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滅雲笑使,分裂人格

-

穆塵打造出來的第一件兵器,就是一枚桃花金鏢,他送到皇甫雲手裡。一般武月岩收的徒弟,第一年是不能進鑄劍房的,第二年可以在鑄劍房觀看,之後再循序漸進開始一點一點的學起,再加上穆塵連錘子拿起來都覺得吃力,天生體弱如女

子,所以武月岩疼愛他,但也冇刻意開始教他錘鍊這一步。

皇甫雲奇怪的問道:“我送你的禮物,你怎麼又把它還給我了?”

穆塵笑著取出皇甫雲送給自己的桃花金鏢,說道:“我送你的,是我打造出來的第一件兵器!你本有十枚,卻送我一枚,所以……”“穆塵,你果然很有天分,一模一樣,連我都被騙了!就是不知道這鋒利程度跟舅舅的有冇有得比!”說罷,便是一甩,桃花金鏢射中樹木,直接穿透又釘在了另一棵樹上

皇甫雲過去查探,把桃花金鏢拔了下來:“差點火候,但這是你第一件打造出來的兵器,我會好好留著的!”

穆塵羞澀的笑了。

在皇甫雲住進桃花山莊的第二十一日,武月岩單獨把他叫去了房裡,看起來神神秘秘的。

“雲兒啊,你最近是不是跟穆塵走得特彆近?”

“舅舅,您外甥我跟您的哪個徒弟走得都近,怎麼就單獨提到穆塵了?”皇甫雲覺得奇怪,“不是怕我帶壞了您最寵愛的徒弟吧?”

武月岩神情嚴肅:“我看他昨天半夜,坐在你房間門口,第二日淩晨才離開!”

“啊?”皇甫雲驚呼一聲,隨後仰頭大笑,“穆塵怎麼會深更半夜的坐在我房間門口,舅舅您眼花了吧!再說了,深更半夜的,您出來乾嘛?”“洗衣服的阿婆偷偷告訴我,她本來要洗你前兩日換下來的衣服,結果不見了,但她說好像看到了穆塵的身影,我問她會不會看錯了,她說穆塵的身形很好認,不過又不好猜測穆塵為什麼會偷你衣服,於是,我就趁著他們去鑄劍房,偷偷去了穆塵房裡,果真找到了你的衣服,他把你的衣服放在了他自己的被子裡麵!我當時就覺得十分震驚,我懷疑他另有所圖,所以昨夜一直冇睡,偷偷的跟著他,才發現他坐在你房間門口的。我不知道自你來之後,他已經這樣幾日了!你要知道,這種行為,本就不正常!”

武月岩說道。

皇甫雲的笑容也有一絲僵硬了:“我冇感覺到穆塵對我另有所圖啊?他是想害我,還是……”

“想害你,他還嫩了點,更何況,他跟你無冤無仇的,這孩子心地善良,膽子也小,不會害你的!就是怕他……怕他……喜歡上你了!”武月岩苦笑一聲。皇甫雲有些尷尬的摩挲了幾下下巴,說道:“我對穆塵好,也是因為他太柔弱了,我想趁著我在的日子,讓他變得活潑一點,能跟所有人都說上話,這對他有好處!舅舅,

你也知道我,我也不是刻意對他好,讓他對我產生感情的,他又不是女人,我皇甫雲也不會留情留到男人身上啊!”

“女人身上就成?”

皇甫雲尷尬的笑了一下:“我就是隨口一說,我是風流又不下流,即便留情也不會欠情債啊!聽您這麼說,我怎麼覺得背後發涼呢!”

“換做是誰,都會覺得驚悚的!被男人偷偷喜歡又不可恥,隻是穆塵這種行為確實可怕!”

“那我該怎麼辦啊,舅舅?”

“還是如常,但你要開始注意距離了!”武月岩說道,“那孩子命苦,你又不是斷袖,可彆給穆塵希望啊!”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舅舅!不過,穆塵也未必喜歡我,也許,是因為冇人像我這麼有耐心的陪他說話,所以他依賴我呢?”

“總之,你離他稍微遠一點,畢竟你走了,他還是要一個人的!”武月岩歎道。

皇甫雲問道:“舅舅,我看穆塵拿錘子都費勁,為什麼您要收他為徒啊?”“這孩子身世可憐得很!他的父親,雖然在江湖上籍籍無名,但是在民間,卻是惡貫滿盈的強盜,他自知得了病,命不久矣,又想留下後代,於是就霸占了穆塵的孃親,他的孃親本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出嫁的那一日被他擄走,家人報了官,一直都冇能將他繩之以法,直到那小姐生下了穆塵,強盜也剛好病故,穆塵的孃親帶著穆塵回家,可惜……家人自是不肯再收留了,均以此為辱,他孃親隻好帶著她又回到了強盜窩,可惜不久後,他孃親就不堪受辱懸梁自儘了,留下小穆塵也受儘了折磨,直到官兵圍剿,他才成為孤兒流浪行乞,冇被餓死,也險些被打死,我聽說此事,見他可憐,就收他為徒了!我不曾跟人提起過他的身世,我怕鑄劍山莊的人會對他心存芥蒂,更怕

外麵的人知道那強盜還有後人留世!”

“那也不是穆塵的錯啊!他冇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父母!”皇甫雲說道。“他受了一些創傷,所以害怕任何人,也不愛說話。他跟你一樣,學東西很快,很多東西看一眼幾乎就學會了,所以我也真心喜歡他,可惜他身子天生就這麼柔弱!作為師

父,可不想再讓他吃苦了,所以,雲兒,你要有分寸!還有,我告訴你的這些,你都要裝作不知情!”即便知道穆塵身世可憐,也冇有做出困擾皇甫雲的事情來,可自從皇甫雲聽說穆塵的怪異舉動後,也開始注意到穆塵望著自己的眼神,跟其他人看著自己的確是不同的,

那是一種極其迷戀癡情的目光,卻是令人十分不舒服的目光。

夜裡皇甫雲也故意冇睡,點起油燈,果真看到一個身影慌張的離開,他隻得歎了口氣,之後再見穆塵,也不像剛開始時那麼毫無顧忌了。

又是一天夜裡,皇甫雲知道穆塵在門口,可他想裝作不知情,卻無法入睡,於是冇有點燈,而是走過去直接開了門。

穆塵本就靠在門上,門突然的打開,他直接摔到了皇甫雲的腳下。

皇甫雲想去扶起他,他卻受到了驚嚇連滾帶爬的出了房間要跑,皇甫雲卻已經飛快的將他拉住,他既不想讓彆人聽見,也想問個清楚,於是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黑暗中,誰也看不見誰的表情,問的人不必顧忌,答的人也更勇敢。

“穆塵,你為什麼三更半夜的在我房間門口坐著?”

“我不想讓你……知道!”

“為什麼?”皇甫雲輕歎一聲。

“如果你知道了,就要躲著我了!”

“我不會躲著任何人,隻要你彆再做出奇怪的舉動了!”

“雲哥哥,我對你,造成困擾了嗎?”

皇甫雲也冇辦法說這樣是不是困擾,總之就是覺得不舒服,好像被人跟蹤監視窺探了一樣:“不是困擾的問題,而是,我把你當弟弟一樣呢!”

穆塵鼓足了勇氣:“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就像我喜歡蕭大哥、何燎和逍遙一樣!”

“是愛情的喜歡!”

皇甫雲愣住了,他享受過無數女人的傾慕,可是男人還是頭一回,還是穆塵這樣的男人。他有些尷尬的說道:“我喜歡女人,我對你好,是因為我覺得你需要人保護,需要人陪伴,可我終究不是鑄劍山莊的人,我想讓你學會開口說話,就算我走了,你也能跟大

家打成一片,如果這樣讓你誤會了,我隻能說抱歉!”

“夠了,你不必迴應我,我隻要偷偷的看著你,默默的喜歡你,我就已經很滿足了!”穆塵激動的說道。“偷偷看著?默默喜歡?穆塵,你這樣下去,會受傷的!我知道你身世可憐,所以,我儘量不傷害你,我就隻能迴應你,但這份迴應,並不是你想要的,你三更半夜的在門

口坐著,凍壞了自己怎麼辦?你偷偷的拿走我的衣服,是要自己穿著,還是放在被子裡抱著?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讓人覺得很奇怪?”

“身世可憐?所以你接近我,是因為你同情我?你對我好,是因為你可憐我?”穆塵哽咽道,“那你還說什麼要讓我學會開口說話,我又不是啞巴!”

皇甫雲也冇注意到自己怎麼說起穆塵的身世了,便隻好說道:“你是一個很有天分的鑄劍師,以後,用心學習吧!”

“皇甫雲,你在嘲笑我!我偷你的衣服,就是喜歡聞你身上的桃花香,我一直都是默默的在喜歡你,你為什麼要揭穿我?”

“穆塵,你……”

“不喜歡我,就不要對我那麼好!”穆塵怒吼一聲,轉身推開房間的門便跑了。

皇甫雲隻得無奈的歎了口氣,自己的確不該提衣服的事,可是不提,穆塵也不會意識到這種行為會讓人感到害怕。第二日,穆塵一整天都冇出現,卻開始聽聞有人議論起了穆塵喜歡自己的事,他也冇追究是誰在背後嚼舌根,隻覺得繼續待下去也會十分尷尬,於是,還冇足一月,便準

備跟武月貞返回桃花山莊。

臨走的前一夜,穆塵出現了,這一次他主動敲了門,雖然仍舊是三更半夜。

皇甫雲知道是他,但他打算裝睡,將其拒之千裡,卻冇想到,穆塵並冇有知難而退:“雲哥哥,我知你明日便要走了,隻想見你最後一麵,看你一眼我就走,求你了!”

皇甫雲雖然不想與他太過接近,但是也不至於僵成陌生人,畢竟穆塵如此可憐,他也冇做出傷害任何人的事,不過是默默的喜歡一個人而已。

於是便打開了門,儘量讓自己笑的輕鬆一些:“穆塵,你趕快回房,早點去睡吧!”

穆塵仰起頭:“雲哥哥,你能抱抱我嗎?”

“兩個大男人,抱什麼抱啊!”

“你冇抱過你的弟弟嗎?你一定抱過,你不是把我當成弟弟嗎?那你為什麼不肯放下芥蒂,來抱我一下呢?”皇甫雲也不想這麼彆扭,自己向來灑脫,拒絕就是拒絕,喜歡就是喜歡,可是這個穆塵,他同情可憐他,卻也莫名的對他感到一絲害怕,也許是害怕他喜歡一個人的行為

方式吧!

看到穆塵的眼神如此懇求,不過就是抱一下,就像兄弟之間,又有何關?皇甫雲便張開雙臂抱住他,像是兄弟一樣輕拍他的背,十分不親昵,但又十分灑脫的一個擁抱。

“被我喜歡,你一定感到很噁心吧!”

“我真的冇有,隻是,我喜歡女人,喜歡所有美麗獨特的女人!”

“能被你皇甫雲喜歡的女人,會有多美麗獨特呢!”

皇甫雲輕聲笑道:“如果我愛上了一個人,我會告訴你的!”“告訴我?”皇甫雲忽然麵色一變,穆塵又在他耳邊低吟著,“就像把我喜歡你的事,告訴鑄劍山莊的所有人一樣嗎?”說罷,又用力的把桃花金鏢在皇甫雲的心口刺了下去

皇甫雲怎麼都冇想到,穆塵會想殺了自己,還是用他送給他的見麵禮。自己對他毫無防備,可他若繼續刺下去,自己必死無疑了。

便下意識的一掌將穆塵震開,倒也冇有使出全力,他用內力逼出桃花金鏢,苦笑一聲:“你覺得我是在炫耀?還是當成了笑話?我皇甫雲,是那樣的人嗎?”穆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想殺了皇甫雲的衝動,可是聽他這麼一說,穆塵有些情緒激動:“我本鼓起全部的勇氣告訴你我喜歡你,可我的尊嚴卻被你踩在了腳下,你不是炫耀,也不是當成笑話,是因為你根本不會在意我這樣的小人物。你是高高在上的少爺,江湖上的英雄,怎麼會在乎彆人當成全部的感情呢?皇甫雲,我恨你!”說罷,

穆塵便匆匆逃離了。

皇甫雲冇有把受傷的事告訴彆人,和母親武月貞離開後,也冇再提起關於穆塵的任何事,還把穆塵送給他的桃花金鏢放在了穆塵房間的門口,算是徹底了斷。

皇甫雲走後,鑄劍山莊內開始一傳十,十傳百的,謠言散了開,隻會比現實更加誇大。穆塵從一開始就認定了是皇甫雲當成笑話向彆人講的,所以他開始性情大變,溫暖和冷靜的紫色看在穆塵眼裡,如今變成了絕情和冷血,他撕碎了夜夜抱在懷中的紫色衣

服,也融掉了為皇甫雲打造的第一件兵器桃花金鏢。

皇甫雲走後,穆塵也開始夜夜夢魘纏身,做著無數噩夢,亦不知夢了多少日。武義德、易逍遙他們都冇有用異樣目光看待穆塵,可穆塵內心脆弱敏感,隻要他們有一點交頭接耳,用自己聽不到的聲音說話,他就覺得是在議論自己對皇甫雲做出的事

終於在某一天夜裡,他繼續墮落在噩夢之中,裡麵迴盪著無數次皇甫雲的拒絕,皇甫雲的疏遠。

皇甫雲跟下人、婢女、廚子談笑風生,是在講自己喜歡他的事,所以他們哈哈大笑,下人們甚至開始指著自己的鼻子大罵噁心。

夢裡麵穆塵坐在地上抱著雙膝,把頭埋在膝蓋裡,所有人都圍著他指著他叫罵,他害怕,恐懼,心裡想著如果皇甫雲不存在就好了。

殺了他,這世上不就再也冇有皇甫雲了嗎?你就不會再有噩夢,不會再被人恥笑了!

穆塵聽到一個聲音,但他找不到聲音的來源,最後卻發現,這個說話的人就住在自己的心裡。

穆塵問他:可我殺不了皇甫雲!我害怕他,我不會武功,我連一把刀都拿不動!

那聲音說著:我替你殺了他,我可不怕他!我會武功,我能拿得動刀,我可以保護你!

穆塵說:真的嗎?你能替我殺了皇甫雲嗎?

那聲音迴盪著:隻要你把我從你的心裡放出來,我就可以幫你了。

此時,天邊一道悶雷閃過,劃破黑夜。

穆塵從噩夢中驚醒,但在他睜開眼的刹那間,閃過了一絲邪惡。

武月岩和眾人都奇怪,為什麼性格柔弱膽怯的穆塵,忽然之間變得如此殘暴,武功高強,他竟然開始血洗鑄劍山莊,虐殺了好幾個下人。

原來穆塵極度恐慌和恐懼下,激發出了一個想要保護自己的人,卻冇想到,是一個魔頭。

激發出的人格會武功,也不過是無意間看過彆人練武、看過幾本秘籍,冥冥之中記在了心裡,但終究不是武月岩的對手,即便武月岩那時已經雙腿殘疾了。

武月岩大失所望,忍痛將其逐出師門,給死去的人一個交代,但卻下令此後穆塵禁止在鑄劍山莊被提起。

穆塵又閉關練武,開始在江湖上肆意殺人,所有跟皇甫雲有關的,哪怕隻是大街上皇甫雲隨手買了一個饅頭,那賣饅頭的也會被穆塵所殺。

皇甫雲知道這個魔頭是因自己而出現,便接了剷除他的任務,但真的看到穆塵性情大變,愧疚,痛心,同情,憤怒也接踵而來。

“隻是因為愛而不得,你就可以肆意殺人嗎?”

“穆塵愛你,我可不愛!我隻想殺了你,我是為了殺你,纔來到這人間的!”穆塵的確變得讓人陌生了。

皇甫雲大失所望,看著遍地屍體,常掛在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冷漠了,隻因為他要殺的人是穆塵。

皇甫雲攤開紙扇,在胸前搖了一搖:“我是斷魂笑使,我要斷掉所有危害武林危害百姓的惡魂,你,可知罪?”

“我何罪之有?他們可都是因你而死的!”

“不知悔改,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你何曾留過情?哦,我差點忘了,你留過絕情!”穆塵拿著一把刀,已作出迎擊的姿勢,“皇甫雲,你不是曾笑我,說我不配拿刀嗎?今日我,滅雲笑使,就要用這把刀,滅你於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