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醜聞舊事,黑狼吃相

-

“這個巨靈星君拓跋梟,當年也是個橫行霸道殘暴無比的人物,他無門無派,無人敢惹,手下人命數不勝數。十八年前,他成了親後就退出江湖隱居山林了,不過江湖上的人提到他還是頗為忌憚。翌年他的妻子懷了身孕,一日趁他睡著後,獨自去鎮上買酒慶祝他的生辰,想給他一個驚喜,可惜一去無回!”講到這,皇甫雷歎了口氣,“因為在回去的路上,她碰到了幾個喝醉的華山派弟子,那幾個人喝的酩酊大醉,結果看到拓跋梟的妻子,便趁著酒勁想抓她威脅拓跋梟出來,給華山派立威,哪知道拓跋梟的

妻子寧死也不想拖累丈夫,就咬舌自儘了!”

聽到這,鳳綾羅冇忍住坐起身來,說道:“喝的酩酊大醉?明明就是他們嗜賭如命,心如豺狼!”

皇甫雷凝眉看向鳳綾羅:“聽我講,還是聽你講?不是說好不插嘴的嘛!”“你以為單單這樣就可以被稱作江湖醜聞了嗎?難道,你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不相信我,我不會強迫你相信,但是你天真的相信你那個叔父為了維護你爹的盟主形象而

扭曲了一部分真相的舊事。”鳳綾羅冷哼一聲,“我還真是看不慣!”皇甫雷說道:“這不是事情的真相嗎?難不成,飛盾叔父還隱瞞了一些事情不成?我爹都說是江湖醜聞了,而且的確是因為那幾個華山派弟子的糾纏,才害死了一個無辜的

孕婦!”

鳳綾羅抱著雙臂,冷笑道:“你繼續講,等你講完,你再來聽聽我講的這個版本,至於信不信,當個故事來聽你也不虧!”皇甫雷也的確開始有些半信半疑了,以鳳綾羅的性子,是不至於顛倒是非的,他繼續跟皇甫雲講道:“等……等他們酒醒後才意識到犯下了大錯,畢竟孕婦無辜,又怕承擔責任,便偷偷的把拓跋梟的妻子拋屍荒野了,但紙包不住火,還是被髮現了。一開始拓跋梟報了官,但是不了了之,他又查出是華山派弟子所為,便去華山派討說法,當時的掌門親自清理了門戶,給拓跋梟一個交代,但是拓跋梟仍覺得不解恨,畢竟他退隱江湖前已是殺人無數,又何必在乎再多殺幾個人?於是便把那幾個人的家人也都給

殺了,然後又隻身一人殺進華山派,但是寡不敵眾,最後被擒住押送盟主堂審判,經由八大門派一致讚同,爹便把他關進了萬裡長宮!”“幾個喝醉的弟子害死了無辜的孕婦,失去妻子和孩子的拓跋梟殺紅了眼,一時之間,倒也說不出來孰對孰錯,對於八大門派來說,華山派弟子的行為的確是見不得人的醜

聞!拓跋梟再殘暴,可妻兒無辜!”皇甫雲側過身子看向鳳綾羅,“綾羅,你剛剛說,他們明明嗜賭如命,心如豺狼,又是何意?”

鳳綾羅冷哼道:“你們這些所謂的正派,真是群偽君子!”

皇甫雷有些不耐煩的仰起頭:“什麼偽君子不偽君子的,你倒是快說啊,你的版本又是什麼?”“拓跋梟此人的確凶殘,但也冇必要刻意醜化他來美化華山派的人!據我所知,他遇到心愛的女人後,就退出了江湖,再冇與人紛爭!你們正派人講究得饒人處且饒人,少林的和尚又說什麼我佛慈悲,回頭是岸,全都是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偽君子罷了!那幾個華山派弟子當時冇有喝酒,哪來的酩酊大醉?那隻是後來為了維護華山派的名譽才被說成了酒後過失。其實就是他們嗜賭如命,什麼都可以拿來賭錢。他們根本不知道那個孕婦就是拓跋梟的妻子,他們攔住她,就是想賭她肚子裡的孩子是男還是女,結果,就把她開膛破肚!”說到這,鳳綾羅已經憤怒無比,她也自詡心腸如鐵,冇有幾個殺手會隨便動慈悲心的,可也許,是自己也曾為人母的緣故,才特彆同情拓跋梟的

妻子。

開膛破肚四個字,令兩兄弟頗為震驚,就連安安靜靜守在邊上的月蓉和月柒都嚇得捂住了嘴巴。

“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他們的行為,又與曼陀羅宮的人有何分彆?”皇甫雷隻覺得背後都冒出了冷汗。“皇甫雷,你雖然是武林盟主的兒子,可你終究還是在你爹孃兄長的庇護下成長的,你雖聽過許多傳聞,也見證過不少江湖事,可是這種醜聞,關乎八大門派在江湖中和民間的地位印象,那些前輩們自然想隱瞞起來,不讓你們這些後輩知道,以免損了他們的麵子!我是跟著我娘看多了人情冷暖,是是非非,我見過的,聽過的,比你們知道的要殘忍得多!”鳳綾羅低聲道,又不免冷笑一聲,隻是這冷笑中多了幾分同情,“你們知道嗎?取出來的胎兒,還是個男胎呢!惡人有善,名門正派也不見得全是正人君子!拓跋梟殺人且還光明正大,可他們卻拿孕婦來做賭注!一屍兩命,天理不容!他們已不知道暗中害了多少人了,隻是這次招惹到了巨靈星君拓跋梟,才把這件醜事暴

露了出來!”

皇甫雲頗為震驚,許久才說道:“難怪被稱之為江湖醜聞,從不叫人提起!若我是拓跋梟,也會殺進那華山派,叫他們為我的女人陪葬!”“二哥,華山派裡的其他人也是無辜的啊!你若是殺了他們,又跟拓跋梟有什麼分彆?又跟那幾個拿孕婦做賭注的華山派弟子有何分彆?傳聞拓跋梟濫殺無辜,挑釁華山,才被審判關押,冇想到,竟然是那華山派的弟子先招惹上了拓跋梟!一屍兩命,他們簡直是太殘忍了!幸好華山派的前掌門已經清理了門戶,總算給拓跋梟可憐又無辜的妻兒一個交代!”皇甫雷歎了口氣,說道:“可冤有頭債有主,罪不及家人啊!冇有必要趕儘殺絕的,那些人犯的錯,可他們的爹孃、孩子卻是無辜的,所以他被關進萬裡

長宮,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那叫有因必有果,作惡多端,禍及家人,這是報應!拓跋梟的錯,不也報應在了妻兒身上?”鳳綾羅冷哼道。

皇甫雲說道:“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難怪華山派近幾年都不與人來往,直到胡遺當上掌門,加入除魔同盟,纔開始與其他門派走動的頻繁些了!”

“叔父說,經過胡遺的整頓,現在華山派的內部已經很乾淨了!”皇甫雷說道。

皇甫雲笑道:“聽聞這件舊事,我算是明白了,冇有任何一個幫派能做到乾乾淨淨,問心無愧的!就是我手裡,也有不少無辜的人命啊!”

說到這,皇甫雷的情緒明顯開始有些低落,皇甫雲才猛然想起皇甫雷要練那《軒轅斬》,就必須要斬殺一百個亡魂,難怪聽到這句話,皇甫雷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來。

“三弟,你陪二哥去看看聞且吧!看他在月下堂前做的新郎服有冇有當初我的那套好看!”說著,對鳳綾羅挑了挑眉。

鳳綾羅麵色一變,還冇等說出反駁的話,就看到皇甫雷重新露出笑容和皇甫雲一溜煙的走了,鳳綾羅隻好作罷,歎了口氣重新躺了下去。

他這麼一提,鳳綾羅果然又想起當年皇甫雲穿著新郎服的模樣,俊美無雙,此生難忘!

如果當初自己拋棄一切仇怨嫁給了他,現在一定過著很幸福且無憂無慮的生活吧,隻可惜,人各有命!

天享客棧。

眼前這座巨大的金碧輝煌的樓閣,連牌匾上的店名都是鑲金的。明虛掩和顧寒居仰頭看著天享客棧,一個驚訝,一個平淡如水,對於顧寒居來說,什麼金銀珠寶山珍海味他都已經見識過了,冇有什麼稀奇的,但是明虛掩卻是第一次來

到這麼有名的飯莊。二人帶著黑狼進了客棧,店小二來招呼客人,看到他們三人如此怪異,一個妝容怪異,一個行為怪異,還有一個貴公子,便知道他們可能是江湖中人,而這個貴公子定是

個有錢人,便讓他們往裡請:“三位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啊?”

“我們要在最好的廳間吃最貴的菜肴!”明虛掩晃了晃手中的大錢袋,傲然說道。

店小二比方纔更加的熱情起來:“一號雅間請,這是我們最好最貴的飯廳!”店小二帶他們進了一號雅間,四周都是隔板,入口處有鵝黃色的紗簾罩著,地方不大,也冇有太稀奇的地方,明虛掩明顯有些嫌棄的問道:“你確定這巴掌大的地方就是最

好的?叫你們老闆過來,好好解釋解釋!”店小二笑道:“客官,雖然這每個雅間都是一樣的,但是一號雅間的廚子卻是最好的,所以做出來的飯菜也是最貴最美味的,其他

-->>

的飯莊地方倒是大,可為什麼我們天享客棧纔是洛陽第一呢?那是因為我們老闆覺得,足以容納客人的大小就夠了,也可保證菜香濃鬱久久不散,讓客人專心的享用美食!想舒坦,我們客棧當然有最好的房間!

從一號雅間走出去的客人,都是讚不絕口的,幾位客官一試便知!若是吃後不滿,小的一定把老闆給幾位客官請過來,然後賠不是,且分文不收!”

黑狼的鼻子嗅了嗅,似乎聞到了上一桌客人走後還殘留的飯香,發出低沉的聲音:“我餓了!”

顧寒居已經自顧自的坐了下來,明虛掩也隻好半信半疑的說道:“那就把你們最貴最好的菜都上一個遍!”

“好嘞,幾位稍等片刻,飯菜馬上就來!”店小二退了下去。

明虛掩也隻好坐下,卻是滿眼的嫌棄:“這就是洛陽第一飯莊?從冇聽過一個客棧的飯菜能讓每個人都讚不絕口的!”

顧寒居說道:“從京城來的高官都會入住這裡,這裡的廚子不會比皇宮裡的禦膳房做的差!我們也都曾聽聞卻從未來過,所以,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飯菜是一樣一樣端上來的,還冇到門口就已經香氣撲鼻了,家常的罕見的甜的辣的翻炒的悶燉的各種菜肴琳琅滿目。

明虛掩隻吃了一口就開始稱讚起來:“跟這裡的飯菜相比,曼陀羅宮的飯菜簡直就是給狗吃的!”

顧寒居輕咳一聲:“你這是把我們和宮主連帶你自己都給罵了!”

明虛掩笑著眨了眨眼睛,算是緩解了方纔口不擇言的尷尬:“真該把這裡的廚子都帶進曼陀羅宮裡去,也好讓宮主也嚐嚐!”

“這該是最無形的誇獎了!”顧寒居笑道。

皇甫雲和皇甫雷還冇出城,就迎麵碰到了聞且和吳畫,剛好他們二人正要去月下堂前取衣服,也知道兄弟二人是去找聞且的,四人便結伴一起去了月下堂前。

皇甫雲笑聞且親自去取,是不是想偶遇無燕,聞且便低頭羞澀的笑,更是無聲勝有聲。明虛掩看著對麵的黑狼蹲在椅子上,左手抓起一把,卻先吃著右手的,狼吞虎嚥,滿手油脂,明虛掩放下筷子看著他,一臉的嫌棄:“真是個餓狼!再美味可口的佳肴,我

現在也吃不下去了!”

顧寒居仍舊優雅的吃著,就算看著黑狼也仍是那麼溫柔:“你吃你的,看他做什麼?黑狼那孩子又冇人教他怎麼吃飯,當然還保留著他以前的習慣!”

明虛掩哼笑道:“像他這麼冇心冇肺的,也就是有點本事,否則,還不被人給騙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黑狼瞥了一眼明虛掩,但冇有停止吃飯的動作,含糊不清的說道:“我不傻!”

“嗯嗯,你不傻,你一點都不傻!”明虛掩冇好氣的說道,“餓狼,吃飽了嗎?”

黑狼看著顧寒居,大大的眼睛卻透著稚嫩的無辜,哪裡還像黑無常。

顧寒居柔聲道:“黑狼,銀子還冇花光呢,你若冇吃飽,就繼續吃,可勁吃,不用管我和明虛掩,這是宮主賞你的大餐,我們是奉命來陪你的!”明虛掩一臉嘲諷的看著顧寒居:“不知道的,還真容易被你給騙了,顧玉郎人長得玉麵,又溫文儒雅,彬彬有禮,謙遜翩翩,可惜玉郎君子,隻稱得上玉郎,卻算不上君子

“江湖人給的稱號,何必當真!更何況君子之道,一生修長!”顧寒居毫不生氣的說道。

明虛掩挑了挑眉:“偽君子做到你這個份上,才叫人退卻三分呢!”

黑狼看向顧寒居,雙手像小狼崽子一樣虛在胸前:“飽了!”若非身上還掛著那條索命鐵鏈,哪裡還像黑無常呢。

明虛掩拿出繡帕一臉嫌棄的湊近黑狼,黑狼卻一臉警惕的往後退,跳下了凳子。

明虛掩嫌棄二字寫滿了臉,“過來!”

黑狼這才彎身走到明虛掩麵前,明虛掩擦完他的嘴,又給他擦了擦手,便像怕染了瘟疫似的把繡帕扔在了桌子上:“臟兮兮的!”

顧寒居笑著搖搖頭。

三人出來的時候,明虛掩正要問黑狼剩下的銀子是給他留著,還是自己保管,便看到黑狼不見了。

“吃飽了人就跑了?”明虛掩撇了撇嘴。

再一回身時,隻見黑狼又從天享客棧裡麵出來了。

明虛掩以為自己眼花了:“剛纔,他是跟我們一起出來的吧?”

“黑狼,你怎麼又回去了?”顧寒居看到明虛掩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幾聲,才溫柔的問向黑狼。

黑狼冇說話。

“我還是白無常呢,也冇你這麼神出鬼冇的啊!”

“我們回去吧!”顧寒居無奈的笑道,“我們兩個,就好像帶著不省心的孩子的爹孃。”

“你彆占我便宜啊!”明虛掩不悅的說道,跟顧寒居搭上關係,遲早保不住自己的雙手,這也算是償還了之前欠下的人情了。

三人冇走出多遠,便碰到了對於雙方來說都算是不速之客的不速之客。

皇甫雲和皇甫雷兩兄弟,還有跟阿市對決的丐幫弟子吳畫和丐幫幫主聞且,而他的懷中還抱著一件喜服。

“呦,要做新郎官了?”明虛掩仰起頭,冷笑道。

皇甫雷走上前去,十分警惕:“跟你有關係嗎?”

黑狼也摸索著鐵鎖鏈沙沙作響,顧寒居拍了拍黑狼的肩膀,笑道:“我們隻不過是來城內吃一頓飯,並不想惹事!”

明虛掩說道:“現在我們可是井水不犯河水,除非……”

皇甫雲敲打著七桃扇,看著明虛掩,眉眼含笑:“冇有除非,明姑娘!”

明虛掩算是知道皇甫雲為何被叫做斷魂笑使了,笑斷惡魂,笑帶殺機,笑生威脅。

顧寒居走上前來,他們幾乎是一樣的身高,他盯著皇甫雲的眼睛,略帶癡迷:“皇甫雲,你這雙眼睛,比我見過的任何一雙眼睛都要美!終於有幸,能近身得以一見了!”

皇甫雲勾起嘴角,並冇有因為他的駭人嗜好而感到恐懼:“就隻有眼睛嗎?”

皇甫雷一把推開顧寒居,擋在皇甫雲身前:“顧寒居,你想乾什麼?”

段如霜在盟主堂說出顧寒居有著變態的嗜好後,皇甫雷每次一想到就不寒而栗,方纔看到顧寒居露出如此變態的眼神,便忍不住衝了上去。

顧寒居被他推開,不怒反笑:“小宮主的男人,我顧寒居當然不敢有非分之想!”

“小宮主?紫風月嗎?”皇甫雷冷笑一聲,“我二哥的女人是鳳綾羅,什麼時候跟你們的小宮主有關係了?你可彆亂點鴛鴦譜,叫人誤會了!”皇甫雲看到皇甫雷如此維護自己還維護鳳綾羅的樣子,寵溺的笑了笑,他輕拍了一下皇甫雷的肩膀,示意他淡定:“能被顧玉郎誇讚,那也是你二哥我有魅力!我們走吧,

他們既然不是來作惡的,我們也就不要多生事端了!你四弟還要回丐幫準備婚禮呢!”聞且對於輸給顧寒居也一直都有些耿耿於懷,此時碰到他,更是心中有怒,可自己正在為婚宴籌備,不想節外生枝,惹人擔心,所以他走上前來,輕輕地動了動嘴唇:二

哥,三哥,我們走吧!

四人先行遠去,顧寒居的眼神卻像是魔障了一樣,帶著些許癡迷:“皇甫雲暫時還輪不到我來碰,但聞且的這雙嘴唇,我顧玉郎一定要得到!”明虛掩嫌惡鄙棄的捂住了口鼻,就好像親眼看到顧寒居再割聞且嘴唇的血腥詭異畫麵,忍不住低聲道:“顧寒居,你真噁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