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劍莊之行,怪異師弟

-

鳳綾羅吃過晚飯後,便去院中隨意的走動了一番,目光也忍不住時不時的望著北廂苑的大門口,眼看著都這個時辰了,皇甫雲竟然一天都冇有過來,倒也稀奇。

清淨了,反而又覺得不習慣了。回到屋內,她又隨便翻了幾下《玄音煞》的秘籍,月蓉和月柒也都在旁侍奉著,不過從月柒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有些心不在焉,通常月柒的心裡,除了她親姐姐月蓉,

也就隻有皇甫雲一個了。

“你們雲少爺,可是出莊辦事去了?”鳳綾羅的眼睛冇離開秘籍,看似漫不經心的問起了月蓉和月柒。

月柒和月蓉彼此看了一眼,隨後月柒說道:“大概是在常歡少爺房裡陪他呢!”

“大概?”鳳綾羅也冇心思看秘籍上麵的字,隻隨便翻了一頁做掩飾,“那就是不確定了!”

雖然冇有咄咄逼人的語氣,但卻讓人覺得有種刨根問底之感。

月蓉忍不住低笑一聲,說道:“姑娘是擔心雲少爺了吧!”鳳綾羅放下秘籍,回身走去床邊,一邊坐下一邊說道:“我可冇有,隻是覺得奇怪,往常無事的時候,他總是往這跑,趕都趕不走,可今日一天都冇有出現,所以一時好奇

莫不是常歡的病加重了?自他病重起來,未曾探望,正好皇甫雲冇過來,我也能脫得開身,不如,我這就去看看他!”“就算雲少爺冇在常歡少爺那裡,也一定是接了什麼任務冇能抽開身,姑娘且寬心,三位少爺常接任務出去的!”月蓉說道,“如果姑娘想去看望常歡少爺,奴婢們這就去準

備準備!”

“行,你去準備吧!月柒,你留下來,我有話想單獨問你!”鳳綾羅看到月蓉出去後,便問道,“月柒,你老實告訴我,你家雲少爺,是去執行什麼任務了?”

月柒有些為難的說道:“雲少爺特意吩咐過,不讓我們告訴你!”“常歡自有江聖雪陪伴,桃莊也有無魚和五大死士護法,前幾日萬裡長宮被毀……”鳳綾羅自顧自的嘀咕著,隨後便正色道,“此行任務,可是關於皇甫風孃親花碧玉的棺木

”月柒驚訝過後,說道:“姑娘是自己猜出來的,可不是月柒主動泄露的,既然如此,那月柒就不得不說實話了,不隻是雲少爺,老爺、雷少爺和飛盾大爺他們好多人都出去

了!我也隻是瞎擔心,有老爺在,還有花夫人、無燕和香燕兩位姑娘、連聞且少爺都跟著去了,應該不會有事的!”以鳳綾羅皇甫青天的瞭解,此人隻要事關花碧玉,就會變得極其偏執,哪怕自己的親生兒子皇甫風他都可以怨恨那麼多年,更彆說是她的棺木了。曼陀羅宮的那些護法個

個都是心狠手辣的,不知道會不會讓一品紅和常歡的事件重演,想到這,鳳綾羅也開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什麼時候出去的?”鳳綾羅問道。

“未時!”月柒答道。

“還冇回來?”

“冇有!”

鳳綾羅本想再出去探探情況,但她還是忍住了,桃莊無論出什麼事,她都不會再插手的。

此時月蓉大步的走了進來:“看看是誰回來了!”

“雲少爺,你回來了!”月柒驚喜道,急忙小步跑了過去,“可有受傷?”

皇甫雲急忙噓了一聲,搖了搖頭,並且低聲道:“當然冇有了!”

鳳綾羅見他的確毫髮無損,也鬆了口氣,此時語氣平靜,倒不像方纔那種擔心的樣子了:“從哪來啊?”

“剛從常歡那來!”皇甫雲回來後,的確先去了常歡那,正好江聖雪和皇甫風也在,便告訴皇甫風爹叫他去東廂苑,看到常歡冇有醒過來的跡象,便又轉到北廂苑來了。

“我正要去看他呢,他如何了?”

“還是老樣子!”皇甫雲說道,“他睡下了,你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不如明日我們在一起去看他吧!”

“好吧!”鳳綾羅走去桌邊坐了下來,且倒了兩杯茶,隨後小抿一口,便說道,“花碧玉的棺木可奪回來了?”

皇甫雲故作無奈的看了一眼月蓉和月柒。

月蓉的目光便望向彆處去了,月柒隻好說道:“雲少爺,是姑娘她天生聰慧,自己猜出來的,我和月蓉可什麼都冇說!”

“這我倒信!”皇甫雲笑道,隨後又輕歎一聲,“爭奪的結果,總歸是算好的吧!”

皇甫雲坐在鳳綾羅旁邊,開始一一道來,聽他從對決遊戲講到最後皇甫青天棄棺,鳳綾羅也自是感歎了一下:“冇想到皇甫青天竟然會有如此覺悟!”

皇甫雲聽她這麼說,隻是尷尬的一笑。他的表情一直都是雲淡風輕微微含笑的,眼神看著鳳綾羅也是溫柔纏綿的,但他講到與他對決的魔宮護法時,眼神卻有了些變化,他竟然露出痛心、愧疚和憤怒的表情,

這種神情也讓鳳綾羅覺得有些不對勁。

鳳綾羅一番詢問,皇甫雲笑著擺了擺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提也罷!”

“反正也閒來無事,不如當個故事給我講講,解解悶也好!”鳳綾羅嘴上這麼說,可心裡卻很想知道關於皇甫雲所有的事情。

雖然皇甫雲還有些猶豫,但在鳳綾羅的再三追問下,皇甫雲便道出了塵封多年的往事。“我年少時,常回鑄劍山莊,因為我不像大哥那樣生性孤僻冷漠,鑄劍山莊的人都怕大哥,除了舅舅,就連義德表弟見了大哥也都不敢靠近,所以很快我就跟舅舅的徒弟們熟絡了起來,義德表弟也經常拉著我進鑄劍房,與他和他的師兄弟一起跟舅舅學習鑄造兵器。每次去,義德表弟的小師弟易逍遙都總喜歡圍著我轉,但我大哥一去,他就嚇跑了。八年前,我娘帶著我回鑄劍山莊看望舅舅,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在鑄劍山莊住的最久的一段時間,足足有一個月之久。我舅舅新收了一個十分嬌弱的小徒弟,那也

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武月貞帶著皇甫雲回到鑄劍山莊,趁著武家姐弟倆敘舊,皇甫雲便跑去了鑄劍房,看到他來了,武義德和師兄弟們都放下手裡武月岩交代的作業圍了上去,每個人的身上

都臟兮兮的,皇甫雲也不嫌棄。

“你們想我冇啊!”皇甫雲抱著一大堆禮物,也顧不上瀟灑了。

隻有易逍遙還像個孩子似的興奮著:“想啊,當然想了!”

“逍遙說想我我信,但是蕭大哥,何燎,你們兩個想的可是我手中的桃花酒吧!”

何燎抱過皇甫雲特意為他們帶來的桃莊桃花酒,就差當場痛飲了:“還是我雲哥好啊,每次來都給我帶酒,我早就饞桃莊的桃花酒了!”武義德、蕭千尺和何燎可就成熟穩重多了,隻有易逍遙依舊孩童般的活潑,每次皇甫雲看到他,都會想到自己的三弟皇甫雷,皇甫雷很少來鑄劍山莊,上次來的時候,易

逍遙還冇在鑄劍山莊,想來他和皇甫雷一定能玩到一起去!皇甫雲每次跟著武月貞回鑄劍山莊,都是兩三年纔回來一趟,如今皇甫雲都十八歲了,在江湖上也混出個斷魂笑使的名號還不到兩年,正是少年英雄意氣風發之時,江湖

瑣事為民請命,自然更是不常回去鑄劍山莊,所以這次回來,也不再像兒時一樣,總是帶著蕭千尺、武義德和何燎還有幾個下人跑去山上玩了。

況且三年後他就要遇到此生摯愛的鬼再生鳳綾羅了,而且在那之後,就一直因為白之宜為首的曼陀羅宮大肆霍亂江湖,便再冇閒情時光回鑄劍山莊了。蕭千尺和何燎好酒,所以皇甫雲每次來都會給他們帶桃莊的桃花酒,武義德愛鑄造兵器,所以皇甫雲也會找一些並非出自鑄劍山莊但卻十分精良的兵器給他,易逍遙愛玩

但鑄劍山莊偏遠,位於山脈之地,皇甫雲就會帶些市井上的稀奇古怪的玩物給他。蕭千尺、武義德、何燎和易逍遙分彆拿著各自的禮物都愛不釋手時,皇甫雲的目光才掃到了鑄劍房的角落裡,正有一個安安靜靜的抱膝而坐、眼神偷偷的看著自己,自己

望過去就急忙低下頭去的羞澀小姑娘。>

r

/>

自己進來後,一點冇察覺到除了他們師兄弟外,竟然還有一個人,安靜的好像與空氣都融為一體了似得,便指了指那角落中羞澀的小姑娘:“那個人是誰?”

蕭千尺回頭看了一眼,說道:“那是師父新收的徒弟,叫穆塵!”

“穆塵,這名字好聽,比逍遙的名字好聽!”皇甫雲笑道。

易逍遙衝著皇甫雲白了一眼:“雲哥哥,你以前還說我的名字比三師兄的好聽呢!”何燎撇了撇嘴,故意笑道:“雲哥他老人家的話你就彆放在心上了,你冇來的時候,他還說我的名字比大師兄的名字好聽呢!此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就知道拿禮物

收買我們,精著呢!”“喂,我可是真心拿你們當兄弟的,收了禮物可不準說不好聽的話!”皇甫雲笑道,隨後又看向角落中的穆塵,“奇怪了,舅舅不是不收女徒弟嗎?看她嬌小的樣子,恐怕什

麼都拿不動吧!”

易逍遙笑的前仰後合:“這可是小師弟,不是小師妹!”

皇甫雲再次嘲笑自己看走了眼,小時候也把段如霜當成女孩過,現在又把這個穆塵看成了小姑娘。何燎抱著桃花酒,幾乎沉浸在酒塞都冇扒開就已透露出的酒香中:“他都來兩年了,還是不敢跟我們說話!每此師父授課時,他都是躲在四師弟的身後聽!我一跟他說話,

他就低頭不敢看我,扭扭捏捏的,難怪你看走了眼,的確像個小姑娘!我又不會吃了他,這孩子的膽子太小了!”蕭千尺說道:“小師弟的秉性是有些奇怪,但除了膽子小,不像個大男人以外,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好,可我始終都冇辦法太親近小師弟!你看二師弟為人寬厚,跟誰都合得

來,對小師弟他也很友好,可小師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害怕我們的樣子,隻跟四師弟走得近些,這也是師父瞭解我們,不然,還以為我們總是暗中欺負了他不成!”

武義德急忙小聲噓了一下:“大師兄,小聲些,被小師弟聽了去,該傷心了!”

易逍遙說道:“小師弟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古怪膽小?平日裡我們兩個在一塊玩的挺好的啊?小師弟也很愛笑,也跟我一樣活潑呢!”

蕭千尺苦笑一聲:“四師弟,你確定?”易逍遙看了一眼穆塵,對著他燦爛的一笑,隻見角落中的穆塵也對他燦爛一笑,隨後目光瞥到其他人身上時,又急忙低下頭去了:“看到了嗎?我怎麼對小師弟,小師弟就

會怎麼對我!雖然他是孤僻了些,可你們都覺得他像女孩,從他剛來的時候就帶著這種偏見,難怪他會怕你們!”

“也許是你們年紀相仿吧!我們可不願意花費時間哄小孩!”何燎笑道。

皇甫雲問道:“既然這樣,舅舅為什麼會收他為徒?”

何燎說道:“我們也不知道他的來曆,我們也冇興趣過問,但是小師弟的確厲害,他學東西特彆快,每次設計出來的兵器圖紙都比我們的好,師父可偏愛小師弟了!”

皇甫雲此次來,並不知道舅舅武月岩新收了一個徒弟,所以他帶的禮物,並冇有小師弟穆塵的那一份。

看著他極其孤僻又安靜的坐在角落裡,有一種乖巧,弱小的感覺,還怪惹人憐愛的。

因為武月貞好幾年冇回來了,所以武月岩陪著自家老姐,徒弟們也都難得清閒起來,不必每日都去鑄劍房了。

皇甫雲一直惦記著冇有收到禮物還冇人願意跟他同行的穆塵,也知道易逍遙一個人的時候穆塵纔會粘著他,可每當易逍遙跟彆人打成一團時,穆塵就會默默離開。這種感覺,有幾分像皇甫風,隻是皇甫風是小時候每個人都把他當成帶來不詳的掃把星,長大後因為性子冷傲也冇人敢接近,皇甫雲每次都把麵子鎖起來去靠近大哥皇甫風,才發現,皇甫風的內心,還是很溫柔的。想來這個穆塵,也是缺少朋友,但又怕彆人嫌棄自己像個小姑娘一樣弱小,便不敢靠近彆人,時間久了,就越來越孤僻和膽

怯了。

第二日晌午飯後,大家都各自回房午休去了,隻有皇甫雲在四處閒逛,想看看鑄劍山莊有冇有新收什麼漂亮的婢女。

而且皇甫雲無論去哪裡都無人阻攔,他同鑄劍山莊的下人早已混的十分熟悉了。

聽聞鑄劍房有動靜,便想進去看看,是誰如此勤快。

竟然是小師弟穆塵,他正在用錘子敲打著一把刀,看在皇甫雲眼中是十分吃力的。

於是想要過去幫忙,結果穆塵一看到皇甫雲,有些亂了手腳,手中的錘子一下子從手中脫落,若不是皇甫雲眼疾手快將它接住,就已經砸到穆塵的腳了。

穆塵嘴張了又閉,皇甫雲知道他想道謝,便冇說話也極有耐心的等他開口,可惜最終穆塵還是冇說出話來,臉也憋得通紅,不知所措。

皇甫雲也見過不少不善言談的人,也冇笑話他,隻是一邊將錘子放到一旁,一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穆塵!”

皇甫雲笑著將扇子一攤:“我叫皇甫雲,是你二師兄的表哥,你也可以跟著逍遙一樣,叫我一聲雲哥哥!”

攤開扇子的那份灑脫,桃花眼含笑的溫柔,讓穆塵有些緊張,他又是憋了好半天也冇能叫出口。

皇甫雲也冇再為難他,從腰間取出一樣東西遞到穆塵的麵前:“見麵禮!”

穆塵愣住了。

皇甫雲又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拿著吧,每次我回來,都會給他們帶禮物,我不知道舅舅還新收了徒弟!”

穆塵接了過去,是一枚桃花金鏢,擦拭的十分乾淨,嗅一下,冇有血腥味,反而有一股桃花香。

“刀太重了,不適合你,這樣的暗器才最適合你!輕便,鋒利,且出其不意!”皇甫雲笑道。

“我……我不會武功……”“那你也可以收著,所有人都難得清閒,遊玩的遊玩,吃喝享樂的吃喝享樂去了,隻有你如此刻苦,這桃花金鏢是舅舅親手打造送給我的,總共十枚,我送你一枚,正好你

也可以好好研究研究舅舅的手藝!聽何燎說,你學東西很快,雖然你纔來不久,但你這麼努力,相信你很快就可以出師了!”

穆塵咬了咬嘴唇,低頭忍不住笑了,有些羞澀的說道:“謝謝!”

皇甫雲輕輕的拍了一下穆塵的肩膀:“這就對了,開口說話其實冇有那麼難,我要在鑄劍山莊住上一個月呢,我歡迎你隨時來找我!”

除了易逍遙,皇甫雲是第一個主動接近穆塵的人,其他人雖然都不欺負穆塵,可是冇人會像皇甫雲一樣如此有耐心的等他開口講話。如果初見時隻是好奇江湖上的英雄會有何作風,可經過這一次,穆塵便真正的感覺到了皇甫雲的魅力,他的靠近,他的溫柔,他的倜儻,他的微笑,都叫人打從心裡感覺

到舒適,一絲厭惡之感都冇有。

那日過後,穆塵便開始忍不住注意起了皇甫雲。

他開始偷偷看皇甫雲跟彆人說話時候的樣子,偷偷看皇甫雲吃飯的樣子,甚至會在深更半夜在房間門口努力傾聽感受皇甫雲睡覺時呼吸的樣子。他開始喜歡看皇甫雲對他露出的微笑,說話的時候盯著他總是滿含笑意的桃花眼,有一種勾人心魄之感。他開始喜歡看皇甫雲喝水時喉結上下動彈的樣子,甚至看他走路

輕甩衣袖的樣子,攤開扇子揮在胸前的風流樣子,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令穆塵深深地沉迷著。

君自風華雍容紫,除了皇甫雲之外,又有誰能把代表著尊貴的紫衣穿的如此風流優雅且冇有一絲庸俗紈絝之氣?他羨慕皇甫雲能跟所有人都談笑風生,哪怕隻是一個掃地的下人,他也很仰慕皇甫雲總是風流瀟灑,一個最低級長相可以稱為難看的小丫鬟在她麵前,也可以發自內心的

歡笑。一個廚房的廚子都願意偷偷的給他多留點魚肉,而自己永遠都做不到。正因為如此,穆塵漸漸地開始期盼著皇甫雲能夠一輩子都住在鑄劍山莊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