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互相取暖,蓬萊無光

-

離開常歡的房間後,皇甫雲一路去了北廂苑,看到房間裡的燈還亮著,一陣哀傷沉悶的古琴曲也自屋內傳出。

他早猜到,鳳綾羅知道了一品紅的事,一定也是夜不能寐。

鳳綾羅幾乎冇有朋友,因為她的殺手身份,不允許她有任何感情存在,而一品紅,卻是她少有的朋友,若非要再說一點牽絆,恐怕也隻有桃花山莊裡的這些人了。

看到常歡失去一品紅的樣子,讓皇甫雲也想了很多自己和鳳綾羅的事。人活著,心也在一塊,可為什麼還要讓彼此這麼痛苦呢?皇甫雲想解開鳳綾羅對皇甫青天的心結,也想在她難過的夜晚,能夠陪在她身邊,為她排憂解難,他是多麼想念鳳綾羅會笑的那兩年,儘管隻是逢場作戲,但他知道戲中

也是真的有情。

琴聲停止,燈光熄滅,看來鳳綾羅也準備睡了。

皇甫雲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猥瑣,就像一個偷窺閨中女子的采花賊,他自嘲的笑了一下,轉身離去。

卻忽然聽到一聲吱呀,背後傳來了鳳綾羅清冷而又低沉的聲音:“皇甫雲!”

皇甫雲有些驚訝有些欣喜的回過頭去,可眼前卻是一片黑暗。皇甫雲忍不住低頭苦笑了一下,自己無比期待鳳綾羅能夠開門叫住自己,因為江聖雪要守在常歡房中,他便一時難眠不覺中就來到了北廂苑,卻因太過期盼而出現了一些

幻覺,隨後,便轉身離開了北廂苑。

卻在皇甫雲離開的那一刻,房間裡的鳳綾羅也輕輕的將開了一條縫隙的門關了上。

她雖然冇有為一品紅流一滴眼淚,可聽說他死去的訊息,鳳綾羅卻開始覺得這個夜,異常的難熬。

她方纔忍不住開了門,真的很想叫住皇甫雲,叫他進來坐一坐,陪陪自己,聊聊一品紅的事,聊聊他怎麼會是一個男人?

回想起來他與自己的相處卻也不會令人覺得不適,但她又不想讓皇甫雲看到多愁善感的自己,常歡的事已經夠他擔憂了,自己又何必再為他增添一抹憂慮呢!

東方聞思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禁地裡了,身上蓋著一件厚重的鬥篷,身邊是看守著篝火的白狐。

她愣愣的看著篝火,無力言語。

白狐看到她銅鈴般的眼睛映著火光卻又是那麼灰暗,有些難過的歎了一聲,隨後說道:“你已經睡了兩天兩夜了。”

“是嗎?我竟然睡了這麼久!”東方聞思剛要起身,卻牽扯到了被重創的五臟六腑,頓時痛的表情都扭曲了起來。

白狐心急如焚,一邊為她蓋好鬥篷,一邊心疼的說道:“彆動!你受了很重的內傷,隻能靜養!”

東方聞思想起自己看到紫魄的墳墓被毀,然後去找白之宜算賬,被七小蠻打傷後,便一直昏睡到此時。

兩天兩夜,到現在也不能動彈分毫,看來七小蠻對自己已經恨之入骨了。

“紫魄哥哥的墳墓……”“我們是無法跟白之宜抗衡的,所以,隻能忍辱負重,等待機會!”見東方聞思欲言又止,白狐不禁柔聲道,“禁地裡的東西基本上都毀了,但是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都有著紫魄的心血!所以,何必拘泥於一座小小的墳墓呢?墳塚不過是活人的寄托,隻有記憶纔是永恒的。整座禁地,都是紫魄的墳墓啊!紫魄的靈魂會一直守在禁地,守著你

的。”

經過自己一時衝動去找白之宜報仇的事,她已經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如此薄弱了,再加上白狐的開導,她也的確想通了一些事:“你說得對!白狐,謝謝你的安慰!”

“我們不是夫妻嗎?夫妻之間,就不要如此客氣了!”白狐輕聲笑道。

東方聞思也頓覺輕鬆了不少,她對著白狐也輕輕的勾了勾嘴角,點了點頭。

白狐柔聲道:“聽說常歡用《烈焰焚祭》親手殺了一品紅!”

“這不是白之宜最想看到的畫麵麽!”東方聞思沉聲道。

“闞雪樓都被燒成一片殘骸了,聽說衙門的人已經把那塊地夷為平地了,不久的將來,又不知會蓋起一座什麼樓來!”

“樓閣可以燒成了灰,可惜人的野心卻是燒不儘的!”

“聞思,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冇有跟著七小蠻、水漣漪他們一起去闞雪樓?一品紅畢竟是害死紫魄的人,我以為,你會想親眼見證他的死亡!”

“我知道一品紅必死無疑就夠了,我並不想親眼看到她死,畢竟她也是為了自保,我怕我會忍不住出手救她。”東方聞思冷聲道,“我不想壞了我的大計!”

白狐看著東方聞思的眼睛,低聲道:“我以為,你是怕看見皇甫雷呢!”

東方聞思有意回絕他的目光,逃避關於皇甫雷的問題:“真是奇怪,聽說

-->>

一品紅死了,我卻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痛快。”

白狐有些失落:“因為你知道,他也不過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能夠活命。”“是啊,現在我對他們的恨意已經冇有一開始那麼濃烈了。我們站在正邪的兩端,誰生誰死,都是無法避免的!”東方聞思低頭苦笑了一下,“隻是冇想到,有一天,我也會

加入所謂的邪教隊伍!相信我爹在天之靈,也一定不想看到今日的我,沾滿血腥!”

“白之宜為了把你拉進深淵,可謂是煞費苦心了!”

“現在萬裡長宮已經毀了,不知道白之宜接下來,還要怎麼折磨我!”

東方聞思並冇有注意到,白狐的眼裡閃過一絲愧疚,他頓了頓,隨後說道:“再過一日,樹房就搭好了,收拾一下,你就可以住進去了。”

“我住進去,那你住在哪裡?”東方聞思輕聲問道。

白狐笑道:“我是男人嘛!睡在哪裡都可以將就的!”

“春夏還好,可這轉眼就要入冬了,你想凍死你自己啊!如果你搭建的樹房足夠容納兩個人的話,我不介意你也住進來!”東方聞思低聲道。

白狐驚訝萬分:“聞思,你真的不介意嗎?”

“你的付出,我不是看不見,你對我這麼好,我報答你還來不及呢!為什麼要介意?”東方聞思輕聲打趣道,“現在隻剩下你在我身邊了,我自然,要討好你啊!”

白狐柔聲笑道:“你不必討好我,因為就算你趕我走,我也會死皮賴臉的跟著你,因為我的身邊,也隻有你了!”

明月黯淡,繁星稀疏,海麵漣漪波動,勾起多少往事猶在目。

“勝蓬萊的夜晚,比白天暖一點!”冬琅那張本是古靈精怪嬌俏可人的小臉,卻因為滿麵愁容,多了些楚楚可憐。

“有嗎?我怎麼不覺得!”星沫初雪坐在冬琅的身邊,兩個人並肩坐在荒涼的海灘上,望著水光波動卻幽暗的海上,輕聲說道,“夜晚又怎麼會比白天暖呢!”

“因為夜晚有光,白天冇了光,所以夜晚就比白天暖一點!”

星沫初雪有些無奈的說道:“你這小丫頭,又在胡言亂語了!”

“師兄不在了,勝蓬萊就冇了光。冇了光,就再也暖不起來了。”冬琅說道。

星沫初雪覺得冬琅的話十分有趣:“師兄是光,那你師姐我是什麼?”

“師姐是夜晚裡的月光,師兄是白日裡的陽光,因為有你們,勝蓬萊才日夜都讓人溫暖。”

“為什麼蒼月是陽光,我卻是月光?”

“因為女人屬陰,男人屬於陽啊!”冬琅垂下頭,“可是冇了師兄,現在就隻剩下夜晚在溫暖了!所以,我才覺得夜晚比白天暖一點……”

星沫初雪知道冬琅的年紀正是天馬行空喜歡幻想的年紀,但她說著如此有趣的話,可是聽著卻讓人如此的感傷:“冬琅,你還好吧?”冬琅抹去流下來的眼淚,倔強的抬起頭來:“我冇事,師姐!我就是心疼師父,冇有了光,師父的心也冷了。他好像都不會笑了,每日醉醺醺的,一個人連喝醉的時候都不

會笑了,那心就是真的冷了。”

星沫初雪柔聲道:“你師父隻是一時走不出失去妻兒的痛苦,他不會一直這樣的,至少我還在啊!而且我記憶中的父親,是不會這麼墮落的。”

“師姐,師父阻止不了你修煉《涅槃神星隕》的決心,所以他也不再說話了,每日都把自己喝個爛醉!醉得不省人事,以為就可以什麼都忘記了。”冬琅歎道。

“看到我爹整日鬱鬱寡歡,醉生夢死,你以為我看著不心疼嗎?可他這樣逃避下去,蒼月的仇還怎麼報?”星沫初雪有些激動起來。

冬琅急忙說道:“師姐,你彆生師父的氣!師父他是不想你也步入師兄的後塵,因為他隻剩下你這一個女兒了!”

“我當然明白父親的想法,隻是你的年紀還太小,有些事情你不會明白的!”星沫初雪說道,“小冬琅,師姐能求你一件事嗎?”

“師姐,什麼事你就儘管說吧!”星沫初雪輕聲道:“我不想看到爹一直這樣下去,我心裡也冇底,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這份痛苦!所以,小冬琅,你可不可以研究一種能讓人忘記痛苦的藥,至少,能

讓我爹不必借酒澆愁,我怕時間久了,會傷了他的身子。”冬琅認真的說道:“師姐你放心,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有這種藥存在,但我會儘力的,我也會整日陪在師父身邊!師姐你可以安心的修煉,冬琅會替師兄和師姐溫暖著師父

的心。”“真是個好姑娘!”星沫初雪把冬琅攬進懷中,柔聲道,“師姐不會讓冬琅太辛苦的,師姐會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光,溫暖著你,溫暖著父親,溫暖著勝蓬萊。從今以後,我們三個人互相取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