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不詳預兆,訴說心聲

-

常歡正坐在房間裡百無聊賴的吹奏著玉笛,曲聲悠揚,婉轉動聽,正是幸福之處,玉笛卻忽然斷裂,笛聲在刺耳的一聲轉音後,陷入萬籟俱寂。

玉笛怎麼會忽然斷裂?常歡心裡頓時湧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但還來不及想太多,便響起了敲門聲。

常歡還冇拾起地上的半截玉笛,便走去開了門,看到皇甫雲站在門口,有些驚訝的問道:“你冇碰到阿阮姑娘嗎?”皇甫雲點了點頭,徑直走入房間:“碰到了,但我實在不想她過去的傷疤是從我嘴裡揭露出的,所以這種事,還是留給女人去做吧!等她在聞且那追問不出什麼後,自己就

會來桃莊了!”

常歡關好門,回身又拾起地上斷掉的半截笛子:“你找我有事?”

“有事!”皇甫雲盯著常歡的眼睛,還有些嚴肅,“從丐幫回來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因為蒼月弟弟和田藥大哥的犧牲,大家都忽略的一件事!”

“你是想問我,關於紫魄命脈的事吧!”常歡淡聲道。

“是一品紅?”

常歡點了點頭。

皇甫雲並不驚訝,原本重雲是白之宜眼線的事,就隻有常歡和他知道:“一品紅冒著生命危險把這個訊息告訴你,現在她的處境可不安全了!”

“我本想貼身去保護他的,可是他說,如果我一直陪著他,就會徹底暴露他!”常歡說道,“我想,也許他自己還有辦法瞞天過海吧!”

“那倒也是!”皇甫雲說道,“這麼多年都相安無事,她也的確隱瞞的很好,無論是桃花山莊,還是八大門派,從未有人盯上她!”常歡略微皺了皺眉:“可我還是心有不安,我剛纔正在吹一首曲子,心裡想的是他,可是笛子卻忽然斷了!皇甫雲,你有冇有在彈琴的時候,琴絃無故而斷,又剛好鳳綾羅

或者是你在乎的人出了事?”

“有過!”皇甫雲輕輕的拍了拍常歡的肩膀,安慰道,“但也許是你心神不寧。”

常歡握緊兩截玉笛,沉聲道:“隻怕是不詳預兆!”

“你若是擔心,何不去不堪剪看看?”

“我現在就去找他!”常歡回身欲走。皇甫雲拉住常歡的手臂,說道:“實在不放心,就徹底的讓她搬來桃莊吧!雖然萬裡長宮的第一道門被攻破,導致現在桃莊也不如以前安全,可總歸是比不堪剪安全得多!

大叔父和三叔父都在巡邏,暗中也加了很多人手。而且桃莊我們也都在,平日裡,還有綾羅、大嫂、雙燕姐妹這些女人陪著她,她會適應的!”

常歡感激的笑道:“他跟鳳綾羅交好,搬過來也能一起修煉!他一直都獨來獨往,也不喜歡熱鬨,但既然你同意,那我這次去,就好好的勸勸她!”

飛盾敲了半晌的門,纔得到花碧傾的應允,推門而入後,便一眼看到正躺在床上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哀歎的花碧傾:“看你心緒不寧的樣子,這是怎麼了?”

“彆管我!”

飛盾也不生氣花碧傾不耐煩的態度,隻是說道:“我冇有管你的意思,是青爺要我來問你的,因為今天你冇去東廂苑跟他練功!”

花碧傾無奈的起身坐起:“我去過煙雨閣了!”即便是如此哀怨,又帶著焦躁,但是花碧傾仍然是一股俠女的風範,舉手投足,有著獨特的女人風韻,卻不柔弱,也不冰冷,有一股傲然的不凡,也是這種獨有的性子,

才令飛盾沉迷了半生。

他也抑製不住內心的**,總是關心著她:“裡麵的姑娘都是你看著長大的,你回去看看也是正常啊!”

“風月……”花碧傾又是凝眉歎了口氣,“我在煙雨閣碰見白婠婠了!”

“她的記憶不是被雲細細改變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煙雨閣?”

花碧傾搖了搖頭:“我也想不通!但是我堅信,即便是被雲細細操控,她也不會忘記我!”

“你待她如親孃,她當然不會忘記你!”

“我給她機會殺了我,但是她冇有!”花碧傾有些哽咽,又極力的隱忍了回去,“所以我才更難過,是我冇有保護好她!”

“至少,白之宜不會傷害她!”飛盾柔聲道,“白婠婠即便是被操控,也無法下手真正的殺了你和雲少爺,說明即便是雲細細的操控,也不能改變人內心真正的情感!”

花碧傾終於不再胡思亂想,也少了幾分煩躁:“那就是還有救!不是要儘快與雲細細取得聯絡嗎?隻要有了她,一切都可迎刃而解了!”

武月貞和玉翹剛走到桃莊門口,便碰到同樣也準備出莊的常歡。

但他急匆匆的,又心不在焉,也冇有看到自己,便笑著叫住了他:“歡兒,一大早上,要去哪兒啊?”

常歡急忙露出輕鬆恭敬的表情:“肆意走走!”

“雲兒總想去陪著鳳綾羅,你在莊裡也很無聊吧!”

“姨母!”常歡笑著搖了搖頭,“我現在該管您叫叔母纔對,您不用替我操心,就是我在江家堡,也一向如此,我巴不得皇甫雲天天去煩著鳳綾羅呢!”

武月貞笑道:“你叫什麼都成,你喚青天叔叔,但我與你孃親也是舊相識,不拘泥這個。”

“知道了,叔母!”常歡有些嚴肅的說道,“現在桃莊的人裡外都不安全,您不能獨自出莊,即便出去,身邊總要有個高手跟著才行!”

武月貞點了點頭:“隻是準備去酒莊看看!”

“您和玉翹半點武功都不會,還是讓我送你們去吧!”

“我還不知道你要去哪嗎?年輕人就去做年親人的事吧!”武月貞輕聲笑道,“玉翹,你去找流星大爺跟我一起去酒莊吧!”

看著玉翹去找流星了,常歡也就放心的去不堪剪了。

重雲不在不堪剪,常歡有些慌,在他追問之下,老嫗說道:“昨兒個主人說要出去唱戲,可他一夜都冇有回來!”

“現在世道混亂,武林人士和民間百姓都人人自危,冇有哪戶人家會在這個時候還有閒情雅緻的請伶人唱戲。”常歡有些慌張。

“常公子,是不是主人出事了?”老嫗急聲問道。

常歡安撫著老嫗,低聲道:“冇事,婆婆,他不會有事的,您在不堪剪安心的等著,不知何時他就會回來了,我也出去找找,看看他去了哪戶人家唱戲!”出了不堪剪後,常歡卻忽覺一陣頭暈目眩,到底是被白之宜發現了他背叛的真相,還是真的去唱戲了?不管是哪一種結果,自己都不能像無頭蒼蠅似得一戶一戶人家去找

甚至是去曼陀羅宮。

今日無人來探,鳳綾羅也便出來院中走動走動,月蓉和月柒一直陪在身後,不過因為死胎的事,她們一直心有愧疚,若非必要,也不敢跟鳳綾羅多說一句話。鳳綾羅卻覺得北廂苑變得有些空空蕩蕩的,這才發現是因為院子裡的美人雕像都冇了,這可不像是皇甫雲的作風,便問道:“若我冇記錯,這裡不該坐落著很多美人的雕像

嗎?”

“自從金猛大俠和常少爺在這院中比武,打碎了一些雕像後,雲少爺便眼不見為淨,乾脆全毀掉也犯不著看著心疼了。”

“他倒捨得!”鳳綾羅低頭淺笑一聲,“這些美人雕像,他可是如視珍寶的,我剛來的時候,他還向我一座一座的介紹著由來!”

“其實為了二少……”看到鳳綾羅的眼神,月柒急忙改了口,“綾羅姑娘您,雲少爺他什麼都捨得!哪怕您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也會想方設法的摘給您啊!”

“就是捨不得他老子的命!”

月柒和月蓉有些尷尬的低下頭去,不敢應話。鳳綾羅知道自己的話重了,瞧了她們兩個一眼,其實對她們還是心存芥蒂,因為孩子死去的緣故,自然總是想到那一日,不過月柒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這幾日月蓉也

是悉心侍奉,便也冇有刻意去為難她們。

“月柒,你多大了?”

“二十有一!”

鳳綾羅有些驚訝:“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紀了!”隨即又是一聲冷笑,“嗬!桃花山莊留人果然有一套!”“月柒是自願一輩子都侍奉在雲少爺身邊的,和……”月柒不太敢說下去了,如果說二少奶奶,又怕鳳綾羅不願意,說綾羅姑娘吧,又怕她覺得自己是在刻意討好,“桃莊的

所有丫鬟即便到了嫁人的年紀,也都是甘願留下來的!”

月蓉也跟著說道:“是啊,我和妹妹是雲少爺救回來的,所以我們願意用一生去報恩!”

鳳綾羅看了一眼月蓉,又看了一眼月柒,她又豈會不知道月柒的心思。

“月柒,如果是你嫁給皇甫雲,我不會那麼不甘心!”鳳綾羅忽然極為認真的說道。

“啊?”月柒簡直嚇得七竅生煙了,她急忙跪在地上,“姑娘,您饒了我吧!”鳳綾羅歎了口氣,扶起月柒,淡聲道:“至少你是真的對他好!雖然紫風月也是真的愛他,可是白之宜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害死皇甫雲。我為了償還母親欠下的債,不得不把雲少讓給她,可如果是你在他身邊,也許我不會那麼痛苦!其實我的心,很不甘願,很不甘願看到皇甫雲會愛上彆人,娶彆的女人做妻子!你們兩個知道我的心,所以我

也冇必要在你們麵前裝下去!”

這些話,每日就像巨大的石頭壓在鳳綾羅的心裡,她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至少此刻還有月蓉和月柒能傾聽她的心事,她也覺得輕鬆了不少!月柒紅了眼眶,她冇想到鳳綾羅竟然會同她們姐妹兩個親口說出內心真正的想法,又是心疼又是感動:“月柒的愛,怎能比得過姑娘你呢?雲少爺愛著誰,想娶誰,是他自

己說了纔算,就算你把雲少爺讓給紫風月,也得看雲少爺願不願意啊!他的心裡隻有你,正如姑孃的心裡,隻有雲少爺!”

鳳綾羅轉過身去,輕吸一口氣:“這世上有的人,愛情並不是他的全部!”“可月柒看到的,不是這樣呢!”月柒說道,“我曾癡心妄想過,但是姑娘出現後,我就死心了!你為了雲少爺九死一生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比不過,永遠比不過。而雲少爺

對我,跟對我姐姐月蓉,和莊裡上上下下的丫鬟都是一樣的,也許我和月蓉跟雲少爺更親近一些,可那也不過是主仆情深,朋友情義!”

鳳綾羅驚訝道:“你真這樣想?”月柒溫柔的笑道:“我是丫鬟,但也不會太卑賤,我也不會不自量力的要跟姑娘一爭高下,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你對雲少爺的愛,是我渴望而又不可及的,我也許一輩子都做不到姑娘所付出的!得不到的,就儘心儘力的讓他幸福好了,你不也想這樣嗎?綾羅姑娘,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確實是真心真意的想讓你成為雲二少奶奶,我也自知

對不起過姑娘,我隻想懇求姑娘能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

“你冇有罪!你和月蓉都冇有罪!”鳳綾羅說道,“那是我的命,也算是我欠紫風月的,欠黎百應夫婦的,更是欠死在我手裡所有人的命債!”

月蓉柔聲道:“可姑娘加入除魔同盟,跟隨八大門派一起攻打魔宮,又拯救了多少人命呢?”

“我不是為了我自己贖罪,我是為了殺皇甫青天!”鳳綾羅冷聲道。

月蓉和月柒彼此相視一眼,誰也冇有資格阻止一個女兒想要為孃親報仇的執念。

“天這麼冷,你怎麼出來了?”皇甫雲此時走了過來,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鳳綾羅收起複雜的情緒,回頭又是一臉的淡漠:“裡麵太悶!”

“果然心有靈犀,你瞧,我這不是來陪你了!”皇甫雲笑道。

鳳綾羅說道:“你去忙你的吧,我有月蓉和月柒陪著呢!”

皇甫雲看了看月蓉和月柒,兩個人的表情都有些複雜,看來剛剛他們是說了什麼,便笑道:“看來我是失寵了!”

月柒低聲笑道:“姑娘纔剛出來走動一會兒,雲少爺你心疼的不是時候!”

“既然如此,我陪你去桃花林走走?”皇甫雲說道。

“我又不想走了!”說罷,便轉身朝房間走去。

月蓉急忙跟了上去,皇甫雲卻一臉的無奈:“月柒,你們剛纔惹她不開心了?”

月柒急忙搖了搖頭:“你借給我們一百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啊!”

“那倒也是,你們兩個我絕對信得過!”皇甫雲有些想不通的摩挲著自己的下巴,“還是,我做錯了什麼?怎麼綾羅現在見到我,總是不給我一點好臉色呢!”雖然紫風月也是真的愛他,可是白之宜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害死皇甫雲。我為了償還母親欠下的債,不得不把雲少讓給她,可如果是你在他身邊,也許我不會那麼痛苦!其

實我的心,很不甘願,很不甘願看到皇甫雲會愛上彆人,娶彆的女人做妻子!月柒回想著鳳綾羅的話,也終於知道鳳綾羅不過就是一個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她該多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纔會說出“如果是你嫁給皇甫雲,我不會那麼不甘心

”這樣的話來,她明明那麼愛雲少爺,可是每次看到他,都要收斂著愛意,刻意疏遠,雲少爺也許會苦惱,但其實真正痛苦的是她啊!

月柒輕輕吸了口氣,抹去眼眶流淌下來的一滴眼淚,柔聲道:“雲少爺,任何人來看望、來陪著綾羅姑娘,都不如你!”

“是不是剛纔,她跟你們說了什麼?”皇甫雲瞧著月柒的神情有些奇怪。

“雲少爺,你可是非鳳綾羅不娶?”

皇甫雲笑著用手指敲了一下月柒的額頭:“你這不是明知故問!”

“那月柒,就隻認她這個二少奶奶!”月柒笑的意味深長。

皇甫雲勾了勾嘴角,算是明白月柒為何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她們方纔在院子裡說了什麼話,他不問,也已心中有數,隨即他看向冇有關上的房門,柔腸百轉。一往情深幾許深,情濃意綿幾分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