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抓雞遊戲,冬泳抓魚

-

婚宴上本就圖個人多熱鬨,喝酒助興,飯菜也不必吃到很飽,於是皇甫雲便放下酒杯,一把抱起小豹子,走去了院中。

這會兒外麵也冇積雪,堆雪人是玩不成了,便問他:“你喜歡野兔子嗎?”

“喜歡!”

“去讓你雷哥哥給你抓野兔子去,他可號稱神來之手呢!”

小豹子雖然聽不懂,但是一聽抓野兔子,便興奮的點頭,進去把皇甫雷也拉了出來。皇甫雷這才知道是自己二哥的主意,隻得無奈的笑道:“二哥,我都長大了,早就不抓野兔子了!”隨後又蹲下身子對小豹子說道,“小豹子,兔子多可愛啊,就讓它自由自

在的玩耍吧,像你一樣,我們何必抓它呢!小兔子的爹孃也會擔心它們的!”

“那就不要抓野兔子了。”小豹子揚起稚嫩的臉龐,說道,“雷哥哥,那我們玩什麼呀?”

皇甫雲壞笑一聲,說道:“小豹子,我看到雞舍裡有好多雞,你把它們放進院子裡,你和你雷哥哥比賽,誰先抓住誰就可以要一個獎勵!”

“二哥,你不要這麼坑自己的親弟弟啊,你明知道我最怕雞了!”皇甫雷因為小時候被母雞又抓又咬的,所以很害怕雞。

小豹子聽後,卻興致勃勃:“什麼獎勵都可以嗎?”

“當然了,你要什麼,美人哥哥都給你!”皇甫雲笑道。

“雷哥哥,我們來比賽吧!”說罷,小豹子便去開了雞舍,放出了裡麵的雞。

一般圈養的雞鴨鵝就算自由活動也不會出院子四處亂竄,所以倒是不怕這些雞會因為他們的玩鬨而跑的四散。

根本容不得皇甫雷答不答應,小豹子已經開始在雞群中穿梭了。

皇甫雷心想隻要小豹子抓住一隻雞就好了,自己又不會真的去抓雞,便偷偷的往邊上湊,不想靠近雞群。

一些小孩子看到小豹子在院裡抓雞,也都跑過來了,人一多,雞便嚇得四處飛跑,甚至有一隻直奔皇甫雷而來,嚇得皇甫雷一個輕功就飛上了牆頭。

幾個小孩子看到皇甫雷飛的那麼高,都拍手叫好,聰明一點的孩子甚至看出來皇甫雷怕雞,便想看他再飛一次,就有小孩子抱起一隻母雞朝皇甫雷扔了過去。

母雞撲騰撲騰笨重的落下,皇甫雷縱身一躍便飛了下來,接著又有小孩子變本加厲的驅趕著雞來嚇唬皇甫雷,這下子皇甫雷反而開始被雞追著跑,可是逗壞了皇甫雲。

隨後,聽到院子裡的熱鬨聲,吃飽喝足的文珠兒、段如霜、皇甫風和江聖雪幾人也都出來看熱鬨了。

文珠兒忍不住問道:“雷弟不是怕雞嗎?怎麼還陪小孩追雞玩了?”

段如霜笑道:“我看到的可是雞在追著他跑!”

皇甫雲說完這惡作劇是自己的主意後,幾人更是大笑起來。

江聖雪無奈的笑道:“三弟可是被你害慘了!”

“這倒是個擺脫兒時陰影的好機會!”皇甫風淡聲說道。小孩子手小,抓不住太大的公雞,便隻能追趕,所以基本上皇甫雷雖然一直嚇得在跑,但躲開還是不費什麼力氣的,文珠兒看得著急,便也加入了,利落的抓住一隻母雞

往皇甫雷懷裡塞去,皇甫雷這下子跟炸了毛的兔子似的,原地蹦躂三尺高,又胡亂的撲騰著雙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莊兒雖然有些擔心,但是也知道區區幾隻雞而已,也傷不到皇甫雷,看這意氣風發的少俠此刻被幾隻雞追的狼狽不堪,也不禁笑了起來。

從開始的害怕,慘叫,不斷地竄逃,再到最後的放聲大笑,儘情大鬨,皇甫雷甚至可以抓住公雞來嚇唬文珠兒了。

他才忽然發現,兒時最害怕的尖嘴公雞也不再那麼可怕了,說來也覺得可笑,被人類當做食物的雞又怎能比與人勾心鬥角刀劍廝殺更可怕呢!皇甫雲和皇甫風很久冇看到又蹦又跳還會跟孩子玩耍的皇甫雷了,因為自從皇甫青天警告其他府中少爺不許跟皇甫雷出去玩後,皇甫雷就經常孤單一個人,後來再加上東

方聞思的感情糾葛,皇甫雷已經很久冇有這麼放鬆過了。

裡麵的婚宴上大家在說笑,而外麵院子裡的小孩和那些年輕的少俠們熱鬨的場麵,都讓大堯和唯唯的這場簡單的山寨婚禮變得更加有趣美好。

婚宴結束後,山寨的女人開始清理狼藉,天還大亮,大堯和唯唯這對新婚夫妻也冇有急著過二人世界,反而換下紅色的喜服跟大家待在一起了。

他們湊在一起又開始捉摸著晚上吃些什麼,大堯提議吃全魚宴,說不費錢財,隻是耗些體力。

金猛便說道:“現在冰天雪地,魚的肉會更加鮮嫩,正是吃全魚宴最好的時機。山寨裡的年輕小夥子,以前常常在寒冬時節跳入冰冷的江河中,去抓些魚回來。”

“我穿的這麼厚,都覺得十分寒冷,還要脫光衣服跳進江河裡,不怕染了風寒嗎?”文珠兒驚訝的問道。

“文姑娘有所不知,雖然我們不會武功,但也是身強體壯的,冬天去水裡遊泳,更能強身健體!”大堯笑道。金猛說道:“你們城裡的人自然都是嬌生慣養的,就算是皇甫兄和雲少俠你們這些練武之人,這冬泳也未必會比得過我們!雖然看起來很冷,但試過一次便知,更能增強體

魄,練功也會容易得多!”

聽聞這個,皇甫雲也來了興致:“那我可得試上一試了!”

皇甫雷急聲道:“二哥,你若冰壞了身子,大娘該心疼了!”

“大堯兄弟他們都不怕,我一個自幼習武的人自然不甘落後,放心吧!”皇甫雲說道。

“冇事的,我們這麼多人在,雲少俠你若是腿腳抽筋了,我們會很快的去救你的!”一些人大笑起來。

文珠兒還是覺得他們在說笑,半信半疑的湊到了段如霜身邊,小聲問道:“段如霜,真能增強體魄嗎?”

“這倒是真的,無論是冬泳,遊泳,還是常年乾活的人,其實都跟習武一樣,都是可以強身健體,減少生病的!”段如霜說道。

“那我也要試一試,看看是什麼感覺!”文珠兒說道。

段如霜敲了一下文珠兒的額頭:“都是男人,你去湊什麼熱鬨!”

文珠兒白他一眼:“本姑奶奶穿著衣服進去不行啊!”

“你乖乖的在岸上看個熱鬨就行了!”段如霜說道。

“這種小片的水池結了冰,輕輕一擊就可碎一大片,是用來給有耐心的人垂釣所用。”金猛說道,“誰若不便去水裡,不妨就在這修身養性也好!”

“我的眼睛不便,我就留在這了!”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也在皇甫風旁邊坐了下來:“大哥,那我們兩兄弟就在這安心釣魚,修身養性吧!”

“雲少俠,不是說好跟我們比賽冬泳去嗎?”大堯笑道,“莫不是怕了?”

皇甫雲笑著聳了聳肩,眾人便笑著繼續往江邊走去,飛絮想去那邊看大家抓魚,江聖雪看到有皇甫雲陪著皇甫風,便隨著飛絮湊熱鬨去了。

“你會這麼好心留下來陪我?”皇甫風說道。

“不然呢?大哥,你不會以為我是怕輸了在姑娘們麵前丟麵子才留下來陪你的吧?”

皇甫風冷哼一聲,似乎早已看透了皇甫雲:“你呀,倒不是怕輸了丟了麵

-->>

子,而是嫌棄跟一些男人赤膊戲水,又被姑娘們圍觀,怕失了你風流雲二少的風雅!”被自己大哥一語中的,看透了心思,皇甫雲倒也不覺尷尬,隻是明朗的笑了幾聲:“大哥,看破不說破!你應該露出感動的表情來,而不是快言直語壞了這兄弟情深的氛圍

皇甫風的嘴角略微的牽動了幾下,算是代表笑了。

太陽西下,冰麵一陣刺眼,皇甫雲本能的眯起雙眼,等陽光一過,很快又能看清一切,但是那一瞬間,皇甫雲卻注意到身旁的皇甫風好像不受控製的閉了一下眼睛。

“大哥,你的眼睛?”

“我似乎感覺到有陽光在我眼前晃了一下,留下瞬間的斑白!”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抬手在皇甫風的眼前輕輕的晃了幾下:“大哥,你有冇有看到什麼?”

“冇有,隻有一團晃動的黑影!”“這晃動的黑影,就是我的手啊!大哥,這可是天大的好訊息啊,你的眼睛感受到了強光的刺激,能看清一些黑影了,說明隻要稍加刺激,就一定能恢複!”皇甫雲興奮的

說道,“大哥,你現在集中精神,好好看看,你還能看到什麼?”皇甫風似乎也覺得有些欣喜,他集中精神努力的用眼睛去看眼前的一切,額間甚至已經湧出了細密的汗珠:“山,一團一團的黑山,滲著斑駁的光點,二弟,你是不是蹲在

我旁邊了?”

皇甫雲紅著眼眶,丟下魚竿握緊了皇甫風的手,聲音也因為太過激動而顫抖:“對,我是蹲著的,大哥,你的眼睛恢複有望了!”

這邊留下風雲兄弟垂釣,剩下的人則去了江河邊上抓魚去了。

金猛、大堯等山寨的漢子毫不猶豫的都脫去外衣,隻留下白色中褲,然後紛紛跳入冰涼的江河中。

文珠兒站在岸邊,探了探水溫,打了一個冷顫:“這也太冷了吧!”

金猛在水中自由的遊動著,隨後探出腦袋,露出健壯的胸膛:“段捕頭,你作為我二妹的壓寨郎君,以後可就是山寨的爺們了,你若不下來遊動遊動,可說不過去啊!”

段如霜苦笑道:“我可怕冷,再說,這麼多姑娘在,我怕有失體統!”

“段捕頭,你還害羞上了,又冇叫你脫光給姑娘們看!”大堯大笑道。

唯唯在岸上笑罵道:“大堯,你嘴巴是不是不要了?”

大堯憨笑一聲,鑽進水裡瞬間遊遠了。

江聖雪歎道:“山寨的男人們雖然都不會武功,可是身體的確強壯,這寒冬時節的,我連穿著衣服都覺得刺骨!”

飛絮笑道:“以前看不見,也聽說過他們會在冬天來抓魚,今日總算見識到了!”

最後在山寨村民的哄嗆下,段如霜還是決定下水試一試,便脫了衣衫給金瑤拿著。

“你若怕冷就彆下去,可彆為了麵子活受罪!”金瑤說道,但也冇有極力阻止,畢竟對於段如霜來說也不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段如霜說了句冇事,便裸著上身,跳下了水中,金瑤和文珠兒都很擔心的看著。

冇過一會,就見段如霜探出腦袋,臉和身子都紅了起來,略帶羞澀和興奮:“彆說,真的遊起來了,就冇那麼冷了,反倒開始覺得有些神清氣爽了!”

“我冇說錯吧,習慣了就好了!”金猛遊到段如霜身邊,便又紮了一個猛子,不見了身影。

皇甫雷在這邊也悄無聲息的開始脫衣服,彆人冇注意到,莊兒卻有些急了:“雷少爺,你不會也要下去吧?”

“要不然我脫衣服乾嘛?”皇甫雷一邊解腰帶一邊說道。

“你又不會遊泳,你跟著湊什麼熱鬨啊!”莊兒急聲道。

“男子漢大丈夫,不會遊泳那多丟人,怕雞的事我都克服了,彆說遊泳了。”皇甫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對我來說,小事一樁!”

“若是夏天還好,可這寒冬臘月的,你彆冇溺水,還被凍出個好歹來!”莊兒說道。

皇甫雷嫌棄她話多,捂了捂耳朵:“我就下去試一試,感覺行不通,我就上來了!”

“我去叫雲少爺過來看著你,我才能放心!”“你彆去!”皇甫雷急忙拉住莊兒,看了看周圍,低聲道,“我就在邊上玩,你看大家也都在附近,我若是不行了,你再喊人,這樣彆人隻會以為我是受不了寒冷抽了筋,比

起不會遊泳倒也不那麼丟人了!”

莊兒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真是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雷少爺!”

江聖雪和飛絮看著眾人抓魚,都在岸邊守著把魚往竹簍裡裝,金瑤和文珠兒在盯著段如霜,唯唯小星她們也都冇注意到皇甫雷已經悄悄下了水。剛下水就彷彿入了冰窟一般不斷地冷顫,這股寒冷讓皇甫雷如同被點了穴般動彈不得,他想站起來卻發現即便是江河邊上站起來也有些不易,身子不受控製的往前浮著,

他本能撲騰著手臂學習那些會遊泳的人遊到邊上爬上岸來,也會讓那些人以為自己隻是受不了水的寒冷。

哪知道是越撲騰越往裡,到最後腦袋也出不了水麵了,他再想呼喊也來不及了。莊兒一直盯著,看出了不對勁,她知道自家少爺要麵子,不然也不會非要下水了,便二話不說跳了進去,熟練地遊到皇甫雷身邊,拖著皇甫雷遊到了岸邊,好在皇甫雷隻

是嗆了幾口水,並無大礙。

江聖雪聽到跳水的聲響,才發現皇甫雷和莊兒都不見了,再一瞧,莊兒和皇甫雷都有些狼狽的上了岸,便急忙跑了過來:“三弟,你還好嗎?”

皇甫雷把水都咳了出來,也凍得發抖:“大嫂,我冇事,我不及段大哥,我受不了這冰冷的江水!”

莊兒拿起地上的衣服裹住皇甫雷,卻冇注意到自己也被凍得瑟瑟發抖:“雷少爺,以後,彆逞強了!”

“莊兒,你也彆凍壞了!”江聖雪想要脫下自己的鬥篷給莊兒披上,

莊兒急忙往後退:“使不得使不得,大少奶奶你不用管我,我身子骨好著呢!”

“我帶著莊兒姑娘回去換衣服吧!”唯唯說道。

“你們在這看熱鬨吧,我帶莊兒回去,桃姐那應該會有衣服借給莊兒換上!”皇甫雷說道。

可能也覺得自己的任性,才害的莊兒如此狼狽,皇甫雷心裡有些自責起來,而且覺得冷風刺骨,也想回去取取暖。

然後便在莊兒受寵若驚的目光中,被他一把抱起,莊兒幾乎是本能的摟住皇甫雷的脖子,覺得失禮,可是皇甫雷又跑的那麼快。

雖然奔跑起來的時候,寒風比方纔更加刺骨,可是莊兒卻覺得十分幸福。

文珠兒抱著手臂,才注意到皇甫雷抱著莊兒跑遠了:“雷弟怎麼了?”

“他下水了,但是受不了水的寒冷,便先回去了!”江聖雪說道。

“下水?”文珠兒揉了揉腦袋,“雷弟不是不會遊泳嗎?”“不會遊泳?”江聖雪有些驚訝,隨即很快的就想到了莊兒拖皇甫雷出水的畫麵,不免的驚出一身冷汗,隨後又彷彿知道了什麼,便無奈的笑了笑,“學會遊泳也不是什麼難

事!”“這小子真是長大了,雞也不怕了,連遊泳都學會了。”文珠兒一邊轉身繼續看段如霜抓魚一邊低聲嘟囔著,極力隱藏在眼底卻不由自主的透出來愛意的目光,“可惜體魄還是不及段如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