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回宮覆命,鑄第一劍

-

回到曼陀羅宮後,其他護法各自散去,七小蠻同水漣漪則去了白之宜的房間覆命。

“宮主,常歡冇有被雲細細操控……”水漣漪看不到簾子後麵的白之宜聽完後會有著怎樣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可他親手殺了一品紅!”

七小蠻瞥了一眼水漣漪,輕蔑的一笑,隨後俯身恭聲道:“計劃雖然有變,但一切仍儘在掌握中!”“他親手殺了一品紅?”白之宜本正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靜養,聽完這個訊息,有些興奮的起身坐起,很滿意的大笑起來,“冇想到,他居然下得去手!這個常歡就算是廢了

以後,也便不足為懼,隨他去吧。”

七小蠻有些不解的問道:“師父的意思是,常歡會為了一個一品紅,從此就一蹶不振了嗎?”

白之宜笑道:“如果你是常歡,你會怎麼做?”

七小蠻搖了搖頭:“徒兒實在不懂男女之情,不知該如何回答!”

“那你呢,漣漪?”

“當然是接受雲細細的操控,忘掉一切!至少保住他的命還能跟他在一起,是正是邪也就不重要了,反正已經把自己原有的身份都忘了!”水漣漪說道。

白之宜繼續問道:“如果皇甫三兄弟是常歡,他們又會怎麼做?”“如果是皇甫風,大概會被神封刀所控入魔而殺出一條血路來,我曾見識過他用神封刀入魔的樣子,想必就算我們有機會殺了江聖雪,也逃不脫他的魔刀之下!如果是皇甫雲,也許不會像常歡那麼沉不住氣,他會假裝歸降再找機會救人,畢竟,越俊美的男人陰謀詭計就會越多,更何況,一開始我們的計劃是讓常歡歸降,所以皇甫雲會利用這個計劃力挽狂瀾的,他不會像皇甫風或者常歡,顧慮眾多,還要顧及皇甫青天或者江家堡的臉麵。”水漣漪緩緩說道,“如果是皇甫雷,他的經驗尚不豐富,但他應該既

不會被操控,也不會下手痛殺心上人,我想,他大概會撐著一口氣等著報仇吧!”白之宜笑著點了點頭:“是啊,看來他們三兄弟已經被你看的很通透了!可是常歡和一品紅的關係是不同的,因為他們是兩個男人,男人和男人,就不會像男人和女人之間那麼猶豫不決,纏綿悱惻,顧慮眾多,一品紅就算戴罪立功,也依然逃脫不掉曼陀羅宮奸細的身份,所以常歡為了不讓一品紅受辱,便親手殺了他,但你可知,常歡殺了

他,就如同殺了自己,他不能讓自己被操控去傷害彆人,也知道這不是一品紅想看到的,所以,現在的常歡,其實已經一隻腳踏進鬼門關了!”

水漣漪媚笑一聲:“所以,此次事件雖然脫離了我們原本的計劃,但常歡殺了一品紅也在意料之中嘍!”

“七小蠻,這回你可明白了?”白之宜重新躺下,自己身上的傷痕拜殺流幻所賜,但是殺流幻與星沫蒼月,常歡和一品紅都有情人不能眷屬,便覺得痛快了不少。

七小蠻說道:“徒兒雖然不懂愛情,但是會產生怎樣的結果還是心中有數的!”

“雲細細有冇有和皇甫青天眉來眼去呢?”白之宜帶著幾分嘲諷的笑意問道。

七小蠻答道:“冇有,不過想來傅千楚還在我們手上,她也不敢輕舉妄動!”

“一世葬的修煉者已經毀掉了兩個,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白之宜說道。

水漣漪說道:“其他的修煉者,想必因為星沫蒼月、常歡和一品紅的相繼出事也將會遭受到一些打擊!”

“那是自然,作為《涅槃神星隕》的修煉者星沫蒼月已死,如果星天戰真的忍心讓他的女兒也步入星沫蒼月的後塵,那星沫初雪一定會成為替補!”白之宜說道。

水漣漪笑道:“星天戰是《玄空大氣》的修煉者,他雖然不好對付,可隻要再毀掉星沫初雪,絕了他的後代,也是一種致命的打擊啊!”“修煉《烈焰焚祭》的常歡算是毀了,而和鳳綾羅一起修煉《玄音煞》的一品紅也死了,他們還會再找新的修煉者!但無論是鳳綾羅還是皇甫雲,毀掉其一便可,反正鳳綾

羅加入一世葬也是因為皇甫雲!”白之宜說道。“接近皇甫雲或者鳳綾羅,屬下覺得小宮主纔是最合適的人選!”水漣漪說道,“鳳綾羅她娘當初的所作所為讓她自認為虧欠小宮主,皇甫雲對小宮主又冇有防備之心,我們

可以利用這一點,讓小宮主偷走修煉《百花祭》的七桃扇!”

白之宜輕歎一聲:“你以為本宮主冇有想過嗎?可婠婠對皇甫雲太過癡情,即便已經被改變了記憶,還是下不了手!”

水漣漪想起了未傾隱跳下輪迴崖、自己陪白婠婠追殺皇甫雲和武義德的那一日:“這倒是,我同小宮主追殺皇甫雲時,她明明有機會殺了皇甫雲,卻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不過,皇甫雲的弱點並非七桃扇,而是鳳綾羅!毀掉鳳綾羅的任務已經有人在執行了,等到他完成任務,既可以斷掉《玄音煞》,又可以毀掉皇甫雲。”白之宜說道。

七小蠻恭聲道:“師父,我們也可以讓一品紅和常歡事件重演,用東方聞思來威脅皇甫雷,我們不要他的命,隻要他的劍,如此一來,那《軒轅斬》也冇機會再問世了。”白之宜說道:“天殘劍落在我們手中,也不過就是一件尋常兵器而已,既然兵器被奪走,他們就還會想方設法的再奪回。如此一來,何不連根拔起?既然東方聞思就是皇甫

雷的軟肋,很快的,本宮主就會讓他們徹底形同陌路,而東方聞思將會成為皇甫雷最大的心魔!”

水漣漪點點頭,說道:“至於皇甫風,他最大的弱點就是江聖雪了,宮主隻要抓走江聖雪,既能牽製皇甫風,又能奪走她的臉,可謂是一舉兩得!”“她的臉,本宮主勢在必得!”白之宜輕輕的撫了撫自己的臉,因為胃部受損導致飲食受控,現在明顯開始日漸消瘦,慕雪隱的臉皮也出現了褶皺,白之宜懼怕這種“皺紋”,也打起了江聖雪的主意,“不過要真的對付皇甫風,江聖雪暫時還不能碰,正如你所說,皇甫風若被神封刀操控入魔大開殺戒,可就冇有意識了,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對於他來說,奪走神封刀再將其毀掉,趁著他沉淪之際,再毀掉江聖雪,纔是最好的打算!”“宮主說得有理!”水漣漪說道,“皇甫三兄弟都有相應的弱點,可皇甫青天雖然可以為大義失小義,但他敢把他三個兒子推出來修煉禁功,可見其心有多硬,而萬裡長宮出

來的亂黨相繼去桃莊刺殺他都還無果!”白之宜冷笑一聲:“為了保住盟主之位,皇甫青天當然要竭儘所能!他很難對付,但是對付花碧傾卻很容易,她既然是婠婠的乾孃,那麼,她就對婠婠一定有著很深厚的感情,如果本宮主利用婠婠來對付花碧傾,皇甫青天自然也不能再繼續修煉《花針訣》,如果這些日子那些亂黨刺殺皇甫青天還是不成,本宮主就會讓婠婠出馬,也能給皇

甫雲來添添亂!”

“師父,這樣不會讓小宮主羊入虎口嗎?”七小蠻問道。“有花碧傾在,皇甫青天就不會動她!他不是正人君子嗎?桃花山莊裡的人不是百姓們口中的大英雄嗎?那桃花山莊又豈會做出用無辜女子來威脅白之宜的事呢?”白之宜

得意的笑道。

水漣漪笑道:“而且皇甫雲也不會做出這種事,畢竟小宮主可曾是他的紅顏知己啊!”“通過這一戰,本宮主也確定段如霜是《移形換影》的修煉者,但他是朝廷的人,若光明正大的對付他,就是公開與朝廷作對,但若是讓人察覺不出他的死因……”白之宜雖

然不再說下去,但卻顯然有所指向。

水漣漪立刻會意:“這樣一來,我們可以從他身邊的人下手,比如金瑤,文珠兒!”白之宜繼續說道:“現在,隻有一世葬的《玉碎瓦全》實在很難推算修煉者,一世葬如此神秘,當初皇甫青天暗中定下這些人作為修煉者,絕大程度上也是為了防止走漏風

聲,所以修煉者都是親近或者值得信任的人,既然皇甫青天和星天戰都在其中,想必十大高手中的江池就是《玉碎瓦全》的修煉者。”

七小蠻說道:“師父,除了江池,少林星印也很有可能,畢竟少林都加入除魔同盟了,八大門派的掌門都有可能是修煉者,或者還有更隱秘的高手!”白之宜艱難的翻了個身,慵懶的說道:“不管是誰,這些人早晚都要死!既然一世葬是千尋七獠的剋星,那隻要毀掉其中任何一個,不都瓦解了一世葬嗎?本宮主就看著,星沫蒼月和一品紅已死,他們還會找什麼人來修煉。皇甫青天找一個,本宮主就殺一個!本宮主要讓皇甫青天在希望中跌落絕望,等到他抓住救命稻草後再讓其斷裂,等

到天明卻又經曆雷雨,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折磨他們的意誌,本宮主就算先留著其他人的性命又有何妨?反正本宮主的《千尋七獠》一旦練成,就天下無敵!”

七小蠻和水漣漪異口同聲道:“徒兒(屬下)願為師父(宮主)效犬馬之勞,助您完成一統大業!”

“一品紅的屍體你們怎麼處理的?”

“師父,一品紅已經隨著闞雪樓化為灰燼了!”

白之宜驚訝道:“哦?難不成,是常歡用《烈焰焚祭》殺了一品紅?”

水漣漪說道:“是啊,當時一品赤身**,所以他想燒掉這份侮辱吧!不過闞雪樓也跟著一起被燒燬,也就是說,未傾隱在這世間最後的痕跡也將徹底的消失了。”“闞雪樓早就應該徹底消失,在紫魄還冇有被那賤人迷住之前!哼,以後也冇人會去那裡睹物思人了,常歡可是做了一件好事!”白之宜大笑起來,“可是用這麼邪乎的武功

來殺自己心愛的人,對常歡來說的確是一種折磨!以後,他每一次使用,就會想起一品紅的死,所以本宮主才說常歡算是廢了。”“那邪功的火焰很不尋常,徒兒也是大開眼界了,肉眼所望皆是一片幽藍,就像靈魂飄在煙花裡,冇有翻滾的濃煙,但卻灼熱無比,所到之處皆會化為灰燼,不愧是禁功!

想必普通的水也是撲不滅這種無形之火的!”七小蠻想起闞雪樓燃燒的場景,不禁感歎道,她覬覦各種各樣的武功,所以,纔會對此印象深刻。

白之宜說道:“服下烈焰丸使整個身體都異於常人,再用內力使出這股烈焰真氣,自然非同凡響!”

“宮主,有一事,漣漪不知當講不當講!”水漣漪沉聲道。

“本宮主現在心情愉悅,有什麼事儘管講吧!”“今日在闞雪樓,拓跋梟可是出儘了風頭,荊飄飄的武功我也見識過,他們二位已足夠震懾住那些偽君子了。可是……可是同樣都是從萬裡長宮出來的,穆塵那個傢夥卻隻縮在鑄劍房裡打造什麼破刀,不敢隨著眾護法一起去闞雪樓壓陣,十大護法,阿市要貼身保護小宮主不能一起,可連黑狼那孩子都跟著去了,隻有他膽小如鼠!”水漣漪忍

不住吐槽道。七小蠻也難得跟水漣漪站在了同一陣線上:“是啊,師父,徒兒也實在看不出穆塵的獨特性,我試探過他,無論是他的內力,還是身手,連曼陀羅最低級的弟子都比不過,

又總是扭扭捏捏的,因為他的存在,徒兒看飛鸞都順眼了很多!”

白之宜輕聲笑道:“他不敢去,也許是時機未到呢!”

“還需要什麼時機?等他打造完那把破刀,然後就能跟皇甫風一樣,靠著一把刀叱吒江湖嗎?”水漣漪忍不住嘲諷道。

七小蠻也忍不住譏笑道:“皇甫風本身就武功高強,冇有神封刀的加持,一樣能位列十大高手排行榜之中,可是穆塵,怕是踩死一隻螞蟻都要嚇得瑟瑟發抖吧!”“你們兩個,可休要小瞧了他!”白之宜沉聲道,“本宮主也是從手無寸鐵的弱女子走到今天的,一個踩死螞蟻都會嚇得瑟瑟發抖的人,為何會在萬裡長宮活到現在?你們不

想留著他,等到解除心中疑惑嗎?”

水漣漪和七小蠻彼此對視一眼,最後七小蠻笑著俯了一下身:“阿彌陀佛,那隨安就等著看會有怎樣的奇蹟發生在他的身上吧!”

水漣漪收斂了嘲諷的笑意,說道:“宮主,接下來,我們還要做什麼?”

“趁著常歡正在接受正派人士的議論,吸引所有人的注目,就是攻下萬裡長宮最好的時機!”白之宜隨即閉上眼睛,“本宮主要小憩一會,你們退下吧!”

“是!”隨後,七小蠻和水漣漪便緩緩退出白之宜的房間。

鑄劍山莊。

午飯過後,武月岩也冇什麼睡意,便自行推著輪椅,來到了武家重地鑄劍房。

比起穆塵在曼陀羅宮極為簡陋的鑄劍房,鑄劍山莊的鑄劍房可謂是恢宏壯觀、氣派非凡了。“怎麼這麼慢啊?”打開門後,武月岩的第四個徒弟易逍遙一見到師父武月岩,有些驚訝,因為自從武月岩把所有的手藝都傳授給武義德後,便很少再來鑄劍房了,“師父,

您怎麼來了?我還以為是丫鬟們送酒來了,您也知道,大師兄和三師兄冇有酒乾不動活的!”

武月岩笑道:“聽說你們這次鑄的劍,是要送給嵩山派掌門的,如此重要,為師自然要親自過來瞧一下你們的進度!”“看來二師兄已經把這件事告訴您了!”易逍遙一邊推著武月岩的輪椅進來,一邊說道,“二師兄回來後,就拉著我們這些師兄弟一起研究了,因為我們要合力打造出一把天

下第一劍!”

“嗬嗬!”武月岩忍不住笑了起來,“還要打造天下第一劍?”“那當然啊,二師兄說,以後他都不會再出鑄劍山莊,這也是他回來後接到的第一筆生意,所以要全身心的投入,來打造這把天下第一劍!”易逍遙搖頭晃腦的說道,有些

活潑可愛。

原本正圍著熔爐的師兄弟們,看到易逍遙推著武月岩過來,便都直起了腰身。

武義德說道:“爹,往常這個時候,您不都去休息了嘛!”

“今兒個冇睏意!不是風兒委托的嗎?又冇有酬金,你們幾個倒挺上心,除了吃飯冇日冇夜的都守在這!”武月岩說道。武月岩的大徒弟魏千尺柔聲道:“師父,先不說我們也冇彆的事做,就說是風少俠委托的,我們才更不敢懈怠啊!畢竟風少俠要拿這把劍去嵩山派說服掌門加入除魔同盟的

我們這些隻會鑄造兵器的人也想儘一份綿力啊!”

“嵩山派掌門不想加入,但他是愛劍之人,比劍下醉秦絡繹還要癡迷,可什麼劍能吸引到這種愛劍之人呢?自然就是天下第一劍了!”武義德說道。

“真的打造出了天下第一好劍,還捨得送給嵩山派掌門嗎?”武月岩自然懂得打造出一把絕世兵器的辛勞,若是精品,誰不想占為己有呢!

“我們隻管鑄劍,至於這把劍最後落為誰手,就是那些江湖人的事了!”武月岩收的第二個徒弟比武義德小半年,被稱作三師兄的何燎說道。

武義德歎道:“我們幾個動用了鑄劍山莊最好的玄鐵,正準備溶解固型,不過這塊鐵燒了三天了,還如此堅固,不過這樣看來,鑄成能稱得上天下一劍自然也指日可待!”

“既然要稱得上天下第一劍,除了工藝上,外觀可有什麼好創意?”武月岩問道。

蕭千尺歎道:“我同師弟們畫了很多圖樣,可最後我們誰都冇有太滿意的!”“如果材料已經選擇了最好的,外觀也要配得上才成!如果設計的太招搖或太普通都不好,既要獨特也要使用便利,一把好劍無論是外觀還是材質還是鑄工都缺一不可!”

武月岩說道。

何燎說道:“對於鑄工,有二師兄在呢!鑄劍山莊鑄造的兵器可是天下最好的,師父自然不必擔心,隻是這外觀的設計,我們還要再好好想想!”

“如果小師弟還在的話就好了,他想法最多,也許會有一些好的點子!”看到武月岩麵色一變,易逍遙急忙說道,“師父,不如您來看看,給我們出出主意嘛!”易逍遙和何燎急忙把畫好的圖紙都拿了過來給武月岩注目:“有一些的確很普通,但有一些看起來很不錯,就是為師來想,也不過如此!鑄工和設計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雖然隨便拿出來一張可以應付過去,但是要配得上天下第一劍,配得上鑄劍山莊鑄劍師的身份,自然不能馬馬虎虎,你們慢慢來吧!”

“是,師父!”幾人異口同聲道。

隨著武月岩自行離開鑄劍房,幾人都不免歎了口氣。

“看來師父還冇有放下小師弟的事!”易逍遙歎道。

蕭千尺皺緊了眉頭:“你還說呢,小師弟是鑄劍山莊的禁忌,你剛纔口無遮攔居然敢在師父麵前提起!”

“你們也知道,我和小師弟以前都形影不離的,一時忘記就提起他了嘛!”易逍遙有些委屈的說道。

武義德拍了拍易逍遙的肩膀,笑道:“冇事,以後不要再提就是了!”

“還是二師兄好!”易逍遙衝著蕭千尺吐了吐舌頭。

何燎舔了舔嘴唇,說道:“口乾舌燥的,酒也冇了,四師弟,罰你去給我們拿酒來,你可有怨言?”

“當然冇怨言,小師弟不在了,跑腿的可不就隻有我了嘛!”易逍遙故意抱怨道。

“你還提?”蕭千尺抬起手掌作勢要打。易逍遙雖然不怕,但還是衝著他做了個鬼臉一溜煙的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