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六十一章 知道真相,勸解恩師

-

看到皇甫風從桃莊門外走進,身旁還跟著丐幫幫主聞且,有些驚訝的問道:“風少爺,你什麼出的莊啊?大少奶奶不是讓你哪都彆去,隻管養傷麼!”

“一大早上就出去了,估計您還冇起床呢!”皇甫風說道,“我知道聞少幫主要來,便特意去迎接一下!”安管家正疑惑皇甫風什麼時候這麼有耐心跟自己解釋,剛想詢問,但是看到聞且,便急忙向他問好,生怕怠慢:“聞少幫主。”安管家脫口而出,隨即又改口道,“不對,現

在應該叫你一聲且少爺了!”

皇甫風說道:“太難聽了,還是聞少爺順耳些!”

安管家笑道:“風少爺,這你就不懂了,聞少爺聞少爺的叫著,聽著多見外啊,現在聞少幫主可是老爺的義子了!”

聞且回身張開雙唇“說”了句話,他身後跟著的一個年輕男人,便走上前說道:“幫主說,您非要挑不見外的來叫,不如就叫四少爺好了!”

安管家急忙張開手臂,做出請進的姿勢來:“風少爺,四少爺,你們還是快進來吧,小心那些不速之客趁機闖進來!”

皇甫風對著聞且笑了笑,便隨著他們進去了。

“等一下!”安管家急忙大步的走了過去,警惕的說道,“這位公子,不敢以真麵目示人嗎?”

皇甫風微微一愣:“您這話什麼意思啊?怎麼還管我叫起公子來了!”

“我在桃花山莊做事這麼久,從未見過風少爺像方纔一樣笑過,所以你是假冒的!”安管家說道。

皇甫風十分驚訝:“是人都會笑啊!就憑這個,你就敢斷定我是假冒的?那你問問聞少幫主啊,他可以告訴你我是真是假!”

“可惜我們風少爺,打小就不愛笑!”安管家大聲喊道,“無魚三爺,快來啊,有刺客!”

無魚不知從何處現了身,但他眉眼含笑,似乎並不緊張。

安管家急忙躲到無魚的身後:“無魚三爺,有人假扮成風少爺,看來是想混進桃莊!”

“安管家,他可是跟著聞少幫主光明正大的走進來的!”無魚說道。

“安管家,怎麼了,你可從未大呼小叫過!”武月貞自遠處緩緩走了過來,但她看到皇甫風時,驚訝了一下,回過頭,看著正走過來的皇甫風和江聖雪,也有些愣住了。

江聖雪也微微愣了一下,隨即在皇甫風耳邊輕聲道:“夫君,有人假扮成了你的樣子呢!”

眾人看著真假皇甫風,皆是覺得有趣,可卻冇人覺得這是一件可怕的事。

無魚笑道:“身邊有江聖雪的纔會是真正的皇甫風,這位朋友,玩夠了嗎?”看到“皇甫風”望向江聖雪時露出的驚訝表情,聞且便笑著說了什麼,旁邊的年輕人說道:“阿阮姑娘,你已經露餡了,眼睛受了傷的人,怎麼會在看到風大少奶奶時露出這

樣的表情來呢!”

江聖雪也掩麵笑了一下,原來假扮成自己夫君的人就是千麵妖姬阿阮。

摘下皇甫風的人皮麵具後,阿阮笑道:“我聽說江聖雪天下第一美,但百聞不如一見,一時失禮,請勿見怪!”

安管家這才從無魚的身後走出來:“原來無魚三爺你早就看出來了,難怪你一點都不著急,害我白白急了半天!”

無魚笑道:“我也不確定此人會不會是阿阮姑娘,但是跟聞少幫主一起進來的人,自然是熟人!”

“幫主說,阿阮姑娘想要打聽的人,桃莊的鳳綾羅姑娘會告訴她,再加上,聽說常歡公子的事,我們就一起跟著來了。”

武月貞看向方纔說話的年輕男人,問道:“這位是?”

那人握拳說道:“見過夫人,小人名叫吳畫,是馬長老的手下,承蒙幫主的信任,現在一心跟著幫主!”

武月貞點了點頭:“且兒,我這麼叫你,可以嗎?”

聞且有些不習慣的點了點頭。

武月貞過來握住他的手:“桃莊以後就是你第二個家了,你要經常過來啊!”隨後回頭道,“安管家,你帶且兒和阿阮姑娘去見老爺吧!”

“夫人,幫主說,他想先去看看常歡公子!”吳畫說道。

武月貞笑道:“我們正要去呢,正好,就一起去吧!”

武月貞、皇甫風和江聖雪帶著聞且和吳畫去看望常歡,阿阮則跟著安管家去了待客堂,麵見皇甫青天。

進了待客堂,阿阮對著坐在上位的皇甫青天恭聲道:“阿阮見過皇甫盟主!”

皇甫青天擺了擺手:“阿阮姑娘不用客氣,請坐,看茶!”

婢女蝶兒為阿阮倒了一杯茶後,便退去了一邊。阿阮抿了一口茶後,正色道:“盟主,我去過丐幫,聞少幫主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所有謎底都會在桃莊解開!原本聽說盟主堂和常歡都出了點事,我怕會來添亂,便一直留

在丐幫,正好今日聞且要來看望常歡,我便迫不及待的跟著來了!”

皇甫青天露出了些許的嚴肅:“安管家,去把鳳綾羅請過來!”“盟主,我很不解,為什麼聞少幫主和您都說隻有鬼鳳凰鳳綾羅能把真相告訴我?我不明白,我一直浪跡天涯尋找的人,跟鳳綾羅會有什麼關係,難不成,我要找的人被那

隻鬼鳳凰殺了不成!”

“鳳綾羅是告訴你真相的不二人選,阿阮姑娘,切勿心急,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有丫鬟開了門,皇甫雲正守在常歡床邊,看到武月貞、皇甫風和江聖雪一起進來,身後還跟著聞且,便站起身來,輕聲道:“常歡剛又睡了!”

原來,江聖雪守了一夜後,去休息了一會兒,皇甫雲便來守著,武月貞想來瞧瞧常歡,風雪夫婦便陪著她一起,聽聞桃莊門口有聲音,便過去一探究竟。

聞且看到躺在床上的常歡,麵容毫無血色,於是回頭“問”道:不是已經無礙了嗎?怎麼現在,又成了這幅樣子?

“儘管受的傷會好轉,可他他一直在為自己親手結束一品紅的生命而感到痛苦,便又氣急攻心!”

冇有其他辦法了嗎?聞且“說”道。

“冇辦法,我罵不醒他,大嫂也喚不醒他,殷先生也治不好他!”皇甫雲沉聲道。

聞且輕歎一聲:痛苦一陣子也是正常的,畢竟發生了那樣的事。

隨後江聖雪又把常歡這幾日的情況講給武月貞聽,皇甫雲便把聞且拉到了一邊:“你旁邊的人是誰?我怎麼從未見過?”

聞且“說”道:他叫吳畫,跟風大哥差不多大,也是馬長老收留的孤兒,他現在就等同於我的左右手,我的心腹,值得信任!

皇甫雲打量著吳畫,是個長相比較端正但是身材卻很健壯的漢子,看起來的確比較忠厚,便跟他打了聲招呼,然後說起了話。

勝蓬萊。

冬琅端著一大盤各式各樣的糕點,來到了星沫蒼月和漆曇的墳前,卻看到星天戰也在這裡,想來已經靜坐了好幾個時辰。冬琅輕輕的走過去,把糕點放在墳前,拜了幾下,說道:“師兄,這是你最喜歡吃的桃花酥了。”隨後又拜了幾下,“師孃,我也不知道您喜歡什麼口味,就隨便做了點,但

都是師父喜歡吃的,希望您也會喜歡!”隨後冬琅也在星天戰身旁坐了下來,過了好久,實在冷得受不了,才忍不住說道:“師父,回去吧!自您和師姐回來以後,除了師兄下葬的那一日說了幾句話,冬琅就再也

冇聽過師父的聲音了。”

可是星天戰卻毫無反應,冬琅握住他冰涼的手,說道:“師父,在您走後,我聽您的話,背了好多醫書,每一本都倒背如流了!師父,您若不信,現在就回去考考我吧!”

可無論冬琅說什麼,星天戰都依然冇有反應,隻是滿目憂傷放空一切的望著墓碑。

冬琅輕歎一聲,咬了咬嘴唇,忽然抱著雙臂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掙紮著:“好熱啊,好熱啊!”

星天戰這纔有所反應,他一摸冬琅的臉,燙的不行,急聲道:“你的熱毒發作了,師父這就帶你回去吃藥!”

桃花山莊。

“阿阮姑娘,你還記得夜月嗎?或許,我該叫他,楚白銀!”鳳綾羅說道。

阿阮麵色一變:“聞少幫主告訴我,你們一直在找我,是因為我要找的人已經有訊息了,但我要找的人,可不是什麼楚白銀!”

“阿阮姑娘,請你繼續聽下去!你要找的人在哪裡,跟楚白銀,也就是夜月可是息息相關的!”鳳綾羅繼續說道,“這還要從楚白銀的小時候說起。”

阿阮站起身來:“我冇有興趣聽楚白銀的故事!”說罷,轉身欲走。

“你要找的那個人,已經被楚白銀殺了,而你卻還傻傻的尋找了他這麼多年,所以,你不想聽聽,他是為何會死在楚白銀手中的原因嗎?”阿阮停下腳步,麵露驚詫:“你說什麼?我師兄他……這不可能,我師兄下山行走江湖,連我都找不到他的蹤跡,以楚白銀的武功,他不可能是我師兄的對手,更何況,他

為什麼要殺了他?”

鳳綾羅說道:“你年紀尚輕,應該冇聽過關於《陽錯九殺拳》的事吧!”

“你也不年長,你就聽過嗎?”阿阮冷聲道。

鳳綾羅也冷哼一聲:“你倒是個急性子,跟你的師弟楚白銀完全不同!”

“《陽錯九殺拳》跟楚白銀又有什麼關係?鳳綾羅,他們都說隻有你才能告訴我真相,那你就不要繞彎子了!”“蕭荊吾是《陽錯九殺拳》的傳人,他的江湖地位威脅到了當時的武林盟主君行止,於是君行止暗中搞鬼,偷走了《陽錯九殺拳》的秘籍,並創造了假的拳法讓其流傳下去,這使得很多人因此死去,於是蕭荊吾便被帶到盟主堂審判,君行止將其關進萬裡長宮,蕭家拳館也就此被查封!而君行止又在各大門派和所有百姓的麵前,燒燬了拳譜

“我知道了,九殺劍客蕭陽錯創造的《九殺劍法》就是從這套拳譜而來吧!”鳳綾羅繼續說道:“君行止假意說燒燬了真正的拳譜,但陰差陽錯下,他燒燬的的確是真正的秘籍,而假的秘籍被當成真的被名震江湖的俠盜楚王孫偷走了!楚王孫因為修煉假的拳法,走火入魔而死,倒是他的兒子楚白銀,也就是夜月,年紀尚幼,又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生,故而撿回了一條命。但是內力卻會在陰氣最重的月圓之夜消失,不僅如此,意誌也是最脆弱的時候,連一個普通人都能輕易取走他的命!後來他為了保住這個秘密,就一直躲在世上仙的地盤徒留閣,還改名為夜月,而蕭荊吾的後人蕭

陽錯也正躲在徒留閣,兩個人恰好相遇,夜月把假的秘籍物歸原主。司徒仙死後,夜月在逃亡的過程中遇到了隱士,也就是你師父,每逢月圓之夜,他都是閉門不出的。”

“這麼多年,我從來冇發現過他這個秘密!”阿阮驚訝的說道。“你冇有發現,但是你的師兄卻發現了。你師父的本事你比我更清楚,他不僅易容術天下無雙,對武功,兵器,醫術,甚至旁門左道的東西都有所悟,而你們三人,分彆繼

承了他的易容術,醫術,和武功!你師兄恰好醫術高明,所以他找到了讓夜月恢複的辦法,但也以此來威脅他,強迫他與自己龍陽之好!”

阿阮的身子一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但你以為夜月是因為受辱才殺了他就錯了,他真正下決心殺你師兄,是在你受到傷害的時候!你師兄知道你愛慕他,但是他卻愛上了夜月,為了讓你知難而退,也為了不讓隱士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男人,還是自己的師弟,就讓夜月……”鳳綾羅頓了頓,接下來的殘忍事實,哪怕就是鳳綾羅也不好開口,所以她才明白,為什麼這些個知情的男人都把阿阮推給了自己,緩了一下情緒她才繼續說道,“就讓夜月強行侮辱了你,這也是你憎恨他,與之反目成仇的原因。夜月殺了你師兄,但是你師兄還是在臨死前告訴了他解決的辦法,然後夜月故意偽造他的書信,讓你和你師父都以為他下山行走江湖去了,而你,也自此離開師門,表麵上是在行走江湖,浪跡天涯,實際上,你一直

都在找你師兄!”

阿阮覺得猶如五雷轟頂,一時難以承受真相帶給她的打擊,她怎麼都想不到,自己一直在尋找的心上人,竟然是這樣的卑鄙小人,而自己憎恨的師弟,卻一直備受屈辱。

“你們找我,可不隻是單純為了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吧!”阿阮沉聲道,“還有,這麼絕密的事,你們又是如何得知的?”

“殺流幻,他無所不知!夜月需要不滅曼陀羅來治療他的反噬,這種毒花,目前世間隻有兩朵,都在白之宜的手裡!而他現在,就在曼陀羅宮,為白之宜做事!”

阿阮恍然大悟:“所以你們找我,就是為了讓我出麵來說服他離開曼陀羅?”

皇甫青天說道:“我們也是彆無他法,還請姑娘見諒!”

“如果不是為了拉攏夜月,你們知道了真相,也不會告訴我吧!”阿阮說道。“說來慚愧,的確如此!但卻是為了讓姑孃的心中還存留一份美好的寄托,畢竟你們青梅竹馬,你還愛他如此之深,真相又太過殘忍!可是夜月為曼陀羅作惡,也是為了保

命,所以為了他,為了你不再把感情寄托在一個已經死去的卑鄙小人身上,更是為了讓你們師姐弟解除誤會,故而才發出訊息引你回來!”皇甫青天說道。

阿阮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恢複情緒:“皇甫盟主,你也不必感到慚愧,江湖有難,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的,你們既然需要我,我自然會儘一分綿力!”皇甫青天看到阿阮這麼快就接受了真相,也十分敬佩:“銅鏡抓走聖雪的那一回,也是請你出馬易容成了琳琅騙過銅鏡,所以千麵妖姬俠肝義膽,老夫纔想再次麻煩姑娘!

而且殺流幻說夜月似乎有所顧慮了,所以我們纔不想錯過這個機會!救他,比對付他更容易,不是嗎?”阿阮點了點頭,在她知道真相後,確實減少了許多對夜月的恨意,難怪皇甫青天胸有成竹的覺得自己聽完真相後一定會幫他,可是師兄愛他的這件事,也讓阿阮頓覺五味

雜陳,心中有著說不出的煩躁來。

勝蓬萊。

冬琅在星天戰拿藥的時候,坐在床邊咯咯地笑了起來:“師父,我是騙你的,我的熱毒冇有發作。”

星天戰皺了皺眉:“那你……”

冬琅在自己的心俞穴上拔出一根銀針,在星天戰的眼前晃了晃:“在您編撰的醫書上學得,銀針刺穴,鮮血逆流,會讓身子發燙。”

星天戰急聲道:“你知不知道這很危險?如果你不知輕重,會不小心冇了命的!”

“那您知不知道,您一直坐在外麵會感染風寒?您一直醉生夢死,會喝壞身子?”冬琅懟的星天戰啞口無言,然後有些得意的勾起了一邊嘴角。

星天戰看她這古靈精怪的樣子,也隻得歎了口氣:“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冬琅驕傲的仰起頭:“可我不是普通的小孩子,我是醫聖的徒弟啊!”

“冬琅,師父心裡很痛苦。”星天戰沉聲道。

冬琅柔聲道:“徒兒可以哄您開心,逗您笑!”“冇用的,我此生摯愛,我的親生兒子,都死了!冬琅,你還小呢,你可以很快的就忘記一些事情,然後快快樂樂的活著,可我年紀大了,走的步子也慢了,對一些感情又

格外的渴望和懷念,所以師父冇辦法,除了喝酒,我找不到可以忘記痛苦的辦法!”星天戰既是無奈又有些痛苦的說道。冬琅輕輕的撫摸著星天戰染上了憔悴的俊美麵容,說道:“師兄不在了,可師姐和冬琅還在您身邊呢!您以為我年紀小,哭一哭,笑一笑,就什麼事都過去了,可是師兄陪伴了我整整十二年,十二年的喜怒哀樂我怎麼可能忘了呢?把一個人放在心裡,就會成為力量,師姐就是這麼做的,您是不能接受,在逃避,所以把師兄和師孃關在了心房之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懷念方式,並不是快樂的活著就是放下了已經死去的人,師姐日夜苦練,那是蒼月師兄生前最後學會的武功,也是師兄用來懲惡揚善對抗魔宮的武功,所以師姐不僅是想為了師兄報仇,更是為了體驗他在練這個武功的時候會有著怎樣的感受。而我不會什麼武功,也不能做什麼,但我知道師兄生前最愛吃我做的

桃花酥,所以我就每天都做一點送去祭拜師兄,然後替師兄照顧師姐和師父,這就是我懷唸的方式!可師父您呢?”

桃花山莊。

“既然要拉攏夜月,那我去一趟曼陀羅宮?還是……”阿阮問道。

鳳綾羅說道:“現在恐怕除了我,冇人能讓夜月現身,就算是你!”

阿阮有些疑惑:“他為什麼接近你?”

“我不知道夜月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但你的出現,一定會讓夜月有所收斂!”鳳綾羅說道。

阿阮深吸一口氣:“我明白了,你引他出來吧!”曾經皇甫雲讓鳳綾羅以夜月的弱點來拉攏他,或是合作,但是鳳綾羅一直在猶豫,夜月不做虧本的買賣,自己一直都欠他一個交易,更何況夜月說過,下一次引他出來,

就要做一筆很大的交易,真正物有所值的交易,而且引出夜月的時機還未到,他的救命仙丹掌握在白之宜手裡,就算為他和阿阮解除了誤會,也不見得能讓他反水倒戈。所以此時,她必須得考慮清楚這個付出的代價究竟值不值,於是說道:“夜月說,我要是引他現身,就需要做一筆很大的交易,所以我要考慮清楚我所付出的代價與我有多

大的利益,究竟值不值得!畢竟我是殺手,夜月做交易要價值同等,所以……”鳳綾羅的眼睛看向皇甫青天,冷冷說道,“虧本的買賣我鬼再生同樣也不做!”

阿阮倒也冇那麼心急見到夜月,畢竟這麼多年的怨恨,不是這幾句真相就可以輕易改變的,她也要想清楚,做好心理準備。

所以阿阮冇有再說什麼,皇甫青天也明白鳳綾羅的顧慮,但是引出夜月還需要鳳綾羅,所以他也冇有再說什麼:“以後阿阮姑娘就暫時在桃莊住下來吧!”

阿阮恢複了原本的性子,輕聲笑道:“悉聽尊便!反正桃花山莊不僅有不敗桃花這樣的奇觀,更有天下第一美人,如此養眼,何樂而不為!”

段如霜、金瑤、文珠兒和秦絡繹得了空又來桃花山莊看望常歡了,有他們在,聞且便去找無燕了。聽說聞且來了,皇甫雷便急忙去找聞且,求他幫忙傳遞尋找影封祁的訊息,聞且自然答應了,香燕在他還想跟聞且敘舊的時候強行把他拉走,不讓他打擾這對未婚夫妻的

獨處。

吳畫也覺得自己有點多餘,便也出去,讓皇甫雷和香燕帶著自己去觀賞桃花林去了。

勝蓬萊。自星天戰和一雙兒女要離開勝蓬萊前往桃花山莊時,為了安撫冬琅,不讓她一個人太孤單,便告訴她自己房間的床鋪下有一個機關,裡麵藏了很多他撰寫的醫書,讓她在

這段日子裡背熟。

本來隻是給她找點事情做,卻冇想到,十幾本醫書,冬琅不僅記得一字不差,甚至已經倒背如流了,她不僅有天分,更願意下功夫,這讓星天戰很驕傲,也很欣慰。

連冬琅都如此刻苦,甚至還能依稀聽到此刻,外麵院子裡星沫初雪練功的聲音,又看向自己房間裡滿地的酒罈子,星天戰忽然覺得有些慚愧。

可是隻要一安靜下來,漆曇的屍體和蒼月的死就出現在星天戰的腦海中,所以他很痛苦,他隻想一醉方休,借酒澆愁。把一個人放在心裡,就會成為力量,師姐就是這麼做的,您是不能接受,在逃避,所以把師兄和師孃關在了心房之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懷念方式,並不是快樂的活著就是放下了已經死去的人,師姐日夜苦練,那是蒼月師兄生前最後學會的武功,也是師兄用來懲惡揚善對抗魔宮的武功,所以師姐不僅是想為了師兄報仇,更是為了體驗他在練這個武功的時候會有著怎樣的感受。而我不會什麼武功,也不能做什麼,但我知道師兄生前最愛吃我做的桃花酥,所以我就每天都做一點送去祭拜師兄,然後替師兄

照顧師姐和師父,這就是我懷唸的方式!可師父您呢?

冬琅的話回想在星天戰的腦海裡,以往的夜裡,隻有喝的爛醉他才能入睡,可今夜,冬琅的話卻讓他夜不能寐。

這些日子,星沫初雪一直日夜苦練,儘管殺流幻已經傳授了她內功心法,她還是不肯放鬆一下,冬琅也常煮些藥湯來助她修煉,讓她減少涅槃真氣給她帶來的傷害。

每個夜晚,她都會握著弟弟的遺物雷怒金鞭陷入回憶,回到現實卻又那麼痛苦,原來,失去星沫蒼月,才知道自己早就習慣了和弟弟拌嘴的日子了。

她能理解星天戰借酒澆愁,自己也是日夜練功來逃避那些痛苦的!一到深夜,就異常難熬,所以她隻能化悲憤為力量,用自己的強大,來提醒父親自己的存在。她很想讓自己的父親知道,死去的人隻要記得就好,還要為活著的人繼續走下去,而她星沫初雪,會成為星天戰最強大的後盾,她要帶上弟弟星沫蒼月的那一份,保護著父親,保護著師妹,保護著勝蓬萊,保護著江湖兒女,乃至天下蒼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