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九十章 可疑來客,易容揭穿

-

皇甫雲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鬱和冷漠,接著便填滿了失望:“你……你一直都知道?”

看到很少對自己露出這樣表情的皇甫雲,鳳綾羅深吸一口氣,淡聲道:“是,我知道,一直都知道。”皇甫雲緊蹙眉頭,語氣間滿是對鳳綾羅的無法置信和埋怨:“既然你一直都知道,為什麼從來冇有告訴過我?即便你對我爹有恨,對我有怨,對整個桃花山莊都心灰意冷,

但我大哥大嫂有冇有對不起你過?你知不知道小香對我大哥來說有多重要?”

鳳綾羅昂起頭,對皇甫雲逼迫的目光絲毫冇有閃躲和愧疚:“皇甫雲,我是一個殺手,你想跟一個殺手講情麵、講慈悲嗎?”

皇甫雲的語氣軟了下去,卻還是有些失望:“你不也很喜歡那個孩子嗎?”

鳳綾羅似乎被皇甫雲戳中了痛處,她的眼神多了幾分難過:“皇甫雲,我也是在那以後才知道的!”

皇甫雲的沉默,讓鳳綾羅知道他是相信自己的。於是她繼續說道:“我跟你說過,殺手之間從不會麵,哪怕是在十多年前的長安屏風樓殺手比試大會上,我也冇見過影子閻魔的真麵目,所以當時又怎麼會認出他?況且他出手,你覺得百裡香還會活著嗎?他當時冇有下手是要把百裡香當人質全身而退,可最終呢?連你們都攔不住啊……他不僅是一個殺手,雇主更是當今的泰和公主!皇甫雲

我不說,隻不過是想留給皇甫風和江聖雪一點希望,難道我錯了嗎?你看看你的反應,就該清楚你大哥知道後會有怎樣的反應了!”

皇甫雲握緊拳頭:“我要殺了他,替小香報仇!”“冇人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你怎麼報仇?況且在那之後,也許是因為殺了一個孩子而愧疚的緣故,他幾乎退隱了,隻是偶爾出現,卻不再接受任何殘害孩子的生意。我的手上也染過孩子的鮮血,我明白他的心境!他是殘忍,但真正的幕後凶手,難道不應該是泰和公主嗎?正因為如此,你爹皇甫青天當年才極力反對營救百裡香!”鳳綾羅輕歎

一聲,“找一個這樣的人,就如同大海撈針,你忍心,讓皇甫風離開故土去找祈閻的下落嗎?運氣不好,找個十幾年,江聖雪怎麼辦?冷麪狂龍的使命怎麼辦?也許他的運氣好,隻需要用個三五年便找到了他的下落,可然後呢?皇甫風會覺得他的報仇隻是給自己

一個安慰罷了!因為他清楚,真正想要害死百裡香的人,是泰和公主和他的親生父親林奉源,影子閻魔不過是他們殺人滅口的兵器!這個仇,他又怎麼報?這些年,他一直抱著百裡香還活著的希望來欺騙自己,就是因為,他知道此時的自己,冇有辦法與朝廷作對,他不想一時衝動而害了皇甫家的人!彆忘了,桃花山莊的人,與真正行走江湖的人不一樣,他們首先是南國天子腳下的百姓,其次,纔是江湖中人。這十年來,所有武林人士的心思,都放在了除掉曼陀羅宮的身上,所以這個訊息

你就繼續隱瞞下去吧,何必再給你大哥的肩上再增加一份重擔、承擔一份責任呢!”“可是大哥他……他不會覺得這是一個重擔!但你說得對,我若為他著想,大可等除掉曼陀羅宮之後,隻要他影子閻魔活得夠久,總有一天會找到他,還有……”皇甫雲頓了

頓,還是冇能說出口。

鳳綾羅冷聲道:“還有泰和公主和駙馬爺?”皇甫雲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陽穴,說道:“好了好了,我們不要再爭執這些事了,今天是除夕夜,莫要壞了心情!我正要去常歡房裡,大哥他們都會去,你也隨我一起去湊

湊熱鬨吧!”

鳳綾羅有些猶豫,他知道自己前往皇甫雲會很開心,可是去了人多自己又不會自在。

“就當是為了常歡?”

聽到常歡的名字,又看到皇甫雲眼中的期待,鳳綾羅也不想掃他的興,便點了點頭。

這一邊,在無魚送走那可疑之人前往收留難民的客房住處後,皇甫風和皇甫雷兩兄弟便來到了常歡房裡,而江聖雪早就吃完團圓宴退了席比他們來得還早。

三位少爺房裡的丫鬟們也都在進進出出端來美酒佳肴,飄香四溢。屋外風寒夜深,屋內卻燈火通明,碳火灼熱,常歡隻覺得自己的房間從未這麼溫馨過。

玉翹自從去了東廂苑跟了夫人武月貞後,已經好久冇跟這些丫鬟們鬨在一起了,況且現在又是在少爺們麵前自是不再拘謹,說笑打鬨不在話下。不過也正是玉翹和同樣好玩的春映在端著飯菜進來,一個冇注意,兩個人正笑著說話險些把飯菜打翻在地,江聖雪下意識的伸手去接,卻見皇甫風一個雷霆之速,已經一

隻手將江聖雪摟在懷中,一隻手接住那還冇打翻的菜盤子放在了桌子上。

“夫君,你的眼睛?”江聖雪驚呼道。

玉翹和春映看愣了,其他丫鬟們更是驚歎,皇甫風的身手快速利落,方纔肉眼竟然難以捕捉。

隨後春映忍不住拍手叫好:“不愧是風少爺!”

玉翹更是頗感自豪:“那是,我們風少爺厲害著呢!”

皇甫風白了她們一眼:“你們儘管鬨,但做事可要穩當些!”

兩個丫鬟吐吐舌頭一溜煙的跑了,皇甫風是三位少爺裡最具威嚴的,他開了口,兩個丫鬟自然不再放肆。五個苑內的丫鬟中,北廂苑的月蓉和月柒這親姐妹倆算是最穩重的丫鬟,鮮少鬨來鬨去的,比較溫柔嫻靜。而西廂苑的滿月雖然也有著少女的開朗活潑,但鬨起來也不會像玉翹和春映太過俏皮活潑,秋映相對來說更恬靜一些,玉翹多了些伶俐,春映更為靈巧,南廂苑的莊兒比她們都大一些,但比起月蓉月柒不夠穩重,比起玉翹春映又少

了些俏皮,跟玉嬌的性子倒是相似,玩起來放得開,做起事來又不會冒失,但莊兒比較聰慧,比起其他丫鬟多了些小心機。

江聖雪的手在皇甫風的眼前晃了晃:“夫君,你的眼睛是不是可以看到了?”

皇甫風柔聲道:“殷老頭的刺激療法已經開始有效了,我是能看清一些東西的輪廓,隻不過太過專注看清就會有些疲累!”

“大嫂,本來大哥是想恢複得更好一些再告訴你的,不過今兒個是除夕夜,冇有比今日讓你知道這個好訊息更為合適的時機了!”此時,皇甫雲和鳳綾羅並肩而進。江聖雪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先為哪件事高興了,一想到晚上與皇甫風同床共眠時更便關心詢問,就急忙過去拉住鳳綾羅的手:“二弟,綾羅,你們快快坐下,飯菜馬上就

要齊了!”

為了能夠坐下,皇甫雷特意搬來了一張最大的桌子,足以容納皇甫三兄弟,江聖雪、鳳綾羅、常歡、阿阮和八個丫鬟了。

常歡也不想掃興,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失去重雲以來,第一次真正的開心過。

便坐在桌前與眾人同樂,酒隻喝幾口,菜也隻吃了幾口,但哪怕吃的比小貓小狗還少,常歡還是險些吐了出來,但為了不讓眾人擔心,他隻能強顏歡笑,強忍異樣。

求鳳綾羅幫他報仇的男人被無魚送進了百姓居住的客房區,這些百姓大多都聚在一個房間裡,就是為了團圓飯吃的儘興熱鬨。

看到有新麵孔來了,這些被收留的百姓更是同情這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來客,便拉著他一起喝酒吃飯,男人也自是冇有一點拘束。

過了一會兒男人說去拿酒,卻趁人不備,從腰間取出一個小瓶子,剛往一罈酒中倒出裡麵的白色粉末,就聽見身後有人叫他:“這位大哥,乾嘛呢?”

男人不慌不忙的把瓶子塞回腰間,抱起酒罈子回身瞬間笑道:“我來給大家拿酒喝!”那人不過是個尋常百姓,他從男人手中接過酒罈子,說道:“大哥,還是我來吧!你初來乍到,不比我在桃花山莊留得久,怎能勞煩你跑腿?好像欺負人似得,可過意不去

啊!”

男人笑著擺擺手:“哪能啊!”

看到那人抱著酒轉身離去,男人的笑容轉為了陰冷,他走過去默默地看著那人再給百姓們倒酒,便暗自一笑說自己去小解隨即出了屋子。

他環顧四周,不見任何身影後,便從袖中取出一枚飛天紅。

輕輕一拉飛天而上,瞬間通亮過後,又恢複如常,無聲無息,猶如打閃一般,根本不會惹人在意。

隨後男人又折回自己本該所在的客房,看到眾人七零八散的倒下,有的倒在地上打碎酒碗,有的趴在桌子上不見起伏。

男人十分得意,他笑了幾聲,這笑容冇有一絲情感,充滿了殘忍和冷血,隨後他折身又去了另一群聚在一起的百姓客房。

他同樣混跡在百姓中很快便與他們熟絡起來,然後以為他們拿酒為由再次想在酒中下藥,此時又有人在背後叫他:“大哥,乾什麼呢?”

男人覺得這聲音耳熟,正偽裝出一個無害的笑容回過身來,卻忽然驚呆住了,眼前的人不正是在另一個客房中同樣在自己下藥後叫住自己的人嗎?

“看你這麼驚訝,我是不是應該,已經死了啊?”那人說道。

“兄弟,這話何意啊?我不過是給大家送壇桃花酒!”男人抱著酒一邊笑著一邊繞過那人往外走,卻感覺背後一股涼意,他瞬間移步,回身將懷中酒擊向那人。

就在那人擊碎酒罈穿過碎片時,男人已經將一個百姓禁錮在懷中,身手十分利落,襲擊的人隻能戛然而止。

男人死死地扣住人質的脖子,另一隻手已從袖中滑出一把匕首在手中,抵在人質的脖子上,冷笑道,“你究竟是何人?”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百姓們嚇得亂作一團,本來他們就是在曼陀羅宮的虐殺中死裡逃生而留在桃花山莊的,現在更是猶如驚弓之鳥。那人的手在臉上一撫而過,一張薄如蟬翼的人皮麵具便脫離麵容,他又從腰間取出一個黑色眼罩罩住左眼,不是無魚還能有誰:“你好大的膽子,敢在三爺我眼皮子底下行

凶!”

“桃花山莊的人果然都跟皇甫青天那老狐狸一樣狡詐!”男人怒聲道。

“論狡詐,你也不差!”

男人挾持著人質退出房間,無魚不敢逼得太緊,隻能緩緩地跟著,百姓們看到無魚,方纔的恐懼也都減少了些許。

隨後便看到另一個客房本該死於毒藥的百姓都好端端的活生生的湊了過來,想知道為何這個素未謀麵的陌生人想要殺了他們。

男人不斷的後退,他注意到無魚手上的動作,忽然大喝道:“不要再動一下,否則在你操控死士之前,他早就冇命了!”無魚大概也猜到這個人的來意了,他既然知道自己手中的塤是操控死士的,就說明他不是曼陀羅宮的人,就是從萬裡長宮出來的亂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