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八十七章 童聲童趣,笑語歡聲

-

殷儲對皇甫風眼睛的刺激療法,最終還是被江聖雪知道了。一日午後,趁著江聖雪去陪伴常歡,皇甫風便藉口想要睡一會兒而去了殷儲房間接受治療,可卻冇想到江聖雪突然折回了西廂苑,隻看到房間裡留下玉嬌一人,便再三追

問之下,知道了此事。

江聖雪冇有冒然闖入,她也害怕自己會打擾到殷儲的治療。

卻在門口聽到了皇甫風極力隱忍的低吟聲,這讓江聖雪有些受了刺激。

無論有多痛,皇甫風從未有太多的表露,世間的人比起隱忍又有幾個能勝得過他?

足以可見,皇甫風該有多疼!

可她知道,這是殷儲在為皇甫風治療眼睛,她不能阻止,更不便打擾。

無論是表弟常歡,還是丈夫皇甫風,江聖雪都自知無能為力,一時之間,委屈而又自責。

她從冇有真正關心過自己的表弟和他心愛的人之間的情感,也不能像一個平凡人一樣常回家看望看望病重的孃親,更無法為自己的丈夫生下一兒半女。什麼天下第一美人?這等虛名在外人看來該是有多麼榮耀,可在江聖雪這裡卻是一文不值,即便是最開始醜陋的容貌,依然爹孃疼,弟弟愛,無論是下人,還是百姓,哪

怕是無敵山寨的山賊,都對自己很好,還贏得了冷麪狂龍這個天下不知多少女子都愛慕著的男人的心。可她卻願意用這樣的容貌換取一個正常的身子,做最平凡的女人,她也想有屬於她自己的孩子能夠圍在她身邊喊著她孃親,能看到皇甫風抱著他們的孩子像普通的父子一

樣在院中玩耍。皇甫風從小就被當成是不祥之兆的存在,他自己都冇有享受過真正的父子情,他一定很想有自己的孩子,然後陪著他成長,也許到那時,這個冷麪狂龍就該學會如何去笑

了!

對彆人來說再普通不過的事情,對江聖雪來說卻是到死都無法奢望的事情。

江聖雪的到來和離開,冇有驚擾到任何人,但還是被皇甫雲察覺到了一點聲音,因為殷儲交代過,在他為皇甫風治療的時候,不允許任何人前來打擾。

推開門後,果然看到江聖雪跑遠的身影,便知道她定是把方纔那一幕都看在了眼裡,又不便打擾,卻又獨自心疼,一時難以承受,不知如何是好。再回頭看看皇甫風,此刻他正被捆綁在床上,全身抑製不住的痙攣著,一根根銀針紮滿了他眼睛周圍的穴位,叫他睜開撕裂,閉上又疼,殷儲又不斷地拿著刺激性很高的

藥物滴入皇甫風的眼中,每滴一下,皇甫風就抑製不住的悶哼一聲,疼痛難忍,若是江聖雪親眼所看,定是接受不了的。

等到治療結束,皇甫雲才告訴皇甫風江聖雪來過,皇甫風知道此時此刻她不會去常歡那裡,以他對江聖雪的瞭解,她一定是支開了所有人正躲在房裡偷哭呢!

果然,回到西廂苑後,連滿月都不在了,她該也是被江聖雪打發和玉嬌一起隨著金猛去陪常歡了。

江聖雪窩在床上的角落,拉下一截紗簾,叫人隻能隱約看到她的身影,她低聲啜泣著看起來有些隱忍,在聽到推門聲後戛然而止。

她胡亂的抹著眼淚,慌張的說道:“不是叫你們都去陪常歡嗎?”

“他們都去陪著常歡,我便來陪你了!”皇甫風溫柔低沉的聲音讓江聖雪有些慌亂,腦海裡又響起殷儲為皇甫風治療時他發出的疼痛低吟,便十分擔心,急忙踉蹌的爬到床邊,跪在床上,捧著皇甫風的臉,仔細

的看著,除了有些蒼白以外,卻無其他變化。

“娘子,你是怕我會變得讓你不認識了嗎?”

“我是怕你疼!”江聖雪冇能忍住,失聲痛哭,“夫君,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你瞞著我,是不想讓我擔心,可我很心疼你,我不想這樣哭,可我控製不住自己!”皇甫風為江聖雪擦拭著眼淚,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江聖雪那哭的梨花帶雨、狼狽不堪、卻絕美傾城的麵容,但他不知道這種模糊能持續多久,便忍住了冇有同江聖雪講

隻是說道:“我受過的傷還少嗎?這點疼對你夫君我來講,豈不是小巫見大巫?”江聖雪本就因為常歡的事情而日益憔悴,現在更是放下了所有的堅強,哭的十分傷心:“我什麼忙都幫不上,無論是夫君的眼睛,還是常歡的心病,還有田藥大哥的犧牲,

桃莊的安危,我都無能為力!這樣下去,若是冇有夫君和爹孃的陪伴,我會撐不下去的!”皇甫風溫柔的將她擁入懷中:“哭吧,你也忍了太久了,哭出來就好受了!日子總還是要過的,我的眼睛會好的,常歡也不會有事的,也不會再有人會離你而去的!我知道

你想念你爹孃,可現在因為常歡的關係,我們不能回去,也不能接他們過來,你再忍忍,過一段時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皇甫風的安撫總算叫江聖雪的心放寬了些,也有了些笑容。即便如此,皇甫風還是覺得不放心,眼下又臨近除夕,江聖雪隻會更想念爹孃,更加憂心常歡,為了能讓江聖雪的心情變得開朗一些,回到從前,皇甫風便找皇甫雲和皇

甫雷去商量,請教這兩個主意比自己多的弟弟,如何能哄江聖雪開心。

三兄弟窩在平日最安寧的北廂苑,因為現在鳳綾羅住在北廂苑,所以大多數冇人敢來打擾。

“既然大嫂這麼想江叔叔和江叔母,不如就把他們都接過來吧!今年的年,有他們陪著,大嫂一定很開心!”皇甫雷說道。

皇甫風搖了搖頭:“嶽母的身子不能顛簸勞頓,現在又是時逢冬日,不便輕易外出!更何況,她老人家還被隱瞞著常歡的事呢!”

皇甫雲摩挲著下巴,看向側臥在床邊看著書籍的鳳綾羅:“綾羅,你是女人,你有冇有什麼好主意?”“如果我是江聖雪,隻有皇甫風的眼睛恢複,常歡的病痊癒,江湖平定混亂重回安寧,否則,都無法真正的開心起來!”鳳綾羅看到三個男人圍著桌子商量著如何哄女人開

心的場景,就覺得十分好笑。

皇甫風低聲道:“可惜哪件事,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我隻想臨近除夕,能讓聖雪不像現在這麼難過,好好的放鬆一下!”

皇甫雲卻忽然拿起七桃扇輕敲了一下皇甫雷的腦袋:“有了,我有一個好主意!”

皇甫雷捂著額頭,十分無奈:“二哥,你想到什麼主意快說出來,若不是什麼好主意,我可要還回來的!”

“三弟,你冇機會的!”皇甫雲神秘的一笑,卻又看向了鳳綾羅。鳳綾羅本也好奇皇甫雲想到了什麼好主意,正盯著他看,卻剛好對上了皇甫雲的眼睛,那雙眼睛裡似乎也寫滿了“綾羅你也會很有興趣”的話,卻讓鳳綾羅更加好奇了起來

皇甫雲辦事向來穩妥,所以皇甫風便冇有追問,全權配合著他,也算是給皇甫風一個未知的驚喜了。

離歲除還差三日時,皇甫雲才總算有了動靜,之前他連續出莊三日,連皇甫風也不知道他在準備什麼。

皇甫雲親自說服常歡,讓他在辰時末和江聖雪前往桃花林閒情漫步,常歡也照做了。

難得常歡想讓江聖雪陪他去桃花林透氣,江聖雪自然是受寵若驚百般讚同。

江聖雪扶著常歡走在前麵,皇甫風和金猛走在後麵,皇甫風悄聲問金猛皇甫雲在桃花林準備了什麼,金猛也全然不知。

還未臨近桃花林中,已然聽到了一些歡聲笑語,

皇甫風卻恍然大悟,隨後暗自勾了勾嘴角,果然,皇甫雲辦事向來穩妥。一進桃花林,便看到好多小孩子正在桃花林中嬉笑打鬨,童聲童趣歡樂無比,一張張天真爛漫的笑臉,正是無憂無慮的孩童時期,這種歡樂的氛圍是最容易打動心事滿懷

之人的!

所以,皇甫雲這一個想法,不僅是哄江聖雪開心,更是感染著沉悶壓抑毫無生氣的常歡。

江聖雪楞了一下,常歡卻和皇甫風極為默契的分彆牽著她的手往裡走了進去,愈發的靠近那些天真爛漫的孩子,江聖雪內心的憂愁就愈發的再漸漸散去。

皇甫雷正在做頭雞,帶著一些孩子們玩著老鷹捉雞的遊戲,鳳綾羅坐在一棵桃花樹下,正溫柔的教著一個少女彈著鳳琴。

正如皇甫雲所想,孩子們的單純善良,最能感染那些不快樂的人,皇甫雷是,鳳綾羅亦是。

接著,便有幾個小孩子手捧著桃花花瓣朝江聖雪這邊揮了過來,看著江聖雪抬起衣袖遮擋,均是笑的亂作一團。

江聖雪把最前麵看起來年齡很小卻已是個美人胚子的小女孩抱了起來,柔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柳懷君!”小姑娘奶聲奶氣的回答著。

“你爹可是柳辰大?孃親可是姬笑綿?”

叫做柳懷君的小姑娘點了點頭:“姐姐,你真美啊,比我娘還美!”也許是柳懷君叫自己姐姐,江聖雪便更是愉悅:“小懷君,我還參加過你的百日宴呢,那個時候,你還是繈褓中的小嬰兒,才這麼大點兒!”她又思索了一下,卻又實在記

不清了,“小懷君,你今年該多大了?”

“三歲!”

“這一晃兒,三年都過去了!”江聖雪笑著問道,“你爹和你娘呢?”

“隻有娘來!”

江聖雪正要過問姬笑綿在哪兒,皇甫雲就已經走了過來:“大嫂,柳大少奶奶正在待客堂,我娘正在招待她,還有其他孩子們的家人,過會兒就來了!”

“這……都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今兒都來桃莊玩鬨了?”江聖雪疑惑道。

“一些江湖朋友和一些商戶人家的孩子,桃莊邀請他們來桃花山莊遊玩一日,現在,不正是桃花開得最好的時節麼!”

江聖雪放下柳懷君,看著她和幾個孩子跑遠:“我說怎麼今日常歡變了性子似得,該不會這些孩子的到來,是為了……我?”

皇甫雲笑著點了點頭:“正是!這都是大哥為了哄大嫂你開心,想出來的法子!”江聖雪有些感動的看向皇甫風:“夫君,我知道前幾日我是讓你擔心了,今日孩子們的笑聲,的確驅散了我內心的陰鬱和憂愁,連常歡都願意來桃林走走,真是太謝謝你了

夫君!”

皇甫風說道:“其實,這是二弟的主意,連我都不知情!”皇甫雲無奈的拍了拍皇甫風的肩膀:“大哥,做人不用這麼正直,你不找我出主意,我又怎能想出這個法子?所以今日這一切,都是大哥為大嫂而做的,我不過是跑跑腿兒

”江聖雪心裡十分感動,知道自己不能生育,這一直是自己內心的一個疙瘩,可偏偏又那麼喜歡小孩子,所以皇甫雲纔出了這個主意,不僅自己愉悅了不少,連常歡也難得

露出了笑容,還有因為東方聞思而陰鬱的皇甫雷也在陪孩子們玩得歡樂,就連喜歡獨處不喜歡熱鬨的鳳綾羅都對孩子那麼溫柔。

江聖雪有些意外,皇甫雲竟然能把鳳綾羅也請過來,看到她教少女撫琴的這一幕,不禁笑道:“綾羅遇到你,真是她的福氣!”“遇到她,也是我的福氣!”皇甫雲笑著看向鳳綾羅,“她身邊的小姑娘,是月下堂前的老闆李堂前的千金,名為李姝若,說來也巧,他攜帶家眷來看望嶽父嶽母,恰巧因為

我們桃莊的訂單量大便今日特意前來拜訪,就被我留下來了!”

“看起來那個孩子也比其他孩子大一些,竟然能如此沉穩的學琴,不愧是大家閨秀!”江聖雪笑道。皇甫雲告彆江聖雪,前往鳳綾羅身邊,硬是厚著臉皮在少女旁邊擠著擠著坐下,兩個人夾著少女而坐,皇甫雲的加入,方纔沉靜唯美的畫麵便多了幾分熱鬨,李姝若方纔

還恬靜的麵容不一會兒也笑的花枝亂顫了。江聖雪看著那一幕,儘管知道他們不是一家三口,也心生羨慕:“我要是像二弟和三弟一樣能跟孩子們打成一片就好了,我也好懷念我曾未出閣的少女歲月,也是跟江家堡

的孩子們玩鬨著,無憂無慮的,好不快樂!”

皇甫風柔聲道:“聖雪,我陪你去跟那些孩子們玩鬨,就像二弟和鳳綾羅一樣,你會開心嗎?”

江聖雪知道皇甫風豁出一切隻為了讓自己開心,難道還不知足嗎?她點了點頭,拉著皇甫風的手:“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跟夫君你去陪孩子們玩耍了!”

說罷,風雪夫婦便去了孩子們的身邊。金猛扶著常歡去一棵桃花樹下坐著,看著江聖雪彷彿回到了少女時期無憂無慮的蹦蹦跳跳,卻又多了幾分母性,常歡很是欣慰,自己失去了摯愛,好在自己最在乎的表姐

能夠與摯愛白頭偕老,他也覺得此刻就是死,也死而無憾了。誰又見過跟孩子們打成一團的冷麪狂龍?儘管依然冇有笑容,可卻甘願把孩子們抗在肩上去摘桃花,也任由幾個孩子抓著他讓他帶他們飛到樹上,皇甫風的眼睛不便,但

是飛到樹上這樣的事情還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的。

金猛都不禁歎道:“這幾個孩子現在隻知道飛起來的快樂,卻不知能被鼎鼎大名的冷麪狂龍帶著飛,將是他們以後想起來今日這段往事便可以拿來炫耀的事情了!”

常歡有些虛弱的笑道:“皇甫風能為江聖雪做到這般地步,還求什麼呢!”

皇甫風還冇怎麼樣,江聖雪便已經喊累了,她和皇甫風拉著手往常歡那邊走,還喘著氣:“真是年紀大了,跟那些小孩子們可比不了!”“我大了你整整六歲,你年紀大了,我豈不是成老頭子了?”皇甫風的聲音似乎帶著笑意,隻是表情冇有露出分毫,“我看啊,你是怕人瞧見我揹著孩子飛上飛下,傳出去損

了我皇甫風的威名吧!”

“傳出去倒更好了,說明我們風少俠平易近人啊!”江聖雪拉著皇甫風也在常歡和金猛的身邊坐下,“常歡,會不會太冷了,我送你回去吧!”

常歡搖了搖頭,沉聲道:“既然出來了,就多留一會兒吧!這些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倒是讓我開始覺得房間裡怪冷清的了!”

常歡能這麼說,江聖雪彆提有多開心了:“你若是捱不住了,一定要告訴我!”

“今日無風,豔陽高照,倒也不覺得有多冷!”常歡笑道。

江聖雪輕歎一聲,忽然問道:“夫君,還記得百裡嫣的孩子嗎?”

皇甫風的眼神閃過一絲黯淡:“怎會不記得!”

“如果這些孩子裡,也有小香的身影,該有多好啊!”江聖雪歎道。

皇甫風沉聲道:“也不知道小香是不是還活著……”

江聖雪順勢靠在了皇甫風的肩上:“百裡香這個孩子福大命大,一定還活著!總有一天,我們會與長大後的他重逢,你是他的舅舅,我還要聽他喚我一聲舅母!”

“會的,一定會的!”皇甫風溫柔的撫摩著江聖雪的肩膀。江聖雪又有些興奮的看向常歡:“常歡,等我們與小香重逢,你來教他武功,夫君教他用刀,二弟教他學扇,三弟教他練劍,如霜教他輕功,綾羅教他彈琴,小不來做他的教書先生,他還有一大堆的舅舅,姨娘,珠兒,猛大哥,瑤兒,流沙表妹,還有小苗飛絮,我們一起陪著他,把小香培養成文武雙全的翩翩公子,將來也找一個他愛著的

姑娘,不用門當戶對,隻要他們彼此相愛,我們這些長輩永遠都在一起陪著他們,你說好嗎?”

常歡笑著點了點頭,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等到那一日,但此刻,他也不想掃了江聖雪的興致。

接著,便看到武月貞和李葉蘇領著這些孩子們的家人都來到了桃花林,這些人大多數都是第一次來到桃花山莊觀看不敗桃花,均是興奮不已,讚不絕口。因為邊上有桃莊的婢女守著,磕不到碰不著的,玩夠了還會有人領著他們去吃糕點,所以大人們倒也放心,都聚在亭子裡閒話家常,不比待客堂中的客套,在這裡,大家

可都是敞開了懷的說笑了。沉浸在孩子們的歡聲笑語中,武月貞和李葉蘇也十分喜悅,就連花碧傾也來了,她覺得自己不請自來會有些尷尬,便刻意拉著飛盾一起,看著花碧傾也同孩子們笑著鬨著

飛盾滿眼的寵溺。

在天真爛漫的孩童麵前,就算是鳳綾羅這樣的孤傲殺手,皇甫風這樣的冷傲刀客,花碧傾這樣的豪氣女俠,統統都會敗在孩子們的笑聲下。

作為重雲的好友姬笑綿,也特意同常歡說了些話,隻是他們並不熟絡,姬笑綿也不知如何安慰,隻是說了幾句,便同江聖雪說話了。

李堂前也算是結實了桃花山莊的人,莊主兼武林盟主皇甫青天,盟主夫人兼鑄劍山莊的大小姐武月貞,連聞名江湖的風雲雷三兄弟他也都刻意的一一結識了。李堂前看起來就像個商場老手,能說會道,又有著商人獨特的奸詐,熱情中又帶著幾分盤算,他不會結識他用不到的人,今日他會來,不僅是為了桃花山莊的人,更是為了接近這些孩子們的家人,他們有的也是生意人,有的是江湖人,更有不少有錢人家順便談下更多的生意,比如姬笑綿正是柳大善人的兒媳婦,將來柳辰大會繼承柳大善

人的家業,結識姬笑綿,這就是隱形的客戶。雖然李姝若才十歲,但是恬靜俏麗,就算是笑起來也不會太過張揚,一舉一動都有著一些成熟的大家閨秀之氣,說話間也冇有孩童的稚嫩,隻是那雙眼睛透露出來的一些

好奇和嚮往才露出她的天真,也難免讓人感歎,李堂前教育出來的女兒,必定將是他用來贏取更大利益的一枚棋子。無論是皇甫風,還是皇甫雲,就連皇甫雷都不喜歡李堂前,儘管李堂前這次的確給桃花山莊很大的優惠,但是他打著什麼主意,皇甫雷不算清楚,可風雲二位卻看得通透,也算是身經百戰,閱人無數,這三兄弟雖然同父異母,但有一點卻出奇的一致,越在江湖上行走就越不喜歡李堂前這種唯利是圖的奸詐商人,同樣作為八麵玲瓏能說會

道的闞雪樓老闆娘未傾隱,卻給人清爽得多!但是武月貞卻是個地地道道的生意人,鑄劍山莊的兵器生意,桃花山莊的酒莊生意,也讓武月貞不得不做一個口是心非的人,但是武月貞的善良和氣度,讓她多了幾分江湖人的豪氣和道義,所以即便跟李堂前說些麵上的客套話,也讓人聽不出她的真心假意,反倒惹人敬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