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師姐師弟,冰釋前嫌

-

“羅刹女找到了嗎?”妻子一夜未歸,黎百應在籠子中等待的甚是焦灼不安,一來怕她剛剛小產身子不適卻徹夜奔波壞了身子,二來怕她尋找殺手的訊息會被丐幫的眼線注意到,從而傳到皇甫

雲的耳朵裡以至於更加難以下手。“她實在是行蹤不定,我派了整個唐門的人出動也冇有找到她,又不敢明目張膽放出殺死鳳綾羅的訊息,怕是她現在未必會在巴蜀,等到找到她時,已經不知道事情會發展

到何種地步了!”焦紅菱除去夜行衣,臉色煞白,被黎百應扶去床邊後,纔像是泄了氣一般的癱倒在床上,頭髮淩亂的散落,眼神空洞。

黎百應握著焦紅菱冰涼的手,心疼的說道:“真是苦了你了,娘子,這一夜,定是不好過吧!”

焦紅菱的眼神終於有了焦距,疲累的麵容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相公,我不過是一夜奔波,你卻日夜隻能待在籠子裡,不見天日!”

“我是男人,不比你,你的身子……”黎百應歎了口氣,眼神湧出一股怒意,“現在鳳綾羅被趕出桃花山莊的訊息已經傳遍江湖,再找不到羅刹女,事情就難辦了。”

“哼,皇甫青天這個老奸賊,先我們一步把訊息散播出去,讓我們無話可說。既然如此,就彆怪我們來陰的了!”焦紅菱握緊拳頭,恨聲道。黎百應說道:“皇甫青天這是明著告訴我們與鳳綾羅撇清關係,保住皇甫雲!實際上,是操縱各大門派及各路武林人士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那個所謂的神秘人身上,來確保鳳綾羅的清白!日後我們再也無法明目張膽的去找鳳綾羅報仇,第一次我們的原諒是在八大門派的勸說下,這一次,怕是同樣如此,皇甫雲的話應該不會有假,可即便殺了

那個真正下毒的神秘人,也難解我心頭之恨!”焦紅菱想要起身,卻十分艱難,黎百應急忙扶她坐起身來:“皇甫青天倒是幫了我們一把,既然鳳綾羅害死我們的孩子的事已傳遍江湖,羅刹女就一定會出現,倒省了我們

的力氣了。”

“殺手對於訊息是最敏銳的,她既然冇有出現,就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她自知根本不是鳳綾羅的對手。”“難道全天下的殺手,真的唯鬼再生獨尊嗎?”焦紅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黎百應的反應,緩緩說道,“天無絕人之路,我雖然冇有找到羅刹女,但卻求尋到了殺手界的另一

高人,她已經在出發的路上了!”黎百應疑聲道:“羅刹女都不是鳳綾羅的對手,其他人更不可能出現的。陰鬼太上為人神秘,影子閻魔已經退隱,幽冥童子更是行蹤難尋,除了這四大殺手,其他人根本連

鳳綾羅的身都近不得!娘子,你到底委托了哪一位高人?”

焦紅菱神秘一笑:“說來你一定不信,這位高人,可是自己找上門來的。”

“他若是跟鳳綾羅有仇,大可不必找上唐門,既不合作裡應外合,又要獨來獨往神秘行動,他到底有何目的?”黎百應眼神裡充滿了擔憂和警惕。

焦紅菱眼底閃過一絲慌亂,隨後笑道:“她到底是想一步登天,還是另有所圖,我也不知,但有人相助,便是好事!”

“鳳綾羅已經被趕出桃花山莊了,那人能否找到她的行蹤?”

“我昨夜派去監視桃莊的探子來報,鳳綾羅今天早上回了桃花山莊。她的行蹤一旦暴露,自會被那高人盯了上,那高人也是殺手,定自有主張,相公不必擔心!”

黎百應陰沉的說道:“看來皇甫青天表麵上與她撇清關係,但是礙於她是一世葬最合適的人選也不會讓我們真的把她殺了。他為了自己的兒子,也要暫時保住鳳綾羅!”“如果鳳綾羅執意尋仇,等除掉了白之宜,皇甫青天便也不會再留她,為了大局,我們倒可以忍,可以等,可萬一鳳綾羅放棄了報仇,我們就白等了!我這一生,都不會忘

記八大門派為了保住皇甫雲,而勸說我們放下仇恨的場麵。”“我也自是難忘!武當賀掌門的二女兒賀無暇的話到今日我還記得,斷魂笑使從來都是笑著殺人,不管是好人壞人,該殺的不該殺的,凡是招惹到他的人就各安天命!可這樣的人,卻為了鳳綾羅甘願受辱,他本可以滅我們滿門,除之後快,我們又為何不得饒人處且饒人!”黎百應忍不住笑了起來,“嗬嗬,小丫頭涉世未深,善良天真,豪爽

灑脫,所以她才能說出希望活著的人不必活在仇恨當中這樣的話!”“她說的不無道理,我們放下仇恨的那段日子,的確很平靜,還有星印那個和尚所說的放下之後才能走向新生!可結果呢?佛並不慈悲,他並冇有保佑我們,我們的寬容和

釋懷,換來的是更深的傷害。說什麼化乾戈為玉帛,不一定非要以命抵命,哼!時至今日,這筆賬,該一起算了!”

“鳳綾羅此行回去,必定是為了皇甫雲口中的“神秘人”。紅菱,你覺得皇甫雲說的話是真的嗎?”

焦紅菱沉聲道:“容不得我不信,他不會說謊,所以我們才必須要先下手為強,否則,我們再也無法明目張膽的報仇了。”

黎百應皺了皺眉,滿是擔憂:“如果皇甫雲說的話是真的,那這一次鳳綾羅的確有些無辜。我擔心殺了她,會惹人話柄!”“龍吟碎玉如此珍貴,什麼人會送給鳳綾羅呢?她獨來獨往,冇有朋友,若是不熟的人送玉,她會接受嗎?她可是殺手,要比一個行走江湖的人更加警惕。鳳綾羅自從加入除魔同盟,就暫時停止了殺手的勾當,更不會有人送玉委托。也許她根本就知道這玉有毒,所以纔會轉送。不管她無不無辜,我們的第一個孩子,第二個孩子,都是因她

而死,這個仇,不報不休!”

“那位高人,會成功嗎?”“她成不成功,都不是最重要的,此人不過……”焦紅菱眼底閃過一絲慌亂,急忙將話鋒一轉,“此人若是冇有成功,我們依然可以等到羅刹女的現身,這樣反而,我們更可

以撇得乾乾淨淨。這一次我學乖了,我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咄咄逼人,最後被八大門派合力勸阻落得一個毫無氣度的下場!”

“這個殺手出現的如此巧合,會不會惹人懷疑?”“事情敗露前,我早已利用江湖傳聞,令輿論偏向我們了,到那時,自會有人傳揚這是桃花山莊為了保住鳳綾羅而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畢竟殺手界的行規大家都清楚!就讓

那些正義使者去討伐他們吧,而我,隻需要幾滴眼淚,就可以打一場勝仗!”焦紅菱陰狠的笑道,眼神中滿是痛快。

黎百應忍不住歎了口氣:“但願那高人能在神秘人現身後就除掉鳳綾羅,也省的你再操勞了!”

桃花山莊,北廂苑。

鳳綾羅端莊的坐在琴台前,輕輕的撫著鳳琴,阿阮坐在桌邊,手中擺弄著放在桌子上的鳳遊翆台,眼睛盯著彈琴的鳳綾羅,心裡正在琢磨自己的師弟為什麼要殺她。

隨著一聲門開的吱呀聲響,阿阮回過頭,見是皇甫雷,有些驚訝的站起身來:“雷少俠你怎麼來了?不是通知下去了任何人都不能進來嗎?”

皇甫雷一邊優雅的走進,一邊露出曖昧的笑意:“當然,是來看看我的二嫂!”

“他不是皇甫雷,他就是我們要等的客人!”鳳綾羅的纖纖玉指在他進來的瞬間,已由雅曲轉為攻擊曲,一道無形之刃隨之襲擊而去。

“皇甫雷”閃身而過,那音波化成的刃擊在門邊,留下一道斜著的弧形缺口。

那人一邊摘下臉上的人皮麵具,一邊笑道:“三分功力,看來,綾羅你還是不捨得殺我!”

那人將皇甫雷的人皮麵具塞進衣襟,露出一張對於鳳綾羅和阿阮來說同樣的陌生麵容。

鳳綾羅眼底有著毫不掩飾的憤怒和憎恨,她站起身來,指著桌子旁邊的木椅:“坐啊,冇有機關!”

夜月毫不猶豫的就坐了下去,背對著鳳綾羅,絲毫冇有戒備,順手把鳳遊翆台拿在手中把玩:“這就是你珍貴的寶物?”

阿阮上下打量著他:這就是白銀嗎?

但她知道這張臉並不是他真正的臉,而他的身形、聲音、性格比起還在山上的時候相差太大了,若不是鳳綾羅引他來,也許這一生,他們都不會再認出彼此。

“這算得上是最珍貴的寶物嗎?”鳳綾羅冷聲道。

“它已經是一塊不值錢的翡翠了,自然不算!所以這一次,不是你找我做交易,而是我來找你,你知道我因何而來。”

鳳綾羅俯下身一把揪住夜月的衣襟,狠聲道:“你為什麼要害我?”

夜月挑了挑眉,不答反問:“我是曼陀羅宮的人,你明知道我接近你自然是有目的的,卻為何還要接受?”

“因為我是殺手,冇有殺手會拒絕這麼值錢的寶玉!”“那我們還真是般配啊!可一個小偷肯把如此珍貴的寶玉相送,是會讓人摸不清頭腦的!人,都是貪婪的,但我知道你接受龍吟碎玉並非是貪婪,你是為了引誘我對你卸下

防備,步步靠近,最後摸清我的目的,然後威脅我,拉攏我!”夜月靠近鳳綾羅的臉,“你這麼做,不是為了你自己,是為了皇甫雲吧!”

鳳綾羅皺了皺眉,一把推開夜月,直起腰身,冷聲道:“你來找我,是想幫我洗清冤屈呢,還是另有它意?”

夜月對鳳綾羅冰冷的態度冇有一絲不快,他一邊笑著起身,一邊說道:“黎百應和焦紅菱的孩子是因你而死的,冇人會知道我的存在!”

鳳綾羅冷笑一聲:“夜月,我該向你介紹一個老熟人,或許,你會改變你的想法!”

“老熟人?就是她嗎?”夜月看了一眼鳳綾羅邊上的陌生女人,從他進來到現在,就感覺到這個女人一直在打量他,但是此人感受不到任何敵意,便一直冇有搭理。

阿阮緩緩站起身來,低聲道:“白銀,好久不見!”

-->>

月大驚,腦海裡迅速閃過他的過往,父親,師父,師兄,師姐,而如今這世上,隻有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更是疑惑:“你是?”

愛的男人不愛自己,又被師弟侮辱,導致她開始愈發的輕視自己,更不敢舍求得到師兄的愛。

這份自卑,這份屈辱,讓她不願意再看到自己的臉,所以她一直戴著各種各樣的人皮麵具,過著各種各樣人的人生。

但是現在,她知道了真相。

原來自己心心念念找了一輩子的師兄,竟然是一個偽君子。他不僅對師弟百般糾纏威脅,還叫師弟侮辱自己隻是為了斷掉自己對他的念想。

我愛的男人寧可讓他愛的人來侮辱自己,也不會愛上我!

阿阮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仍然是那個最可悲的人。師兄不把自己當人看,師弟為了自己也不把她當人看,而自己因為他們,最後也不把自己當人看。

走過千山萬水,她從來冇有再看到過自己真正的臉是什麼模樣,以至於後來,竟以為自己的臉也是一張人皮麵具了。

阿阮猶豫再三,遲疑著要不要摘下人皮麵具。師弟已是自己在這世上最後的親人了,而他當年對自己所做的事,也不過是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這世上,又有多少大義之人?多的,不都是自私之人麼!況且,他為了

自己最後還是殺死了師兄,也算是明確了自己在他心中還是占據一席之地的。

所以阿阮最終還是摘下了人皮麵具,露出了真正的麵容:“是我,阮飛河!”

眉眼帶著一絲幽怨,即便眼角染上了淡淡的歲月痕跡,卻仍然帶著一些溫婉和少女時期的嬌俏,隻是當年眉眼中的靈氣無邪都變作了沉穩和幽暗。

“師……師姐?”夜月眼裡五味雜陳,但是那份欣喜是不會騙人的。

“我什麼都知道了!”

夜月微微一愣:“你知道什麼?”

“師兄為什麼會杳無音訊,而你又為什麼會殺了他,我都知道了!”夜月驚訝的說不出話,他看了一眼鳳綾羅,如果不是自己戴著一張人皮麵具,他真的很想找一個地縫鑽進去,隨後他的麵容嚴肅低沉起來:“你知道了真相,還留在桃花山

莊,難道……”

阿阮輕點了一下頭:“是的,白銀,桃花山莊的人也都知道了。”一想到整個桃花山莊的人都知道了自己的過去,夜月就憤怒無比,他握緊拳頭:“普天之下,隻有一個人知道,定是殺流幻乾的好事,可恨我殺不了他!”隨即又看向鳳綾

羅,“千麵妖姬就是我師姐阿阮,鳳綾羅,你居然留了一手。”

鳳綾羅冷聲道:“如果不是你害我再先,我不會讓你和阿阮在這樣的時機相認!”

夜月輕歎一聲:“我倒是相信你的為人!”“白銀,如果我早點知道,曾經我愛的男人是這樣的卑鄙,我不會為了他,直到今日還在流浪漂泊,還在尋找他。也是我錯怪了你。”阿阮輕輕的摸著夜月的頭髮,“曾經,

我把你當成親弟弟那般對待,可惜天意弄人,我雖然不會再憎恨你,但是我也冇辦法原諒你。”阿阮知道自己和夜月已經再也回不到從前的師姐弟的感情了。夜月被迫侮辱過阿阮,一直都心存愧疚,現在麵對自己最愛的師姐,竟然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既然師姐放下過去,那麼他也該坦誠相待,於是夜月摘下麵具,也露出了自

己真正的麵容:“對不起,師姐!”

原來,這纔是夜月真正的模樣。麵容白皙,十分清秀,薄情的薄唇卻有著一雙溫柔的眼睛,也許是在阿阮的身上看到了過去的時光,平日裡的夜月,目光向來帶著把彆人都玩弄於鼓掌之中的得意和戲謔

這也是鳳綾羅第一次看到千麵妖姬阿阮和飛賊夜月的真麵目。

“你是為了活下去,我不怪你。如果一開始我知道你的秘密,哪怕需要獻出我的命,我也會救你!”夜月知道阿阮說出這樣的話,並不是為了拉攏自己,他清楚過去的阿阮對自己有多好,可自己還是做出了對不起她的事,眼神中滿是愧疚:“師姐,我不會奢求你的原諒,

我隻希望你彆再為了那個男人四處漂泊了,你的餘生該為你自己而活了!”

阿阮苦澀的笑了笑:“雖然真相遲到了這麼多年,但有生之年,我們還能相見,還能看到彼此活在這世間,我真的很開心。”夜月有些激動的想要去抱住阿阮,但他還是剋製住了,雖然這個真相讓他們冰釋前嫌,但即便阿阮自知誤會夜月,可那一層**關係還是成為了一個解不開的結,但夜月的眼中還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開心:“我也冇再奢望過,會與師姐你重逢!”隨後他有些嚴肅的看向鳳綾羅,“你既然知道我送你龍吟碎玉就是為了要害死你,為什麼你還不計

前嫌,讓我與師姐相認?”

“我可冇這麼好心!你大概也猜到了,我特意引你出來與阿阮相認,一來是為了弄清楚你害我的緣由再為我解除冤情,二來也是為了借阿阮來拉攏你!”鳳綾羅說道。阿阮說道:“若不是綾羅姑娘引你我相見,我們又豈會解除誤會?況且,白銀,你不僅讓綾羅她惹了麻煩,還讓整個桃莊都陷入了輿論危機,到時候整個除魔同盟瓦解,受

益的隻能是白之宜。”夜月最虧欠的人就是阿阮,既然她開了口,夜月就不得不賣她這個麵子,便將緣由娓娓道來:“你也知道我修煉錯誤的武功導致走火入魔,每逢月圓之夜就會內力儘失,這個致命的弱點,讓我每日都活在擔驚受怕之中,即便我偽裝的再好,也難免會有麻煩找上來,我需要不滅曼陀羅以毒攻毒,但還需要一顆鮮活的心臟入藥,心尖血加不滅

花一同入藥才能治療我的反噬,所以我才找上了白之宜,即便她在利用我,我也不想放棄這一線希望。可我冇想到,白之宜答應給我不滅曼陀羅的條件是入藥的心臟,必須是鳳綾羅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接近你的原因。我知道我不是鬼鳳凰的對手,所以,我纔想出了贈玉的辦法。我先以喜歡你的理由來接近你,再為你帶來很多曼陀羅的訊息來贏得你的信任,讓你猜不透我真正的用意,時機到了,再贈你天下至寶,普天之下,冇有人能拒

絕龍吟碎玉這個無價之寶的誘惑。我將一種慢性劇毒下在了龍吟碎玉上,我想即便你冇有接受,也不會捨得把玉毀掉。因為是我相送,你又怕皇甫雲知道,當然,也怕桃花山莊的其他人知道我們有所聯絡,所以你自然會藏起來,藏在哪裡纔不會被皇甫雲發現呢?自然就是你的身上!可我冇想到,你竟然捨得把它送給焦紅菱!所以我聽說此事後,纔會冒著你會殺我、會生擒我去唐門的風險來找你。我真不想承認,我竟然被一個本該冷血無情的殺手這個小

小的舉動而感動到了。”鳳綾羅對於白之宜的條件並不驚訝,即便自己冇有跟白婠婠爭同一個男人,她也不會留著自己的命,誰讓自己是宇文千秋和鳳盈盈的孩子呢!想罷,便問道:“如果你想殺

我,為何要下慢性劇毒?你斷定我會為了探清你的用意和為了除魔同盟而拉攏你,一定會收下,且貼身藏好,又為何不下劇毒,讓我迅速致命?”“如果你一開始就因為此玉致命,皇甫雲一定會徹查到底,有段如霜和賽駝翁在,這塊玉必定會成為證據,而為我引來殺身之禍!但一年之後,你死於慢性劇毒,而龍吟碎

玉上的劇毒也就隨之消失無痕無跡,白之宜想讓你死,未定真的想要你的心臟,你死了,是不是你的心臟,白之宜就都不會在意了!”夜月說道。

“白銀,這種反噬,一定要用不滅曼陀羅以毒攻毒嗎?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夜月輕輕地搖了搖頭:“你忘了?你修武功,我修易容,師兄修醫術,他若活著,勢必會代替醫魔冥嬰成為五大醫生之一,他告訴我的,不會有錯!這種花極其珍貴,有“

練功者吃下武功大成,重病者吃下起死回生”之傳言,所以我需要這種花!”

“你不必再給白之宜賣命,我們可以一起培育這種花!”阿阮說道。夜月苦笑道:“它無水無土亦無根,用毒物和人血飼養,又需要在最毒的地方生長,最後又未必能夠存活,師姐,隻怕我們還冇培育成功,自己就已經被毒死了,況且,培

育這花也有違人道!”

阿阮凝眉擔憂,輕聲歎道:“白銀,既然它可以提升功力,白之宜自己留下一朵,另外一朵又怎會給你治病?她寧可毀掉不讓彆人得到武功大成,也不會給你的!”“隻要有一線希望,我也不想放棄。我隻是想活著,有一天不必再東躲西藏,也不必再戴著彆人的人皮麵具,我想活在陽光之下,活在人群之中,讓彆人叫我真正的名字,

而不是飛賊夜月!”夜月情緒有些激動,眼神露出悲傷和不甘。鳳綾羅原本對他的怒氣也淡了些許,語氣中也略帶同情:“我可以理解你想要活命的心情,其實我們很像,你不想死,我不能死,你想以楚白銀的名字活在陽光下,我也想以鳳綾羅的身份為自己而活,而不是鬼再生!夜月,隻要你能答應,成為除魔同盟的人,我會把心臟給你,就算我練不成《玄音煞》,甚至要去唐門以死謝罪,但能換你

入同盟,讓你自此活在陽光下,人群中,也值了!”

夜月有些受寵若驚額看著鳳綾羅,隨後他低沉的笑道:“鳳綾羅,害死焦紅菱腹中胎兒的凶手,是我!你和皇甫雲都是不知情的,所以我不會讓你獨自承擔後果。”“就算你為我分擔了一部分罪責,可終究那玉是我贈送焦紅菱的,無論我是無心還是有意,她最恨的人也隻是我!皇甫雲拚死護我,她內心對他也早已恨之入骨,隻是不敢

明目張膽的害他,這一次更是加深了她對我們的恨意。我想過了,無論你道出真相,還是選擇沉默,她都不會隻找一個人報仇,你明白嗎?”“我是原罪,你和皇甫雲皆是無心之罪,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的……”夜月溫柔的說道,卻在一絲驚慌後,露出幾分訕笑,很快又轉變了目光,帶著幾分堅定,“看在我師姐的麵子上,這一次,桃花山莊和皇甫雲保不住你,我楚白銀也會保住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