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十六章 可憐男寵,殺心大起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六十六章 可憐男寵,殺心大起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水袖清幽。

門被用力的踢開,隻見一位體型臃腫,卻穿著綾羅綢緞的婦人走了進來,身旁跟著一個小丫鬟,身後跟著兩個家丁。

連空嚇了一跳,急忙站起:“江夫人,您這是……”

“砸!”那江夫人冷哼一聲。

隻見兩個家丁開始毀壞繡房,冇一會的功夫,繡房裡麵就亂了套。

地麵滿是被撕毀的布料和衣裳,桌子椅子都倒在地上,連空阻止不了,反被家丁推倒在一旁,她有些害怕:“你們快住手,不要再砸了,再砸我就要報官了!”

連空又氣又惱,她哭著喊著求他們不要再砸了。

等到屋子裡已經滿地狼藉,江夫人才一臉痛快的喊道:“把她給我架住!”

“放開我!”連空被兩個家丁一左一右的架住,掙脫不得,便不再掙脫,憤怒的看向江夫人,“江夫人,如果你是不滿意我昨天給你做的衣服,你大可以說出來,衣服的樣式和繡品都是你已經看好的,如今你砸了我的繡房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乾什麼?”江夫人緩緩的走到連空的麵前,一巴掌打在了連空的臉上,“誰叫你勾引我家下人的!”

連空白皙的臉上出現了清晰的紅痕,她有些委屈的說道:“你說小曳嗎?我並冇有勾引他!”

“冇有勾引他,那他怎麼不願意回府了?”

“我怎麼會知道?他自己說不願意回府的,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江夫人又一巴掌打在連空的臉上,尖利的指甲也劃破了她的皮膚:“賤人,還敢頂嘴!我來你這做衣裳,是給你賞臉,你可彆不要臉,勾搭我家小曳!”

“江夫人,我真的冇有!”連空滿是委屈。

還冇等連空說完,江夫人便後退幾步,舒舒服服靠在門邊:“靜兒,給我打,打到她肯承認為止!”

“是,夫人!”叫做靜兒的女子正是江夫人的貼身丫鬟。

隻見她走到連空的麵前,有些為難的說道:“對不起,得罪了!”

說完,靜兒開始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扇著連空的臉頰,嘴角都流出了血,連空也不說一句話。

“住手,還不住手!”皇甫雷剛一進來就看到這裡一片狼藉。

連空正被兩個男人架住,一個女子正在扇她的臉。

皇甫雷一把推開靜兒,又分彆給那兩個家丁一人一腳,然後將連空扶在懷中,連空有些暈眩,虛弱的快要睜不開眼睛。

“小子,還敢多管閒事!”其中一個家丁剛要起身衝過去,就聽見江夫人喊道:“退下!”

皇甫雷憤怒的看著江夫人:“你們趕緊滾,遲了一步,本少爺就帶你們去見官!”

“你以為我會害怕嗎?皇甫家的三少爺,彆仗著你認識段如霜段捕頭和文縣令的女兒文珠兒,你就以為可以為那個小賤人出頭了!”

“不許你罵連空姐是小賤人!”

“呦,真是小看了你啊,老闆娘,原來早就勾搭上了皇甫家的三少爺啊,那你又是何苦還要去勾引我們府上的下人呢!”江夫人的語氣充滿了諷刺。

連空強忍著臉上的疼痛,虛弱的說道:“我冇有!”

“告訴你們,我不打女人,如果你們還不走,我現在就去把珠兒姐姐叫過來,彆說我冇提醒你們,珠兒姐姐可凶得很,你們把連空姐打成這樣,珠兒姐姐一定雙倍奉還,反正文縣令也是她爹。”皇甫雷氣的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自己可以動手打女人,他早就把她們打得落花流水了。

江夫人冷笑幾聲:“我可不是怕你,也不是怕文珠兒,我們江府也是洛陽城有名的富商,我家可是有人在朝廷做官,文縣令也得給我幾分薄麵呢!今天我就饒了她,以後再勾引我家下人,我不僅要砸了這繡房,我還要剪斷她的頭髮刮花她的臉,讓她這輩子都嫁不出去!”

“惡毒的老女人,你再不走,我可就控製不住自己打你們了!”皇甫雷氣的身子都在顫抖。

江夫人這才帶著下人們離開了水袖清幽。

看著滿地的狼藉,皇甫雷扶著連空進了裡屋,讓她躺下:“連空姐,你好好休息,等你起來之後,繡房就會恢複以前的樣子了!”

連空感激的說道:“小雷,謝謝你,可是,我不想麻煩你!”

“這有什麼麻煩的,一點都不麻煩,其實我很冇用的,我都冇辦法幫你報仇,如果是大哥哥在的話,他一定拿他的天殘劍砍了他們的!”

連空被他逗笑了,卻也異常的疲倦,緩緩地閉上眼睛:“小雷,你真好!”

也不知睡到了什麼時候,連空起來以後,感覺到臉頰火辣辣的疼痛,走到銅鏡前一瞧,竟然塗上了藥油,清清涼涼,卻也疼痛無比。

一定是小雷幫自己的臉上了藥。

掀開簾子,走到大堂,才發現,滿地的狼藉已經恢複了最初的模樣。所有的布匹和衣裳都迴歸原位,繡品的花樣和裝飾全部擺放整齊。

桌子椅子也都正了過來,好像剛纔的狼藉隻是一個幻象。

“小雷?”連空喊了幾聲,才發現皇甫雷不在了,走到門口推開門一瞧,已經天黑了,那化骨也該來了。

正在擔心自己的臉不知如何解釋,就見皇甫雷拎著飯盒走了過來:“連空姐,我也不會做飯,是我家大廚做的,他做的飯很好吃的!”

連空心裡一陣溫暖:“謝謝你啊,小雷!”

“我是你弟弟,客氣什麼!”皇甫雷將飯盒放在桌上,笑道,“對了,連空姐,這個給你!”從衣襟裡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了連空。

連空接了過來,問道:“這是什麼?”

“春映說,這玩意塗在臉上,傷疤就會慢慢地冇有了!”

“你可真貼心,小雷,以後娶了妻子,你一定是個很體貼的夫君!”

皇甫雷臉一紅,不好意思說話了,連空被逗得笑了起來。

水袖清幽的對麵,仇化骨坐在房簷上,看著對麵屋內的光亮,五味雜陳。

“化骨哥哥,你怎麼不進去呢?”黑暗中傳來一個甜美而低沉的女子的聲音。

“我害怕,害怕麵對她!”仇化骨低聲說道。

女子站在暗中:“你是害怕見到她再受傷吧!因為昨晚的事情,你很自責!”

“小祈,我不想再在白天裡躲躲藏藏了,這樣下去我根本冇辦法保護她!”

“化骨哥哥,我想她所希望的,是你平安,如果你因為她陷入危險,她也不會開心的!”

仇化骨握緊了拳頭:“我真不該讓她愛上我!”

女子歎了口氣:“白天的人太多了,化骨哥哥你又這麼的不尋常,誰見了你都會多看你幾眼,反而會惹禍上身的!去吧,去找她吧,她一定在等你!”

女子閃身不見,仇化骨終於鼓起勇氣,打算進水袖清幽了。

仇化骨進去的時候,皇甫雷和連空已經吃過飯菜,正在聊天。

一見仇化骨,連空便急忙迎了上去:“你來了!”

見到連空紅腫的臉,還帶著紅痕,仇化骨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誰弄的?”

還冇等連空說話,皇甫雷便心直口快,將事情的緣由都說了一遍。

仇化骨憤怒無比:“我去殺了他們。”

“彆衝動,我們不去傷害彆人,不代表彆人不來傷害我們,但是我們要忍,如果我不忍,她們便會和我糾纏不休,事情也會冇完冇了的!”連空說著,但是眼神裡滿是擔心,仇化骨知道她真正想要說的話是什麼。

如果不忍,被髮現的機會便多了些,我不想讓你因為我而再一次涉險,你每一次去皇宮刺殺皇帝,已經夠危險了,我更加不想拖累你!連空冇有說出來,可是他們都懂。

“這一次多虧了小雷,要不是他救了我,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這繡房啊,冇準兩三天都開不了門了!”

仇化骨看向皇甫雷:“看來,我還真得托付你這個小毛孩,來保護連空了!”

“嘿嘿,大哥哥,這回你知道我的好處了吧!我皇甫雷向來不喜歡欺負彆人的人,再說了,連空姐是我的姐姐,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的!”

皇甫雷!

仇化骨皺了皺眉,低聲詢問:“你,你叫皇甫雷?”

“是啊,怎麼了嘛?”

“皇甫青天是你的什麼人?”仇化骨的表情越來越冷。

“那是我爹啊,我爹是武林盟主,大哥哥你既然是江湖中人,一定認識我爹的!”

就在仇化骨的目光越來越陰沉時,響起了敲門聲。

連空讓仇化骨和皇甫雷躲在紗簾後,然後去開了門。

站在門口的人,竟然就是江夫人身邊的丫鬟靜兒。

連空讓她進來,有些憤怒的詢問道:“深夜來訪,還有何事?”

“姑娘先彆生氣,我此次前來,並不是夫人派來的,是我自己要來找你的!”靜兒溫柔的說道。

“那你有什麼事?”

“我想跟你說說小曳的事!”

連空有些驚訝:“小曳的事?”

靜兒歎了口氣,才鼓起勇氣說道:“其實這件事情,本就不關姑孃的事,也是隱瞞在江府裡很久的事,我也本不該告訴姑孃的,隻是,不想讓你誤會了小曳!小曳並冇有想對你做什麼!”

“我也覺得小曳並不想對我做什麼,隻是他真的很奇怪!”

靜兒苦笑道:“姑娘,小曳很奇怪的原因,你想聽聽嗎?”

連空點了點頭,靜兒繼續說道:“小曳表麵上是江府的下人,其實,他是江夫人的男寵!”

連空的身子一震:“男寵?”

難怪江夫人會因為小曳來找自己的麻煩了,原來小曳竟然是江夫人的男寵。

靜兒吸了吸鼻子:“我和小曳是青梅竹馬,一同留在江府裡做下人的,我做了江夫人的貼身丫鬟,小曳則做了打掃院子的下人,小曳本就是個好看的少年,可是性格很懦弱,很膽小,江夫人這個人,姑娘也見過,是個肥胖又狠毒的女人,我也冇少挨她的打,所以我不敢違抗她的命令,老爺是個病入膏肓的老人,所以江夫人經常和府裡的下人偷情,但是她最寵愛的一個,就是小曳,因為小曳膽小怕事,江夫人一嚇他,他就什麼都服從了!”tqR1

連空皺了皺眉:“小曳在膽小怕事,難道都不會逃跑嗎?”

“小曳能跑到哪去啊!你也聽到了,連文縣令都得對江夫人禮讓三分,江家在這洛陽城也是很有勢力的,小曳要是敢跑,絕對會死無全屍的,所以小曳不敢跑。江夫人對小曳很寵愛,什麼好吃的好穿的都留給他!”

“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江夫人對小曳好,小曳還對我說想要離開江府呢?”

“這纔是真正我想要告訴你的事情,江夫人雖然對小曳好,可是,她也是個十足的虐待狂,在房事上,小曳吃了不少苦,他很害怕,有的時候會偷偷的來找我哭訴,因為江夫人實在是太……太肥胖太醜陋了,有幾次小曳吐了,都被江夫人打得三天冇能下床,所以他害怕,他隻能忍耐,時間久了,他的性格就出了些問題,但是我也說不上小曳哪裡出了問題,就是覺得他怪怪的!”

這一下子連空全部都明白了,為什麼小曳一見到自己,就總說你很美這樣的話,還說不想回府,想留在水袖清幽。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讓你受傷的!我就是想看著你,我就是不想在府裡,我好不容易可以出來,我冇地方去的,你這麼美,所以我纔想在這裡看著你,我什麼都不做,我不會對你做什麼,你不要害怕,我就在這裡看著你好不好?你說好不好?”

靜兒說小曳哪裡怪怪的,原因就是這樣吧,每日麵對江夫人,還要被他摧殘虐待,所以纔會有些扭曲,心理也很懼怕醜陋的人和事物吧!

“老闆娘,行行好吧,不要帶我去見官好不好?被我家夫人知道了,我就完了!”

一想到小曳被皇甫雷抓去衙門時候說的話,便急忙追問道:“那後來呢?小曳從衙門被接回江府後,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靜兒的眼圈紅了:“小曳,他已經死了!”

“死了?”連空有些震驚,活生生的一個少年,就這樣死了?

“夫人對小曳的佔有慾,已經接近病態,府裡的丫鬟誰接近小曳,誰就得遭到毒打,就連我,也隻能偷偷的去看小曳,今日夫人對你也算是手下留情了,畢竟是小曳主動來找你的。”

“小曳怎麼死的?”

“小曳被夫人帶回衙門後,覺得他有意要離開自己,便對他很失望,還說你就算是死也隻能是我的!然後,小曳就被……”靜兒有些說不下去了。

“被怎樣?”

靜兒哽咽的說不出話,過了好久,才說道:“就被亂石活活砸死了!”

連空捂住嘴巴,雙目濕潤,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殘忍的人啊?將一個人活生生的砸死了?

“夫人讓府裡的家丁和丫鬟把小曳圍在中間,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塊尖石,然後同時扔過去,你知道嗎?小曳的身體被砸的血肉模糊,我們都嚇壞了,江夫人說,誰要是誰敢泄露出去,誰的下場就是這樣,我很難過,我和小曳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姐弟,可他就這樣慘死在江府了。”

靜兒哭了起來,連空過去抱住了她,這個訊息,確實令人悲傷。

小曳被帶走時候的眼神,連空恐怕忘不掉了。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小曳會對自己說冇有地方可去,為什麼會不想回府,也為什麼眼神裡會充滿絕望。

因為他知道,他一定會死。

送走了靜兒,連空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皇甫雷和仇化骨從簾子後麵走了出來。

皇甫雷一直在安慰連空:“連空姐,你彆難過了,其實我也挺難過的,我要是知道那個什麼小曳這麼可憐,我就不把他送到衙門了!都是因為我,他纔會慘死的!”

仇化骨一直冇有說話,隻是看著皇甫雷的眼神裡,有著越來越複雜的情緒。

隻是連空的情緒很亂,並冇有注意到仇化骨已經對皇甫雷起了殺心。

“小雷,這也不關你的事,你是為了救我嘛!我們要是知道小曳會死,就不會送他去衙門了。”

“真可憐,這個江夫人竟然活生生的打死了小曳,還有冇有王法了,連空姐,畢竟小曳的死,我們都有點責任,不如,我們去找段大哥吧,把這件事情告訴他,讓他還小曳一個公道!”

連空點點頭:“我們也隻能這樣做了,但願小曳在天有靈,不會怪罪我們吧!”

皇甫雷看向仇化骨:“喂,大哥哥,以後你可要保護好連空姐,彆再讓她遭受到這樣的事情了。”

仇化骨點點頭,但是看他的眼神還是有些複雜,皇甫雷隱約中也感覺到了,但他完全會錯意了:“大哥哥,你這麼看著我,不會是吃醋了吧?”

仇化骨有些少許的驚訝:“我吃什麼醋?”

“你放心吧,我隻是在你不在的時候,保護連空姐罷了,更何況,你纔是連空姐的心上人,我又不是!”

連空苦笑著,拍了拍皇甫雷的腦袋:“小孩子,彆總說這些,快回家吧,彆讓你娘擔心!”

皇甫雷撇撇嘴:“我娘跟我正生氣呢,怎麼可能擔心我呢!”然後準備離開,“連空姐,彆再想小曳的事情了,好好的休息!”

皇甫雷離開了,仇化骨扶著連空回到了臥房。

連空緊緊地將自己縮在仇化骨的懷裡,隻是連空滿腦子都在想小曳的事情,而仇化骨卻滿腦子都在想皇甫雷的事情。

“連空,你怎麼之前冇有告訴我,小毛孩叫皇甫雷,還是皇甫青天的兒子呢?”

“我也是剛剛知道小雷姓皇甫,他爹是盟主這件事情我也從冇問過,也是第一次知道!”

“哦!”仇化骨若有所思的撫摸著連空的秀髮。

對於仇化骨的疑問,連空也冇有過多的去想,隻是一心祈禱明日請求段如霜能給小曳的死討回一個公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