,會像躲避瘟疫一樣對我避之不及,有些人,會像看到惡鬼一樣對我恐懼對

我憎惡。

而我活著?裹在密不透風的驅殼裡,也好!哪怕受到重創就會爆裂的經脈,也不會讓血液流出去,臟了彆人,它隻會像母親胞宮裡溫暖的水包裹著自己,可惜,他憎恨那個把他培養

成殺人工具的母親血連環,也憎恨這感覺剝奪了他最後美好的幻象。

而我活著,除了痛苦,還剩下什麼?

嗬嗬!

活著……

還能做什麼……原本皇甫雲和鳳綾羅都在北廂苑等待夜月的配合,可是無魚的事情讓鳳綾羅有些難以平靜,因為她知道即便這樣的布求到了,對於一個練武之人來說不能戰鬥也是生不如

死。

便讓皇甫雲先出去,自己一個人靜靜,等到夜月出現,再叫上他一起前往唐門。

於是皇甫雲便去常歡那裡了,但也怕無魚的事又讓常歡增添一分悲憂,便冇有告訴他在無魚身上所發生的事。

更何況,因為亂黨混入桃莊的那一次,常歡又受了重傷,也令他恢複幾分從前的鬱鬱寡歡,叫人心疼擔憂。冇待多久,江聖雪和皇甫風也整理好情緒來陪伴常歡了,幾人都特意隱瞞著無魚的事聊了很久,皇甫雲才注意到已經快到午時了,夜月也該來了,便去了北廂苑,可北廂

苑已經空無一人。

鳳綾羅是何時離開的桃花山莊皇甫雲並不知道,他隻知道,安管家看到離開桃花山莊的隻有鳳綾羅一人。

他有點著急,先去了古林去找,可她並不在。便知道鳳綾羅一定是出發去唐門了,可她為什麼冇有等夜月也冇有叫上自己?忽然心生一絲不好的預感,皇甫雲急忙策馬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