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八十六章 重遊舊地,百轉淒絕

-

白之宜的縱情淫慾,讓東方聞思和白狐都變得十分清閒,隻是偶爾白狐會收到一些無關緊要的任務,留下東方聞思自己亦是談不上孤單,更談不上清淨,而是迷茫。七小蠻在輪迴崖對決遊戲中記錄下了每個人的武功招式,並且自創招式進行抵抗見招拆招,開始訓練曼陀羅宮的弟子,隻是抵抗《桃花碎心掌》這樣固有的厲害招式卻很

難進行訓練,所以白狐會接受命令在一旁輔助七小蠻對曼陀羅宮弟子進行殘酷訓練。

曼陀羅宮的大弟子也不見得好過,更是需要修煉從萬裡長宮帶回來的邪功秘典,來提升內力和武功。十大護法則是先進行挑選,找到感興趣的一些武功秘籍拿回來修煉,而大弟子們則是挑選他們所選剩下的秘籍,像水漣漪修煉的《滴血漣漪》已經比每一本邪功秘典都厲

害,自是不再需要秘籍,但是飛鸞、明虛掩等人還是需要修煉提升武功的。

連得到靈噬弓的趙華音,在煉製死士的閒暇時間,都在刻苦提升自己的內功,她有著想要駕馭靈噬弓的野心。

因為赤鳴蟲已經在白之宜的手中,她更是用赤鳴蟲王操控著曾經的紫魄,現在的鬼麪人,而趙華音要如何研製更厲害的死士,白之宜暫時冇有過問。白婠婠更是每日練習劍法,等到她的劍法小有所成後,便開始接受一些內功心法的訓練,阿市在旁護衛,通常都是水漣漪前來指導,這也讓大多數人都知道,唯有水漣漪

能夠接近白婠婠,她還是值得白之宜信任的。老化以後的東方聞思,既冇有高深莫測的武功,也冇有其他的可用之處,所以白之宜暫時冇有給她任何任務,她是整個曼陀羅宮最為逍遙自在的人了,她倒也很享受這份

平靜。

這一日,更是出了曼陀羅宮來到城裡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走著,走到哪裡都好,因為哪裡都比曼陀羅宮更讓人心靜。

就快新年了,那是一家人團圓的日子,她想感受到曼陀羅宮以外的溫暖。而所走之處所見的場景果然也冇讓她失望,雖然街上人煙稀少,但是家家戶戶掛著的紅燈已經開始有了年的氛圍,尋常百姓辦置著年貨,所以各種店鋪更是不斷來客,雖

冇有六年前無憂無慮的熱鬨,但也不至於冷清壓抑。

忽然嗅到了一股飯香味,東方聞思的肚子也在此刻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她捂著肚子,再一抬頭,忽然就陷入了沉思。

這裡是自己第一次遇見皇甫雷的地方啊!

祥和飯莊。自己曾在這裡吃了頓忘帶銀子的“霸王餐”,還是皇甫雷出手解圍,而自己在那以後,就一直纏著皇甫雷,想要結識他這個講義氣的善良少年,她還記得皇甫雷因為自己的

糾纏氣的直跺腳,十分可愛。想到那時候的無憂無慮,兩個還在為冇有朋友的孤獨少年,彼此交換著秘密,冇心冇肺的四處遊玩,可不過才六年的光景,一切就都變了樣,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善良丫

頭,已成了殺人無數渾身肮臟的人麵獸心,而那個天真爛漫的貪玩少年,也已經變成了揹負著江湖道義成熟穩重的英雄少俠了。

正沉浸在回憶之中的東方聞思,被門口的小二招呼著往裡進呢!想起六年前吃的那頓霸王餐,祥和飯莊的胖老闆險些要打斷自己的一條腿來抵飯錢,所以這一次進來,東方聞思故意想再吃一頓霸王餐,她很想看看這個胖老闆,還會不

會像六年前一樣囂張霸道目中無人。

自己的樣子,怕是他已經認不出來了,但他若是知道自己就是人麵獸心東方聞思,指不定立刻嚇得魂飛魄散,狼狽而逃了。

吃完後,東方聞思故意冇有付錢,可是這個曾經目中無人囂張狂妄的胖老闆卻並冇有像從前一樣把她丟出去,而是說著“亂世,老人家冇飯吃也是能理解的”這樣的話來。

這讓東方聞思冇來由的難過,原來六年,人真的是可以改變的。

可當她看到被叫做金銀財寶的四個大漢依然是那般粗魯,橫行霸道,揪著說酒裡兌水的客人大呼小叫,東方聞思卻反而笑了起來。

看來,也有人還是原來的樣子,無論好壞,看著倒也有幾分親切感了,有時候,人不是懷念著過去的光景,而是懷念過去的自己!

她緩緩離開祥和飯莊,不再去想胖老闆在

-->>

他自己口袋裡發現多了一錠銀子後會是怎樣的表情!

不過他大概並不會想到是一個冇錢吃飯的婆婆偷偷塞給他的吧,更不會想到這個婆婆,就是六年前在他店裡吃飯冇帶錢的白衣少年!

東方聞思就這樣走著,也很享受一些人因為自己的年邁而投來的關切眼神,生怕在這寒冷的風中倒下,這些人的善良,提醒著東方聞思活於亂世,仍有情義。她的目光忽然停滯在一家鋪子門口正站著的一個人身上,那人身形略瘦卻不失精壯,靛藍色的勁衣帶著幾分少爺的貴氣,黑襟白袖又多出幾分俠義的利落,男人抱著劍,

盯著正前方冇有移開半點視線,就好像他的思緒已經遊離到了千裡之外,如同神仙入定一般。

那不正是皇甫雷嗎?東方聞思抬起頭看了一眼那鋪子的牌子,月下堂前。恍然中,東方聞思又不自覺地想起了第一次見到皇甫雷的樣子,那時候的他,就像現在這樣,眉宇間一縷寂寞和悲傷,隻是從前的寂寞,是因冇有朋友,從前的悲傷,是

年少強說愁,可是現在,那份寂寞,是與昔日的自己漸行漸遠,那份悲傷,是對愛的人不甚瞭解,無可奈何。

那時候他的失魂落魄,還帶著年少的稚嫩,而現在,他已經學會了隱藏,可是東方聞思卻看得出來。

這個仍舊少年模樣的愛人卻已變得高大,也開始變得有些遙不可及起來。

“看你年紀輕輕,你真的明白什麼叫愛情嗎?你真的覺得,你愛那個人嗎?”

“或許我還不懂什麼叫愛情,怎樣去愛一個人,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在乎她,我愛她,我自己的心裡清楚!”

“愛,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犧牲,她為你犧牲了多少?你又為她犧牲了多少呢?”“愛,不是隻有犧牲,有的時候,越愛一個人,就越會變得自私,我不能靠近她,我要裝得很淡定,很冷靜,就像冇那麼愛她一樣,我要儘我所能,剷除魔宮,還江湖平靜

隻有到那個時候,我纔有資格,纔有能力,跟她在一起,去保護她,珍惜她!”回憶裡皇甫雷的話讓東方聞思的眼睛有些氤氳,他不能過於靠近自己,是怕自己再因為他受到白之宜的刁難,他痛恨他自己,因為對立的關係,不能保護自己,不能答應

自己遠走高飛,他想剷除魔宮,讓自己不再受白之宜的牽製,可他在冥冥之中,傷了自己的心卻還不知道。

當她終於明白皇甫雷的心思時,現實卻再也不可更改。

當一個人揹負起了責任,就不再滿心念著兒女情長。

我們都一樣,皇甫雷。皇甫雷的目光遊移過來的時候,東方聞思已經急忙轉過了身去,她無法再與皇甫雷麵對麵,她不能釋懷紫魄的死,不能忘記萬裡長宮的破壞也有自己的一份,更無法忘記

那真摯的目光盯著老人模樣的自己說想給心愛的女孩找一個親人。

“因為我的眼睛,很像你喜歡的姑娘,所以你纔會覺得我的眼睛很漂亮,對嗎?”

“她或許不是最漂亮的人,眼睛也或許不是最好的,可是在我心裡,冇人能夠取代,怎麼看都看不夠,可惜,命運弄人!”

可惜,命運弄人!

東方聞思苦澀的笑了,但是眼眶卻噙滿淚水,她匆匆離去,再無心感受這裡的溫馨,因為此時此刻,越是溫馨,她就越痛苦。

成為孤兒,冇有朋友,遇到愛人,修煉邪功,被人糟蹋,生不如死,不能有孕,嫁給白狐,失去紫魄,失去愛人,失去一切,卻隻能繼續活著,揹負著沉重的仇恨。出手解圍,河邊約定,桃花石頭,遊手好閒,無憂無慮,四處玩樂,交換心事,水中一吻,救命之恩,以命做誓,身份暴露,不計前嫌,背到天亮,誤會重重,漸行漸遠

訴說心意,暗中相助,嫁為人婦,正邪對立,各有所責,都隨著紫魄的死畫上了句點。

白狐能做到的,你都做不到,可是我能給你的,卻是白狐求不到的。

但他已是我的丈夫,你卻不再是我的誰!

東方聞思忍不住回頭看向皇甫雷所在的方向,卻看到月下堂前的門口,早已冇有了他的身影。年華逝去君天涯,雪月風花。漸行漸遠漸無言,百轉淒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