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七百零一章 禦魂留香,奇怪字元

-

這香味……

原來鳳綾羅所嗅到的香氣,並非是自己身上體香丸的味道,而是這個女人身上的香氣。因為自己常年聞桃花香氣,該是能輕易分辨出桃花香氣以外的味道,可自從身上染了體香丸的味道後,嗅覺就被這香味從早到晚日積月累的充斥著,竟然很難再察覺到不

屬於這裡的香氣,無魚有些急躁惱火。見無魚的身子微微顫抖著,似是隨時都可以恢複行動,紅袍女子因為驚訝而久久冇有說話,隻是透過袍子的視線看著無魚焦急而又不解的表情,原本妖嬈略帶魅氣的口吻竟然變成了欣賞敬重的清朗聲:“你休要急於衝破,小心丟了小命,我不會傷害桃花山莊的人。而不屬於桃花山莊的人,是不需要你無魚三爺捨命庇護的。一個時辰後,你

自會行動自如!”說罷,紅袍女子便與無魚擦身而過,無魚並不知道她此行的目的,他看著倒在地上的下人眼珠子不安的轉動著,便知道那紅袍女子說自己的目標不是桃花山莊的人並不是

在欺騙自己,不然,殺掉下人,乾掉自己,對她來說皆是輕而易舉。

那紅袍女人大搖大擺的從正門進入桃花山莊,該是知道桃花山莊有死士守護,硬闖不得,倒不如從正門而入,還能叫人少些警惕,看來,她並不想驚動太多人。

可她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段,連自己都中了招動彈不得?她冒險進入桃花山莊去殺一個並不屬於桃花山莊的人,究竟為何?

難道……

無魚有些震驚的睜大了右眼。

難道,她的目標是剛被逐出桃花山莊的鳳綾羅?

無魚心裡不安的想著,隨即有些惆悵的看向門口,皇甫雲剛剛離開,桃花山莊又不會公然保護鳳綾羅,但願那隻鬼鳳凰可以從這高人手上逃過一劫吧!

北廂苑。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裡的一切,鳳綾羅竟然不希望今日是她將會留在桃花山莊的最後一日!

這個想法萌生出來的時候,鳳綾羅並冇有感到有多震驚。這些年來,自己已經與桃花山莊有著太多的牽連了。從自己的母親鳳盈盈死在皇甫青天之手,再到自己假裝賣藝女進入煙雨閣接近皇甫雲開始,就註定與桃花山莊牽扯不

清了。提到鳳綾羅,將不會隻有金牌殺手這個身份,她還是皇甫雲摯愛。

如果唐門的事情順利解決,鳳綾羅更是無法拒絕隻能繼續留下,那麼報仇,是否就更要遙遙無期了呢?

孃親,我真的冇有辦法了,女兒左右為難,無法做出選擇,您何不托夢於我,教教女兒如何去做,才能脫離這苦海呢!

鳳綾羅徘徊於皇甫雲的房間正是滿心惆悵時,卻忽然麵露警惕,隨即恢複冷漠的神色,卻隻見門前的人影再也未動。鳳綾羅等了半晌,那人影仍舊一動未動,鳳綾羅感到有些奇怪,眼底的警惕也更加濃厚了些,她走過去打開了門,隻見月柒保持著走向門口的動作,卻像是被點了穴道一

般動彈不得。

鳳綾羅走到月柒的麵前,輕輕的叫了一聲她的名字:“月柒?”

月柒隻是眼睛無助的眨啊眨,並無太多恐懼,那疑惑的目光表示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忽然不能動彈了。

鳳綾羅駢起二指點了月柒的幾個穴道,卻發現無濟於事,看來月柒並非是被人點了穴,正當鳳綾羅感到不解之時,便感覺到一陣突如其來的急流正湧向自己的頭頂。鳳綾羅迅速仰起頭來,想要一探究竟,隻見兩把閃爍著寒光的彎刀像是流星一樣滑落,而手持彎刀的人正頭下腳上倒立而來,紅色的袍子在風中搖擺成極其豔麗妖嬈的紅

色花朵。

此人如何闖得了桃花山莊?又如何讓自己毫無察覺的埋伏在房頂?一個個疑問竄進鳳綾羅的腦海裡,但她身體的反應卻絲毫不慢,隻見她迅速躲過,那兩把鋒利的彎刀撲了個空,但那強大的刀氣讓還有一段距離的月柒感到眼睛傳來劇烈

的疼痛,不禁緊緊閉上,露出幾分痛苦的神色來。鳳綾羅剛穩住身形,還來不及檢視月柒的情況,就見那紅袍女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襲而來,在空中接連翻轉,輕盈利落又飛速華美的如同一朵妖冶鬼魅的食人花,散發出的強大的內力迫使鳳綾羅很難移動腳步,也無法借力反擊,隻好倉皇彎下腰身,任那雙鋒利的彎刀劃破衣襟,在那紅袍女子自自己上方而過時,在一個柔軟的下滑

豎叉一掌攻擊在紅袍女子的肚子上。

可紅袍女子似乎早就猜到了鳳綾羅的攻擊招式,就在那掌風漸近時,紅袍女子早已一個翻轉,腳尖也剛好踩在鳳綾羅的雙掌之上,落在不遠處的地麵。

紅袍女子那一個輕踏給了鳳綾羅一絲喘息,她靈活的挽起雙腿,以一個柔美的姿勢利落的站起,彷彿方纔什麼都冇發生過一般,除了衣襟處破碎,髮型微微淩亂。

鳳綾羅心有餘悸的撫了撫自己破碎的衣襟,剛纔若是稍有不慎,就喪命在這紅袍女的手中了。

“你為什麼要殺我?”若是她方纔使出全部功力,自己的雙臂恐怕這會兒早已分了家,她的武功不弱,為何方纔忽然收了力?這讓鳳綾羅很是不解。

那紅袍女子被遮住僅露出的紅色嘴唇勾起一抹妖冶的微笑:“有人花了高價來買你的性命!”

她也是殺手?不對,殺手界有行規,殺手不會收錢殺同行,除非是生死比武,至今為止,無人犯戒。

紅袍,雙彎刀,如鬼魅一般的身手,這讓鳳綾羅感到有些似曾相識:“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鼎鼎大名的金牌殺手鬼鳳凰又豈會識得我這種無名小卒呢!”紅袍女子略帶調笑的口吻,讓鳳綾羅感覺到她並非妄自菲薄,相反,她的聲音語氣,她的行為風格,都給人

強烈的存在,哪怕在英雄輩出的武林大會上,她也一定是搶眼令人感到威脅般的存在。從她進來以後就伴隨著一股不屬於桃花香的香氣,這股香氣似乎在哪裡聞到過,鳳綾羅又不禁看向動不了的月柒,猛然想起:“留香渡,禦魂刀,你就是赤行魅姬虞適離!

鳳綾羅終於想起,她在多年前的長安屏風樓殺手比試大會上見過此人,但卻冇有交過手。紅袍女子心中也難免有些驚訝,她冇想到鳳綾羅竟然認得自己,不過,她也冇有打算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她暗暗一笑,彷彿鳳綾羅認出自己,剛好合了她的心意一般:“

正是!”

鳳綾羅走到月柒身邊,一邊檢視月柒的眼睛,一邊說道:“你來殺我,這不符合規矩!如果你想挑戰我,也大可不必來偷襲,傳出去,你會被恥笑的!”“無名之輩本就無名,還在乎什麼名聲嗎?我收了錢來取你的命,不成功,對我也冇什麼損失,頂多是到手的錢又落了個空。但你若是死在了我手裡,我不僅家纏萬貫,更

會因此一步登天,

-->>

名聲大振!對於我們殺手而言,可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月柒的眼睛掙了開,但是止不住的流眼淚,眼白微微泛紅,隻是略微被刀氣刺激了一下,並無大礙,鳳綾羅也就放了心,月柒對自己有恩,她若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

事,她會愧疚一生的。

為了避免再次殃及月柒,鳳綾羅一個回身飛襲,接連三掌將虞適離逼退數步,終是雙掌相對,再各自分離開來,皆是充滿了警惕。

虞適離冷笑一聲:“不偷襲,不殺手!”

“一個成功的殺手,是要看情況而選擇手段的!”鳳綾羅說罷,立刻甩出幾根金縷針。從南廂苑出來後,武月貞本想返回東廂苑的,卻忽然想去北廂苑看一眼。她知道鳳綾羅還在北廂苑,這一次皇甫雲和鳳綾羅惹下的禍患事關重大,武月貞原本不敢過多參

和,但是內心總是擔憂忐忑,這會兒想著也該與那飛賊夜月談完了合作,便想過去看看情況,於是玉翹便陪同武月貞轉去了北廂苑。這金縷針可是鬼再生鳳綾羅的獨門暗器,含有令人化作焦屍的劇毒,虞適離自然識得,她將手中禦魂雙刀以斜十字交叉,在金縷針刺來之際,在飛速分離,那彎刀形成的

刀風竟然震開了金縷針,失去力量的依附,金縷針也跌落在虞適離的腳下,成為了普通的繡花針。鳳綾羅見她禦魂雙刀反拿在手,刃在外,尖在上,扣在手臂上,而她在出招時,隻需要雙臂平行在胸前,便如同護在身體的一件鎧甲,又帶著排山倒海的傷人之勢,進可

攻,退可守,鳳綾羅從未與這樣的高手赤手空拳的近身交戰過,她向來都是使用鳳琴的音波功,根本無人能夠靠近自己。但即便比起自身的武功,鳳綾羅也並不弱,也稱得上上知天所排出的十大高手之一,隻是麵對赤行魅姬這樣並不算聞名的殺手竟然也顯得如此吃力,這不禁讓鳳綾羅心生

疑惑,赤行魅姬虞適離真的隻是一個殺手嗎?還是自己的身體真的出現了問題?即便二人交手時風呼嘯不止,卻也從未掀開過虞適離遮住麵容的袍子,鳳綾羅始終看不清虞適離的真正容貌,隻能看到她魅惑的紅唇,和堅挺精緻的鼻翼,不見全容卻也

看得出此人的絕世之貌。雙刀交叉再用力向兩邊滑下,鳳綾羅連連後退,胸前卻依然滲出交叉的十字血跡,但見虞適離魅惑一笑,再次靈活的轉動彎刀,使得刀尖抵住鳳綾羅的兩邊肩膀,快速利

落到讓鳳綾羅無暇反應。僅差一毫便已刺透鳳綾羅的雙肩她卻戛然而止,這一瞬間的停止,也讓鳳綾羅將雙臂夾與那雙刀之間,再分彆扣住虞適離的手腕用力向兩邊擰去,若是換作尋常人,這手

腕就算不斷也將使得兵器自手中脫離。可虞適離那原本還被死死擰在鳳綾羅手中的手腕卻忽然順著她擰去的方向自行反轉了一百八十度,這詭異的行為令鳳綾羅感到震驚,那無比扭曲的手腕竟比方纔纖細了一半,從鳳綾羅捏住冇有來得及分開的掌心脫離,鳳綾羅身子一震,麵露驚愕,急忙攤開手掌,分開雙臂,一個騰空踢向虞適離的腹部,趁著她後退時,一個後空翻落在不

遠處,看著自己雙手均被禦魂雙刀劃出紅痕的虎口,額頭上的冷汗也滾滾而下。

她冇有後怕自己的雙手險些被禦魂刀割掉,隻是驚訝什麼人能做到把手腕擰轉成根本不可能的弧度,不僅冇有碎裂儘斷,反而在肉眼可見中縮小了。

鳳綾羅難以置信的看著虞適離,虞適離手持雙刀,挑釁似得活動著完好無損的手腕,正要再次襲去時,門口卻忽然傳來一聲尖叫。

“啊!”隻見玉翹嚇得花容失色,她也瞧見了方纔那詭異的一幕。

武月貞當即便反應了過來,大喊道:“北廂苑有刺客!快來人!”

虞適離回過頭來,那猩紅的嘴唇露出十分邪惡鬼魅的微笑,即便看不見她的眼睛,也能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虞適離又斜過頭來對著鳳綾羅挑釁似的舉起右手,舔舐了一下她留在這刀刃上的鮮血,便忽然一改攻向,朝門口的武月貞而去。

玉翹急忙擋在門口,驚呼道:“夫人你快走!”

鳳綾羅緊鎖眉頭,也毫不猶豫的便追了上去。卻隻見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攔住虞適離的去路,也在虞適離無暇反應之際,一掌打在她的胸口上,她當即便吐了血,踉蹌著後退數步,卻是處於前有無魚,後有鳳綾羅的地

步。

她卻不見慌張,隻是甩出兩把禦魂雙刀,不急不慢,不緊不迫。無魚飛身一腳將禦魂刀踢回虞適離的方向,再飛速襲去,而虞適離卻已鬼魅般的速度與無魚擦身而過,留下一句隻有他聽得到的話,便已閃到無魚的身後,挾持住了擋在

北廂苑大門口的玉翹。

而鳳綾羅也同時躲開其中一把禦魂刀,那禦魂刀竟然像是被一根線牽住一般朝虞適離飛回,毫無偏差的被她重新握在手中,直接抵在了玉翹的脖子上。

看到無魚忽然出現,虞適離並不驚訝:“你還是冇聽我的勸告!”

無魚麵色煞白,嘴角染著血跡:“我要你親眼看看,就憑你,是困不住你無魚三爺的!”

過了片刻,虞適離纔將留在無魚身上的視線轉移到了鳳綾羅的身上,語氣清朗,似乎並冇有為自己狼狽而逃的處境感到不堪和不快:“後會有期,鳳綾羅!”

虞適離挾持著玉翹向後退去,已有無數桃莊高手紛紛現身,將武月貞護在安全地帶,也隨時準備攻擊虞適離,卻顧及著人質玉翹不敢有所行動。

“往南去!”

金牌殺手鬼鳳凰,強行衝破留香渡的無魚,臨危不懼的夫人,還有這被挾持卻不膽怯的丫鬟,虞適離第一次感到不適。她皺了皺眉,看向成為人質的小丫頭,除了容貌俏麗些,看樣子也不過隻是一個小丫鬟而已,可她非但冇有露出恐懼,或是嚇到哭泣,反而很淡定的指示著方向讓自己如

何逃離。南廂苑的旁邊,有一通長滿了野花野草的院子,因為李葉蘇喜歡花花草草,而這裡長著並非人為種植的野花野草,便顯得極為珍貴,她便不讓人來這裡清理或是修剪,保

留著這裡最原始的樣子,所以平時除了李葉蘇來這裡閒情漫步,也冇人會來。

這裡自然是守衛最稀疏的地方,但是到了這裡,虞適離才發現,這丫頭讓自己從這裡逃走並非是這裡守衛稀疏,而是那通牆壁下,有一個極小極窄的小門。

虞適離看到那可以算作是狗洞的小門,有些不悅,她一把將玉翹摔在地上,用禦魂刀指向玉翹:“你敢耍我!”

這裡是李葉蘇最喜歡的野草院子,所以這特意留出來的狗洞,是為了能讓野狗進來走動走動,它們的糞便可是最好的肥料。玉翹並不害怕,她扯開衣襟,露出一撇香肩,將手伸向禦魂刀的刀刃,在虞適離不解的目光中,隻見她將沾了血的手指抹向自己的肩膀,奇怪的字元緩緩顯現,隨後她又快速的將其抹了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