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兩教往事,收做義子

-

這一次盟主堂緊急商議,各大幫派驛站的人倒是都來了,隻是人員並不如以往的時候多。

比如子虛真人和步知天傷勢很重,所以崑崙派和點蒼派的位置上,隻有三兩個弟子坐鎮。

黎百應意識不清,傷了焦紅菱,導致唐門的人一個冇來,而天音教和雲神教皆有缺席。

“對於各大派都有人無故發了瘋,攻擊起了自己的同門,在座的各位如何看待這件怪事?”皇甫青天問道。

“盟主,依我看,一定是雲細細搞的鬼!”賀逐飛說道,“隻有她有這個本事!”

“賀掌門說得有理,當時場麵一片混亂,雲細細完全可以趁亂下手,還不引人注目,就像當年她以一人之力,操控了八大門派一樣!”一個點蒼弟子說道。一個華山派的弟子說道:“我記得流星大爺說過,就算雲細細做了違背良心的事,也有可能是被逼迫的,還說她會想辦法,為我們留後路,可這後路呢?現在我們華山內部

可是一片混亂。”賀逐飛說道:“我仍然覺得雲細細是被白之宜逼迫的,畢竟她的女兒還在那妖婦手裡,她也彆無選擇!你們捫心自問,如果你們的兒女在人家手裡,有幾個能做到大義凜然

不顧兒女生死的?”

眾人麵麵相覷,皆是無法反駁。“我們的確都不是聖人!但是雲細細有多可怕,大家也不是冇聽過!她操控所有武林門派殺進皇宮,自此江山改朝換代。難道,你們不處理她,還打算讓她再一次操控,上

演一場江湖也就此改朝換代的戲嗎?”一個崑崙的弟子說道。“她能以一人之力,便可掀動整座江湖,的確不能不防,更何況,她現在等同於跟白之宜聯了手,對於整個江湖和天下而言,她若是繼續下去,一定會引發一場浩劫的!”

賀逐飛擔憂的說道。

香燕看向無燕那認真傾聽的嚴肅表情,絲毫冇有一點曾經是魔宮雙飛燕的記憶,她當然知道雲細細的厲害,她是一個能讓妖女變成聖女、讓好人變成惡人的夢妖。皇甫青天說道:“雲細細畢竟出殘夢穀前是不問江湖事的,若不是為了帶女兒尋醫治病,她也不會來桃莊。她們娘倆的處境,我們桃花山莊有很大的責任,所以,她的事,

我們桃莊會負責的!不知道各位,今後打算如何處理被她操控的弟子?”“見人就殺,尤其是同門,估計雲細細就是要操控他們專殺同門!”那華山弟子極其憤怒的說道,“暫時隻能將他們綁著,先關起來。畢竟都是同門弟子,難道還能殺了不成

就等雲細細要麼良心發現,要麼落在我們手上,才能恢複正常了!”

“這些都是被雲細細操控的人,隻有她纔可以讓他們恢複正常,我們桃莊會儘力與雲細細取得聯絡,儘快解決此事。”飛盾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在此之前,還請各大幫派嚴加防守,不要讓雲細細有機可乘,藉此操控整個幫派!”

眾人異口同聲的答應著。“這一次大戰,我們犧牲了很多重要的人,在座的各位,有的失去的是親人,有的失去的是朋友,有的失去的是兒女,有的失去的是同門。在此,老夫代替全天下的英雄豪傑,衷心的感謝那些為正義犧牲的同盟們,希望盟主堂的各位,能夠好好撫慰這些人的家人,不要讓英雄們白白犧牲!”皇甫青天站起身來,對著眾位深深地鞠了一躬,表

示歉意和慰藉。

一個峨眉女弟子歎道:“這麼多人的犧牲,才換那妖婦的一條手臂,真是不知道值得還是不值得!”

“自然是值得的,那妖婦冇了一條手臂,勢必會影響到練功,我們也能趁機得到喘息養精蓄銳的機會!”賀逐飛說道。峨眉弟子點頭道:“是啊,事實上,曼陀羅宮這一次也遭受了重創,烈火宮的毀滅,和一部分弟子的死亡。最重要的是,紫魄死了,曼陀羅宮失去紫魄就等於失去了半壁江

山,白之宜還冇練成千尋七獠,現在可是我們占了上風!”

賀逐飛看到聚在盟主堂的人並無星天戰和星沫初雪,不禁歎道:“能除掉紫魄,多虧了蒼月少俠,若不是蒼月少俠他捨生取義……”

原本賀逐飛一直很欣賞星沫蒼月,想把自己的女兒賀無痕嫁給他,可是八字還冇一撇,就發生了這樣的大變故。

“星沫蒼月不愧是狂神的兒子,即便知道自己不是紫魄的對手,也毫不畏懼!”崑崙弟子敬佩的說道。

“如果一開始,我們就相信那個女人說的話,也許……就不會是現在的局麵……也許蒼月這孩子就不必犧牲……”點蒼弟子歎道。

常歡的眼底也閃過一絲愧疚,如果自己冇有顧慮,一開始就把重雲告訴自己的事告訴大家,也許結果真的可以改變,可惜,冇有如果。八大門派的人開始議論紛紛,但是大多數人都還是惋惜他的英年早逝,但也冇有人提起阿修羅的事,當時場麵混亂,注意到的也冇有多少人,而大多數人根本不認識阿修

羅這樣的邪門保命兵器。

“不止是蒼月,還有丐幫的馬麟成馬長老,若不是他犧牲自己,助我們逃脫陷阱,恐怕,我們犧牲的人會更多!”皇甫青天說道。

陷在那機關網裡的人現在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都是用同情且敬佩的目光看向聞且,雖然是看著聞且,但其實,看待的是整個丐幫。皇甫青天繼續說道:“也有江家堡的田藥讓妖尼七小蠻喪失內力,點蒼步掌門擊退童女小水滴,為我們減少勁敵!還有劍下醉秦少俠以劍禦敵,皇甫風盲眼斬殺蜂王,皇甫

雲逃離機關網同鳳綾羅聯手擊退蛇女水漣漪,拯救無數弟子的性命。以及所有幫派的掌門同弟子和無敵山寨的兩位當家,他們都是英雄!”“這一戰,皇甫盟主的三位公子,真乃是讓我們大開眼界!皇甫三雄聯手將白妖婦打的節節敗退,果真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日後這江湖稱霸,非皇甫三兄弟莫屬啊!”

賀逐飛笑道。

“他們三兄弟年紀尚輕,經驗尚淺,怎能比得過各位掌門?賀掌門,可彆捧殺了他們!”皇甫青天淺笑道。

崑崙弟子說道:“賀掌門哪裡是捧殺三位公子?三位公子的能耐大家確實是有目共睹的!”“天下之大,能人異士數不勝數,相信我這三個兒子既不會妄自菲薄,也不會狂妄自大的!”皇甫青天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內心還是十分滿意的,這一戰,風雲兄弟自然是

一如既往,冇想到皇甫雷竟也冇讓自己失望,他的確是進步太多了。他知道從此以後,皇甫三雄的大名將會威震江湖。對於眾人的你一言我一語的誇讚,皇甫風冇有任何反應,皇甫雲臉上掛著他的招牌微笑,但是內心卻對這些誇讚不屑一顧,皇甫雷倒是故作嚴肅淡定,實際上卻早已樂開

了花,原來行走江湖走的越往前,爬的越高,就會有越多的人想要討好你,往你身上貼,難怪這麼多人都喜歡爭來爭去。

“彆說我這三個兒子了,即便是我們眾多高手聯手,也終究不是白之宜的對手!”皇甫青天說道。

“若不是淩無眉忽然反水,勝負難料!”花碧傾低聲道。

“雖然淩無眉是叛徒,但他……”皇甫青天說道,“白之宜斷掉的手臂有他一功,也希望各位,今後還要對天音教一視同仁,不可有其他看法!”

華山弟子憤怒的說道:“若不是那個叛徒,雲途這麼武功高強的人也不會白白送了命!”

“雲教主怎麼了?”有人不解的問道。

“他自殺了,為了還淩無眉的債!”峨眉知情的弟子說道。

“天啊,雲途竟然自殺了!”丐幫弟子驚訝道,“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還是雲神教和天音教之間發生了什麼?”為了讓一些不知情的人也知曉這段過往,飛盾緩緩說道:“雲途雲教主親口說過,當初他和淩無眉接受任務一起去苗疆找匠師趙長宮,他們在一家落腳的客棧裡,遇到了一個苗疆女子,那女子神不知鬼不覺的給他下了苗疆情蠱,是淩無眉打敗那女子並威脅她拿出解藥,但是那蠱唯一的解藥就是經曆情事,後來淩無眉將他放置在冰水之中,一夜守護,才保住性命。但是第二天雲途起來的時候,淩無眉不見了,雲途以為他先回來了,所以便也回來了!但事實上,淩無眉並冇有回來,反而是雲途返回雲神教後

>

>

再未出門,亦不見客。任憑天音教的人如何追問,他都堅持稱不知道淩無眉發生了什麼事。隨著此事在江湖間傳的愈發邪乎時,淩無眉忽然回來了!”流星繼續說道:“有人說雲途是在苗疆中了邪,所以殺了淩無眉,事後害怕便躲在家中不敢出門了。也有人說淩無眉和雲途在苗疆遇到了危險,然後雲途見死不救全身而退,便冇有臉麵再現身江湖。不過更有一種說法,是因為那苗疆女子是極樂坊的人,所以淩無眉得罪了極樂坊,將永遠不能離開苗疆,甚至是死在極樂坊。但隨著淩無眉的

出現,所有的傳言都不攻而破,而自那以後,淩無眉和雲途都變得很奇怪,淩無眉對雲途充滿了敵意,雲途卻好像對他的敵意視而不見!”“或許,不是視而不見,而是不敢麵對!”皇甫青天記得雲途講述真相的那一天,他的眼神總是極力閃躲,時而低著頭,時而表情有著一閃而過的顧慮,這一切都被皇甫青

天看在眼裡,“雲途並冇有說出事情的全部真相,他隱瞞的地方,就是導致淩無眉成為叛徒、雲途自殺還債的真正原因!”點蒼弟子說道:“在大戰時,我聽到淩無眉說,他的背叛是為了報複一個人,想讓除魔同盟因為他吃點苦頭。那個人,不就是雲途了?看來雲途的確是做了對不起淩無眉的

事!”“雲途自殺前,我武當冇來得及跟上撤退隊伍的門下弟子聽到了一些對話,淩無眉責問雲途對他有冇有愧疚,可是雲途冇有回答,他說他走上不歸路是因為雲途,他要讓雲

途記住,他一輩子都欠他的!”賀逐飛說道。

崑崙弟子問道:“那雲途到底欠了淩無眉什麼?”

賀逐飛淡聲道:“恐怕是感情,雲途說感情的分量無與倫比,所以,他用他的命,償還了淩無眉!”

“感情?什麼樣的感情要用命來還?”華山弟子問道。有人冷笑一聲:“還記得雲途說他中了苗疆女子的情蠱的那件事嗎?那情蠱冇有解藥,隻有經曆情事,否則難逃一死,大家都知道苗疆的蠱師聞名天下,這麼厲害神秘的蠱,怎麼可能浸泡在冰裡一夜就能解除?他說淩無眉一夜相守,那為什麼一夜過後,淩無眉忽然不見了呢?如果先走的人是淩無眉,為什麼淩無眉執意要他償還虧欠的情債

而雲途卻寧可拋棄妻兒獻出自己的生命呢?還有什麼比生命更為沉重的東西嗎?”話已說到這個份上,恐怕事情的真相,就算冇有人挑破,也已經心知肚明瞭。而天音教和雲神教的人一個都冇有出現在盟主堂,更是最好的證明,因為一旦有人來了,就

要麵臨被追問真相的窘境。

雖然大家也都各有猜想,可終究還是很難相信,那一天在淩無眉和雲途身上發生的事,究竟是怎樣毀了這兩個人的一生的。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隨即說道:“這一次曼陀羅宮遭受重創,接下來應該會有一段太平的日子了!”

“這次白之宜吃了大虧,以她的性子,隻怕日後他們做事會更加凶殘!”賀逐飛說道。江池說道:“白之宜眉心的黑色曼陀羅花咒印,該是她突破第五重紫的手筆,但她現在隻剩下一條手臂,做事也不會太過明目張膽了。但我們還有的是時間,來修煉一世葬

”“這一次大戰妖婦,我一開始以為她用了替身,是有人假扮的,直到她出手,我才大吃一驚,那張臉好像越看越陌生!難道她練的邪功,還能讓她容貌大變,越變越年輕,

越變越美豔嗎?”賀逐飛不解的問道。

“事實上,是那妖婦奪了慕雪隱的臉,做成了人皮麵具自己戴上了,說不定那張麪皮下,早已是醜陋無比!”皇甫青天說道。

“這個妖婦竟然如此殘忍,難怪,白之宜的容貌變得有些陌生了!”賀逐飛問道,“那公子慕雪隱,豈不是也難逃一死?”

皇甫青天說道:“他的確死了,是闞雪樓老闆娘親口說的!”

說起未傾隱,大家自然也就想到這個絕色美人已經為愛殉情的訊息,不禁一陣黯然和感歎。

“真冇想到,一代桃夭公子,竟然死在了白之宜手裡,簡直不敢相信!”崑崙弟子歎道。

武義德沉聲說道:“事實上,是白之宜搶了他的臉,而紫魄結束他的生命,是為了讓他解脫!”

“天下第一美人現在乃是江大俠的千金,風少俠的嬌妻,上知天的排名既然已經更改,那慕雪隱,的確就已經不在了!”峨眉弟子說道。

說起慕雪隱,這個人物也曾名聞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的美色至今無人能比,即便是江聖雪,也是高低可分的。“還有最後一件事,想必在座的一些人也該有所耳聞了,丐幫馬麟成馬長老臨終前,曾有一事相求。”皇甫青天看向聞且,柔聲道,“聞且,馬長老希望有朝一日,老夫能代替他親眼見證,你和無燕能共結連理,相伴一生。既然,是我皇甫青天害你失去了父親,而你和無燕一樣,都無雙親,那我便隻有收你做義子,纔有資格為你們操辦婚事

聞且,你意下如何?”小乞丐,那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啊,從今以後,冇有馬長老在你身邊,你要更加強大!你是丐幫的幫主,這個位置,是馬長老即便死也要拚儘全力為你保住的,你不可以辜

負他老人家對你的期望!而且,還有皇甫盟主義子的身份作為你的護身符,以後嫁給你,我也有麵子啊!

聞且看向無燕,腦海裡想到她說過的話,又看到她鼓勵自己的笑容,便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

“那好,從現在開始,聞且,你就是我皇甫青天的義子了!”皇甫青天說道。

聞且起身,對著皇甫青天恭身一拜。

風雲雷三兄弟也是各有各的開心之處。

皇甫青天笑道:“等回去以後,我會和我夫人一起挑選個良辰吉日來操辦婚禮,等到日子定下來,再通知大家,來喝他們的喜酒!”

眾人難免開始對聞且和無燕說著恭喜的客套話,聞且和無燕的婚事也就算人儘皆知了。

“烈火宮被毀,八大門派死傷無數,隻剩下一座曼陀羅,接下來,江湖中還有更多的大事等著我們忙呢!”

隨著皇甫青天的離座,各大門派的人也都相繼的離開了盟主堂。

皇甫雷率先走到聞且麵前,奮聲道:“真冇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當哥哥。聞且,我比你大,以後,你就是我四弟了!”

聞且一時還無法叫皇甫雷一聲三哥,也隻是對著他輕輕的笑了一下。

皇甫風憑藉著超人的聽覺,也走了過來:“聞且,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皇甫雷對著聞且微微一笑,便陪同皇甫風先走一步了。

皇甫雲也走到了聞且麵前,但卻不知道第一句話該說什麼纔好了。

反倒是聞且,先開了口:皇甫雲,我打你的那幾掌,你可恨我?

“隻要你痛快,你隨時還可以再打我幾掌!”皇甫雲笑道。

你以後就是我哥哥了,我怎敢以下犯上?聞且打趣道。

“皇甫家的哥哥,都很寵弟弟的!”皇甫雲笑著拍了拍聞且的肩膀,隨後對著香燕眨了一下眼睛,香燕便立刻會意,追上皇甫雲的腳步,跟著他一起離開了。

偌大的盟主堂,隨著眾人的一一離開,就隻剩下無燕和聞且了。

兩個人有些害羞的彼此走近對方。

“你希望,日子定的快一點,還是慢一點?”無燕問道。

聞且有些羞澀的搖了搖頭,隨後動了動雙唇:不快不慢最好,等我處理好丐幫的瑣事,你再嫁過來,也省的跟我一起操心!

無燕笑著捏了捏聞且的臉蛋:“我想為你分擔瑣事,也想與你一起承擔所有!”聞且抓住她的手,摸著她手背上的一道傷疤,隨後自己也把右手貼了上去,兩道一模一樣的疤痕合成了一條直線,這是被水漣漪圍攻的那一次,兩個人留下了一模一樣的

傷疤。無燕曾經說過,這是一生一世的意思,所以聞且再告訴無燕,他們合起來,就是一生一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