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懷念歿人,男兒之身

-

回到勝蓬萊後,天色已晚,而星天戰也因一路顛簸,剛跳下馬車就險些暈倒。

星沫初雪本想讓星天戰先去休息,明日再將棺木下葬,可是星天戰卻說刻不容緩,他心中硬撐著的那一口氣,正在一點點的耗儘了。

冬琅原本知道師父回來,高興的不得了,可是她迎來的,隻有師父和師姐,還有一具棺木和一個木箱子。

知道師兄死訊後,冬琅又不敢大聲哭泣怕刺激到星天戰,隻能任由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卻不出一點聲音。

星沫初雪將冬琅抱在懷裡輕輕安撫著:“彆哭了,你師兄隻是去另一個地方跟你師孃在一起了!”

冬琅仰起頭,紅腫的雙眼透露著疑惑:“師孃?”

星沫初雪蹲下身子,在她身邊低聲道:“小冬琅,有件事,隻有我們兩個人能知道,你要答應我,不可以告訴你師父!”

“師姐,什麼事不能讓師父知道啊?”冬琅抽泣道。星沫初雪歎了口氣,看著星天戰正在將棺木搬下馬車:“那具棺木裡是空的,你師兄的屍體我交給彆人了,是一個叫做殺流幻的人。他說會想儘一切辦法複活蒼月,我知道他是癡人說夢,若是來硬的,我們都不是殺流幻的對手,與其被他搶走,不如我交給他,也許這世上,真的會有匪夷所思的奇蹟存在呢?為了不讓你師父傷心難過,所以

我們要一起瞞著他,不可以讓他知道,一會下葬時,你師父若要執意開棺,你定要阻止,明白嗎?”

冬琅點了點頭。趁著天冇有完全黑下去,星沫初雪和星天戰合力挖好了坑,下葬的地方,是在一處特彆美麗的山穀平野,正麵是海,背麵是桃樹,每逢春夏,漫天遍野都是五彩斑斕的野

花,勝蓬萊是真正的世外桃源,這裡冇有一處是冰冷的,可是隨著親人的逝去,心的溫度散卻,一切都開始變得不一樣了。正準備先搬裝有漆曇屍體的木箱子下葬時,星天戰突然說道:“娘子,我怎能讓你在魔宮的籠子裡下葬?不如,我把你跟蒼月葬在一個棺木裡,讓你們母子親近親近,你應

該會很開心吧!”

說罷,便打開木箱子,可看到裡麵的屍體時,星天戰卻又手足無措起來,不知該從何下手,難過的不成樣子。星沫初雪對著冬琅使了個眼色,冬琅便湊了過去,絕對不可以讓師父知道師兄的屍體不見了,可當她看到木箱子裡麵的屍體時,因為受到了驚嚇而連連後退,再冇忍住,

嚇得大哭起來。

星沫初雪急忙過去將木箱子蓋好:“爹,你嚇到冬琅了!”

星天戰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過去將冬琅抱了起來,冬琅順勢摟住星天戰的脖子:“師父,我好怕!”然後看向星沫初雪,對著她點了點頭。

“彆怕,那是你師孃的屍體,冇什麼好怕的。”星天戰安撫著冬琅,抱著她瑟瑟發抖的身子,溫柔的說著,“冬琅乖,不要再哭了!”原來,那個木箱子裡裝的是毒娘子漆曇的屍體,冇想到第一次見到師孃,卻是她的屍體,還是麵目全非、慘不忍睹的屍體。其實冬琅是真的嚇到了,因為她從來冇有見過

屍體,更彆說,是這樣一具不成人形的屍體。

冬琅抽泣道:“為什麼師孃的屍體這麼可怕啊,師父,你一定很難過很難過很難過吧!”她雖然不能真正的體會到,向來淡雅溫柔卻又沉穩俊美的師父,忽然之間失去了妻子和兒子,會是怎樣的心情。而他眼神的疲憊,麵容的滄桑,身子的冰冷,還是讓小冬

琅心疼的不行。

“你是我醫聖的關門弟子,怎能害怕一具屍體呢?未來的你,是一個要比師父還要偉大的醫師,你要麵對各種各樣的病人,各種各樣的屍體,你不可以害怕,知道嗎?”

“可是冬琅隻想跟著師父一輩子都在勝蓬萊,哪裡也不去!”“一個醫者若不救死扶傷,那就枉為醫者!”星天戰沉聲道,“小冬琅,就算你在勝蓬萊,可勝蓬萊畢竟不是真的與世隔絕,總會有人誤打誤撞的經過,然後發現這裡,就像當初的我,帶著你師姐師兄恰巧找到了這裡一樣!這裡可以成為我們的家,也可以成為任何人的家,而你能做的,就是救人。救人,就是救你自己,保護他人,才能保護你自己。你的價值越大,就越會有很多人需要你,即便是凶殘的大魔頭,也不會忍心殺你。所以,冬琅,你要比任何人都努力,因為師父不能保護你一輩子,師父連你的

師孃和師兄都保護不了!你要讓自己有價值,不要給彆人傷害你的機會!”

冬琅緊緊地摟住星天戰的脖子,哭得很傷心:“師父,我會努力的,以後換我來保護師父和師姐,好不好?”

“為師等著!”

“師父,冬琅會代替師孃和師兄,一直陪著你!”冬琅忍著抽泣道,“師父,不要再折騰師孃和師兄的屍體了,兩個人在一具棺木裡,多擁擠啊!”“師父不想讓你師孃最後的歸宿,隻是曼陀羅宮的一個破木箱子!”星天戰歎道,“因為曼陀羅宮對於漆曇來說,就是一座牢籠,把她救回去,然後壓榨她所有良知的人間地

獄!”

冬琅說道:“師父,我們可以等到明日,再打造一具棺木,然後安放師孃的屍體,不是更好嗎?”星天戰慢慢的把冬琅放下,半跪在地,柔聲道:“冬琅,我現在隻想親手安葬他們娘倆,否則,我寢食難安!你若是害怕,就先回去,晚點的時候,師父去給你講故事,哄

你入睡!”

“爹!”

星沫初雪的聲音傳來,星天戰和冬琅同時望去。卻看到,星沫初雪的雙手血粼粼的,而她身上隻剩下白色中衣也是沾染了一片血腥:“我把孃的屍體用我的衣服包好,放在蒼月的棺木裡了!爹,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快讓

娘和弟弟入土為安吧!”星天戰這才發現,裝著漆曇屍體的木箱子已經空了,而星沫蒼月的棺木已再次封棺,他有些恍然的走過去,輕輕的撫摸著棺木,嘴裡呢喃著他們的名字,做著最後的道彆

曼陀羅宮。

多久了?

在這玄冥殿站了多久了?忍受著那妖婦的目光多久了?

重雲不知道,他隻覺得雙腿在逐漸開始麻木,他明白,白之宜是想要自己承受不住這種心理積壓的煎熬而不攻自破。

他開始覺得這裡有著前所未有的冰冷,他來過玄冥殿無數次,每一次都視死如歸,但每一次都能重回光明,可是這一次,他的心裡冇了底。

玄冥殿裡也越發的幽暗,他的雙眼開始適應了黑暗的光線,可能看到的,也不過是這片令人不安的忽明忽暗。

“一品紅,若是本宮主冇有派人去請,你打算什麼時候來啊?”白之宜的嘴角一點一點的勾起笑意,就像一條毒蛇一點一點的吞噬著巨大的獵物。

“我知道宮主受了傷,需要靜養,故而不敢上來打擾!”重雲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淡定些。

“你的訊息可真靈通啊!本宮主當初選擇你,果然冇有看走眼!”白之宜笑道,“是不是本宮主冇死,在你的意料之外啊!”

重雲不卑不亢的說道:“宮主神通廣大,又突破千尋七獠的第五重紫,誰與爭鋒?”

“一品紅!”白之宜忽然厲聲道,“你不是說過,絕對不會背叛本宮主,不會背叛曼陀羅宮嗎?

“一品紅當然不會背叛宮主,還請宮主明鑒!”重雲雙手作揖,可是他明顯覺得自己的裡衣已經被冷汗浸透。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白之宜輕輕的擺了擺手,叫了一聲雲細細。

雲細細知道白之宜召喚自己在這,就是為了這一刻,她彆無選擇,隻能緩緩的朝重雲走過去。

重雲知道雲細細能窺探記憶,而她操控了那麼多幫派弟子,萬裡長宮的秘密也是自她泄露,她早就臣服於白之宜了,自然也會對自己下手。

他的眼睛看到雲細細正從腰間取出她的武器幽魂繞,心裡湧起無限的絕望,看來自己真是凶多吉少了。

隨著雲細細一點一點的走近,重雲緩緩後退,就在雲細細準備使用幽魂繞時,重雲一掌擊退雲細細,轉身欲要逃走。

雲細細後退數步,冇有再動,可是那眼神裡已充滿了憐憫,彆說白之宜,就是小水滴,水漣漪和顧寒居也冇有一個人打算去追的意思。

因為,進了陰間道,就彆想走出鬼門關。

果然,原本就隱匿在玄冥大殿暗處的高手直接攔住他的去路,重雲又豈是他們的對手,狼狽的落敗後,又被他們押送回來,被迫跪在地上。

“哼哼!”白之宜冷笑道,“一品紅,你的膽子可真大啊,本宮主看你還想嘴硬到什麼時候!”重雲隨即說道:“宮主,我承認,即便我對您因為恐懼而冇有付出全部的忠心,可是這麼多年,我遊走在正邪兩派和達官貴人之間,也給宮主提供了不少有利的訊息,就算

我再次被人收買,也一樣不會付出全部的忠心,跟所有宮主您收買的眼線一樣,不過都是為了活下去!”“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謊言半真半假才讓人無法分辨,可是一品紅,本宮主已經看透你了!”白之宜故作失望的搖了搖頭,“與其等你主動開口,本宮主更喜歡看你被彆

人揭穿以後的樣子!”

有了兩個高手的壓製,重雲無法再動彈分毫,他驚慌的看著一點點走來的雲細細,直到那幽魂繞在自己眼前閃過,他便失去了意識。

雲細細通過窺探,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重雲。

隨後幽魂繞再一次晃動,重雲又恢複了意識,他知道自己完了,所以此刻已是滿臉的絕望。

白之宜的眼睛看著重雲,卻饒有興趣的問著雲細細:“雲穀主,告訴她,你都看到什麼了?”

雲細細緩緩說道:“的確如您所料,是他偷聽到了紫魄和東方聞思的對話,才把共生蠱的秘密告訴了常歡!”

“為什麼是常歡?”白之宜的視線仍然冇有離開重雲,卻還是在跟雲細細說話,“而不是皇甫家的人?”

“因為,他和常歡彼此相愛!而且他也是修煉者之一,和鳳綾羅一起修煉《玄音煞》的。”白之宜的眼神露出凶戾的光芒,她慵懶的向後靠去:“一品紅,本宮主還真是小瞧你了!你跟常歡那個小子相愛,本宮主倒不驚訝,可以你的武功,居然還妄想修煉《玄音

煞》!”

重雲吞嚥著口水,自知再也無法辯駁。

“一品紅,你修煉一世葬的武功,是想要對付宮主呢?還是想要為你的情郎分憂呢?”水漣漪笑道。

“並且……”

看到雲細細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白之宜更是來了興趣:“並且什麼?說下去!”“並且,這個一品紅不是女人!”雲細細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因為一旦一品紅被抓,他的身份就早晚會暴露,自己好不容易奪得白之宜的信任,再做隱瞞的話,就前功儘

棄了。

白之宜一字一頓的疑惑道:“不,是,女,人?”

“他一直用女伶人的身份掩藏著他的秘密,隻是為了不讓彆人知道他……他是一個男人!”

隨著雲細細話音一落,重雲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準備咬舌自儘,不給白之宜一點威脅的機會。

誰知道小水滴眼疾手快,直接點了他的穴道:“宮主冇說讓你死,你怎能去死!”紫魄之死,修煉一世葬,這些都不足以讓白之宜感到驚訝了。而這個性彆的秘密纔是令白之宜最為震驚的,殺流幻和星沫蒼月之間的畸形感情就已經令人震驚了,冇想到

這兩個年輕男人竟然彼此相愛。男人和男人,這江湖中雖然有不少的龍陽之好,其中也包括傾心於冰魄宮前任宮主十夜的公子慕雪隱,還有九殺劍客蕭陽錯和君杯盞之間的龍陽虐戀,但冇想到,自己眼

皮子底下竟然也出了一對男風。

所以白之宜異常的興奮:“常歡知道嗎?”

“隻有常歡知道!”雲細細說道。

很快,一個計策便迅速的湧進白之宜的腦海中,一個既可以懲罰叛徒,還可以藉此機會除掉一世葬其他修煉者的計策。

“帶他下去!”白之宜說道。

水漣漪走了過來,她曾見過一品紅無數次,但冇有一次真正的注意過他,這是一個細作最大的成功。

冇有妝容,天生麗質,頭髮四散,衣裳碎裂,也許已經被拆穿了身份,他便再冇有故作女人獨有的輕柔姿態。

同樣是一張美麗到雌雄莫辨的臉,穆塵就令人感到不適,但是眼前的一品紅,卻有著讓人忍不住一探究竟的**,不知道一個伶人卸下戲妝,又是怎樣的姿態呢?

水漣漪扯住他的手臂,重雲絲毫冇有恐懼的看著他,可是從前,他的眼睛裡,是帶著懼怕死亡的味道,但現在全都冇有了。

男人!

水漣漪冷笑了一下,這個人真的是個男人嗎?她的手忍不住順著重雲平坦的胸膛一路向下。

“水漣漪!”

白之宜冰冷的聲音打斷了水漣漪閃現在腦海中的所有畫麵,她意猶未儘的撇了撇嘴押送著重雲退出了玄冥殿。

勝蓬萊。

為了讓星天戰睡得安穩些,冬琅偷偷的在他的茶裡下了藥。第二日醒來時,星天戰已覺得不再那麼疲乏,可是心裡的疲乏,還是讓他失去了往日的風采。

此時他坐在墳墓前,一言不發,隻是愣愣的看著墓碑上的兩個名字。

“我和蒼月曾經以為,她是你的舊情人!我們從未想過,我們的孃親還活在這世上。”星沫初雪緩緩走了過來,隨即坐在星天戰身旁,“爹,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星天戰沉聲道:“當年的真相,就讓它隨風而去吧!初雪,你要記住,是我對不起她。”

星沫初雪看向墓碑上那個陌生的名字:“我們的名字,是她取的嗎?”星天戰點了點頭:“星間無蒼月,曇花落初雪!你降生時正是冬日初雪,蒼月降生時,因為日食之後僅剩一彎蒼月!又因一句相濡以沫共同舟,故而加了一個沫字,這都是

你們的孃親取得。”

“可惜,蒼月卻不知道我們的孃親還活著。也不知道她是曼陀羅宮的人。”星天戰歎道:“你娘淪落曼陀羅宮,是事出有因。失去蒼月,她很痛苦。當初我們因為誤會而分開,是我不夠信任她,害的她流落曼陀羅宮,如今我們都已經嚐到惡果受到懲罰,初雪,你千萬不要記恨你娘,你娘一直都不敢麵對你,怕你不能原諒她。但這次大戰,其實從頭到尾,她都未參戰,每次你們姐弟倆遇到危機,都是她號令蠱毒死

士支援。”

“我感覺到了,我本來也覺得奇怪,直到蒼月跟紫魄同歸於儘時,她衝了下來,我才知道那所謂的真相,我才知道,我和蒼月的孃親,竟然是她!”星沫初雪沉聲道。

“爹太自私了,一直冇有告訴你們。”星天戰看向星沫初雪,低聲道,“初雪,你恨爹嗎?”

“在這世上,初雪最後的親人就是您了,怎麼會恨呢?以後,就由我來照顧您,還有小師妹!”星沫初雪柔聲道,“爹,我一定會成為您的驕傲!”

星天戰輕輕蹙眉,哀聲道:“爹已經不能再失去你了。”

“爹,我們都要振作起來,我們不能讓蒼月白白犧牲,你以前也是這麼教給我們的!”星沫初雪有些激動的說道。

星天戰深吸一口氣,淡聲道:“《涅槃神星隕》我會讓皇甫青天另找修煉者的!”

“不可以,蒼月冇有完成的遺願,當然要由我這個姐姐來完成!”星沫初雪握緊雷怒金鞭,這是星沫蒼月唯一的遺物,她不能辜負這個武器原本的主人。

“不要再說了!”星天戰憤然起身。

“爹,我已經是《涅槃神星隕》的最後一個人選了!”星沫初雪起身說道,“我相信蒼月也不會阻止的!”

“我是你爹,難道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星沫初雪毫不示弱:“爹,您讓冬琅努力提升自己的價值,是為了保護自己,那我呢?”

“修煉禁功的第一步,就已經很危險了!”星沫初雪冇有再說話,她轉身走了十幾步,就當星天戰以為她要離開的時候,她卻忽然停了下來,取下彆在腰間的雷怒金鞭,再星天戰的注視下,她默唸著涅槃心法,揮

出了極具力量的一鞭。

儘管這一鞭,不足以達到《涅槃神星隕》應有的威力,可卻證明瞭星沫初雪的決心。“拿到雷怒金鞭,就要承擔重任,否則,就是暴殄天物,不如還給鑄劍山莊,讓他們賣給願意承擔責任的江湖人。可如果這麼做,就等於讓蒼月白白犧牲了,他明明那麼努力,那麼想要證明自己,做姐姐的,我又怎麼可以落後?我怎麼可以把這個為武林除害且名揚天下的機會讓給彆人?我已經會《涅槃神星隕》的心法了,假以時日,必然還是一世葬修煉成功的第一個修煉者!殺流幻都肯為了蒼月打破原則,收他為徒,暗中相助,為何我們作為親人卻要放棄呢?蒼月冇有闖出的名號,就由我替他繼續走下

去!我星沫初雪,是一定要親手給自己的弟弟報仇的!爹,不殺了白之宜,我誓不罷休,誓不終止!”

這一番堅定的言論,令星天戰又驚訝,又感動!也許,這就是命運吧!但是作為江湖上的狂神,有一個如此豪氣雲天野心勃勃的女兒,自然也是幸運的,即便最後的結果是不幸,至少在這江湖上,還能留有一段名聲,即便一代新人換舊人,

但是江湖還存在一天,這痕跡就不會消失,俠客的精神便也永不終結。

作為父親,星天戰是憤怒的,可是作為前輩,星天戰又是欣慰的。這也許就是自己無法做到徹底退隱江湖隱居勝蓬萊的真正原因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