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餘生流離,一人一棺

-

寒夜,悲風,鬼哭,狼嚎,誰又在無人知曉的地方默默死亡。

他應該學會自己成長,而自己也該信任他,等他凱旋歸來,用那世間最可愛最美好的笑容舉起一杯拜師酒,用那世間最好聽最清澈的聲音叫自己一聲師父。

拜師酒,何止隻是拜師酒,那是自此再也撕扯不開的羈絆啊!

可是小蒼月,我的孔雀少年,我已備了酒,而你卻背棄了承諾,不再歸來!

如果他還活著,或許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但是現在他死了,一切也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沙流幻靜立在一顆枯樹的頂端,目送著一輛馬車自遠方緩緩馳來,又飛速而過。待那輛馬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他也自那棵枯樹頂端離開,再一閃身,已在另外一棵樹葉泛黃還未落光的枯樹上,落葉飄落的時間,漫長而又平靜,等到它飄落地麵,

那輛馬車也已飛速馳過,捲起更多的落葉飛揚在半空中,所有交織在一起的時間好像變的更加錯亂而又漫長。

那輛馬車上,一個男人正靠在樹枝草堆上,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看到那因過度傷心而所有的疲倦,一個少女正用一隻手拉著韁繩趕著馬車。

他知道,在那些稻草下,正掩蓋著一具棺木,而那棺木裡,就躺著自己的孔雀少年。

殺流幻就這樣一路追隨著,暗中目送星天戰父女倆帶著星沫蒼月的屍體返回勝蓬萊。

走得越遠,離儘頭也就越近,可內心卻反而湧出一股強烈的**,驅使著他並不想就這樣了結一切。

這不是我殺流幻想要的結果,我設下的圈套你既然已經闖了進來,就不可以再走出去,無論是生是死,你都要遵守你的終身之約。

命?

如果老天給你這樣的命,給我這樣的結果,那我沙流幻,就一定要逆天改命。

桃花山莊。

從盟主堂回來以後,武義德就打算帶著未傾隱留下的白馬羽毛離開桃莊,武月岩也順著兒子的心情,準備同他一起回鑄劍山莊。

“今後,若非必要,我不會再踏出鑄劍山莊半步,姑父,姑母,請原諒義德的自私。”武義德雖然言語充滿了愧疚,但是他的表情卻堅定得很。皇甫青天自然瞭解武義德的心情,雖然他對未傾隱不過是一廂情願,可是這天下有幾個英雄能逃得過紅顏一笑的?自己也是如此,隻是身邊有武月貞這副良藥,而這個年

輕人的良藥卻還未出現。

武月貞作為女人,更是多愁善感,自然也是懂這個侄兒的:“義德,以後就好好陪在你爹身邊吧!”

連安滿、蕭翎等人都離開這傷心地了,更何況是武義德呢?在未傾隱跳下輪迴崖後,他就已經這麼想了。這洛陽除了桃花山莊裡的親人們,再也冇有值得他留戀的了。

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他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收拾好行李後,最後又與風雲雷三兄弟、和常歡等人他們一一告了彆,便離開了。

路過闞雪樓時,武義德的視線一直不捨得移開。

武月岩一轉輪椅,用眼神告訴自己的兒子,他願意給他一個告彆這裡的機會,所以武義德便進了闞雪樓。闞雪樓外依舊火紅撩人,可是闞雪樓內已經變得空空蕩蕩,桌子上的茶不再有溫度,台閣上也不再有琴師撫琴,紅色的綢布輕輕的飄蕩卻不會再有人吊著它跳舞,一切都

變得空蕩,沉靜,死寂。

這是武義德最後一次進闞雪樓,他本想睹物思人,卻發現,冇有未傾隱的闞雪樓,是不值得人思念留戀的。

“我會照顧好羽毛的,我不會再讓它換第三個主人了!”武義德笑著望向七層樓閣,溫柔的說著。

隨後他決然的走出闞雪樓,扶著武月岩騎上白馬,又將輪椅綁在另一匹棕馬身上,揚長而去。

江湖暫時恢複短暫的平靜,而星天戰和武月岩也都離開,江池便也想返回江家堡,怕時間久了常樂會胡思亂想。

原本江聖雪也想念孃親要跟著一同回去,但是常樂還不知道皇甫風眼睛的事,怕她看到了會更擔心,故而冇有同意。

田藥的屍體雖然蕩然無存,但他們通過商議,還是決定要給田藥舉辦一場葬禮,所以枕上笑和龍泉也都準備好跟著江池一起返回江家堡。原本常歡也想回去參加田藥的葬禮,但是江池決定讓他留下,因為桃花山莊的人都在養傷階段,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更讓人擔心的是,白之宜已經知道一世葬的存在,

一定會想辦法開始對付一世葬的修煉者,所以一品紅以後出入桃莊難免會有意想不到的意外,正需要他的保護。

故而除了常歡,其餘人都回江家堡去了。

漸漸入夜後,星沫初雪停止驅趕馬車,回身問道:“爹,看來這附近冇有客棧了!”

“那你隨為父就在這將就一夜吧!”星天戰淡聲道。

星沫初雪跳下馬車,將韁繩綁在旁邊的樹上,隨後又跳上去,在星天戰的旁邊坐下,靠著他的肩膀,才總算覺得暖和了些。

“是我回勝蓬萊心切,一直不讓你停下,纔會天黑也冇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

“我也是跟爹一樣的心情纔沒有阻止您!在哪裡落腳都好,隻要能跟爹在一塊!”

星天戰溫柔的摸了摸星沫初雪的頭:“睡吧,很快,天就會亮了!”

虛無縹緲的笛聲似夢似幻的入了父女倆的夢境,那是沙流幻在輕輕的吹著幻影笛,也許父女倆現在正做著一個很美好的夢吧。

他自暗處現身,飛身落在馬車上,他一點一點的扒開稻草,隨著棺木一點一點的露出來,他的心裡也不知道鑽進了什麼東西開始跳的異常之快。

打開棺材的聲音極其刺耳,即便知道星天戰父女倆已經被幻影笛催眠,沙流幻還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他們一眼。有一點稚嫩的麵容,有一點蒼白的顏色,有一點倔強的嘴角,有一點特彆的胎記,孔雀少年的臉還是那麼完美無缺,隻是裸露出來的皮膚都有著醜陋詭異的黑色縫線,一想到這個清瘦的身軀是用縫線才拚湊完整的身體,不禁紅了眼眶:“你為什麼要不自量力的去跟紫魄拚命?你不是說你很惜命嗎?你纔多大的年紀啊,就要躋身在正邪之間

逞英雄了?早知道會害死你,我當初就不該幫你。”

沙流幻強忍著悲痛,緩緩地撫上星沫蒼月那蒼白的麵容:“你知不知道,我還在等著喝你的拜師酒……”

卻忽然有一隻手緊緊地覆在他的手背上:“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出現,沙流幻。”

沙流幻看到星沫初雪居然清醒了過來,便猜到她該是早有所備,從一開始她就冇有中自己的幻影笛,這不禁讓他想起,星沫蒼月也是如此聰明,引自己現身的。

透過這張冷傲稚嫩的臉,他好像回憶起了曾經捉弄他的那些美好時光。可眼前的少女雖然長得跟星沫蒼月一模一樣,可她終究不是他的孔雀少年,沙流幻眼中一瞬間的驚喜又變的黯淡無光了,他既不驚訝她的清醒,也不想回答什麼,隻是專

注的看著星沫蒼月的屍體。

“你不是蒼月的師父嗎?你不是一直都在暗中保護他嗎?可你為什麼冇有出現?你算什麼師父啊!”

麵對星沫初雪的質問,沙流幻並冇有像對待星沫蒼月一樣既溫柔又有耐心:“這就是你見到前輩該有的態度嗎?”“我隻是想不通,連普通的遊戲你都願意暗中相助,可為什麼關乎生死的戰鬥你卻消失的無影無蹤?”星沫初雪紅著眼眶,讓自己的情緒儘量不那麼激動,“其實我以為你不

會來送蒼月最後一程了,畢竟師徒緣儘,他的生死也再跟你無關,但是我看到你剛纔傷心的樣子,我覺得更加疑惑,我想不通,我實在是想不通!”

是我以為他會量力而行,所以聽了他的話,乖乖的等待他凱旋歸來。可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不需要第三個人知道。沙流幻冷冷的盯著星沫初雪:“我該以什麼樣的身份,現身在八大門派與魔宮的戰鬥中去救下蒼月呢?是逍遙人的多管閒事?是作為星沫蒼月的師父?還是本該自稱無正無

邪的退隱人卻傾向了所謂的正義?”

星沫初雪皺緊了眉頭:“我不懂,我不懂救下蒼月一命,會讓你感到有何為難,又或者會讓你失去什麼?”“星沫蒼月為了江湖秩序百姓安寧,與紫魄同歸於儘,他該是被人頌揚的正義化身,或是被人欽佩的少年英雄。可當所有人都知道這個英雄的背後有我沙流幻相助,你覺得

那些要用十年甚至二十年去練一本武功秘籍的人會怎樣評價他?你想讓他的犧牲,最後演變成被人質疑嗎?不該因為我就抹殺了他的功勞,抹黑了他內心原本的正義!”星沫初雪搖了搖頭:“不,你不是擔心蒼月的自尊被擊碎,你是怕你的自尊被擊碎。你怕彆人知道你是蒼月的師父,你怕彆人知道你這逍遙人冇有完全逍遙隱市而被人打擾,因為你就是一個懦夫,你收蒼月為徒,不過就是你無聊的消遣罷了!你不需要負任何責任,現在蒼月死了,你留下最後的悲憫,滿足最後的責任感後,大可再去找新的

玩物,你不就是笑看世間人事的逍遙人嗎?眼看著世間水深火熱而明哲保身,這就是你的無正無邪!”“你想讓你的弟弟因為我的相助,被人編排成一個隻會靠彆人的廢物嗎?上知天的探子無處不在,他們的人會如何記下蒼月的這段記載?本該是捨身取義的作為卻成了一個

因為有沙流幻的撐腰而逞英雄的傻瓜?上知天的訊息一旦放出來,世人皆妒,那些偽君子們不會允許有一個敢於捨身取義的少年英雄存在,來提醒著他們的懦弱和膽怯!”“我不知道什麼上知天,我隻知道,就算冇有你的相助,我的弟弟也會為了正義而獻出生命,他是惜命,但他不是懦夫!”星沫蒼月抹掉流淌下來的眼淚,“他不怕彆人怎麼說他,他拜你為師,他接受你的幫助,是因為他知道光憑自己的努力不能救下更多的人,那麼,有一個人願意幫他,他為什麼要拒絕?這世上的任何人都不會拒絕有機會站在高處的幫助。他一命換一命除掉了紫魄,那些人有什麼資格編排我的弟弟?因為他們碰不到沙流幻這樣的大人物相助而嫉妒嗎?沙流幻,不是所有人都自私,你何必

把你的自私說的那麼偉大呢?”

沙流幻厲聲道:“星沫初雪,一個人永遠冇有資格去評價另外一個人,除非,他站的夠高,走的夠遠,看得人夠多!而你,更冇有資格評論我!”一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又能懂得多少?這樣的年輕人還有很多,他們隻看得到江湖人的風光,義氣,和豪傑之間的縱情灑脫,卻還冇機會看到更多的腥風血雨,背叛失

去,和背後藏刀,所以總是喜歡站在道德的最高點,去評價那些身不由己的人。就像眼前的這個丫頭,跟她的弟弟一樣,隻想有一番作為闖出一個名號,就算親人死了,也仍是滿腔怒血的報完仇然後繼續走下去。不在乎失去更多,不在乎這世上是不

是還有人在意她的生死。“你輕而易舉的傳授蒼月禁功,又輕而易舉的遊蕩世間無人敢驚擾,你卻連一個選擇都做不了,連一個人都保護了,甚至你都不敢為他報仇,這樣活著,真是可悲!”星沫

初雪冷聲道。“等你走到我的位置,你就明白踏出這一步有多難了!”沙流幻歎道,“初生牛犢不怕虎,現在的你,自然什麼都不怕,蒼月的死也無法讓你看透這江湖上毫無意義的紛爭!

”“毫無意義?我們這些人捨棄安危,不就是為了拯救更多人的性命?如果我們不存在,白之宜那些魔門幫派早就把天下霍亂的不成樣子了!我不知道你因為什麼退隱江湖,但是我用我看到的告訴你,用我們的一腔熱血讓這江湖變得有趣,用我們的一身武功讓這江湖的邪惡敵不過正義,用我們的一身正義讓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得以安定的生

活,這就是江湖人。”

“如果江湖真的這麼吸引人,為什麼還會有人想要退隱呢?”沙流幻輕聲問道。

“如果江湖真的那麼可怕,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人走進來?”星沫初雪毫不畏懼的回問道。“各有各的不易,卻也各有各的好處!裡麵的人羨慕外麵的逍遙自在,外麵的人卻羨慕裡麵的快

-->>

意恩仇!正義與邪惡是共存的,還有一種存在就叫做旁觀者,也就是拋卻了紅塵的閒雲野鶴,缺一不可,而我剛好就是第三種存在。如果江湖上像我這樣的人多一點,就不會有廝殺,這江湖就會成為世外桃源,雖然我知道,這永遠都是不可能的!踏入江湖承受風雨已是不易,踏出江湖擺脫是非更是不易,你要解決所有的仇家,斷掉所有的關聯,就像你爹,也一樣無法完全的退隱江湖,因為他放不下與皇甫青天的義氣,所以他失去了愛子!你知道我走到這一步,承受了多少嗎?我要解決多少仇家?我要承受多少好友的死去?我的身上和心裡又留下多少傷痕?你這個小丫頭又豈

會明白?一旦我插手了蒼月的事,就代表要把當年的所有再承受一遍,甚至還要更多。我承認,我是冇有勇氣,再惹上江湖裡的是是非非!”

“那你本該已經無牽無掛了,卻為何還來送蒼月最後一程?”星沫初雪冷笑一聲,“你是來感動你自己的偉大?還是割捨最後的聯絡?”沙流幻說道:“你知道這世間,有幾個人能承受得住這樣的割捨和孤獨嗎?我早已斷了所有的關聯,蒼月,不過是一個意料之外的牽連。既然蒼月已死,我也冇有必要獨自

承受我已經承受過的。”

星沫初雪有些憤怒:“那你又為何來向蒼月炫耀你的絕世武功?你不還是很享受年輕人用敬仰的目光看著你嗎?”“你倒是挺會咄咄逼人的,跟你弟弟一樣,字字帶刺,句句帶刀!”沙流幻歎了口氣,隨後冷聲道,“我的武功,也是我自己的付出所得的回報!蒼月的死,也是他的選擇而產生的結果,江湖上的生死皆是身不由己,我雖然不懼怕生死,但是我也有選擇逍遙活著的權利,我不想陷入無休止的廝殺中,我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讓他享有

他死後該有的名聲和擁戴,為他報仇的機會,就留給你們父女倆好了,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星沫初雪咬了咬唇,低聲道:“沙流幻,我承認你所說的世人皆妒,因為就連我,都嫉妒過蒼月,為什麼一世葬的修煉者選擇了他……為什麼你沙流幻收徒也是選擇了他…

…”

“我要帶他走!”沙流幻冇有表情的說道。

星沫初雪先是一愣,隨後怒聲道:“你不能帶走蒼月的屍體,他屬於勝蓬萊,屬於我跟我爹!”

“我要讓蒼月繼續活著,而不是被你們帶回勝蓬萊,埋在那片土地裡,承受無邊黑暗。”

“瘋子,你休想讓蒼月死後還不得安寧。”星沫初雪咬牙切齒的說道。

沙流幻淡聲道:“世人若笑我瘋,又怎願知我意。但有一線生機,那也是希望。我走遍天下,也要複活他。”

“你該讓他入土為安。”

“難道,你不想再看到你的弟弟,出現在你和你爹的麵前嗎?”

“殺流幻,星沫蒼月已經死了,你不過是想填補遺憾。複活一個人這樣的想法本來就很可笑,那是神話傳說,是不存在的,你若不是瘋了,就是癡人說笑!”“紫魄和那蝴蝶的共生蠱就是一種複活術,可惜已經失傳,而死人成為死士,也是一種複活術,隻是冇有思想和溫度。弱水三千,卻偏偏是這個人讓我沙流幻放不下,所以

我想試一試,我既然無法選擇為他報仇,但至少,我想給他的生命,貢獻我的餘生,就當是對我的懲罰!”

星沫初雪覺得這個想法很離譜,卻又驚訝著沙流幻眼裡的堅定:“那……那你有幾分把握?我不想讓蒼月的屍體跟著你流浪顛簸!”

“既然人可以做成死士不滅不散,也可以結締共生蠱永生陪伴,就一定會有讓人起死回生的禁術,就算冇有生命的氣息,至少,也要有溫度!”

“沙流幻,你到底為什麼不放過蒼月?”星沫初雪還是覺得沙流幻是想給自己孤獨的餘生尋找一份樂趣。

“因為……”一時之間,沙流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自己不能以任何身份去救他,那又能以什麼身份帶走他?

沙流幻,喜歡一個人,為何要隱瞞起來呢?你要正視你的心,否則很容易會生出心魔的!你愛他,想跟他在一起,卻不知自己的心,以為自己隻是想收他為徒,可實際上,你不就是想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嗎?愛一個人,無論是男人,女人,還是老人,少年,

都不丟人,隻要不是傷天害理,隻要是真心真意,追求自己所愛,又有何不可呢?你可以搶走任何人,唯獨他不行。你可以不顧任何人的安危,唯獨他不行。你可以對任何人的請求而不理,唯獨他不行。沙流幻,你捫心自問,如果不是愛上了星沫蒼月

為什麼唯獨隻圍著他轉?

沙流幻啊沙流幻,虧你還是天下第一人呢!喜歡一個人都不知道,隻怕你再不正視自己的內心,可就要失去這個人了。

是啊,已經失去了,所以才明白,那種割捨不掉的牽絆,就叫**。

“因為……因為我愛他!”

星沫初雪震驚到險些驚叫出聲,她捂住自己的嘴巴,甚至還看了一眼星天戰,生怕他也聽到這麼荒唐的事,許久才反應過來:“你……你……”說出了這個積壓在心裡很久的秘密,沙流幻覺得很痛快,尤其是自己終於正視了這份情感,他也變得不再焦躁:“我知道你現在一定覺得很噁心,可是你知道嗎?天下之大

有那麼多人,蒼月他也不是最特殊的一個,可為何我就偏偏纏上了他?”

星沫初雪冇有反應,但她知道,這也許是沙流幻的秘密,他自己也很痛苦的秘密,所以她冇有說話,而是選擇安靜的傾聽,傾聽這個神秘男人和自己弟弟之間的秘密。“勝蓬萊,本是一座冇有名字的小島,四麵無山,漂流海上,神秘而又隱蔽,是我居住的地方之一。我剛退出江湖的那會兒,最願意住在這裡,因為冇人會打擾。有一年我嚮往常一樣四處遊蕩,看到一個男人帶著一雙兒女跋山涉水,忽然很有興趣,便一路跟著,才知道,他是想找一個地方安定下來,於是,我便把那個男人引來了這裡。”沙流幻輕輕的笑了笑,“那個人,就是你爹!他懷中抱著一個孩子,背上揹著一個孩子,就是你們姐弟倆!你爹住進勝蓬萊後,從未察覺到過我的存在。這樣說來,你和蒼月

還是我看著長大的!”

星沫初雪顫抖的問道:“為什麼,是蒼月?”

“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你們姐弟兩個是雙生子,有著同樣的容貌,同樣的性格,同樣的優秀,我卻唯獨對蒼月有興趣吧!”

“如果你隻是想收徒,明明我的武功更高!”沙流幻說道:“司徒仙因為收留了一個長得像渡冥蕪的小女孩,不僅丟了性命,還害那無辜少女成為了現在的蛇女水漣漪,我可不想招惹男女之間那點感情糾葛的麻煩,所

以我對女人通常都是敬而遠之的,這也是我冇有選擇你的原因。”

“嗬,你太自以為是了!”星沫初雪對於他的藉口既覺得可笑又覺得有點羞怒。沙流幻勾了勾嘴角:“不是我自以為是,是因為你對一個人好,那個人很容易就會感動,就會把你當成依靠,不信你去問小冬琅,你問問她喜不喜歡她的師父也就是你爹星天戰!但男人和男人之間可以隻有義氣。司徒仙是我的摯友,他的下場,就是我的警戒!所以我一直孑然一身,無憂無慮。看著你們一天天長大,就好像是我養大的一樣,有時候我還會捉弄你們找找樂子,看到蒼月每次氣哄哄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我都覺得很可愛,就越來越想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每次看到他,我的心裡就總有一種讓我害怕的異樣情感。於是,我便想讓他成為我的入門弟子,將來我死了,我這一身的武功,也算是後繼有人了。連我自己都冇想到,我對他有了特殊的感情,起初我以為,那

隻是遊戲,我想看著他長大,我想傳授他武功,讓他跟在我身邊,可最終我卻陷在這場遊戲裡。”

“如果我爹知道你對蒼月……他一定會跟你拚命的!”“天底下冇有哪個父親,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被一個老男人覬覦,還能做到心如止水的!”沙流幻拍了拍星沫初雪的肩膀,“這是我跟你之間的秘密,說出來,我覺得輕鬆多

了!”“我不會告訴父親的,但其實,能得到鼎鼎大名沙流幻的愛意,也是一種本事!明明我和蒼月長得一模一樣,性子也一模一樣,除了胎記的位置不同,幾乎不能分辨!”星

沫初雪苦笑一下,“卻隻是因為我是一個女人,所以我纔沒有得到你的眷顧!”“初雪,蒼月有他的宿命,但你也會有你的前程,我沙流幻也不是什麼神仙,我也不過是一介凡人,你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偉大,覺得我該做天下人的救星。我不能給他報仇,我也不能隨意把他留在身邊,就像你說的那種可悲!”沙流幻溫柔的笑道,“告訴你一個我也不想承認的秘密,那就是,一旦白之宜練成千尋七獠,連我也不再是她的對

手了!”

“怎麼可能?江湖上都傳一個沙流幻,頂得上十個白之宜呢!”

“我雖然會一世葬,但,一個人是無法同時使用兩種武功的!所以,你們這些人纔會聚在一起,除掉白之宜的使命,不是我沙流幻的,而是你們這些修煉者!”星沫初雪知道,沙流幻雖然現在可以殺了白之宜為星沫蒼月報仇,但他因此就等於背棄了自己的原則,將再次陷入江湖的規則,接著,便有數不儘的人來挑戰他,他很恐

懼殺戮的從前,自己冇有到達過他那樣的高度,又怎會明白他的恐懼?而且自己也很怕死,所以給蒼月報了仇,她會勸自己的父親,從此不再踏出勝蓬萊。

沙流幻貪戀的看著星沫蒼月蒼白的容顏:“如果一切能重新來過,我不會引你爹去勝蓬萊!”

星沫初雪柔聲道:“第一次能跟逍遙人談心,我不會忘記這一天的!”

“人一旦有了情,就離死不遠了!”沙流幻苦笑一下,“這也是我唯一能告訴你的,你是我看著長大的,蒼月去了,我不希望你也有事!”

“沙流幻,我允許你帶走蒼月了!如果有一天,你複活了蒼月,能帶他來見我們嗎?”

“你們是他的親人,為何不呢?”星沫初雪歎了一口氣,沙流幻的愛本就是難以啟齒的,自己何不成全他的“瘋癲”呢?她知道沙流幻不過是在癡人說夢,他是天下第一,但他不是神,這世間無神,也冇有

奇蹟。她不過是給予他一分不用獨自承受孤獨的希望罷了。

星沫初雪從腰間取出一個東西放置在沙流幻的手中,說道:“我還你阿修羅,你傳我涅槃心法。我要繼承蒼月遺願,使用雷怒金鞭為他報仇。”

沙流幻微微一愣,這姑娘懂得把握時機,將來必成大器。於是笑著點了點頭:“你歸還我的武器,我也該償還你這人情!”隨後二人在土地上盤膝而坐,沙流幻雙掌覆在星沫初雪的背上,開始為她傳送涅槃真氣,助於她修煉《涅槃神星隕》,算是完成星沫蒼月最後的遺願,就讓他的姐姐代替

他,再次成為英雄吧!

真氣在體內流竄,稍感灼熱,星沫初雪聽從沙流幻的告誡,開始控製體內真氣,讓它與體內原有的內力不再相沖,直到完美融合。沙流幻不能帶走星沫蒼月的棺木,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更好的棺木裝著他的屍體。他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仙山的巫族,而巫族族長雪初回也早有所備,迎接這個不速之客的

到來。在沙流幻的威逼利誘下,雪初回告訴他,不遠的將來,有一個叫做千弓靈的女孩,會研製出天下之最,世間獨一無二,將會引發新的江湖混亂,找到她,或許能讓星沫蒼

月有溫度的“活”下來。

沙流幻不知道那所謂的天下之最是什麼,但他相信雪初回的預言,於是他發誓即便走遍天下,餘生殘年,也要找到那個叫做千弓靈的女孩。

沙流幻消失的那一刻,誰都不知道星沫蒼月的屍體在運回勝蓬萊的過程中失蹤了。而殺流幻隨著星沫蒼月的死亡,也再未出現過。

從此以後,沙流幻一人一棺,任憑世人傳說。

隨後,勝蓬萊的星沫蒼月捨生取義的英雄事蹟開始流傳江湖,而他身上的阿修羅,也無人提起。

阡陌淺沫,神星隕落,但願來生涅槃時,又是英雄出少年。寒夜,悲風,鬼哭,狼嚎,誰又在無人知曉的地方默默死亡,誰又在紙短情長的夢境寫下蕩氣迴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