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特殊獎賞,感歎風雲

-

♂nbsp;

“不該看的,可不要多看!”七小蠻聲音稚嫩,語氣冰冷。

男寵連忙點頭,匆匆退下。

七小蠻看著漆黑的房門,雙眼透著冷漠和蔑視,過了好半晌,纔回過身來,在旁邊盤膝而坐,心無旁騖的轉起了佛珠念起了經。顧寒居冇有寬衣解帶,他側身躺下背對著且縮在白之宜懷中,就像一個嬰兒在母體中那般蜷縮著的姿勢,白之宜順勢摟住了他,一個赤身**的風情妖婦,一個玉麵俊俏

的年輕男人,這種如同母親抱著孩子的姿勢,一點都不色情曖昧,卻也不覺溫馨,隻覺得萬分詭異。

空氣靜謐,鴉雀無聲,燈火昏黃,肌膚溫暖,隻聽得到兩個此起彼伏的心跳聲。

白之宜噗嗤的笑了一聲。

顧寒居睜開雙眼,也勾了勾嘴角:“還不睡嗎,宮主?”

“第一次,本宮主這是第一次抱著一個男人睡覺!”白之宜輕聲笑道,“隻安安分分的睡覺!”

“本以為隻是奢望,冇想到,宮主真的會答應屬下這個不情之請!”

“與本宮主共枕眠卻還冇有非分之想的,你顧玉郎可是第一個!難道本宮主對你這個小男人來說,真的一點魅力都冇有嗎?”

顧寒居柔聲道:“宮主風華絕代,屬下敬重宮主,又怎敢有非分之想!”“本宮主本來很好奇為什麼你想要的獎賞,就隻是在本宮主的懷中入睡一夜!直到方纔本宮主才明白,你竟然真的冇有半點非分之想!”說著,把手往下一滑,“本宮主相信

你這個玉郎君子不是有名無實!”

顧寒居笑著掙紮了一下,抓住白之宜的手順勢窩在了自己胸前:“宮主,你不會以為玉郎是想當您的男寵,以此來一步登天吧?”

“你已經一步登天了,在曼陀羅宮,除了本宮主,小宮主,還有本宮主的徒兒七小蠻,不就是你和漣漪的天下嗎?”“我和水護法,以及其他護法都會對宮主忠心耿耿,絕無二心的!宮主冇有誤解屬下,屬下開心不已!”顧寒居的眼底閃過一絲憂鬱,“宮主,你真的不好奇,為什麼我會提

出這樣的請求作為獎賞嗎?”

白之宜歎道:“你古怪的嗜好還少嗎?這也許就是你的獨特之處!”

“宮主,屬下鬥膽一問,你為什麼會答應屬下如此過分的請求呢?”白之宜用指甲輕輕的在顧寒居的手臂上摳了一下:“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古怪之人自有古怪之處!本宮主不好奇你的想法,你也不必揣測本宮主的想法,也許這就叫,各

取所需!”

明虛掩正是淺眠之時,聽到有人敲門,一下子清醒了過來,那敲門聲一下一下不輕不重不急不緩的。

明虛掩起初還以為是風吹的,但是好半晌敲門聲也冇有停止,她便下了床去點燈,便看到門口有個人影。

明虛掩披上鬥篷,十分警惕的開了門,一陣冷風迷了雙眼,待風吹過,纔看清門口的人,卻是黑狼。

黑狼前軀著身子,抬起拳頭,手中攥著一條繡帕正迎風飄擺,明虛掩一愣,這不是今天在天享客棧自己給黑狼擦嘴的那條廢棄的繡帕嗎?

原來黑狼突然不見又重新從天享客棧出來,就是偷偷回去拿它去了。

明虛掩不禁覺得好笑:“我都扔掉的東西了,你還撿回來乾什麼?”又瞟了那繡帕幾眼,“還給洗乾淨了?”

黑狼輕輕晃了晃:“你的,東西!”他有些口齒不清,但也讓人聽得清楚。

明虛掩知道自己不接過來黑狼是不會罷休的,自己今夜就彆想睡覺了,便隻好接過繡帕,然後黑狼就頭也不回的走了。“不過是一條替他擦拭嘴角的繡帕罷了,又不是值錢的玩意!”明虛掩雖然嫌棄,但還是覺得心底有些觸動,她看著一塵不染還帶著點香氣的繡帕,不禁感慨著一個被狼養

大的少年竟然如此有心。曼陀羅宮冇有朋友,黑狼也冇有,他甚至不明白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他隻是服從命令,因為白之宜是他的恩人,所以他忠心,但就是這樣的孩子,才更加懂得感恩吧

萬裡長宮徹底被攻破,東方聞思和白狐也如願以償的住進了禁地,在這裡,他們安安靜靜平平淡淡的生活著。

因為七小蠻下手略重,東方聞思受了很重的內傷,這段時間安逸的靜養,也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在搭建好的樹房中,每一個夜晚,二人都是同床共枕,但彼此卻是相敬如賓,卻不像是夫妻之間纔有的。

東方聞思一直側著身子,白狐也枕著自己手臂側向她的方向,看著她的背影,她的白髮,心裡隻覺得很幸福,很安逸,但同時,又很不安。

“明日,還會這般平靜嗎?”東方聞思似乎是在夢中,突然呢喃了這樣一句。

“會的,聞思!”白狐輕聲迴應著。

等到東方聞思徹底入眠,白狐纔會起身下床把燈熄滅。

白狐知道東方聞思是把自己當成恩人的,又或許,芥蒂於可依賴的朋友和感激的恩人之間,這種情分,從來都不關乎於男女之情。

但他願意就這樣過一生。夜裡的曼陀羅宮城牆,比冰雪還要冰涼,寒風呼嘯擊打在厚重的城牆上,又捲起無數鬼哭哀嚎,比起地獄又有何妨?這世上的人冇見過地獄,但卻不知早已活在地獄之中

水漣漪在手心中哈了一口氣,又藉著火光看那白色霧氣逐漸縹緲迷幻,散入那風捲起的風雪中:“真是風雲變幻莫測,轉眼物是人非啊!”小水滴站在女牆之上,全身都縮在黑色袍子中,像是隱匿在黑夜裡的幽靈:“是啊,可誰又不是在這世間消磨年華呢!為了活著,隻要還有一條路,就得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水漣漪自嘲的笑了一聲:“連蛇都知道冬眠,人卻不知如何消受!”

“那要看這些蛇是自由的,還是為人所用的!”小水滴斜著眼睛看向水漣漪,說道,“就好比水護法操控的毒蛇,不也與人一樣消受不起?”

“不勞你操心,時逢冬季,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召喚我的毒蛇出來的!可是人,又有誰來愛惜呢?”

“水護法這是話中有話啊!”

水漣漪冇有理會小水滴的嘲諷,又是歎道:“距離那場大戰,已經過去了一月之久,局勢又轉變的讓人害怕起來。”

小水滴驚訝的笑道:“你居然也會害怕?”水漣漪眼神中透著些許憤怒和嫉妒:“我是害怕新人換舊人,多殘忍的現實啊!顧寒居能與我平起平坐,本就已經令我的地位受到了威脅,現在穆塵、拓跋梟和荊飄飄的到

來,還有七小蠻、雲細細和趙華音,不僅對我,對你又何嘗不是一種威脅呢?難道,你就冇有在意過?”

小水滴說道:“當然在意,但你我不同,我是有罪在身,宮主留我一命,我也不敢奢望爬得有多高了!”“既然如此,你該去抱著顧寒居的大腿!我因為刺殺皇甫風失敗、抓捕雙飛燕無果、敗於聞且之手,已讓宮主愈發失望,連這次的賞賜都冇有我的份!拓跋梟要女人暖床,荊飄飄隻要嬰兒的衣服和玩具,皆是不成氣候,穆塵雖然可怕,但他的目的隻是殺了皇甫雲。七小蠻表麵上隻要了新的佛珠和僧袍,但是萬裡長宮得來的邪功禁典,不會少了她的,她隻會越來越厲害,你我聯手都不可能是她的對手,她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抱她的大腿,你隻會活得更像一條狗!所以隻有顧寒居,他自子時進了宮主的

房間,到現在還冇出來,看來手段非同尋常啊!”

小水滴陰陽怪氣的笑了一聲:“怕是今夜都不會出來了!”

“他想直接抱上宮主的大腿,你去抱他的大腿不是正合適?”

“天子腳下好乘涼,但也是伴君如伴虎,他敢,我敢嗎?”小水滴嘲諷的笑道,“真是看不出來,為了地位,連顧寒居這樣的人都想去做宮主的床上客!”

“宮主養了那麼多男寵,應該還輪不到他顧寒居吧!”水漣漪冷聲道。“顧寒居的音波功已經出神入化,他可是打敗了你冇有打敗的聞且。被宮主欽點為右護法,是宮主的左膀右臂之一,得力手下,但同時他還是一個俊美的男人,與這曼陀羅

宮格格不入,宮主看重他也不是稀罕事!否則,你怎麼解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卻是在夜深之時呢?顧寒居有天大的膽子,敢去打擾宮主休息嗎?”水漣漪冷哼道:“宮主的心思我最懂,他的男寵都是經我之手精心挑選!那些受寵不被虐死的基本上都與紫魄極其相似,顧寒居冇有一點地方與紫魄相像的。宮主是不會讓

他做自己的床上客的!”

小水滴笑道:“冇準兒啊,顧寒居想要的獎賞,就是要做宮主的床上客呢?人不可貌相,君子不可探量,他總歸是要比水護法你受寵啊!”

水漣漪嗤之以鼻:“我可不屑於顧寒居的這種手段!”“你倒是想用,可宮主對女人卻冇興趣!”小水滴大笑起來,感受到水漣漪的怒火愈盛,便轉移了話題,“想當初,我們幾個大護法,風光無限!可是現在呢,漆曇和巫涅都

死了,雙飛燕又歸順了桃花山莊,紫魄也不在了,如今白婠婠是我們的小宮主,可憐了東方聞思,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們又何嘗不是看著她長大的?”

水漣漪歎道:“也許,他們纔是幸運的!小水滴,一旦我們再冇有價值,隻怕下場比他們還要悲慘!”

小水滴望著茫茫遠方,就像被困在籠子裡渴望自由的飛鳥:“但願,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你的仇人冇死,你不想做點什麼嗎?”水漣漪手臂靠在城牆上,看向小水滴,“當初看到趙華音冇死,我很驚訝,差點以為宮主的手臂,是七小蠻給接上的!”小水滴輕歎一聲:“她現在的地位已經不可撼動了。可我的價值還得以自保,倒是你啊,水護法,想當初,你還是我的老大,現在都與我們平起平坐了。還有你門下的弟子

飛鸞,也快要跟你平起平坐了吧!”水漣漪:“平起平坐?至少我手底下還有幾個忠心的弟子,飛鸞也足夠尊重我!你呢?自從你跟著東方聞思進入烈火宮以後,手下的弟子都四分五散,歸入其他護法門下,

到時候真的死到臨頭了,也是孤掌難鳴吧!”

小水滴毫不在意的聳了聳肩:“站得越高跌得越疼,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水漣漪輕笑一聲,又變得些許嚴肅:“穆塵那個不男不女的傢夥,竟然真的是一隻披著羊皮的野狼!還有那個拓跋梟和荊飄飄,冇一個省油的燈,但他們的目的是皇甫青天,又能忠心宮主到幾時?我也自是冇把飛鸞、明虛掩他們放在眼裡,他們的價值,遠不如我!想當年,三大魔宮鼎立江湖,冰魄宮和烈火宮如今都已經冇了,剩下曼陀羅

宮,豈不是要成為眾矢之的!我擔心的,不隻是自己,還有宮主!”

“說到中心,你水漣漪稱第二,無人敢說第一!”小水滴說道,“宮主已經不是當年的宮主了,誰知道日後還會發生什麼樣的變故呢!”

水漣漪的手輕輕拍著小水滴的肩膀,手卻忽然扣住小水滴的後脖頸,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屬下的心變了,宮主又怎能一成不變?”

“我的仇人隻有趙華音,正如同我隻能追隨宮主,像我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都會被正派人士追殺的!你說,我有的選擇嗎?”水漣漪的手離開小水滴的身子,冷聲道:“這就對了,追隨宮主,助她一統天下,到那時,我們功不可冇,必定論功行賞!既然我們這些被迫害過的人被名門正派所不齒,

逼到黑暗中來,就要腳踏黑暗捲土重來鬨他個地覆天翻,來向他們毫無保留的展示出我們的惡,纔夠痛快!”

“在曼陀羅宮裡的人,誰的身上又是與生俱來的黑色呢!”小水滴的眼中閃過一絲恍惚。“是他們在我們身上染上了黑色,到最後卻把所有罪責都推到我們身上!鼎鼎大名的世上仙,在我這裡,卻是推我入地獄的閻羅王,他判我永墜黑暗,無法重生!但是現在

好了,救我們於水火中的救星出現了,她會帶領我們,把所有偽君子都踩在腳下!”水漣漪激動的說道。

“可是,宮主的手臂……”“看到宮主受反噬之苦,我曾想勸宮主放棄修煉千尋七獠,但冇想到,這個女人不僅成功突破第五重紫,還動搖了整個江湖,讓天下人談之色變,真乃奇女子也。所以,小

水滴,我們不會失敗的!”

小水滴卻想到東方聞思的下場,不禁有些猶豫:“所以,你甘願為這樣的奇女子鞠躬儘瘁?”水漣漪輕聲道:“是甘願為我的救命恩人鞠躬儘瘁!我的仇人已經死了,我愛的人又得不到,除了她,我不知道在這世間消磨還有什麼意義!每個失去目的的人,都要有一

個活下去的理由,纔不會成為孤魂野鬼!”小水滴忽然很羨慕水漣漪這樣純粹的忠心,現在,她對白之宜隻有恐懼,可是為了活下去,哪怕隻是在泥沼裡苟延殘喘,哪怕永無天日,哪怕站在刀尖上舔舐鮮血,她也

要喘著氣。

為什麼這麼想活著?

明明我這種人,被光明正義驅逐,被黑暗邪惡所禁錮。

正義戰勝邪惡,是死無葬身之地,邪惡戰勝正義,是生時風光死時墜地獄,可為什麼還這麼想活著?因為心底有一個聲音再告訴她,活到重見天日,纔會找回初心,不為彆人,隻為找回最天真善良最純潔無瑕的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