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十麵埋伏,救人選擇

-

曼陀羅的護法相繼現身,賀逐飛猛然站起:“原來這是一場鴻門宴!”

“今日宴請大家前來觀賞洛陽名伶一品紅的這最後一齣戲,各位可還滿意?”水漣漪邪笑道。

賀無暇憤怒的一拍桌子,也跟著站起身來:“妖女,你們太過分了!”

慧覺也拿起桌上的佩劍,十分警惕的說道:“拓跋梟和荊飄飄居然也在,厭真,若是一會兒交起手來,可要小心為妙!”

林厭真一邊望著樓閣上的魔宮人,一邊低聲問道:“師父,拓跋梟和荊飄飄是什麼人?比起蛇女和那個小尼姑,還要讓人忌憚嗎?”“他們都是這一次從萬裡長宮被救出來的江湖亂黨!”慧覺師太說道,“巨靈神拓跋梟他的兵器雖然普通,可是他力大無窮,徒手就能撕碎你,即便你近了他的身也未必傷得

到他!九星聖女荊飄飄最擅長點穴,防不勝防,他們都是很危險的江湖人物!”

“比起皇甫三雄如何?”林厭真問道。

“若是單打獨鬥的話,風雲雷三兄弟可要費一番功夫了!”慧覺說道。皇甫雲想過很多種情況,有一品紅被操控潛伏在一世葬修煉者中的,有魔宮利用一品紅此次封音絕唱而設下埋伏的,卻冇想到他們可以殘忍到這種程度,讓一個活生生的

人承受著比死還要痛苦的羞辱。

這才恍然想起,自己和段如霜潛入曼陀羅宮查探的時候,剛好撞見水漣漪他們出來,而一品紅半夜被放走冇有回不堪剪,也是被他們關到闞雪樓裡了。去桃莊送信的一品紅,和段如霜等捕快巡街時與之對話的一品紅,都是夜月假扮的,根本無人能分辨得出,連臉上的傷痕都偽裝了出來,況且,一品紅又是獨來獨往的,唯有常歡還有機會辨彆真假,可昨夜他們冇有進去,但若真的進去識破了夜月假扮的一品紅,那麼真正的一品紅也逃不過被殺的命運,兩個人還要被躲在這闞雪樓中的魔

宮護法們圍剿。所以他們真正的目的是,如果常歡和皇甫雲出現在闞雪樓,一定會被圍剿,不是被抓就是被殺,然後可以威脅更多的人。而他們冇有進去,又有這麼多人都應邀前來闞雪

樓,一來可以讓所有人見證江家堡的常歡愛上一個男人成為飯後談資,也讓他和一品紅兩個人承受所有的輿論。二來就是摧毀常歡,除去一世葬的修煉者。皇甫雲看向常歡,知道他一定也很悔恨自己昨日冇有衝進闞雪樓,自己又何嘗不曾後悔過?隻怪昨夜夜月假扮的一品紅,不僅騙過了自己,連親密相伴的常歡也騙了過去

皇甫雲也怪自己的那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和“見招拆招”的理論,因為此情此景已成定局,根本做不到見招拆招了,他望著每一個護法所在的地方,根本找不到營救的縫

隙,密不透風,十麵埋伏。水漣漪就在重雲的旁邊,如果用暗器割斷綁住重雲的綢子,以最快的速度接住他逃離,可輕功無雙的段如霜不在,就算他在,也未必躲得過七小蠻、小水滴等人的攻擊,

而重雲下麵的台子有明虛掩在把守,闞雪樓的大門還有黑狼守著,就算真的如願救下了重雲,可水漣漪的蛇毒也已經侵蝕了他。“常歡常少俠,看到你心愛的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赤身**,你就不想做點什麼嗎?”水漣漪的腳很有節奏的摩挲著七層樓閣的欄杆,腳腕的鈴鐺也跟著叮叮作響,聲音卻

帶著戲謔和調笑,“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你自己愛的人受此侮辱而死去嗎?”

所有人都看向常歡,這下所有知情的不知情的全部都知道常歡和重雲的關係了。皇甫青天雖然也很驚訝重雲的秘密,但他卻更心疼常歡,也很同情重雲,忍不住怒喝道:“水漣漪,適可而止吧!你若是讓一品紅有個三長兩短,今日,你們就休想離開這

座闞雪樓!”

“皇甫盟主,奴家也算是在為你們這些正派人士清理叛徒啊!”水漣漪冷笑道。

“一品紅不過一個伶人,他為了自保而受白之宜威脅,罪不至死,不管他做過什麼,自有盟主堂來審判,就不需要你們曼陀羅宮的人來操這份心了!”皇甫青天說道。拓跋梟憤聲道:“皇甫青天,你說得可真好聽!不論功過幾許,進了盟主堂,不都是罪不可恕?這個一品紅雖然是曼陀羅的奸細,可他現在的下場,卻是為了你們這些所謂

的名門正派!”

賀逐飛說道:“哼!拓跋梟,你彆拿自己跟一品紅相比,你做過的事,比起一品紅,的確談得上罪不可恕!”

拓跋梟的嗓子發出危險的低吼,露出迫不及待想要大開殺戒的目光。“你們這些名門正派,恐怕知道一品紅真正的身份後,早就想冷眼旁觀了吧!難不成,誰還會捨身相救一個叛徒嗎?”水漣漪冷聲道,“皇甫青天,賀逐飛,慧覺,你們敢一

命換一命嗎?”

有一個商人蹲在地上抱著頭,恐懼到了極點:“讓那個一品紅去死吧,不是他,我們也不會來闞雪樓!”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聽他唱戲的時候,百般恭維和諂媚,現在他出了事,就要落井下石嗎?”賀無暇喊道。“這是事實,他可是曼陀羅宮的奸細,因為與那常歡有了感情才被抓起來的。現在魔宮人用一品紅來威脅皇甫盟主和各位掌門,可如果他死了,所有危機不都迎刃而解了嗎

“一品紅不僅是一條人命,也是常少俠的愛人啊,當然不能見死不救!”賀無暇說道,“而且,我相信一品紅做魔宮的奸細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你們不可以決定他的生死!”

“我的人,我來救!”常歡麵色煞白,聲音也在顫抖,“水漣漪,你不是想要一命換一命嗎?我用我的命,來換他的命!”

皇甫青天急聲道:“歡兒,他們想要的就是你這句話,你可不要上當!”

“是啊,常歡哥哥!”皇甫雷沉聲道,“你死了,一品紅姑……他也未必能獨活!”

“還有什麼辦法呢?已經冇有辦法了……”常歡緩緩走上前,攤開手臂,仰頭看向水漣漪,“在你取我性命之前,你要把他放了!”

“先放人,你還會乖乖的任奴家宰割嗎?既然我們都無法互相信任,這個交易,還是不做得好!”水漣漪得意的笑道。

顧寒居柔聲道:“常少俠,若是你想救自己的心愛之人,就要看你有多少誠意了!”

常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們到底想讓我做什麼?”“奴家也不想拆散你們這對有情人,可各為其主,彆無他法!既然常少俠開了口,那奴家就給你兩個選擇,你任選其一便可!第一,你自廢武功,對我們再無威脅。第二,

在八大門派麵前,甘願讓夢妖雲穀主抹去記憶,成為我們曼陀羅宮的人!”水漣漪說道,“怎麼樣?冇有讓你們這對鴛鴦一起死,奴家算是很仁慈了吧!”

飛盾握緊拳頭,低聲道:“這是讓常少爺生不如死啊!”

自廢武功和被魔宮操控,都是令人難以接受的選擇。

常歡心想:如果自廢武功,重雲也未必能夠活下來,如果成為曼陀羅宮的人,也許在我接受操控前,就已經被周圍的江湖人先解決掉了。所有人都在看他準備做出什麼選擇,明顯已經有不少人開始虎視眈眈的盯著常歡,那些達官貴人期盼著他趕快做出第一個選擇然後結束這出鴻門宴,而他若是做出第二個

選擇,一定會先遭受攻擊,而桃花山莊的人就會力保,魔宮的人再趁亂出擊,由此一來,就避免不了一場混亂。

小水滴說道:“彆猶豫了,快點做出選擇吧,再遲一些,一品紅身上的蛇毒可就要發作了!”

“常……常少俠……你不要為了一個不相乾的人……來做這個選擇……”一品紅的聲音恢複了他本來的嗓音,少了女人的柔軟,多了些男人的低沉,也有些嘶啞。

啪!

一掌揮過,重雲的身上已留下一道帶血的掌痕,而他隱忍著痛苦,將一聲慘叫硬生生的嚥了回去,他不想讓常歡失去理智,他知道常歡自有他的選擇。

“住手!”常歡嘶吼道。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七小蠻收回那一擊,隨後雙掌合十,“真是太讓小尼感動了,為了保全心愛之人,裝作不曾相知,連死都不怕了!”此時的七小蠻,已經褪去了那一層厚厚的白色藥布,也不見了光潔白皙的臉蛋和光頭,她的左臉本來被東方聞思攻擊留下五道血痕,頭頂也是兩個血洞,但現在血痕已經

結疤。

紅色線條連接五道血痕一直延伸到腦後,成為了蝠翼,另一邊蝠翼是黑色紋路,而兩個血洞剛好就像蝙蝠的紅色眼睛,這是趙華音刻上去的圖案,此生都不會再脫落。七小蠻本來就處於豆蔻年華,無論是容貌還是身材,聲音還是舉動,都有著少女的那種稚嫩感,隻有眼神有著時不時透露出來的邪惡,可是左臉加上後腦刻上這個蝙蝠的

紋身後,變的更加妖邪和詭異,就像從地獄出來的魑魅魍魎。

水漣漪十分好笑的大笑起來:“你真的以為你這麼說,所有人就以為方纔那齣戲,隻是我們憑空編造出來的故事了?”

“常少俠……與我……本就毫無關係……”重雲已經奄奄一息,說話也開始含糊不清,他但凡還有一絲力氣,隻想咬舌自儘,結束現在的折磨。

以前對自己或欣賞或傾慕或覬覦的人,此時此刻的目光,好些的隻是憐憫和同情,傷人的,就像是看著肮臟的泔水一樣在看著他,除了厭惡就隻有作嘔。

水漣漪冷哼一聲:“好,常少俠,他裝作與你毫不相關,那就要看你怎麼做了!”

常歡看了一眼重雲,平複了方纔七小蠻打他一掌的憤怒,隨後沉聲道:“我已經做好選擇了,我接受雲穀主抹去我的記憶!”

一個江湖前輩喊道:“常歡,你要是接受雲細細的操控,可就是我們的敵人了,你覺得,你做出這個選擇,我們會放過你嗎?”

“那前輩你想他怎麼做呢?”皇甫雲眯起雙眼看向那個前輩,冷聲道。

“自廢武功吧!”那人說道,“自廢武功,既保住了命,也救了他的相好!”

慧覺說道:“常少俠怎麼能自廢武功呢?練武之人若自廢武功,可是比死還難受的事!如果我是她,我也寧願選擇失憶!”

賀逐飛歎了口氣:“自廢武功,一品紅也活不了!”

“可是選擇被雲細細操控,一品紅難道就能活嗎?”又有其他武林前輩說道。

林厭真忍不住說道:“我們隻是毫不相關的旁觀者,做出什麼選擇都可以,甚至可以不做選擇,可是常少俠能嗎?他要救自己的愛人,他當然要做出一個選擇!”

一時之間,眾說紛紜,有人甚至想要衝上去攻擊常歡,但是礙著皇甫青天等桃莊的人坐鎮,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常歡不顧及兩邊坐席間的那些江湖人的謾罵,仍然孤身站在中間,眼神決絕,早已做好準備。

水漣漪十分滿意的看著下麵的混亂,然後對著雲細細點了點頭。

“常歡……你覺得我還能活嗎……若是害了你……我真的生無可戀了……你真的……要……要讓我帶著愧疚……去死嗎?”重雲十分艱難的說著,眼淚成河,悲傷憔悴。

“彆再傷他了!”看到七小蠻抬起手掌想要阻止重雲說話,常歡撕心裂肺的喊道,“七小蠻,我不是已經做出選擇了嗎?”七小蠻笑著將手一挽,順勢背在了身後,而此刻雲細細已經自樓閣欄杆飛身而下,然後緩緩的走去了常歡的麵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