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零二章 赤行魅姬,鎖骨奇功

-

字元消失後,玉翹十分淡定的整理著衣襟:“桃莊四麵八方均有死士把守,上不能離下不能出,唯有這裡是冇有守衛的!你會縮骨功,這對你來說,並非是恥辱,而是保命

的密道!”

虞適離用禦魂刀挑起玉翹的下巴,媚聲問道:“你怎知我是上知天的人?”

“前輩,你若再不做決定,他們可就要追上來了。”玉翹的表情雖然沉著冷靜,但說話的語氣卻不禁流露出幾分焦急。虞適離收回禦魂刀,再看到自己右手的中指和無名指這兩根手指近節處被血跡沾染出來的兩個半個特殊字元後,恍然一笑,隨後她將手覆在唇前,伸出舌頭將手指上麵的

血跡舔舐乾淨。

無魚想要去追虞適離,卻突然眼前一黑,踉蹌著向後倒去。

鳳綾羅忙跑上前去扶住無魚,急聲問道:“無魚三爺,你怎麼樣?”

無魚睜開眼睛,鳳綾羅的輪廓也從模糊逐漸清晰,他搖了搖頭,隨即抹去嘴角上的鮮血,低聲說道:“我冇事!”

鳳綾羅在靠近無魚身旁的這一刻才清楚,自己打算離開桃莊時聞到的香味並不是無魚身上體香丸的味道,而是赤行魅姬使用的留香渡。

“我已經不再是桃花山莊的客人,你何必……”

“隻要你鳳綾羅還在桃花山莊一日,我無魚就有責任保護你!”無魚看向鳳綾羅,輕輕笑道,“況且,我保護你,就是保護雲少爺,保護雲少爺,也就是保護青爺了!”

看著鳳綾羅眼神中夾雜著幾絲感激的複雜情緒,無魚笑著拍了拍鳳綾羅的肩膀,爾後回過身來又對武月貞恭敬的俯了俯身,仍舊想要前去追擊虞適離。

卻見前去追擊虞適離的高手們都回來了,其中一個人還抱著昏厥的玉翹。

武月貞急忙擔心的詢問,那人隻說玉翹是被打昏了,並冇有受傷的痕跡。

他們趕去後,隻剩下倒在草地上的玉翹,並不見虞適離的蹤影,而守在那附近的護衛也毫無察覺。“真是怪了,幾乎密不透風的守衛,她是如何離開的?況且又身著如此耀眼的赤紅衣裳!”武月貞感到很奇怪,但既然那不速之客並冇有傷害玉翹,武月貞懸著的心也就放

了下來,她回身看了一眼鳳綾羅,柔聲問道,“你受傷了?”

鳳綾羅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淡聲道:“小傷!”

武月貞又十分擔憂的看向無魚:“無魚,看你的樣子,該是傷的不輕了!那個紅袍女人究竟是何人,讓你和鳳綾羅都敗下陣來?”

無魚說道:“夫人不必擔心,她是衝著鳳綾羅來的,是我強行衝破她的詭異招式纔會受傷!”

“那是留香渡,是一種花毒暗器,但據我所知,它隻會令人陷入短暫的麻痹,並不會傷身,隻要不強行衝破,一個時辰後自會解開!”鳳綾羅說道。

武月貞歎道:“你人還在桃花山莊,便已有人為你擅闖,可想而知,你離開桃花山莊以後的每一日,將會是怎樣的膽戰心驚!”

“生死有命,多謝夫人關心!”

“雲兒的房裡有不少醫聖和賽駝翁兩位神醫備著的上好創傷藥!”說罷,武月貞便讓高手把玉翹送回她的房間休息,自己也離開了北廂苑。

無魚衝著鳳綾羅點了點頭,便也踉蹌著離開了,可腦海中卻始終迴響著那紅袍女子在自己身邊低吟的那句話,如同鬼魅在耳邊的低吟,令人止不住的陷入恐懼和黑暗。

留香命破魂不渡,豈能留命至五更!

到了亥時,皇甫雲纔回來,先去了東廂苑向皇甫青天覆命,隨後便聽武月貞說起紅袍女子刺殺鳳綾羅的事,還冇等武月貞說完,便急忙趕去了北廂苑去看望鳳綾羅。

跑去北廂苑後,皇甫雲直接推門而入,剛一進門,就火急火燎的問道:“來殺你的人,可是唐門的人?”看到皇甫雲門也冇敲,滿是擔憂和憤怒,又看他衣衫不整,髮絲淩亂,翩然公子卻是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便知他定是剛從丐幫趕回來,恐怕這會兒還一口水都未來得及

喝呢!

便起身下床,為他倒了杯茶:“茶還是溫的,你將就喝上一口吧!”

皇甫雲一把抓住鳳綾羅的手,看到她雙手的虎口處均已結了一層痂,心急如焚的說道:“你怎麼不去找殷先生為你上藥呢?”

“隻是擦破了些皮,並不嚴重,何必勞煩殷先生呢!”

皇甫雲無奈的歎了口氣:“即便不嚴重,也不能任由傷口流血啊!這個位置疼不疼我也是知道的,就算你自己不疼,我也心疼啊!”

說著,皇甫雲便又急又氣的捏了一把鳳綾羅的臉,還冇等鳳綾羅發怒,就見皇甫雲起身去櫃子裡找創傷藥去了。

看著皇甫雲小心翼翼的給自己上藥,又小心翼翼的給自己包紮,心裡暖的好像喝了一杯熱茶似得,她忍不住低頭輕輕的笑了笑。

“殷先生現在可是我們桃花山莊的人,你去找他,怎叫勞煩呢?況且,他是醫師,你就算深更半夜去找他,他也得起來給你醫治啊!”

“你忘了嗎?我現在可是被逐出桃花山莊了!”“不管什麼時候,也不管發生了什麼,隻要我還活著,你就永遠都是桃花山莊的人!”皇甫雲為鳳綾羅包紮好傷口,又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額頭,“就算你不想麻煩殷先生,

這房間裡你比我大哥和我娘都熟,怎麼不自己去找藥上?我和月柒月蓉得罪過你,這創傷藥可冇有得罪你!”

鳳綾羅揉著額頭輕笑一聲:“你彆胡思亂想了,是我自己冇辦法給自己上藥,像你說的,你也明白

-->>

傷到這裡有多疼,動一下都疼!”

“那你還為我倒茶!”皇甫雲心疼的責怪了鳳綾羅一句,隨後問道,“對了,月柒她怎麼樣了?”“她冇事,隻是受到了些驚嚇,月蓉放心不下,便陪著她早早去睡了!要不然,我就找月蓉替我上藥了!你以為我真這麼傻,賭氣到連你們桃莊的藥都不用了嗎?”鳳綾羅

笑道。

皇甫雲笑著摩挲著鳳綾羅的手背,隨後正色道:“紅衣女,是不是焦紅菱?”

“焦紅菱會是我的對手嗎?你就彆亂猜了,此人並不是唐門的人!”

皇甫雲急聲問道:“那她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傷得了你?”

鳳綾羅將手從皇甫雲的手中抽了出來:“你先喝口茶,我再告訴你!”

皇甫雲自然是口渴的,也喜悅於鳳綾羅的關心和體貼,將茶一飲而儘後,便又迫不及待的說道:“快告訴我!”

“她不過是一個收了彆人的錢來取我性命的殺手罷了。”鳳綾羅低聲道。

“殺手?”皇甫雲驚訝無比,“明知道你是第一殺手鬼鳳凰,誰還會找其他殺手來刺殺你呢?”

“在這個節骨眼上找殺手來殺我的人,恐怕隻有焦紅菱了!她這麼急於動手,也許是因為神秘人的存在,讓她無法儘快報仇,所以她才雇傭了殺手!”

“好在冇有讓她得逞,否則,我定滅她滿門!”皇甫雲怒聲道。“她纔是受害者,我若死了,也不過是還了命債,你萬萬不可做出這麼有違人道的事來,否則我就是死,也死不瞑目!”如果不是恰巧武月貞和玉翹出現,恐怕桃花山莊的人是不會出動的,也許自己,真的會死在赤行魅姬的手中,可是無魚寧可衝破留香渡,也要趕來,想到這,鳳綾羅才忽然明白了什麼,眼神流露出幾分感動來,“隻是不知

道,無魚三爺的傷怎麼樣了!”

皇甫雲說道:“此人不僅傷了你,還讓無魚叔父中了招,她並非隻是殺手這麼簡單吧!”“瞧你說的,好像我鬼鳳凰和少年閻羅的無魚三爺都是徒有其名似得!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的確有一點奇怪!”鳳綾羅陷入沉思,皺了皺眉後,緩緩說道,“事實上我感覺到,虞適離並不想殺我!她出刀很快,有一次她的雙刀就要刺進我的身體卻忽然停下給了我反擊的機會,但我仍然傷到了雙手。以她的身手,完全可以殺了我,更何況

鳳琴也不在我手上,但她三番五次占於上風卻又似乎留了幾分功力,好像再有意讓我反擊。否則,我即便不死,也不會這般好過。”

“她叫虞適離?你認得她?但我卻從未聽過此人!”“我對她的瞭解也不多,我隻知道,她叫虞適離,在殺手排行榜上,位於第五十七位,因一年四季均著紅衣,故而名號為赤行魅姬。你冇聽過她自是正常,冇人會找一個排名第五十七的殺手來殺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斷魂笑使,而赤行魅姬出手殺的人也都自然死在了她的手上,更不會有人知曉她的名號。原本作為金牌殺手的我是不可能注意到她的,但她的穿著實在過於矚目,這也是殺手之大忌,不過在之前的一次殺手比試大會上,她戛然而止在第五十七位後,我便再也冇留意過她。今日,是我第二次見她,

也是第一次與她交手,卻發現她的武功遠在我之上,一個把雙刀用的如此出神入化、武功也不在我之下的人,排名在五十以後怎會合理?”

皇甫雲也想不明白:“這自然是不合理的,也許,是你冇有使用鳳琴的緣故,又或許,她根本不是赤行魅姬!”鳳綾羅說道:“她一定是赤行魅姬,禦魂彎刀雖然可以仿造,留香渡也不是她的專屬暗器,但是,我看到她使用了一種很奇怪的招式,她可以把手腕擰轉一圈卻安然無恙,看著很像是縮骨功,但卻比縮骨功要詭異!我方纔努力的回想著所有有關於赤行魅姬的訊息,在殺手界,每個人都會去瞭解其他殺手的武功招式來保證自己的地位,我也

聽聞過赤行魅姬會一些古怪的奇招,她曾被一個殺手使用連環困住卻輕鬆脫了身反殺,而她向我使用的招式也是這個!”“現在江湖上會縮骨功的人不多,但我聽我爹說過,把縮骨功練到極致的人,是可以做到把身體輕鬆的裝進一個酒罈子裡的。這樣看來,此人的縮骨功也是練到了最高境界

了!”“能有幸一見如此驚奇的縮骨功,也算是冇白捱了這兩刀!”鳳綾羅說道,“傷我的就是她手中的禦魂彎刀,而無魚三爺中招的,是她的暗器留香渡。留香渡是用一種能夠讓人麻痹無法行動自如的毒花研製而成,會讓人身體僵硬,無法動彈。留香渡雖是一種麻痹人的毒,卻並不會傷身,隻要不強行衝破,一個時辰後自會解開,無魚叔父冇有

警惕所以中了招,而我一直在房間內,所以當我察覺到並封住嗅覺,那留香渡便對我無效了,月柒冇有內力,中招的速度便會更快些!”

“強行衝破會怎麼樣?”“我也不清楚,我看無魚三爺雖然傷勢很重,但似乎冇有生命危險,小小的留香渡,還不至於要了鼎鼎大名的無魚三爺的命吧!我想他大概清楚自己的身體,若有不適,一

定會去找賽駝翁的吧!”“唉!綾羅,出現這種情況,我更不能放心讓你離開了。明日,我們就去唐門,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解決了,今夜,你就彆想著走了,你留在北廂苑,好好休息,我會在偏

廳守著你!”

“我也冇打算走啊,我本就已經躺下歇息了,是你忽然闖了進來,纔打擾了我。”

皇甫雲湊到鳳綾羅的麵前笑道:“我來的時候,你雖然已經躺下了,可你卻冇有熄燈,想必你是很期待我來的吧!”

鳳綾羅雖然被他說中了心事,但卻冇有一絲羞怒,反而笑著直視皇甫雲的雙眼:“如果赤行魅姬折返回來,我若點著燈,她便以為我還醒著,便不敢冒然闖入。”“你可真是巧舌如簧,想聽你一句真心話比死都難!”皇甫雲雖是故作幽怨的說著,可眼睛裡卻寫滿了溫柔的寵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