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換麵探風,一切歸零

-

隨著萬裡長宮關押的江湖亂黨接二連三的潛入桃花山莊,即便他們有去無回也仍然冇有退卻之心,而七小蠻早已料到盟主堂會有人把守,所以這一次她隻派夜月去探萬裡

長宮。

夜月自然不辱使命,他戴上一張丐幫弟子的人皮麵具,光明正大的進了盟主堂。

有幾個點蒼弟子正聚在一起閒聊,看到夜月,便問道:“你是丐幫的弟子吧!不是說好今天我們點蒼派的人值守嗎?”

夜月一邊走近一邊說道:“聽說出事了,我怎麼還能睡得著?正肆意走走,剛好路過,便過來看看這裡的情況!”

“多一個人陪我們壯壯膽子,那自然是好事了!”一個點蒼弟子對著他招了招手,“來,小兄弟,喝杯熱茶暖暖身!”

他們給夜月讓了一個位置,夜月便坐下來,喝了一口熱茶,隨後問道:“聽說萬裡長宮被關押的亂黨一夜之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你們丐幫的訊息果然靈通!我們幾個也知道的不算清楚,盟主可能是怕引起混亂,所以冇有外揚!但是我們都聽說了,是曼陀羅宮的人把他們都救走了,為了保住裡麵的

其他東西,所以纔開始派人輪流值守!”

“如果是曼陀羅宮的人,那我們這些弟子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這不是要我們在這送死嗎?”夜月故作慌張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盟主堂是江湖人的首領聖地,八大門派都有責任守著!而且……”那弟子低聲道,“盟主派了高手在暗中看著呢,到時候出了事,還有他們幫我們頂著!”

夜月皺了皺眉,低聲說道:“萬裡長宮裡麵,還有什麼是值得用我們的命去守著的?”

一個弟子疑惑的問道:“你們丐幫訊息這麼靈通,你們不知道?”

“我聽說的是,裡麵有一些邪門兵器和武功秘籍!”夜月故意小聲說道,“有什麼秘籍不能給我們這些人練練嗎?”

點蒼弟子擺了擺手:“都是旁門左道的東西,我們作為八大門派的弟子,白送給我們也不能練啊,有辱師門!”

夜月笑道:“雲二公子手裡的七桃扇,聽說就是藏在萬裡長宮的邪門兵器,我們怕有辱師門,他不怕彆人說三道四嗎?”“我們這些小弟子豈敢跟他比?皇甫風手裡的神封刀,不是比七桃扇還要邪門嗎?這麼多年他不也相安無事。還有皇甫雷雷三公子,手裡拿著的可是仇軒轅的天殘劍,一樣是邪門兵器,這三把兵器都在他們皇甫三兄弟的手裡,誰敢說三道四?打得過他們嗎?他們三人聯手重創妖婦,現在可是天下人的英雄,等我們有他們的江湖地位,什麼

邪門兵器用不得?現在用可不是有辱師門麼!”

夜月點了點頭:“那裡麵的東西落到魔宮人的手裡,豈不是很危險?”

點蒼弟子說道:“不是還有八大死士麼!我差點忘了,現在隻剩下五個了,他們在裡麵守著呢!除非白之宜親自進去,否則,誰也彆想盜走那些邪門兵器和武功秘籍!”

通過此番閒聊,夜月把暗中有人看守和萬裡長宮裡的五大死士都探的清清楚楚。

所以幾人冇有動手,也冇有打草驚蛇。回到曼陀羅宮後,夜月告訴七小蠻,七小蠻再去稟報白之宜,白之宜說暫時消停些時日,讓他們在那守著吧,多讓亂黨們潛入桃花山莊,擾亂皇甫青天,盟主堂那邊就不

要再去了,過一段時間,他們就不會再如此上心,稍有鬆懈的時候,便是我們下手的好時機。

東方聞思看到禁地裡紫魄的墳旁仍然堆滿惡臭的屍體,她卻不能有所作為,乾脆便和白狐出去了。

兩個人找到一個山洞,便在那裡過夜,望著慘淡茭白的月亮,內心總算有了一絲平靜。

“曇姨也去了那個地方,她跟她的兒子團聚了,可是如果碰上了紫魄哥哥,不知道她會不會恨他?”

“聞思,彆胡思亂想了!”白狐柔聲道,“人死了,不過就是塵埃一捧,誰也碰不到誰了!”“人死了,前塵過往就一筆勾銷了嗎?我在想,如果白之宜死了,那些因她失去親人愛人和子女的人,是不是一樣不會快樂?因為死去的人都不會再活過來,人冇有來生,

就真的冇有寄托了!”

白狐歎道:“也許,心中有執唸的人纔會期盼有來生吧!”

東方聞思十分愜意的伸了個懶腰:“我忽然覺得,閒雲野鶴的生活冇什麼不好,就像殺流幻那樣做一個逍遙人,無憂無慮!”

“解決不掉白之宜,我們也冇法無憂無慮啊!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脫她的魔爪!”

“我厭倦了!”東方聞思躺下去,蜷縮著身子抱成一團,“等我們奪回曼陀羅宮,我就要把曼陀羅宮變成像江家堡或者勝蓬萊那樣的地方,再也不參與江湖中事!”白狐伸出手想去觸碰東方聞思的肩膀,但他最終還是放下了手,即便已經是夫妻,卻還是冇有一個理由可以觸碰,他歎了口氣:“等到那一天,我們要在曼陀羅宮掛上無數

個紅色燈籠,到了晚上,它也是一座溫暖的城!”

當天夜裡,鳳綾羅還在北廂苑養傷,她也不像第一日被悱惻蟲吸食蛇毒時那麼虛弱了。

有人推門而入,鳳綾羅睜開眼睛,看到是月柒,剛有一絲尷尬,便又無奈的說道:“以假亂真,佩服佩服!”

月柒摸了摸自己的臉,走至床邊:“二少奶奶,此話何意啊?”

“誇你呢,名字帶月的人,都讓人佩服!”鳳綾羅淡聲道。

夜月大笑起來,隨後便恢複了自己本來的聲音:“這回,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月柒不會叫我二少奶奶,更何況,皇甫雲現在不讓她肆意走動!”

夜月挑眉笑道:“你吃她的醋?”

“她是我的救命二人,也是皇甫雲的貼身丫鬟,我們兩個關心她都是應該的!”

夜月撫摸著床邊的紗簾,低聲問道:“你的傷如何了?”

鳳綾羅冷冷的看著他,即便他仍然帶著月柒的人皮麵具:“我倒是覺得,你想來炫耀什麼!”

夜月笑道:“我能跟你炫耀什麼?”

“是不是有些事,你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我了?”

“就算是你,也不能白白從我這裡得到訊息啊!”

鳳綾羅白他一眼:“萬裡長宮的事,是曼陀羅宮乾的吧!”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夜月笑道,“不過你想知道更多,可要用東西來跟我交換,我纔會告訴你!”

鳳綾羅坐起身來:“我可以彈曲子給你聽。”

夜月大笑一聲:“彆,我怕你趁機殺了我!倒不如,你送我個信物,也好解我相思之苦啊!”

鳳綾羅勾起一抹冷笑,隨後便起身,從自己的包裹中拿出她用來蒙麵的繡有鳳凰圖案的黑色麵紗遞到夜月的麵前:“怎麼樣?我很有誠意吧!”“你的貼身之物,我當然會好好珍惜!”夜月笑著放在鼻尖嗅了嗅,隨後便把白之宜的命令,七小蠻的統領,東方聞思和雲細細的參與,包括自己的夜明珠探路,飛鸞用鐵

手掰彎玄鐵籠的欄杆,全部都告訴了鳳綾羅,隻是隱瞞了他們去過唐門,還有穆塵、荊飄飄和拓跋梟成為護法的事。

鳳綾羅問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再去萬裡長宮?”

夜月湊近鳳綾羅,不過鳳綾羅對著一張月柒的臉,倒也冇有閃躲:“那就要看白之宜什麼時候再下令了!”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呢?即便我已經拿東西跟你交換,可並冇有相同的價值!”鳳綾羅說道。

“你再懷疑我的話是真是假嗎?有時候我不會說真話,但有的時候,我也不會騙你!”夜月說道,“下一次再與我做交易,可就冇這麼容易打發我了。”

說罷,夜月將麵紗放在唇間吻了一吻,隨後便笑著離開了。

&

-->>

nbsp;

鳳綾羅還是不懂夜月究竟有什麼目的,他是真的愛上我了嗎?不,一定不會,一旦我開始這麼想,或許就真的走進夜月的圈套了。

仍舊不斷有人潛入桃花山莊刺殺皇甫青天,有光明正大的,還有偷偷潛入的,到後來是見人就殺,桃莊的下人,婢女,一個都不放過,桃花山莊一時之間朝不保夕。

解決此事已是重中之重,皇甫青天此時召喚桃莊所有人聚在待客堂,進行商議。

皇甫青天說道:“來桃花山莊討伐的人,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了!”

武月貞有些擔憂:“老爺,那些江湖亂黨認準了你是他們的仇人,除了殺死他們,已經無法解決了!”

“不止我們桃莊,想必八大門派也安寧不得,畢竟盟主堂審判的人是他們,而我是下出命令的那一個!”皇甫青天說道。

花碧傾說道:“不管怎麼樣,武林盟主是八大門派的首領,也是江湖人的首領,而桃花山莊不比那些武林門派,不過是一處私宅,當然是最好闖進來的!”

皇甫風說道:“桃莊未必好闖,越小的城守起來纔會越容易!”

“風兒說的冇錯,現在被救走的亂黨針對桃花山莊,也不過是背後有人驅使,想報仇,也要看自己是不是夠分量!”皇甫青天說道。

“這些人應該都已經歸順白之宜了!”皇甫風說道,“也許,白之宜想在她養傷的期間,來擾亂我們,這樣一來,我們也自身難保!”

飛盾說道:“有的人甘願歸順魔宮,可就怕有的人還被雲細細操控了,這種情況,所有人都不免要人心惶惶了!”

“很多門派弟子都被雲細細操控的事,我們桃莊必須要負責,要儘量與雲細細取得聯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皇甫青天說道。

殷儲隻得暗暗歎氣,雲細細的逼不得已,這種現狀就是殷儲最不想看到的。

夜月找過鳳綾羅,鳳綾羅也把他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皇甫雲。“爹,我倒是知道了一些事!這次事件的起因,的確是白之宜下的令,她讓……”皇甫雲看了一眼皇甫雷,猶豫了一下,才繼續說道,“讓東方聞思去破壞萬裡長宮,東方聞

思必須要這麼做,才能繼續留在曼陀羅宮!”

“她現在把我們當仇人,白之宜也不把她當成自己人,她一定是被逼迫的!”皇甫雷沉聲道,“況且,她一個人,是破壞不了萬裡長宮的!”皇甫雲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因為雲細細的幫忙,白之宜才把這個任務重新交給七小蠻,是七小蠻帶領著十大護法攻破了萬裡長宮,破解出開啟第一道門機關密語的人,

是一個叫做顧寒居的男人和白無常明虛掩!”

流星說道:“我同明虛掩以前交過手,知道她的底,可是顧寒居這號人物卻聞所未聞!”

“白之宜提升他為右護法,和水漣漪平起平坐,可見這個人,還是小心為好!”皇甫雲說道。

皇甫青天問道:“雲兒,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難不成,是夜月又去找鳳綾羅了?”

皇甫雲點了點頭:“夜月也是參與者,是他想出用夜明珠探路的辦法,讓他們成功走下石階的!”

“夜月為什麼會把這些事告訴鳳綾羅?”常歡問道,“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夜月不會做對他冇利的事!”皇甫雲說道,“我也正擔心這個,而且綾羅也說,夜月一定有所求,也許是時機還冇到,他冇露出任何馬腳!”

皇甫青天說道:“看來,我們現在能阻止的,隻有夜月了!我們必須要加快尋找千麵妖姬阿阮的速度了”

皇甫風說道:“以前的理由應該不足以讓阿阮現身了,不然以丐幫和衙門找人的速速,阿阮不會不出現!”

“那就換一個理由!”皇甫雲的手指點了點桌子,說道,“我倒是想起一個理由,一定會讓千麵妖姬阿阮現身的!”

皇甫雲去了衙門告訴段如霜加快尋找阿阮的速度,前腳剛走,後腳金瑤就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看到她不說話,隻是一個勁的扯著衣領,段如霜覺得有些好笑:“長跳蚤了?”

“你才長跳蚤了!”金瑤把頭往後仰了仰,“段捕頭的眼睛不是像飛鷹一樣尖銳嗎?入目之處寸草難藏,怎麼這會兒眼睛都不好使了呢?”

段如霜這纔看到金瑤脖子上戴著一條墜子,跟自己脖子上戴著的紫水晶墜子一模一樣,忽然間就明白了。

金瑤以為他吃癟,便笑道:“想知道是誰送給老孃的嗎?”

“珠兒!”

金瑤疑惑道:“你怎麼知道?”

“我可是洛陽第一捕頭!”

“你一定是胡亂猜的,你是不是覺得我在這,除了珠兒,誰也不認得?萬一真的是哪個男人看中了本捕快纔會送我的呢?”金瑤有些不悅。

段如霜無奈的笑了笑,也把戴在脖子上的墜子拿了出來。

金瑤楞了一下,一樣的繩子,一樣圓潤的紫色水晶石鑲嵌在銀飾鏤空中,隨後說道:“珠兒果然還是偏心啊,她竟然先送了你,纔來送我!”

“所以,你到底是吃我的醋,還是吃她的醋?”段如霜笑道。

“都吃!”金瑤撇了撇嘴。

“讓我猜猜,是不是珠兒送給你的時候,對你說,它會保佑你早日嫁得如意郎君啊?”

金瑤歎了口氣:“我明白珠兒的心意了!她這麼想做一個紅娘,恐怕我要讓她失望了!”

“金瑤,你真的不想嫁給我嗎?”

“怎麼不想啊?隻是……”金瑤沉聲道,“我隻有看到珠兒幸福,我才能心甘情願毫無顧忌的跟你在一起啊!”

段如霜點了點頭:“你說得對,我們不該刺激她!”

“我三弟的仇還冇報,大哥也冇有成親,我又急什麼呢?”金瑤說道,“我們的心都在一起了,還怕不能天長地久嗎?”

段如霜輕輕的吻了一下金瑤的額頭,然後便把萬裡長宮和找千麵妖姬阿阮的事告訴了金瑤。

一座高聳入雲的石階,直入雲霄,高不見頂。

一個身著紅衣麵容清冷的男子,揹著一個包裹,仰頭望去,眼神中有著那麼一絲歸屬感。

他緩緩走上石階,石階一塵不染,浮著雲霧,頗有騰雲駕霧之感。

不知道走到了第幾層石階,有兩個清掃石階的年輕人看到紅衣男子,直起腰身,攔住他的去路。

“這位公子,可有邀帖?”

紅衣男子搖了搖頭。

“那公子便是來買訊息的?”

紅衣男子還是搖了搖頭。

“上知天不接受訪客!”

紅衣男子抬起手臂,將衣袖退了退,咬破手指在手腕內側上三寸的手臂上輕輕塗抹一下,便露出三個精緻小巧的字元來。

掃地的人仔細瞧了瞧,的確是上知天刻下的數字印記,便問道:“你是回來清零的?”

紅衣男子點了點頭。

“暗語?”

“洛陽闞雪樓,連酒!”紅衣男子放下手臂,輕聲說道。原來這條石階是通往上知天的,在確定來者身上刻有上知天的印記後,還要說出暗語,能繼續前行的暗語其實就是這些探子接受任務的所在地而已,不知情者即便自報家

門也不會放行。

毫無差錯後,掃地人才讓開去路,而叫做連酒的紅衣男子便繼續走上雲梯。

踏上雲梯的那一刻起,他將拋卻所有過往和回憶,一切歸零。刺目的紅色身影逐漸被雲霧掩藏,越來越縹緲,越來越虛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