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爭鋒對決,奪取棺木

-

晨曦冷風呼嘯過,白牆青瓦染輕霜。

無魚站在桃花山莊的房簷上,登高望遠,更為清醒,環顧四周,警惕非常。桃莊內每一個人,每一處院子,他都看的清清楚楚,桃莊外的每一處街道,每一個路過的人,他也都入目接收,冇什麼動靜後,他就會像往常一樣,隱匿在隱蔽之處,悠

哉坐下。

一串清脆的鈴鐺聲響在他耳畔迴盪著,忽然那一日的夢魘便迴盪在腦海中,他的似笑非笑的神情開始有些僵硬,隨即轉為冰冷。

水漣漪從天而降,身輕如燕,現身落在無魚的對麵,嫵媚的笑著:“一大早上就像一條看門狗似得巡邏,奴家心疼著呢!”

無魚已將孤黑劍拔出劍鞘,冷聲道:“一大早上,你這蛇蠍蕩婦不也要替白之宜跑腿嗎?你還是多心疼心疼你自己吧!”

水漣漪從胸口取出一封信,放在唇間親吻了一下,曖昧的一抬眼,再一甩手,那信便已經夾在無魚手指之間。

無魚僅剩的右眼冷冷的盯著水漣漪:“挑戰書?”

“奴家不喜歡這種說辭,奴家更喜歡把它說成是一場……”水漣漪笑道,“對決遊戲!”

無魚打開信封,隻見上麵寫著:今日未時,輪迴崖邊,若取棺木,請勿來遲。

再一抬頭,水漣漪已經不見了蹤影。

確信水漣漪已經徹底離開後,無魚便將水漣漪來送此信的事情去東廂苑稟報給了皇甫青天。

恰好飛盾也在,他看了信後,說道:“青爺,不出我們所料,花碧玉的棺木果然有所保留。”

“真的要應約而去嗎?”武月貞有些擔心的說道,“我怕闞雪樓的事件會重演!”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皇甫青天輕聲歎道,“月貞,你知道我不能不去,但是我答應你,絕對不會以命來換,也不會以道義來換!”

武月貞點了點頭:“青天,我自是相信你!”

“青爺,此次一去,又不知會有何陷阱,想來以闞雪樓的前車之鑒,十大護法一定會到齊,我們也要去上足夠的人手才行!”飛盾說道。

“青爺,我也去!”無魚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流星和飛盾會隨我而去,你最大的任務就是守著桃花山莊,以防曼陀羅宮的調虎離山之計!”

無魚點頭應道:“明白了!”

飛盾說道:“這輪迴崖,可是未老闆娘殉情的地方?”

“正是,但這個地方,現在隻有雲兒、歡兒和那鳳綾羅才知道!”皇甫青天說道。

“可是常歡少爺和鳳綾羅都在養傷,隻能由雲少爺來帶路了!雲少爺同去,雷少爺必定不會落下,我們也要瞞著風少爺才行!”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低聲道:“帶上雙飛燕,她們比我們更瞭解敵人!”

午飯過後,江聖雪便帶著皇甫風去常歡房間了,而花碧傾自是看出了端倪,知道皇甫青天的行動後,便也要一同前往。未時將近,皇甫青天便帶著飛盾、流星、花碧傾、皇甫雲、皇甫雷、雙飛燕、和金猛準時赴約而去,因為聞且和吳畫昨夜入住桃莊冇有返回丐幫,聽說此事後,二人便也

都跟了上去,閒來無事的阿阮聽說後,也是二話不說便跟在了他們後麵。桃莊的人都瞞著皇甫風,所以他並不知道此事,再加上有江聖雪的陪伴,更是不可能注意到其他人的動向,而無魚則要帶領五大死士看守桃花山莊,不要藉此機會讓刺客

有機可乘。

桃莊一眾人趕去輪迴崖時,曼陀羅宮的一眾人也都早已在此等候。“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最為醒目的則是七小蠻,她麵對著眾人,穿著青色僧袍披著黑色鬥篷,頭上畫著燕彆故翼的紋身,手中轉動著念珠,正站在一具棺木上,顯得她

更為嬌小。

十大護法全部到齊,分居兩側,而白婠婠竟然也在其中,看到她,花碧傾和皇甫雲都是同時一愣。

冇有看到鳳綾羅的身影,白婠婠自是露出一分喜悅。她上次在煙雨閣和花碧傾不期而遇,導致花碧傾說的話和不斷被自己傷害不還手的動作,都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她也一直都很疑惑,此次跟著同來,知道花碧傾一定會

因為姐姐的棺木而前來,所以她也跟著來了,她想解決一些疑惑,或是,乾脆了結讓自己恍惚的源頭。

但冇想到,皇甫雲也跟著來了,兩個讓自己莫名痛苦的人聚齊了,這讓白婠婠的心緒莫名得淩亂。穆塵看到他們出現,有些怯怯懦懦的往飛鸞身後躲,飛鸞也主動將穆塵護在身後,她知道穆塵的柔弱,這一次水漣漪強行把他從鑄劍房裡拉出來,根本就是讓他來送死的

所以很同情穆塵。

皇甫青天知道七小蠻腳下踩著的就是花碧玉的棺木:“說吧,要怎麼樣,才能把棺木還給老夫?”

“那就要看花碧玉的棺木對你的分量有多重了!”

&nbs

-->>

p;

“要老夫如同常歡一樣接受雲細細的操控嗎?那你就彆做這個夢了!”皇甫青天不卑不亢,絲毫冇有受威脅的姿態。

“一些話,皇甫盟主還是仔細斟酌過後,再說出來比較好!”七小蠻忽然甩出手掌,便有一截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被彈了出來,落在中央。

兩邊的護法紛紛靠後,這下入目的畫麵可是叫人極其憤怒。

原來,那棺木兩邊被繩子固定在了懸崖邊上,垂在半空,但禁錮住棺木的繩子則被纏在兩根插入地底的木樁上,其中一側矮了一截,顯然就是剛纔被七小蠻震碎的。

若是木樁一截一截的斷開,繩子冇有了支撐,棺木一定會墜落懸崖。

花碧傾極其憤怒的喊道:“你們這些卑鄙小人,連死去的人都不讓其安寧,真不怕死後下地獄嗎?”麵對七小蠻勢在必得的笑容,皇甫青天深吸一口氣,冷漠的說道:“人已死,不過是塵埃一抔,玉兒早已活在我的心裡。如果這副棺木,要犧牲人的性命和道義來換取,那

就不再具有本該被懷唸的價值了!”

七小蠻毫不猶豫的又打碎另外一邊的一截木樁,笑道:“看來皇甫盟主很有骨氣麽!比起常歡,果然薑還是老的辣,莫不是叫我們白白準備了一場?”

“冇有了這副棺木,白之宜也就冇有什麼可以威脅到我皇甫青天的了。”

“姐夫!”花碧傾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皇甫青天,自己都無法做到如此果斷的犧牲姐姐的棺木,這個深愛著姐姐的男人卻有著如此的氣魄。

七小蠻笑道:“盟主不會以為隻要你來赴約,就可以輕輕鬆鬆的把你亡妻的棺木帶走吧!”皇甫青天露出一個冷漠的笑容:“白之宜知道玉兒對我有多重要,但她卻忽略了,我願傾儘所有來換取玉兒,但玉兒可不想看到我用彆人的命,來換走她的軀殼,你太小瞧

了老夫!”七小蠻仰天輕笑起來:“皇甫盟主不愧是做大事者,心腸果然夠狠,拿得起也放得下!可若真放得下,皇甫盟主今日,就不會帶著這麼多人來赴約了,你到底是真的冷血心

腸呢?還是在故作鎮定呢?”

說罷,又打斷了一截木樁。“整個萬裡長宮的棺木都被毀了,常寒夫妻的,江家堡殤婆婆的,宇文千秋父親的,還有我桃莊皇甫妙的,卻獨留玉兒一具,她也無顏麵對隨她相處了三十年的江湖好友!你真的以為,讓棺木墜落深淵,讓玉兒的屍骨風化,就能威脅得了我?大不了就隨風散去,在這風裡,霧裡,雲裡,玉兒生前就喜歡隨心所欲,暢遊天下,她一定會很高

興的。更何況,這萬丈深淵之下的亡魂,雖然都不知有何人,但是,有未老闆娘為伴,也不孤單了!”皇甫青天冷笑道。七小蠻的眼中多了些驚訝,但隨即又是不緩不急的說道:“皇甫青天,你能連任武林盟主果然有你的氣魄與胸懷,既然如此,我們就來玩一個遊戲吧,你們贏了,棺木自然

就可以帶走!”

皇甫青天輕蔑的說道:“怎麼,威脅不成,又臨時改計劃了?”七小蠻輕聲笑道:“宮主早有交代,自闞雪樓的計劃出了意外,自然要有兩手準備!我們知道這棺木已經不足以對你構成威脅了,但既然來了,與其眼睜睜的看著棺木掉下

萬丈深淵,我們不免還要一戰,不如就來一場文明優雅的對決遊戲,怎麼說,也是一次機會,也不枉費我們雙方都白來了這一遭!”

“青爺!”飛盾擔心他們又有其他的手段。

皇甫青天擺了擺手,說道:“的確,我們能赴約,也自是抱著一線生機,這對決遊戲如何進行,請說明一二!”“生死由命,成敗在天!你們總共來了十二個人,而我們也剛好有十二個人,就進行一場十二次對決,若是你們輸了,這掛住繩子的木樁就會被震碎一截,直到十二場對決結束,如果最後繩子還掛得住,棺木你們自然就可以帶回去了!每一場對決的贏家,都可以新增或減少一個遊戲規則。所以,皇甫盟主,第一場的對決,可是很重要的!

我們是東道主,這第一場的規則,自然由我們來定。皇甫盟主,可有意見?”七小蠻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老夫冇有意見!”

“第一場對決,桃花山莊的人隻能點到為止,而曼陀羅宮的人對桃花山莊的人以取命為主!”七小蠻笑著伸出了手臂,“皇甫盟主,請派人吧!”

皇甫雲取出彆再腰間的七桃扇,嘴角的笑容十分自信:“爹,這第一場,就讓我來吧!”

白婠婠的眼睛露出一絲擔憂,隨後她很驚訝自己為何會擔心這個負心漢,可是一方要點到為止,一方要取其性命,這不得不讓人心生擔憂。

皇甫青天卻走上前來,說道:“既然第一場對決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那自然老夫就要第一個上擂台了!”說罷,便走去中間最為寬敞的空地上。

皇甫青天是可以跟白之宜過招的人,其他護法彼此相視,自然不敢應戰,唯有水漣漪還算探過皇甫青天的底,再加上對方要求點到為止,便很有信心的走了出來。可七小蠻卻自棺木飛身而下,先水漣漪一步落在皇甫青天對麵,對其俯身唸了句“阿彌陀佛”,隨後眼睛裡露出嗜血的殺意:“皇甫盟主,請賜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