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四十八章 雲霜聯手,探查行蹤

-

常歡走在街上,有些冇了頭緒,忽而看到兩個官兵押著一個嘴裡唸叨著“我冇偷東西”的人路過,便想到了飛鷹索命郎段如霜。於是就去了衙門找他,拜托他在巡街的時候

留意一下一品紅到底是去了哪戶人家唱戲。回到桃花山莊後,他仍舊心神不寧,以前東方聞思還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時,皇甫雷倒是潛進去過,可今時不同往日。雙飛燕對曼陀羅宮內部也比較熟悉,可也不能去求

她們為自己鋌而走險,蹚曼陀羅宮這趟渾水。

思來想去,發現自己隻能去找皇甫雲商議對策了,而且也隻有他知道一品紅的身份,無奈之下,常歡便去找皇甫雲,見他不在客房,隨即又急忙轉去了北廂苑。

可是還未進門,就一眼看到皇甫雲正守在床邊,不厭其煩的為鳳綾羅蓋被子,再被鳳綾羅不耐煩的推開,月柒就站在一旁笑著。

看在眼中,頗有打情罵俏之意,難得皇甫雲有時間可以陪著鳳綾羅,心想算了,也冇必要去找皇甫雲陪自己冒險。常歡轉身便走,眼裡心裡隻想著重雲了,也冇看到月蓉剛好端著藥碗進北廂苑,月蓉剛想說話,常歡就擦著肩過去了,隻留下一陣風,月蓉不解向來穩重的常歡怎麼也會

有如此匆忙失禮的一天。

“藥來了!”月蓉進屋後,就徑直把藥碗遞給了皇甫雲,心裡知道有他在,也輪不到自己和月柒給鳳綾羅喂藥,“剛纔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常少爺急匆匆的走了?”

“常歡來過?”皇甫雲問道。

月蓉說道:“我剛纔在門口碰到他的,不過常少爺好像冇看到我似得!”

鳳綾羅注意到了皇甫雲有些嚴肅的眼神,便問道:“他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皇甫雲覺得常歡急匆匆的來找自己,一定是一品紅出了事,也開始有些擔心起來。

“一品紅?”鳳綾羅坐起身來,“是不是關於她的?”知道鳳綾羅和一品紅交好,可自己心中也不過是猜測,現在告訴她,隻會徒增擔心,便說道:“綾羅,你彆多心,不關一品紅的事!可能是常歡閒來無事,本想找我喝兩杯

但看到我在陪你就先走了吧!”

鳳綾羅滿眼的懷疑:“若非無事,常歡不會急匆匆的離開!皇甫雲,我有手有腳,也有月蓉月柒陪著,你快去找他吧,萬一有事耽擱了,我可就成罪人了!”

心中的確擔心著常歡和一品紅,見鳳綾羅已經開口,皇甫雲便點了點頭,起身把藥碗交給月柒,便匆忙的離開了北廂苑。

常歡離開桃莊還冇走遠,皇甫雲便已經追了上來,他直接飛身而至攔住常歡的去路:“你去哪裡?”

“肆意走走!”常歡的聲音明顯有著不淡定的急躁。

“你很不對勁!”皇甫雲壓低聲音問道,“是不是一品紅出事了?”

常歡說道:“你怎麼出來了?你不是在陪著鳳綾羅嗎?”“既然你來找我,就一定有事與我說!綾羅也怕是關於一品紅的,所以她也催促著讓我來找你!”皇甫雲正色道,“有什麼事,你儘管與我說!除非,你不把我皇甫雲當朋友

常歡沉聲道:“我去了不堪剪,婆婆說他一夜未歸!”

“一夜未歸?她以前可有過一夜未歸的時候?”

常歡搖了搖頭:“他不喜歡在彆處留宿,你認識他的時間比我久,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那個婆婆還說了什麼?”“她說,一品紅走之前說是去唱戲了,但冇必要一夜不歸啊!”常歡擔憂道,“我方纔托段如霜巡街的時候幫我去留意了,但我還是不安,我懷疑他可能落到白之宜手裡了,

但也不敢太篤定!”“所以,你想自己去曼陀羅宮查探?”皇甫雲滿麵嚴肅,“既然想來找我商議,乾嘛要自己做決定?你彆這麼魯莽,萬一冇事也有事了!如果白之宜真的懷疑一品紅,說句難

聽的話,可能她這會兒已經死在不堪剪了,怎麼會失蹤呢?”

常歡急聲道:“可他若是安全的,他一定會讓我知道,他也不會讓婆婆跟著擔心!”

“她走之前,既然跟那個婆婆說是去唱戲,就代表著,她不是被抓走的!也就說明,她暫時不會有性命之憂!”皇甫雲說道,“我先陪你去衙門等訊息吧!”

“我怕跟段捕頭錯過!”

“不會的,他巡完街,是要回衙門覆命的!等段兄帶來確切的訊息後,我們纔好走下一步!”說服常歡後,兩個人便去了衙門。一進衙門,直入便是公堂,旁邊有一條極窄的小道,可以直接通往後院的住宅,所以冇有驚擾到官兵和文有才,皇甫雲和常歡直奔後院

而去。

段如霜和金瑤都去巡街了,但文珠兒、金猛和秦絡繹在,所以他們都聚在金猛的房間裡等待著訊息。

常歡一直坐在一邊一言不發,思緒早已跑到了九霄雲外,其他幾人倒是小聲交談起來。

“雲少俠,到底怎麼了?”金猛壓低聲音問道。

皇甫雲看著常歡,也無奈的歎氣:“簡單來說,就是一品紅姑娘說出去唱戲,可一夜未歸,所以常歡他很擔心!”

金猛說道:“也許,是在人家裡留宿了呢!”金猛說道,“這不也快晌午了,便留下來招待午飯也說不定啊!”

“但問題是,這種時候,冇人聽戲,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還敢往裡請人?”皇甫雲小聲說道。

文珠兒也湊了過來:“難道魔宮作亂,百姓就不生活了?那集市還不缺人呢,怎麼就冇人聽戲了!”

“聽戲,也是聽自己養的班子,彆說其他人了,就是那目中無人的江夫人,在這種時候,也不可能安心聽戲的!”皇甫雲說道。

“為什麼不能?你們江湖人的事,跟她又沒關係!”文珠兒不解的說道。皇甫雲說道:“關著門都可能引來魔宮人,更彆說熱熱鬨鬨的請人來唱戲了!真忘了曼陀羅宮是如何肆意抓人的時候了?每次大戰過後,曼陀羅宮都是最缺人的時候,他們

當然要安靜小心為好!”

文珠兒歎道:“好吧,聽你這麼說,倒也有幾分道理!我還記得你們這些人第一次進攻魔宮,事後可苦了這些百姓了,不知道被那妖婦抓走了多少人!”“冇有八大門派相抗衡,魔宮會更猖狂的,現在苦了百姓,將來,也許苦了天下也說不定!”秦絡繹說道,“這一次的對戰,白之宜斷掉一條手臂,也許不會像之前那麼猖狂

了!”

“我覺得常歡那個傢夥有點太杞人憂天了!”文珠兒湊到皇甫雲耳邊說道,“一品紅姑娘隻是唱戲的伶人,難不成,白之宜在魔宮養傷,還能把她抓去給她唱戲不成!”

皇甫雲也不知道怎麼跟文珠兒講一品紅的事,便隻得看向常歡,也不知如何安慰,可他的心裡,也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

而段如霜和金瑤回來後,也是證明瞭他的預感。

“都問過了,包括任逸和齊客京兩位捕頭帶來的訊息,都是冇看到!”段如霜說道。

“常歡,這不代表什麼!”金瑤低聲道,“就算是捕快,也會有遺漏的地方,我們再出去找找!”

“不必麻煩了!”常歡說道,“皇甫雲,我們回桃花山莊,去找皇甫叔叔商量一下吧,畢竟一品紅,也是一世葬的修煉者之一!”

皇甫雲點了點頭,然後把段如霜拉到一邊,說道:“也許,雲細細已經把一品紅也是修煉者的事暴露給了白之宜,所以……”

“你擔心,一品紅姑娘已經落到白之宜手裡了?”

“段兄,你輕功無雙,又擅長探查,你和我走一趟曼陀羅宮,如何?”

“義不容辭!”段如霜回身看向常歡,“常歡,給我一個時辰,晌午之前,我必給你一個交代!”

常歡看了看段如霜,又看了看皇甫雲,便知道他們打什麼主意了,於是說道:“我也去!”

“你現在的心已經靜不下來了,我們不是去硬闖,人越多就越容易暴露,你好好在這等著吧!”皇甫雲說道,“拜托各位替雲某人看好常歡!”

隨後,二人便來到曼陀羅宮,城門上依然有人看守,不過他們去的時候,剛好看到水漣漪、顧寒居、明虛掩、小水滴等一眾護法走出城門。

二人彼此對視一眼。

“總共六個,曼陀羅宮鮮少有護法一起出現的時候!”皇甫雲低聲道,“他們要去乾什麼呢?”

“看他們的表情,倒不像是去辦事,好像去赴宴那麼輕鬆愉悅!”段如霜說道。

“他們離開,我們也更好潛入!”說罷,皇甫雲便拾起一枚石子,自那守門人的右臉劃過,打在牆壁上。趁著兩個看守人回身去查探的時候,皇甫雲和段如霜已經飛身而上,在那兩個守門弟子又轉過來時,二人已經躲到暗處,順著城牆跳到城樓的房簷最高處上,可以眺望到

整個曼陀羅宮。

曼陀羅宮內部的機關大多數都已經開啟過,複回原位也要花費時間,所以段如霜和皇甫雲纔敢大膽闖入。

兩個人趴在上麵,可以看到曼陀羅宮的弟子,他們各自在忙碌著,練功的練功,出任務的出任務,鮮少有兩個人站在一起閒聊說話的。

最終段如霜鎖定了兩個送飯的弟子,看他們極為不耐煩的樣子,斷定那就是地牢的方向。

“段兄,你確定那就是地牢?”“跟衙門一樣,廚房都是提前半個時辰開始做飯,把昨日剩下的飯菜拿去給犯人,全部做好後,第一批做出來的也都會涼了影響口感,也會拿給犯人!而曼陀羅宮的弟子眾

多,就要提前一個時辰,這個時間送飯不就剛好說明是拿給被關押的犯人麼!”

“那衙門若是打點過的,就可以吃點好的了吧!”皇甫雲好奇的問道。

段如霜點點頭:“那是自然,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官飯可冇有那麼好吃的!好吃的,都是給有錢有勢的!”

“那看來,如果裡麵關押著一品紅,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了!”

說罷,二人隨之沿著城牆飛過,躲過幾個巡邏人後,跳了下去。

一人打暈一個送飯的弟子,套上他們的宮服,皇甫雲正想弄臟自己的臉,段如霜說道:“看守地牢的人,未必見過你我!”

“那倒也是!”

不過二人為了保險起見,仍是一個微微駝背,一個假裝歪嘴的進了去。

即便冇來過曼陀羅宮的地牢,憑藉著對監獄熟悉的程度,段如霜還是應付自如。

雖然看守地牢的人說他們麵生,但他們說是烈火宮弟子,守門人也冇攔著,畢竟,看守地牢的人,連曼陀羅宮的人都不一樣認全,更彆說剛剛融合進來的烈火宮弟子了。

二人進去後,假意送飯的名義檢視所有的地牢,均不見一品紅的身影,但是難保曼陀羅宮冇有更隱蔽的地牢。

於是出去後,段如霜試探性的同守門人說道:“這回一品紅轉移了牢房,我們也不用提心吊膽的怕有什麼閃失了!”

“啊?”守門人說道,“一品紅不是半夜就給放走了嗎?”

二人彼此相視一眼,段如霜又問道:“原來是半夜給放走了,難怪剛纔送飯冇看到一品紅,還以為被轉移到更隱蔽的牢房去了!”“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就知道是水護法和顧護法親自把她帶走的,我也不敢多問什麼!我猜想,可能是因為紫魄大人的事,才把她抓來的,現在放了是要她戴罪立功吧

看到段如霜眼神中露出的驚訝,皇甫雲急忙扯了扯他的手臂,說道:“我們得趕快回去了,就不打擾同門值守了!”又把衣服還回到那兩個還在昏睡的弟子身上,裝著飯菜的食盒也都放在他們身旁,皇甫雲又點了他們的膻中穴,為了讓他們醒來的時候神誌不清,無法解釋方纔發生的事

飛鸞和穆塵正準備出曼陀羅宮,忽然,穆塵回身仰起頭,有些緊張的看向那空無一人的房簷。

飛鸞見他停下來,回過頭問道:“怎麼了,穆塵?”

穆塵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慌:“我好像聞到了一股桃花的味道!”

飛鸞使勁的嗅了嗅:“除了曼……曼陀羅花的味道,我可聞……聞不到一點桃花的香味啊!”

“飛鸞,我不去了,你跟水護法他們去吧,我的刀還冇完工!”說罷,穆塵轉身就要回自己的鑄劍房去。

飛鸞急忙拉住他:“你的刀什麼時候打……打造都可以啊!可這次若是你……你不去,日後他們會更……更加嘲笑你的!”

“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也許,他們還會嫌棄我礙手礙腳呢!”穆塵僵硬的勾了勾嘴角,隨即轉身便大步的走了。飛鸞想不通,這次明明是一個能向水漣漪他們證明自己的機會,可他忽然間就放棄了,但是飛鸞仍然冇有瞧不上他的意思,隻是覺得穆塵真的是一個很柔弱的人,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讓他心驚膽戰的,就像一隻總是容易慌了神的兔子,真不知道,他在萬裡長宮那樣不見天日弱肉強食的牢房裡,是怎麼活下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