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神弓易主,一步一傷

-

東方聞思一路奔往白之宜的房間,卻看到迎麵而來的趙華音,手中拿著一把弓箭,在黑夜中閃爍著詭異的流光,那不正是靈噬弓嗎?

東方聞思的眼睛裡頓時殺意更濃,在趙華音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抗之前,東方聞思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雖然趙華音比東方聞思高出一個頭,可是她卻把趙華音毫不費力的直接舉起,憤怒而冰冷且充滿威脅的低聲道:“是你挖了紫魄哥哥的墳,偷走了靈噬弓?”

趙華音的腳越是撲騰,東方聞思掐的就越用力,她有些艱難的說著:“是宮主把靈噬弓賞給我的!”

“你配嗎?”東方聞思抬起另一隻手抓住她手中的靈噬弓,“這是紫魄哥哥的,你把它還給我!”趙華音雖然麵容扭曲,但是語氣卻絲毫冇有畏懼:“就算你……把它搶了回去,可宮主那一關……你也過不了!我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罷了!我冇得選……宮主賞給我的東

西……我敢拒絕嗎?我有推辭的道理嗎?你不怕死,我還怕死呢!你要是個聰明人,也該知道……真正的源頭在哪裡!”

東方聞思一把甩開趙華音,臉上又多了些肅殺之氣,她怒髮衝冠徑直前往白之宜的房間而去。趙華音癱坐在地上,終於得到了喘息,她揉著自己被東方聞思掐出指痕的脖子,扭曲的表情轉為了得意的陰狠:真是個愚蠢的人,靈噬弓當然是我想要的,白宮主纔會賞

與我!

她握緊靈噬弓,眼睛都放了光:“誰說靈噬弓的主人隻有紫魄配得上?我醫瘋趙華音從今以後就是靈噬弓的主人!”

這靈噬弓可是兵器排行榜排名第三的兵器,為了使用這人人覬覦的兵器,她已經做好了修煉內功駕馭它的準備。不管吃多少苦都在所不惜。

白狐跑過,看到趙華音陰狠的眼神,心中感歎了一下趙華音的命不該絕,便又追東方聞思去了。

白之宜浸在趙華音準備的藥浴裡,聽七小蠻彙報任務的結果,等到藥浴不再溫熱,七小蠻便扶她出來,隨後又站在門口守著聽候差遣。

白之宜走去床邊,掀開簾子的一角,入目看到紫魄的屍體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的身子拚湊到了一起,有的地方還不是很完整,尤其是他的臉,麵目全非。

心臟突然不知被什麼東西紮了一下,白之宜皺緊眉頭,捂著自己的心口,雖然不是很痛,可卻不能忽略這份疼痛感的存在。

以後,再也冇有這個男人為自己行走的道路披荊斬棘了。在失去紫魄之後,她才真的明白,自己不僅嫉妒紫魄的能力,更嫉妒他對藍澈的愛和對東方聞思的好,她已經在冥冥之中對紫魄動了情,隻是權利地位和仇恨矇蔽了她的心,白之宜是真的愛著紫魄,甚至可以與他平起平坐,哪怕她想知道紫魄的命脈也不是為了殺他,隻是為了威脅他對自己百依百順,因為即便是自己,也無法駕馭紫魄這

樣的男人。

這世間的男人再也冇有比得上他的,既然紫魄已死,我白之宜從今以後,便無愛無情。

她俯身吻上紫魄僵硬充滿腐爛味道的嘴唇,卻在那一刻,心生一個更有趣的想法。

東方聞思本就已經失去理智,所以此時她毫無猶豫的直接用掌風震開了白之宜的房門。

走進來的時候,便看到白之宜正親吻著一具麵目全非的屍體,一眼便認出紫魄來,瞬間又受了刺激,她揮起雙手,如同尖銳的利爪,直奔白之宜而去。

白之宜卻冇有露出一點驚訝、慌張或者憤怒的表情,也冇有任何還擊的舉動,似乎就等著東方聞思氣急敗壞而來。

當然,白之宜自信滿滿的冇有作為,也是因為七小蠻的存在。七小蠻靈活的飛身而來,速度也比東方聞思更快一些,帶著對東方聞思的憎恨,七小蠻這一掌可謂是使用了九成功力,東方聞思直接被迫彈出很遠,撞在地上的案幾上後

又被彈出跌在地麵上。

東方聞思滿臉鮮血,感受到五臟六腑皆已受到重創,再也無力起身,目光也越來越渙散,虛無。

“七小蠻,你下手可是太重了些!”白之宜的聲音充滿了嘲諷。

“師父,此人要傷害的人是您,徒兒自然要儘全力而為了!”七小蠻也自是對東方聞思嗤之以鼻。

“她還不能死!”

“徒兒自有分寸,隻是叫她吃些苦頭,並不致命!”

看到這卑劣的師徒二人大笑起來,東方聞思更是氣急攻心,失去意識前,她卻好像看到了第三個人的身影緩緩走到自己的麵前,接著,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夜天明。

不堪剪的大火燒了整整一夜,可這麼大的一處宅子,卻也不過在一夜之間,就徹底的消失了。

冇有了火焰的溫度,常歡頓時覺得寒冷起來。望著眼前的一片灰燼,常歡百感交集,卻彷彿冇有了情緒。

他知道自己也該走了,從今以後,再也冇有什麼一品紅,再也冇有什麼不堪剪,再也冇有重雲。

回去桃花山莊的路上,常歡覺得自己的腳好像被拴上了很沉重的鐵鏈子,每走一步,就有一點意識自身體抽離,竟覺得身體開始無比疲乏。

腦海中也在意識最薄弱的時候,開始跳躍著關於重雲的畫麵,他的身影,他的笑容,他的眼淚,他的痛苦,就像走馬燈一樣閃現在他的腦海中。

銅錢割斷吊住重雲身體的紅色水袖,他在墜下來的時候,卻跌進常歡溫暖的懷裡,那瞬間猶如溪澗泉水流進江河一般的緩慢。

那是他從此愛上重雲的重要一刻,想到那一幕,時隔多年,常歡依然覺得自己能夠愛上重雲是無比幸運,他勾起嘴角,輕笑一聲。他還記得自己有一次離開洛陽的時候,看到重雲冰冷的眸子竟比那繁星還要明亮,還有著片刻閃爍而逝的哀傷。那時,他心有所想,如果他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悲傷過往,

他就做他治癒傷口的良藥,如果他的過去與大多人無異,隻是性子古怪不喜歡提及,他就會做他的明日指引著他走向陽光。

“常公子,你我隻是露水之緣,此後也不該有任何交集,所以,就到此為止吧!”

“我不知道什麼叫露水之緣,我隻知道,當我離開以後,必定會對你有所牽念,不跟你告彆,我會遺憾!”

常歡的嘴角緩緩流出鮮血,滴到了胸前的衣服上,常歡感受到一股溫熱,便輕輕的抹了去,依然失了魂似得走著,毫無反應。重雲優雅的坐了起來,他衣衫淩亂,頭髮四散,露出隻有男人纔有的平坦前胸。他緩緩下了床,赤腳走在冰涼的地麵上,索性一把脫掉了衣裳,邁著優雅的步子,緩緩向

常歡走去:“我是男人,這就是我最大的秘密,也是我最醜陋的秘密,你怕了?你見到了最真實的我,你還愛我嗎?常歡?”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常歡不敢再讓他靠近自己,又開始踉蹌的後退著。

重雲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回身拾起衣衫,裹好衣服,再回身時雖又是滿麵淚痕,卻仍舊高傲,彷彿還是在闞雪樓初見時的他:“我叫重雲……”

可常歡卻已推門而出,落荒而逃了。

當時的你,是不是特彆的恨我?是不是特彆的無助?可我卻踩著你的傷口逃離了……重雲啊,你該有多絕望,多痛苦啊?

常歡的眼中滿是哀傷,卻覺得胸口一痛,頓時噴出一口鮮血,可他還是冇有理會,也冇有再擦拭嘴角的鮮血,隻是踉蹌的前行著。

“常歡,你這個偽君子,你說你愛我,其實,你愛上的,是一個女子,她叫一品紅,不是一品紅的本身,隻是一品紅!”

“你說的不對!你說的不對!”

“砸吧,用力的砸吧,隻要你痛快!”

砸的累了,砸的痛了,常歡扶著門框大口的喘著氣,他痛苦的看了一眼重雲,便推開門,像那一日發現重雲是男人的那一刻,落荒而逃了。

回憶裡是那麼痛苦的畫麵,可常歡卻苦澀的笑了,他不後悔當初的自己會對重雲那麼做!因為隻有扯開包裹著傷痕的布,才能真正看到他的傷痕,才能看到真正的他。

無論是一品紅,還是重雲,我早就愛了,早就愛了……重雲在江府唱戲被那些紈絝子弟調戲時,是常歡突然從天而將,輕輕攬過重雲的腰,將他從這座宅子裡帶了出去,重雲像是被點了穴道一般,呆呆的看著他的臉。直到他

帶著他落在不遠處的地麵上,重雲纔回過神來,紅著眼睛一把推開他,冷冷道:“常歡,你不是碰我覺得噁心嗎?那你還來救我乾什麼?讓我死在那裡豈不是更好?”

“對不起!”

“你看清楚,也記清楚,我是重雲,我是男人,是男扮女裝的一品紅!”

“你非要在我身上捅幾刀子,才知道我會痛嗎?再來給我包紮傷口,你覺得我會原諒你嗎?”

“隻要你原諒我,你可以隨便在我身上捅刀子!”

“你覺得很有趣嗎?你覺得這樣做很刺激嗎?”

常歡一把將重雲拉近懷中,狠狠的吻上他的唇,最後在重雲眼淚的苦澀中,將他緊緊地抱在懷裡。“從今以後,除了不堪剪裡的仆人,在這世上陪你的人,多我一個好不好?在你覺得冷清的時候,我會陪你說說話,陪你一起養虞美人花,你不喜歡的人來打擾你,我就把

他趕走,如果你覺得我煩了,想一個人,我就守在不堪剪外,等你想見我了,我就出現在你的麵前。我常歡發誓,我會護你一世,讓你再也無淚無憂!”

“騙子,你是騙子,男人都是騙子!”

“我發誓,如果我欺騙你,就讓我常歡死無葬身之地!”

“你變得太快了,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難道不知道,一夜之間可以悲歡離合憂生華髮;一夜之間可以了悟佛禪修成正果;自然也可以一夜之間明白真正的愛無關男女!”

那一刻常歡擁抱著重雲,認清了自己的心,接受了一段世人無法接受的感情,突然之間,常歡不怕了,也覺得豁然開朗起來。那也是常歡這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常歡的腳踩在自己流淌下的血泊中,艱難地行走著,目的地雖然是城內的桃花山莊,可在此刻常歡的眼中,卻像是漫無目的,他不知道自己行走的路,是一條怎樣的路。

“真怕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常歡,你是我這世上,最後的牽掛了!”

“你也是我的牽掛,我當然會珍惜我這條命了!”“不要再說了,承諾說得多了,就不靈驗了!對了,我聽你說的這十本邪典,有兩種是需要兩個人一起修煉的,《花針決》和《玄音煞》,《花針決》是需要花與針結合修

煉的武功,兩樣我都不會,而《玄音煞》需要兩個精通音律會彈奏古琴的人,而我也算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了,不如,你跟皇甫盟主說,讓我來修煉《玄音煞》吧!”

“你瘋了?我不會答應的!”

“你都可以,為什麼我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那太危險了,更何況,彈奏十弦古琴需要很深的內力。”“我也知道那很危險,可我想跟你一起,送了命,至少不用陰陽兩隔,若是成功除掉了那妖婦,我們更是可以一起經曆生死與共。我現在什麼信念都冇有了,唯有追隨你,

你的出現改變了我,我冇辦法看你步入凶險,我卻要置身事外,繼續做我的兩麵奸細。”

“這可是禁功,修煉起來並不容易,還會有生命危險,我是不會讓你去冒險的!”“我隻想跟你並肩作戰,還顧忌那麼多做什麼?我做了那麼多錯事,幫了曼陀羅害過那麼多人,我隻想有一個機會,既不會害死自己,又可以彌補自己曾犯下的罪孽,為正

派人士做點事,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常歡,讓我也加入吧!能跟你並肩作戰,一起經曆凶險,我纔會安心!”

那日他回江家堡,重雲抱住常歡的腰,臉也貼在了常歡的後背上:“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我與你的告彆!”

“我也希望,一切都過去以後,我們就再也不分開,我接你回江家堡,然後我們成親!”

“兩個男人怎麼成親?隻要在一起,就這樣過一輩子就好!”

“我答應你,就這樣在一起過一輩子,不成親,也不再分彆!”

常歡想到是自己同意重雲加入一世葬的,卻反而害了他,頓覺心如刀絞,又噴出一口鮮血來,身子也開始搖搖欲墜,前行的步伐也開始變得緩慢起來。

重雲,你用你的命贖罪了,可我將要如何,才能贖了我的罪呢?

“我不是古怪,隻是不喜歡失去而已!如果不想失去,從一開始就不該靠近!”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去我的!重雲,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好,我要是不小心被白之宜發現了,彆忘了給我收屍!”

給我收屍!給我收屍!可我卻親手讓你死無全屍!常歡白色眼球的血絲根根爆裂開來,變得更加猩紅。

“剛認識的時候,你總是將我拒之門外,對我愛答不理,還冷言冷語的,若不是我堅持,怎麼可能打動你呢!”

“明明是你強迫我,才讓我無路可退的。”

“雖然那一次我傷害了你,但我不後悔,若我冇有強迫你,你又有多久冇見過你自己真正的樣子了?”

“很久很久了……謝謝你,常歡,若是冇有你,真正的重雲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重雲任由常歡為自己換回男裝,他站在銅鏡麵前打量自己,還是有些不自在,他彆扭的扯著領子:“或許,我真該是一個女人!”

“不,我喜歡看你原本的樣子,可惜我的衣服穿在你身上,實在不合身,若是著白衣,還真是一個玉麵小書生呢!”

重雲有些不悅的除去衣衫:“不穿了!”“我真的喜歡得很!”常歡溫柔的說道。

重雲有些羞澀的笑道:“你若真喜歡,等到八大門派剷除曼陀羅宮,讓我不再受白之宜的威脅,我便恢複男兒身,做回真正的自己!”

常歡每走幾步,便會吐出一口鮮血,往事就像一根根利箭,自很遠的地方朝著他的心臟射來,緩慢的任由著記憶吞噬他的幸福,然後讓他隻剩下痛苦。

踩在回憶裡的路,幸福卻變得遙不可及起來,如果一開始冇有遇見,就不會失去,不會失去,就不會痛苦,可已經習慣幸福,又如何承受得住失去?

“常歡……你覺得我還能活嗎……若是害了你……我真的生無可戀了……你真的……要……要讓我帶著愧疚……去死嗎?”

“常歡……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出最合適的選擇……”“今生紅塵當亦夢,來世與君了菩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可知,恨得相見晚,再怨相知遲,若得以歡喜,共醉畫中笛,萬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鴛鴦聚有散,

連理可獨活……”

記憶定格在被幽藍色火焰吞噬的那抹笑容中,常歡痛苦的吐出鮮血,整個眼眶都泛著猩紅。

為什麼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都是關於你。

那是因為,重雲,你就是我的命啊!

常歡倒在地上的瞬間,腦海裡仍舊迴盪著重雲死前的絕唱。

皇甫雲本就一直跟在常歡的後麵,他守著不堪剪一夜,皇甫雲也守了他一夜。他看到常歡每走一步,地麵上就會留下一個帶著血跡的腳印,但他冇有打擾常歡的悲傷。常歡是一個要麵子的人,親眼看到一品紅在這世上最後的痕跡一點一點的消失,

他一定很難過!一品紅的死,不堪剪的燒燬,讓常歡的情緒一定變得很淩亂。所以他隻是默默地跟著,直到他暈倒,才慌張的跑過去將他抱在懷中,卻發現他黑色的衣服早已被血跡滲透,看淚痕與鮮血在他的臉上交錯,明明曾經是如此俊傲不凡,現在卻也隻得一聲感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