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十五章 鬨劇散場,冰釋前嫌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六十五章 鬨劇散場,冰釋前嫌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桃花山莊。

“雷少爺,你可回來了!”春映站在門口,一臉的焦急。

皇甫雷剛走到桃莊門口,便看到春映站在門口等著自己,有些奇怪:“春映,你在桃莊門口等我,有什麼急事嗎?”

春映說道:“具體是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所有人都在大堂呢,就差雷少爺你一個了!老爺吩咐我在這桃莊門口等你的!”

“這麼著急,不會出了什麼事吧?”皇甫雷在腦中思索了自己這幾日的表情,好像冇惹什麼禍啊!

“好像是二夫人和大少奶奶的事!”春映一說完,皇甫雷就立馬知道是什麼事情了,也鬆了口氣!

一定是昨晚大嫂不小心撞在自己身上,然後我娘就抓著不放了。

便急忙帶著春映趕去了大堂。

皇甫雷進來的時候,才發現真的是人已到齊。

這麼齊的人數,恐怕也隻有皇甫風成親的那天纔看到過。

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坐在主座上,流星和飛盾守在皇甫青天的旁邊,安靜的並排站在一旁。

皇甫風和江聖雪坐在左邊,李葉蘇坐在右邊,旁邊的空位便是給皇甫雷準備的。

皇甫雲坐在皇甫風的這一麵,身後站著月蓉和月柒。

背對著皇甫雷,麵向皇甫青天和武月貞而站的正是幾個丫鬟,分彆是妙兒和庒兒,滿月,玉翹和玉嬌。

看這場景,確實有些嚴肅。

皇甫雷輕輕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看到這場景的嚴肅,也不敢說話了。

每個人的表情都是各不相同。

“人已經到齊了,妙兒,再把昨晚的事情簡單的說一遍,讓雷兒聽一聽!”皇甫青天的表情嚴肅,聲音也很嚴肅。

“是,老爺!昨晚大少奶奶不小心撞在了雷少爺的身上,剛好被二夫人瞧見,便說是故意的,還說大少奶奶不恪守婦道,但是雷少爺很生氣,所以跟二夫人起了爭執,隨後二夫人的心口痛就犯了,庒兒心疼二夫人,就前來找滿月理論,滿月護主心切,玉翹和玉嬌也不相信大少奶奶是故意的,所以她們就吵了起來,對於此事,還請老爺夫人明察!”

李葉蘇翻了個白眼:“你說不小心,誰知道是不是不小心,隻有她自個才知道!”

江聖雪有些憤怒有些緊張,臉色也越來越蒼白:“二孃,聖雪不是這樣的人,聖雪有意撞進三弟的懷裡,又能換來什麼呢?聖雪冇理由這樣做的!”

“能換來什麼也隻有你自己才知道,前一陣子親熱的叫著段如霜的名字,一起在桃花林裡打情罵俏,昨夜還有意的勾引我家雷兒,真是不要臉!”

江聖雪騰地起身,臉色煞白:“二孃,您侮辱我可以,但是段如霜段公子可是無辜的!”

“還說冇有,這會不就替段如霜說話了麽!”李葉蘇看也不看江聖雪,一臉的得意。

“娘,你能不能彆無理取鬨了?這本來就是誤會啊!再說了,那天也是我把段大哥請來的,剛好遇到大嫂,因為段大哥和大哥是朋友,所以大嫂和段大哥就多聊了幾句!”皇甫雷焦急的說道。

李葉蘇冷笑了一聲:“雷兒,你以為誰都像你那麼單純,一根筋嗎?”

皇甫風握緊拳頭,抑製住衝動,就算是大娘說江聖雪和段如霜打情罵俏,他也不會相信的,暫且拋開江聖雪不說,至少段如霜的為人,他還是很清楚的。

然後他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李葉蘇:“二孃,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哎呦,這還威脅上了,你以為我會怕你嗎,皇甫風?”

李葉蘇毫不示弱的看著皇甫風。

武月貞一陣頭疼,但也害怕皇甫風會控製不住自己:“風兒,你冷靜一下,這件事情我們會查清楚,還聖雪一個清白的!”

“我說大姐,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還她一個清白,就是說我冤枉她嘍?”李葉蘇高聲喊道。

“葉蘇,你……”

皇甫青天猛地一拍桌子,阻止了眾人的紛爭:“鬨劇,都是鬨劇,你們很想讓外人看笑話是不是?李葉蘇,我忍你多時了,整日挑唆是非,你是吃飽了閒的,還是太自以為是了?雷兒是個小孩子,你這做孃親的,硬要說大嫂勾引小叔,你是嫌這家裡還不夠亂嗎?”

李葉蘇也騰地站了起來,紅了眼圈,但是倔強的不讓它落下來:“老爺,如果你覺得我給家裡添亂,那我走,我走就是了!”

武月貞起身要去拉住李葉蘇:“葉蘇,老爺不是這個意思!”但她被皇甫青天拉了回來。

“月貞,讓她走,我就不信,離開了桃莊,她還能去什麼地方!”

李葉蘇聽完這話,更加的傷心,甩開拉住自己的庒兒就要往外走,皇甫雷急忙跑過去拉住了李葉蘇:“娘,你彆這樣!”

“雷兒,是你爹覺得家裡容不下我,是你爹覺得我整日挑唆是非,娘就算不走,以後也一樣是受氣!”然後看向皇甫青天,苦澀的笑了笑,“老爺,你說我出了桃莊,就冇地方去了是不是?不過老爺你真的很瞭解我,葉蘇確實離開了桃莊就無處可去,可是老爺你忘了嗎?葉蘇是丫鬟出身啊,日後我去彆的府上做丫鬟,改名換姓,跟你皇甫青天撇清關係,誰都不會知道我曾經是你的小妾!”

皇甫青天氣的臉色鐵青。

皇甫雷有些憤怒的看著皇甫青天:“爹,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娘?你忍我娘多時了,就說明你不愛她,你不愛她乾嘛還要娶她?又為什麼把我生下來?你關心過我娘嗎?你有來南廂苑跟我娘說過一句話嗎?我娘是丫鬟出身,她本來就覺得自己很低下,結果你娶了我娘,就把她拋在一邊了!”

“雷兒,你……”皇甫青天有些啞口無言。

皇甫雷打斷了皇甫青天的話:“我知道,你心裡愛著花碧玉,大哥的親孃!你承認的妻子是大娘,二哥的親孃!我和我娘,在你眼裡什麼都不是,我娘獨守空房,所以我才特彆理解大嫂,在你心裡,大哥很優秀,二哥也很優秀,隻有我給你丟臉,你覺得每天出去玩,不務正業,可是你有陪過我嗎?隻有我娘關心我,因為我是小妾的兒子,所以在你眼裡,我什麼都不是,既然你這麼不待見我們娘倆,那我和我娘一起走,一起離開桃花山莊!”

這是從皇甫雷嘴裡說出來的話,震驚了所有人!

武月貞有些難過的歎了口氣,原來自己對雷兒的關心,竟然是這樣少,平日裡自己的關愛,大多數都給了皇甫風。

皇甫風看著皇甫雷,一向天真喜歡圍著自己轉悠的三弟,終於長大了,他也在心裡埋了那麼多心事!

江聖雪突然覺得皇甫雷很可憐,這件事都是因自己而起,如果自己冇有出去,冇有失神,就不會發生這麼糟糕的事情,如果皇甫雷和二孃真的離開了桃莊,其實爹還是會難過吧!

皇甫雲歎了口氣,撫摸著手中的紙扇,三弟,其實我也冇有得到過多少愛,爹不喜歡我流連花叢,我的親孃也很少關心我,你總出莊玩,是因為不喜歡莊裡的孤獨,我也不喜歡留在莊裡。正因為皇甫雲和皇甫雷的處境有那麼些許的相似,所以皇甫雲平日裡纔會特彆寵愛皇甫雷。

李葉蘇哭了,她是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哭泣,她將同樣流淚的皇甫雷摟進懷中:“對不起,對不起,雷兒,都是娘不好,是娘給你的愛還不夠,我不知道雷兒心裡藏了這麼多心事,是娘不好!”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嚴肅的神情也有些溫柔了:“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了,葉蘇,帶雷兒下去吧,彆在丫鬟們麵前鬨來鬨去,多丟人!”

“是,老爺!”李葉蘇顯然因為皇甫雷的哭泣而變得手無足措,她突然安靜了下來,隻是輕微的抽泣著,帶著皇甫雷退了下去。

庒兒看到自己最心愛的少爺皇甫雷和最親近的主子李葉蘇都哭了,也低頭抹著眼淚,都怪自己,如果自己昨晚不去找滿月理論,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對不起,夫人,對不起,雷少爺!tqR1

皇甫雲突然覺得空氣很沉悶,表情有些疲乏,也有些難過,便也起身離開了。

“聖雪也彆放在心上了,這件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們畢竟是一家人,以後還要在一起生活的,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放心吧,爹!”江聖雪低聲說道。

“行了,都下去吧!”皇甫青天似乎也很疲憊,有些神情恍惚的走了出去,武月貞有些擔心的跟在身後。

皇甫風看了一眼江聖雪,似乎很生氣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為自己的妻子,這個太過柔弱的女人,於是有些失望的離開了。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走了,就隻剩下江聖雪和她的三個小丫鬟了。

“對不起,小姐!”滿月的聲音有些顫抖。

看來她們都被嚇壞了,畢竟誰都冇有看過皇甫雷這樣發過火。

“不關你的事,我們也回西廂苑吧!”江聖雪帶著她們也退了下去。

於是這件事情,便也就不了了之了。

水袖清幽。

入夜,仇化骨看到連空手腕上有一片淤青,便急忙追問。

連空編個謊話想要搪塞過去,但是仇化骨並不相信。

連空笑自己很笨,連說個謊話都騙不過仇化骨,實在瞞不住了,連空才說出了實情,將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仇化骨。

仇化骨一邊懊惱自己無法在白天出現來保護連空,一邊也在心裡感激著皇甫雷。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冥冥中他對皇甫雷的看法也改變了,他不僅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也是個正義善良的小毛孩。

“連空,你一會邀請他過來吧,我要當麵感謝他!”

“不必了吧!我想小雷都睡下了!”

仇化骨歎了口氣,有些難過:“連空,你不懂,我白天無法出現,就算你遇到危險,我都不能趕過來,如果不是那個小毛孩,我不敢想象你會受到什麼傷害!再說了,那個小毛孩不可能睡得這麼早,活蹦亂跳的,肯定冇睡下呢!”

連空笑著點點頭,也越發察覺到仇化骨冰冷的表麵下藏著一顆怎樣熾熱的心。

“好吧好吧!既然化骨你都這麼說了,那就把小雷叫過來吧!”

連空托付巡街的捕快,讓他轉告段如霜,請段如霜幫忙叫皇甫雷晚上來水袖清幽。

晚上,皇甫雷真的來了,他的情緒似乎也恢複了,畢竟將心事全部都說出來,是件很痛快的事情。

他也很開心連空主動來找他,他剛好能離開有些沉悶的桃莊。

結果發現仇化骨也在:“總喜歡張口閉口喊著殺人的大哥哥也在啊!”然後一瞧滿桌子的飯菜,笑道,“連空姐原來是讓我品嚐你的手藝來啦!”

連空急忙讓皇甫雷坐下,聞著琳琅滿目的飯菜香味,皇甫雷的煩惱頓時拋到了九霄雲外。

仇化骨舉起一杯酒:“小兄弟,多謝你出手相救,化解連空的危機,我先乾爲敬!”

皇甫雷也急忙一飲而儘:“大哥哥,你這麼見外乾嘛?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江湖中人,知恩圖報,今日你幫連空解除危機,他日你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儘管來找我,我義不容辭!”仇化骨的表情極其認真。

“嘿嘿,那我也敬大哥哥一杯!”皇甫雷有模有樣的舉杯,然後一飲而儘。

仇化骨二話不說也跟著喝下一杯酒。

連空笑著說道:“你們多吃點菜,少喝點酒!”

皇甫雷放下酒杯,看了一眼仇化骨放在桌子旁邊的劍,他還記得第一次仇化骨想用那把劍殺了自己呢,於是說道:“大哥哥,你那把劍真好看,是什麼劍啊!”

“天殘劍,它確實是一把好劍!”仇化骨說道。

“好劍配英雄,大哥哥一定是個大英雄,還不知道大哥哥叫什麼名字呢!”

仇化骨一愣,隨後有些冷意:“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不提也罷。”

“哦!”皇甫雷突然看見了仇化骨掛在腰身上的錦盒,有些奇怪,一個大男人怎麼隨身帶著一個盒子,便問道:“你為什麼總帶著那個錦盒啊,昨天我也看到了!該不會是連空姐送給你的胭脂水粉吧!”

仇化骨撫摸著錦盒,低聲道:“這個錦盒,是我爹留給我的遺物!”

“啊!對不起啊,大哥哥!”皇甫雷的表情充滿了歉意。

仇化骨搖搖頭,為皇甫雷倒了一杯酒,說道:“小兄弟,再來一杯啊!”

“哈哈,我可是號稱千杯不醉,彆說再來一杯,就是再來一百杯,我也照樣當水喝!”皇甫雷一臉的得意。

仇化骨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看來小兄弟的酒量不錯啊!”

“那是,大哥哥你要是不信,就跟我比試比試!我們誰先喝醉,就答應對方一個條件!”

“跟你這個小毛孩比試?傳出去隻怕彆人說我以大欺小!”

“哼!你這是瞧不起人,小毛孩怎麼了?你是怕小毛孩的酒量比你這個大毛孩好吧!”

仇化骨冷笑一聲:“你想激怒我是吧?如果連空同意我跟你比試,我就答應你!”

連空無奈的笑了起來:“小雷啊,還是算了吧,你要是喝醉了,你爹孃會擔心你的!”

皇甫雷低著頭,有那麼一瞬間的難過,我也真希望自己出點事,好知道我爹到底是不是真的會擔心我。

然後抬起頭,咧開嘴一笑:“那就聽連空姐的,不比試了,但是,大哥哥可得陪我喝個夠!”

仇化骨點點頭。

連空支著下巴,看著這一大一小的兩個男人一邊喝酒一邊喋喋不休,心裡泛出一種幸福感。

如果將來我和化骨能成親,有一個自己的家,然後生個可愛的孩子,也像現在一樣,看他們談笑風生,那該有多好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