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四十章 思傾念隱,更加心亂

-

一日後。

輪迴崖邊,冷風呼嘯。遠山薄霧,層層繚繞。

“她就是從這裡跳下去的嗎?”重雲望著萬丈深淵,卻隻是入目一片雲霧繚繞,與那遠方蒼山的淒涼幾乎融為一體。

常歡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重雲淡聲道:“她終究還是冇有等我!”

“可至少,她永遠都不會知道你想要告訴她的真相了。”常歡安慰道。“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遺憾!”重雲歎道,“但是我知道,她早有預感自己會有這麼一天。所以她生前跳的最後一支舞是妃子笑。妃子一笑,一世傾城,她要讓所有人都

記得她,她做到了。”

“她為愛殉情的佳話,一定會傳遍整個江湖,幾十年,幾百年以後,也許還會有你這樣的名伶,把她的故事寫進戲曲裡一代一代的傳唱。”“昨夜,我在闞雪樓裡待了一整個晚上,我想體驗她曾經空守闞雪樓的心情!太安靜了,太孤單了,安靜到讓人恐懼,孤單到讓人窒息。”重雲在心裡一遍一遍的回味著,

紅了眼眶,“同樣守著一座空宅,我卻還是無法體會傾隱的心情!”

眼淚滑落眼眶,內心流離失所。亮目濕眸何不閉,閉目滑落何不聞,聞後又是一陣心酸和空念。

常歡輕輕的擦去重雲滑落的淚痕:“未老闆娘很堅強,她不需要我們任何人的同情和憐憫!”

“我忽然很感謝,婆婆對我的陪伴!”

“婆婆早就把你當成家人了,雖然嘴裡主人主人的叫著,但其實她口中的主人主人,就是孩子孩子!”

重雲點了點頭:“是啊,婆婆年紀大了,我也很想陪伴她走完餘生!”

“現在你的身邊,又多了一個我!我和你一起陪伴她走完餘生!”

重雲看著常歡,眼神中既是愛慕又是感動:“你會不會覺得我太過多愁善感了?或許是我扮成女人太久了,久到我都快忘了我自己還是一個男人了!”

“你不是多愁善感,你是重情重義,未傾隱是你最好的朋友,她去世了,你當然會難過!”常歡有些心疼的說道。

“傾隱就是在這裡遇到紫魄的。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穿上她自己親手製作的鳳冠霞帔嫁給她最愛的男人。”重雲沉聲道。

常歡低聲道:“她跳下去的時候,就穿著鳳冠霞帔!也許,她實現了,隻不過,是用另外一種方式!”

“我答應過她,在她出嫁的時候,唱曲子給她聽。”

接著,一首悠揚的小調自重雲唇間吟出,迴盪在空曠蒼涼的輪迴崖,繞梁三尺,餘音繚繞。

縱使世上風霜,過往如塵,終會洗去鉛華,枯骨生花,與恨告彆,與愛相聚。

曼陀羅宮,湖心小築。

白婠婠正在庭院練功,阿市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不敢有一點走神,白之宜吩咐過阿市指點白婠婠的武功,有時也要成為她的對手試探她的武功進度。

但是白婠婠的腦海裡,卻總是想起皇甫雲和鳳綾羅在崖邊演繹的情深綿綿,還有煙雨閣裡那些姐妹們的虛偽笑聲。這兩個畫麵無限的糾纏令她心煩意亂,方纔平靜專注的練功也開始混亂起來,所有的招式都帶著淩亂的殺意,阿市見狀,急忙飛身而至,及時阻止她走火入魔,最後白婠

婠也不過是吐了一口血,彆無大礙。

阿市擔心的說道:“小宮主,練武的時候,最忌諱心緒不寧了!”

“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弄清楚!”白婠婠緩過神來後,說道,“我出去一趟,你不必跟著!”

“可是,宮主她吩咐過……”“放心,我會跟我娘說清楚,她不會怪到你頭上的!”白婠婠即便被改變記憶,對水漣漪的厭惡還是冇有改變過,她也不喜歡小水滴等人,但是對阿市這個人還算有一點好

印象,大概是阿市關心自己的眼神看起來很真摯,不過也許是因為她對白之宜衷心的緣故,愛屋及烏而已。

白婠婠離開後,阿市無奈的在心裡感歎道:怎麼小宮主都喜歡往外跑呢,以前的東方聞思就總是喜歡偷偷溜出去,現在的白婠婠也是。

因為阿市不能跟著,所以隻得留在湖心小築,等她回來。

跟顧寒居從一個私塾裡走出來後,明虛掩笑著搭上顧寒居的肩膀:“原來你所謂的辦法,就是走遍所有私塾,問遍所有教書先生啊!”

從萬裡長宮出來後,顧寒居就分彆把九個苗疆文字寫下來,去請教不同的教書先生,很多知識淵博的先生認出了這些古老文字。

此時的明虛掩麵容比較乾淨,不見了紅色眉毛和硃砂痣,一件簡單的白色衣服,也無需任何喬裝,和顧寒居一起光明正大的出現,就像一對普通的戀人。

現在明虛掩明白為什麼顧寒居要拉上自己出來了,飛鸞的手不好隱藏,夜月又無人能命令,水漣漪和東方聞思幾乎人人知曉,更彆說小水滴、雲細細這些人了。

顧寒居盯著明虛掩的手,眼神流露出跟平時的溫柔淡如水完全不一樣的目光來:“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收斂一下你的眼神,顧寒居!”明虛掩知道顧寒居的老毛病又犯了,急忙把手從他肩膀上取了下來,“我可是你的同門!”

顧寒居有一個很可怕的嗜好,就是喜歡收集一個人最美的地方,然後將它占為己有永久儲存。

明虛掩全身最好看的莫過於一雙美手,因為用柔軟的水袖做武器,手心冇有一點繭,手背更是連皮膚的紋路都看不見,白皙柔嫩,所以顧寒居纔會有所覬覦。

顧寒居說了聲抱歉,又恢複了一如既往的淡雅:“洛陽的教書先生我們都已經問遍了,現在這九宮格上每一個字的意思我們也都弄清楚了!”

-->>

“聽說上知天無事不曉呢,早知道你會用最麻煩的手段,我們還不如去那裡求助趙長宮關於建造萬裡長宮的秘密!”明虛掩說道。

“千金一事!”顧寒居笑道,“怎麼,你有一千兩黃金嗎?”

上知天是一個無事不知無事不曉的組織,關於江湖人武功的排名,兵器的排名,乃至美人們的排名,都是出自上知天。

並且上知天有著這樣的口號:上知天,下知地,中間知萬物。

上知天的探子無處不在,但是想要去上知天求得自己想要知道的訊息,就要花費一千兩黃金去買。一個訊息要價千金,就是所謂的千金一事。

明虛掩聳了聳肩:“可是,這些文字還要重組啊,我們不是又回到了原點?”“當然不是!拿著九宮格上對應的南國文字再去請教教書先生,他們會根據這些文字,將之重新組合,且一定都是有出處和含義的!趙長宮設計的機關,應該不會冇有規律

隻要我們瞭解趙長宮,也許就能明白這些文字組合起來的含義,最貼近他自己的,就是開啟機關的真正順序!”

“可今天已經是第二日了,我們光四處求助教書先生就已經花費了一整天了!”“相信我,我說三日,就是三日!”顧寒居說道,“趙長宮遠近聞名,他的事,隻要稍加打聽,就會知道不少的,根本不需要求助上知天!而且對於詩詞歌賦,那些先生應該

不會像苗疆古老文字一樣花費很多時間的!”白婠婠再一次來到煙雨閣,她想找那些姐妹問清楚,到底是皇甫雲移情彆戀,還是鳳綾羅有意勾引,如果是後者,她也許就能找到一個不去恨他的理由,恨一個人真的太

累了。但是她冇想到,花碧傾卻在煙雨閣,正跟小蘭等人談笑風生,遠遠的,她就聽到那些笑聲,就好像,她們這些狼狽為奸的人,正在議論著過去的自己是有多麼的悲慘和不

堪。

花碧傾看到白婠婠的時候,白婠婠不知為何轉身要走,她急忙飛身而至,擋在她的麵前,拉住她的手:“風月,真的是你嗎?”

隻一眼,她就認出了自己!小蘭還是看到自己的雙眼才認出來的,而花碧傾,遠遠的,就一眼。

可也許不過是花碧傾折磨自己太久,所以自己化成灰她也能一眼就認出來。

想到這,白婠婠冷冷的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看到我還活在世上,你是不是很開心啊!花媽媽,也許我該叫你一聲花女俠,嗬!今非昔比,我已不是過去的紫風月了!”

花碧傾楞了一下,但是隨後她就反應了過來,雲細細改變了她的記憶,連皇甫雲她都想殺,更何況是自己呢?

花碧傾有些難過的說道:“我知道,在你的記憶裡,我已經是你的仇人了!風月,我知道這都是雲細細搞的鬼!可你來煙雨閣的目的,又是什麼?”

白婠婠冷笑一聲:“我來看望昔日姐妹而已啊!”“我不相信白之宜命令雲細細改變你的記憶,還會讓你記得過去的美好!”花碧傾哀歎一聲,表情十分糾結和痛苦,“風月,或許,我應該叫你白婠婠了!不管雲細細在你的

記憶裡做了什麼手腳,我都想告訴你,我永遠都是你的乾孃,這些人也永遠都是你的姐妹,所以,無論何時,你都不可以傷害她們!”也許看這些小姐妹的虛偽嘴臉是一種樂趣,可是花碧傾的話卻讓她覺得噁心,她實在無法忍受,一個加害者卻露出一副痛苦的姿態:“乾孃?你不過是讓我痛苦煎熬的老鴇

而已!”

話音剛落,一掌已經打在花碧傾的心口上了,花碧傾連連後退,吐出一口鮮血,冇想到她真的會武功了,而且對自己,是下死手的。

小蘭等人都嚇得縮在了一起,對於白婠婠會武功並且攻擊花碧傾的場麵,簡直是難以置信和恐懼,很多客人也都躲了起來。

白婠婠卻接二連三的發起攻擊,而花碧傾並不還手,任由她攻擊,白婠婠越發的焦躁,她拎著花碧傾的衣領,怒吼道:“還手啊?為什麼不還手?”

花碧傾溫柔的笑著:“怎麼還手啊?你是我的女兒啊,我怎麼能還手,去傷害我的女兒啊!”

“啊!”花碧傾嘴角的鮮血伴隨著那溫暖的笑容,刺激著白婠婠的神經,白婠婠又是連著打了花碧傾幾掌,將她擊出幾丈之遠,卻俯著身子忍不住劇烈的喘息起來。

“花媽媽!”姑娘們都哭喊著,尖叫著,卻冇有人敢上前去。花碧傾趴在地上,昂著頭看著白婠婠,卻仍然冇有一點怒意:“風月,你儘情的打吧,我承認,曾經我冇有保護好你,讓你吃過苦頭,受過傷害!雖然我真的把你當女兒,

可是我卻還任由你賣身!這是我的報應,如果你把我當成仇人,我甘願讓你報仇!你可以殺了我,我不會還手的!隻要,你彆傷害其她姑娘!”

白婠婠的腦海裡開始閃過一些模糊的畫麵,她記不清,看不清,想不通,皇甫雲的事情也是,現在花碧傾的事情也是,白婠婠愈發頭疼欲裂,半跪在地,痛苦的呻吟著。

花碧傾勉強站起身來,朝白婠婠走過去:“風月,你怎麼了?”白婠婠推開花碧傾還冇有放置在她肩膀上的手,花碧傾癱坐在地,白婠婠對上那一雙有些哀怨和憐惜的眼睛,這讓她本就痛苦扭曲的麵容又增添了一分迷惑,為什麼我在

她的眼神裡,看不到一點虛假?難道,她就這麼會偽裝自己嗎?

她站起身來,看到那些之前還跟自己談笑風生的姑娘們,現在的眼神裡隻剩下了恐懼,哪怕是一點虛偽的笑容也消失了,而花碧傾看著自己的眼神,讓她感到有些慌張。

我是來這裡找答案的,為何我的心反而更加亂了?

隨即白婠婠便逃也似的跑出了煙雨閣,小蘭她們這纔敢上前去扶起花碧傾,知道她是魔宮妖婦白之宜的親生女兒,她們都感到十分後怕。而從這以後,她們才知道,原來白婠婠已經不再是過去的紫風月,她已經曼陀羅宮的小宮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