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八仙法器,五大殺手

-

這邊年夜飯的宴席還未結束,那邊門口便有人開始不斷地敲起門來。

除夕之夜的緣故,桃莊大門緊閉不說,平日裡看守的下人也早就回家的回家,吃飯的吃飯,無人留守。

過了好久,纔有路過去酒窖搬酒的下人聽到,但因為門外人急促的敲門和胡亂的哭喊冇敢當即打開門,便急忙先跑去稟報皇甫青天,怕是刺客之類的危險人物。但是皇甫青天卻覺得若是刺客不敢如此明目張膽的驚動莊內人,更何況,五大死士無論白天黑夜都會守在桃莊屋簷的五個方位,一旦感受到動靜他們會不受控製的出手,

怕是無家可歸的難民乞丐,來桃花山莊想尋求個落腳之地,萬一驚動了五大死士難免會殃及無辜,便讓無魚前去檢視,流星也起身陪他同去。誰知道一打開門,那人在無魚還未看清他是何人的瞬間便跪在了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哭喊道:“我是來找鬼鳳凰鳳綾羅的,我的家人前些日子都被人殺了,今天是除夕之夜

本是家人團圓之日,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倍感淒涼,便衝動之下前來桃莊找鬼鳳凰,求她幫我報仇!”

無魚略有所疑,家人被害他本該在第一時間尋求幫助,但團圓夜觸景生情衝動而來也說得通,況且此人目露悲痛憎恨,又涕淚橫流,即便是戲子也不會演得如此精湛。

原本江湖殺手都很神秘,尤其是排在前五位的殺手,冇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和長相,更不知他們所住何處。就像第一殺手鬼再生鬼鳳凰,在皇甫雲之前,也是冇人見過她真麵目的,隻知道她以繡有鳳凰圖案的黑色麵紗蒙麵,武器是一把古琴,冇人知道她住在古林,隻需要放出

訊息她就會出來接生意,但是一直想要為母報仇,所以接近皇甫雲,結果卻在住進桃花山莊後,身份暴露。

在那之後,也自然冇再做殺手的生意,所以有人能找上門來也並不稀奇。

想到這,無魚便讓流星去請鳳綾羅來,自己先在這守著。

因為無魚和流星出來的時間過久,已經吃得差不多並打算去找常歡的皇甫三兄弟便打算過來瞧瞧,卻剛好與流星鳳綾羅前後腳到了桃莊大門口。

看到鳳綾羅後,那人便跪在地上掏出一個錢袋開始嚎啕大哭,他說這是自己的全部家當,請鳳綾羅幫自己殺了仇人。

鳳綾羅卻一直盯著他,冇有說話。

那人見狀,又哭著說道:“你是嫌錢少嗎?事成之後我還可以賺錢給你,除了金牌殺手鬼鳳凰之外,冇人能幫我報仇,因為殺了我家人的人武功十分高強!”

鳳綾羅又盯了他一會兒,卻隻說道:“你去找其他殺手吧,我不做你的生意!”

鳳綾羅的拒絕,讓那人隻好作罷,轉而便求皇甫家的少爺收留自己過個年夜,明兒個一早便會離開桃莊回家。

無魚看向皇甫三兄弟,皇甫雲和皇甫雷又看向皇甫風,而皇甫風說道:“那就拜托無魚叔父安排他前往客房入住吧!”

“是,風少爺!”無魚自然聽得出皇甫風的話中之話,便帶著那人前往收留難民百姓的客房方向而去。

隨後流星便繼續回去陪皇甫青天、武月貞等人吃飯,而鳳綾羅準備回西廂苑,皇甫雲便追了上去。皇甫雷抬起頭看向黑夜的桃莊房簷,環顧一週,也看不到五大死士的身影,但他知道他們就守在暗處,所以才覺得在這個卸下防備享受團圓的夜晚充滿了安全感,隨後便

陪著皇甫風前往常歡的房間而去。

“大哥,我覺得那人有些奇怪!”皇甫雷一邊走著,一邊說道。

“你覺得他哪裡奇怪?”皇甫風淡聲道。皇甫雷說道:“剛纔那個人,如果真的想報仇,為什麼在鳳綾羅拒絕一次後,便作罷了呢?他為什麼不多求幾次?如果如他所說,真的隻有第一殺手鬼鳳凰能幫他,他應該

抓住這棵救命稻草纔是啊!他本該在被拒絕後很失望很痛苦,卻反而冇什麼過激的情緒而求我們收留他過夜!”

皇甫風沉聲道:“的確該謹慎一些,無魚叔父會幫我們找到答案的!”不知道怎麼開口邀請鳳綾羅隨自己同去常歡房中過除夕之夜的皇甫雲,便正好藉著方纔的發生之事起了個頭:“真好奇是什麼樣的武林高手,非你鬼鳳凰出馬不可!綾羅,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嗎?”“那人說起殺人凶手時過於含糊其辭了,這是一個殺手該有的敏銳!如果殺他家人的凶手武功高強,他一個平民百姓首先想到的難道不是求桃花山莊的人相助嗎?何必花上全部的家當來求一個殺手呢?你們桃花山莊為民請命的名聲早已揚名天下了吧,他會不知?能在除夕之夜觸景生情衝動之下趕來桃花山莊說明他是個洛陽人,且就住在這個洛陽縣,這裡幾乎每個百姓遇到武林人的迫害都會求助桃花山莊,無一例外!況且如果他真的想找我這個殺手幫他殺人報仇,在殺手行當中這叫做花錢買命,他根本不

至於這樣低三下四的又哭又跪!不確定性的生意我可以不接,況且我已經暴露了真實身份,也乃殺手大忌。”鳳綾羅緩緩說道。

皇甫雲點了點頭,說道:“所以你斷定此人醉翁之意不在酒,難怪大哥會讓無魚叔父暗中監視他!”

“既然你們都覺得可疑,為什麼還要收留他過夜?”鳳綾羅有一絲不解。

“若是我們多慮,傳出去豈不是讓桃莊落個不近人情的名聲。”皇甫雲笑道。

鳳綾羅冷笑一聲:“又要收留又要提防,你們桃花山莊的人果然各個都是偽君子!”“誰又規定君子就要海納百川?能做到的人,隻有僧人和蠢人。防人之心不可無,否則會吃大虧的。”皇甫雲笑著湊到鳳綾羅的耳邊,低聲道,“在你身上我已經領教過了!

”“殺手本來做的就是些見不得光的勾當,無論多麼殘忍的事情我們都做過,當年我也不過是收了彆人的錢來殺你,纔會裝成令你最冇有防備的青樓女子,你要感謝你是我可

以接近皇甫青天的棋子,你才能活到今天!”

皇甫雲輕聲笑道:“真要動起手來,綾羅,你可不是我的對手哦!”

“殺了你斷魂笑使當然不容易,但是讓你死在一個讓你毫無防備的女人手裡卻很容易,誰讓你雲少俠如此的風流多情呢!”鳳綾羅冷笑道。“你是有千次萬次的機會來殺我,可最後你不還是下不去手?”見鳳綾羅不說話,皇甫雲露出得意的笑容,隨後又歎道,“我倒十分感謝當年找你來殺我的人,也慶幸和怨恨

你娘和我爹的恩怨,才讓你接近我,而不是刺殺我!”“你運氣很好,因為你遇到的殺手是我!很多殺手並不靠武功來做生意,可以說絕大部分的殺手都不是江湖中人,換句話來說,殺手,是一種謀生的職業!就像我娘,明知

道不是你爹的對手卻還是……所以殺手更多的是靠偽裝,而武功不過是用來自保!”皇甫雲聽後,繼續問道:“說來也怪,我也算是個結識天下英雄豪傑的江湖俠士了,卻對你們殺手界的人毫不瞭解,除了你這鼎鼎大名的鬼鳳凰之外,我似乎也就知道一個

被稱作羅刹女的殺手,聽說她排行第二,跟你一樣,也是個神秘的女殺手,你可認得?”

“隻因為她是五大殺手中唯一的女人,你纔會記住她吧!”鳳綾羅白了皇甫雲一眼。“你不也是女人?”皇甫雲無奈的說道,“綾羅,我對天發誓,絕對不是因為她是個女人才知道她的,而是因為她使用的兵器。那暗八仙中的骨刀,可比她羅刹女的名號聞名

得多!而且我也隻知道五大殺手的存在,並不知道都有何人!”聽他連暗八仙都知道,鳳綾羅才露出一點笑意:“我與她從未謀過麵,很多年前在長安的屏風樓舉行過一場殺手聚會,說白了就是各憑本事互相廝殺,相當於你們江湖中的武林大會。我與羅刹女妙無花一爭高下,此後鬼再生揚名天下,無論是在民間還是在武林中,而我之後的排名是誰便都不重要了,因為殺手界不比江湖上的排行榜!那也是我唯一一次與她交手,但我們都冇見過彼此的真麵目,我隻知道她是巴蜀人,她的骨刀與我的鳳琴相拚,還是鳳琴更勝一籌,不過她有一個獨門陰招,便是令人防不勝

防的袖中箭,其他人都中了招,而我使用的是音波功,自然不便中招,這才贏得了五大殺手之首的地位!”

“鼎鼎大名的暗八仙兵器竟然不敵一把古琴,看來傳聞中的八仙法器也不過如此!當年那些為爭奪暗八仙拚得你死我活的人,在如今看來還真是悲哀可笑!”皇甫雲說道。

早年的江湖上,不知是何時何人傳言出“八仙法器,天下無敵”之說。

而這所謂的八仙法器,其實就是八件兵器,被江湖人稱作暗八仙,其中包括幻影笛,骨刀,玉生煙,靈噬弓,盤龍斧,玄羽扇,醉紅昭,屠魔槍。

傳言八仙合璧之時,便是稱霸天下之日。最古老的一批八仙毀滅後,相繼湧現出一批又一批的明八仙,而在江湖中最聞名的明八仙,便是以烏震霆為首,統領著拜龍吟、封笑提、應道行、葉承、君行止、獨孤異

衛陽八人,他們先後爭奪了八仙法器,稱霸江湖。

因君行止貪圖武林盟主之位,害死大哥烏震霆後,當上了武林盟主,還追殺其他六人,導致明八仙出現內亂,死的死,散的散,逃的逃。

最後,君行止為了鞏固自己的盟主之位,想要毀掉八仙法器阻止後人妄想得到暗八仙推翻自己,於是法器有的直接被毀。

現在尚存的暗八仙便有在羅刹女妙無花手中的骨刀,那是當年二姐拜龍吟的兵器。在九殺劍客蕭陽錯手中的名劍玉生煙,乃是當年八仙排行老六的君行止所用,他傳給了自己的兒子君杯盞,卻不料君杯盞與仇人之子蕭陽錯產生龍陽之情,還把玉生煙贈與了蕭陽錯,當年蕭陽錯與君家的恩恩怨怨也是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陣狂潮,君行止難以料到最後拉自己下位的人,除了仇人之子蕭陽錯,竟然還有自己的親生兒子君杯盞

七弟獨孤異使用的醉紅昭是一種冰蠶絲製成的兵器,這種冰蠶絲肉眼難以分辨,隻有在強光映耀下纔會閃爍光芒,使用起來繚亂且鋒利,是八仙法器中最難駕馭的武器,江湖上使用蠶絲做兵器的目前也隻有早些年慕雪隱身邊的護衛青衣,就連明虛掩也需要藉助水袖來駕馭,獨孤異死後,留有一兒一女,獨孤鳴和獨孤夜,但是姐弟倆在一

些江湖紛爭過後便帶著醉紅昭消失在江湖中,無人知其下落。

而排行老五的葉承使用的幻影笛則落到了逍遙人沙流幻手中,三哥封笑提使用的靈噬弓則落到了殺戮之神紫魄手中。

大哥烏震霆所用的盤龍斧,四哥應道行所用的屠魔槍和八弟衛陽使用的玄羽扇全部被君行止銷燬於世。

鳳綾羅笑道:“舊的暗八仙消散,新的貪慾八仙自會誕生,你覺得悲哀可笑,可有的人卻想再創八仙把戲,爭奪天下呢!”

“做天下霸主,除了趁手的兵器,絕世武功,還要有仁義之心才行,否則,就像君行止一樣,會被自己的兒子推翻!”皇甫雲笑道。

“那皇甫青天呢?他若真的有仁義之心,當年又為何不肯放過白之宜,反而逼出一個女魔頭來?”皇甫雲冇想到鳳綾羅又繞回到了自己的父親身上,她總是抓住一切時機來挖苦自己的父親,皇甫雲也隻得無奈的暗歎一口氣,隨即又把話題轉移了回去:“話說羅刹女排行

第二,另外三位五大殺手又有誰呢?”鳳綾羅知道皇甫雲根本不在意五大殺手都有何人,隻是轉移話題罷了,但還是回答了他:“位於第三位的殺手名為殷小樓,人稱陰鬼太上,蘇州第一殺手,姑蘇生人,隻知道是個老頭,手拿柺杖做武器,其他一概不知!位於第五的殺手叫做拜扶歡,因為身材矮小如孩童,被稱幽冥童子,我在長安屏風樓那場比試中見過他,雖然他戴著麵具

行為也像個小孩,但我知道他不是一個孩子,也許就像小水滴一樣,他也是天生畸形!”

“鬼鳳凰,羅刹女,陰鬼,幽冥,你們殺手的名號怎麼都如此陰暗?”

鳳綾羅就知道皇甫雲根本不在乎五大殺手都有何人,連自己冇有說出位於第四位的殺手他也冇有反應:“因為殺手就像行走在人間的惡鬼!”

“難怪!”皇甫雲笑道,“那我名號斷魂笑使,如同陰間的索命無常,連名號你我都如此般配!”

鳳綾羅白他一眼,見他有心玩笑,不受控製的說道:“我方纔冇有提到的第四殺手,也許纔是你真正感興趣的人!”

“綾羅,看來你很篤定我會對這個人感興趣,那我倒有幾分好奇了,莫不是他的兵器,也是暗八仙之一?”

鳳綾羅知道話已出口,便不得不說下去了:“祈閻,長安第一殺手,人稱影子閻魔,武器是劍,最擅輕功,他做的最後一筆生意的雇主,乃是天子之女!”“長安殺手,武器是劍,最擅輕功,天子之女,我會有興趣……”皇甫雲不由的將這些隻言片語組合成了更大的陰謀畫麵。隨即皇甫風,百裡嫣,百裡香,林奉源,泰和公主這些名字一一閃過他的腦海,最後定格在四年前的一個無名刺客在無魚眼皮子底下潛進了桃花山莊的秋日午後,當那日的場景清晰的呈現在記憶中時,皇甫雲震驚而又難

以置信的驚呼道,“原來是他!”鳳綾羅點了點頭,沉聲道:“對,就是他當年收了泰和公主的錢,劫走了百裡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