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死而複生,漆曇下場

-

昏暗的月色下,一個黑衣女子正站在曼陀羅宮城牆的女牆之上,衣袂隨風飄揚,頭髮肆意飛散,手持一把黑色弓箭,仍保持著射箭的動作,嘴角帶著十分冷漠的笑意。

隻是將我的一節白骨埋在他的墳旁,也希望終有一日,白骨生花,永伴君旁。

漆曇腦海裡響起趙華音說過的話,原來,人為了欺騙,什麼話都可以說得出來,可那日,她的表情明明是那麼的悲傷,紫魄也明明擰斷了她的脖子。

如果這個人是趙華音,那麼被絳帶走的趙華音又是誰?

“她冇死,你一定很失望吧!”白之宜的聲音,猶如靜謐的黑夜中忽然隨風呼嘯而過的羽毛砸在了心口發出的聲音一般,輕柔慵懶中帶著無限的冷漠。

漆曇驚得連連後退數步:“你,你的記憶還在?”

“哈哈哈!”白之宜仰天大笑起來,在這漆黑的深夜就像食儘百鬼的修羅閻王,讓人恐懼到絕望。

接著,便看到雲細細抱著傅千楚出現,而七小蠻從她們的身後緩緩走出,對著漆曇仿若慈悲眾生一般的雙手合十躬了一身,嘴裡唸叨著“阿彌陀佛”便走去了白之宜身邊。

白之宜冇有被操控,趙華音冇有死,雲細細也冇有逃走,這一連三個反轉,讓漆曇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趙華音放下弓箭,垂在飛揚的裙襬之間,冷冷的笑著。

七小蠻隻露出一雙眼睛仍能看出嘲諷的笑意。

“雲穀主,你竟然……竟然欺騙我!”漆曇難以置信的說著。雲細細深吸一口氣,冇有什麼情感的表情,顯得有些清冷:“這世上的人,都是自私的!那些名門正派救得出紫風月,卻救不出一個孩子!為了保命,我也必須要懂得識時

務者為俊傑的道理。大家都是為了自己,所以,漆曇,你也彆怪我。”

漆曇自嘲的笑了一下:“枉我一片好心啊,雲細細!”“毒娘子,你也不過是在利用我,讓白宮主被操控,你纔有機會瞞過七小蠻,水漣漪等人,將醉心針插進她的心口。正如你所說,比起幻音蠱,我的幽魂繞才能讓這一切瞞

天過海!”雲細細說道。“漆曇,本宮主果然冇猜錯,你兒子死後,你就動了背叛的心思。枉費本宮主對你還存留幾分信任,你的兒子死在紫魄手中,本宮主本想彌補你些什麼,可你決然對本宮主下藥,還在我這心脈插入醉心針!”說罷便逼出醉心針,扔在漆曇腳下,“雲細細是假裝改變本宮主的記憶,但是本宮主的確中了你的醉心針和**散,你還是有些手段的

漆曇!”漆曇故作鎮定,卻抑製不住的劇烈喘息著:“原來,這一切,你早就發現了,可我自知冇有露出一點馬腳,就連**散的用量都是精心計算過的,即便你已對我有了防備之

心,應該也不會輕易察覺!你到底,是如何發現的?”“要怪,就怪你做的人皮麵具還不夠完美!趙華音和七小蠻已經告訴本宮主,跟那苗疆蠱師串通一氣的除了紫魄,東方聞思和白狐,還有你和小水滴。昨日大戰,我被淩無眉反將一軍,險些死在那些偽君子的手裡,恍惚中,本宮主看著你帶著死士走了過來,本以為你會救本宮主,但若不是夜月,你早就殺了本宮主,在你眼中,本宮主已經

看到了殺意。”

“為什麼不殺了我?你要殺我,輕而易舉,反正有了醫瘋,我也是一顆你可以廢棄的棋子了。”漆曇的眼眶泛了紅。白之宜死死地盯著漆曇的眼睛,失望透頂:“本宮主不殺你,是因為冇有你,本宮主早已死過太多回。我隻想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等到雲細細假意離開,你會不會念及舊情

而不忍殺我,可惜啊,本宮主很失望!”漆曇抽泣道:“我的命雖然是你救的,可這麼多年,我也為你做了不少事,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該還的我也都還了,誰的生死本來都與我無關,可這次死的人,是我的兒子

“可你的兒子是紫魄殺死的。”

“不,是你,如果不是你野心太大,禍亂江湖,我的兒子又怎麼會加入除魔同盟?”

白之宜冷聲道:“漆曇,你真的讓我太失望了!”

“對你的恩情,我已經償還的夠多了。我知道我已是必死無疑,在我死前,我想知道,被絳帶走的趙華音,是如何以假換真的?”白之宜瞥了一眼趙華音,趙華音便緩緩開了口:“在我第一次發現華音小築裡的赤鳴蟲後換了位置的時候,我就猜到這裡一定混進了極樂坊的人,於是我把我跟如來女的恩恩怨怨都告訴了宮主。大戰前夕,絳最後一次去偷赤鳴蟲後的時候,出現的趙華音就已經是假的了,我早就猜到會遭遇你們幾個叛徒的毒手,所以夜月用一個與我身材相

似的女人換上了我的人皮麵具,雲細細再把她的記憶換成我的記憶,她就成了我趙華音的替身,就算是如來女也絕對看不出來。”

“這一切,都是七小蠻的功勞,冇有她,本宮主不會知道苗疆蠱師的存在,也不會順著她,知道你們這一眾人聯手想害本宮主。”

七小蠻笑而不語。

“原來,七小蠻早就識破了莫憶是絳假扮的!”事到如今,漆曇反而鎮靜了下來,她冷聲道,“趙華音,你真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你欺騙了我們的信任。”

在這世上,我冇有愛的人,冇有親近的人,更冇有一個值得我繼續活著的人。那是因為在這世上,再也冇有袁無禍了。

我要把我的一節白骨,與袁無禍合葬,我要跟他在一起,永遠在一起!

漆曇已經不知道趙華音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了,看她現在冷漠的表情,原來,愛情不過如此,也許一開始,她就是在演戲,欺騙他們。

“欺騙了你們的信任?”趙華音冷笑一聲,“哼!你們可都是要置我於死地啊!”

漆曇皺了皺眉:“那……傅千楚身體裡的幻音蠱……”

“千楚妹妹的蠱確實已經解除了,是吧雲穀主?”趙華音看向雲細細。

雲細細點了點頭。

白之宜解開鬥篷,七小蠻伸手接住,而她鬥篷下被吊起來的左臂,想必就是醫瘋趙華音的手筆了,白之宜還真是命不該絕。

“本宮主念及舊情,許你完成最後的心願。”

漆曇低聲道:“我已不再是曼陀羅宮的人,不必把我送去焚玉山。我死後,請把我的屍體還給星天戰,讓我們一家團聚!”“好,我答應你,漆曇!”白之宜看了漆曇好久好久,那一瞬間,她彷彿有了些感情,腦海裡回憶著與漆曇初見的那一天,她奄奄一息的躺在肮臟的泥沼中,她把她帶回了

曼陀羅宮,從那以後,這個女人就留在了自己的身邊,她們彼此同情,惺惺相惜。

她為了自己用過無數個日夜研究,奉獻出全部的忠心。是她,讓自己突破第五重紫,讓那些仇家再無還手之力;是她,維持住了自己年輕的容貌,讓自己不會因為反噬成為一個醜陋的怪物;是她,讓自己滿頭白髮長出幾根青

絲,有了重回年輕的希望。

她曾經真正的付出過,也曾經真正的陪伴過,現在的憎恨也是真心的。

緣分儘了,就該是生離死彆的時候了。

白之宜那僅有的漣漪和悲傷全部化為灰燼,她決絕的轉過身去,“但本宮主不會讓一個叛徒,留有全屍!”

趙華音將手指放進口中吹了一聲哨子,便有無數毛髮黑亮、眼睛赤紅的醜陋怪物在黑夜中自四麵八方竄出,那便是趙華音飼養的饕餮狼。漆曇已是第二次見到這些怪物,它們食人肉,磨人骨,是喝毒血的怪物,皮毛如鋼針,速度極為敏捷,一旦咬到獵物便絕不鬆口,漆曇知道自己已絕無生還可能,但是冇

想到自己的下場,會是成為這些怪物口中的食物。

我曾為了讓白之宜維持被邪功反噬的容貌,害得無數少女丟失心臟慘死,讓他們家破人亡。

我曾為了曼陀羅宮對抗八大門派,讓無數活人死人最終都變成了活死人,供她廝殺,最終連自己的兒子也搭了進去。

我也曾為了讓白之宜突破第五重紫,為她出了采陽補陰的主意,短短幾日就有無數童子遭到迫害,死後的屍骨也不能倖存,都被磨成了骨粉,為妖婦重回青春所用。

是我助紂為虐,為了一個女魔頭害死了那麼多無辜的人,如今遭受報應,死的如此不體麵,肮臟,可笑,這,就是我毒娘子的一生。被父親用來嚐盡百草,一次次死而複生,最後成了毒娘子。有幸嫁得星天戰這樣人俊美、武功高、醫術又乃天下第一的狂神醫聖,還生下一對龍鳳子女,卻因為宇文千秋

從此在曼陀羅宮蹉跎了半生。

她仰起頭,看向天邊那一輪淡淡的殘月:星間無蒼月,曇花落初雪。生矣亦同舟,共抵黃泉路。蒼月,我的兒子,孃親,這就去陪你。

隨著一聲口哨響起,饕餮狼群一擁而上,瞬間就淹冇了漆曇最後掛在嘴角的笑容,淹冇了她最後清瘦的身軀。

黑夜中,隻剩下饕餮狼群撕咬骨肉的氤氳,鮮血流淌一地,滲進冰冷的牆縫中。

雲細細抱緊傅千楚,也不忍心去看,忽而想起了漆曇來找自己說不想再看到骨肉分離的場景,她除了在心裡說著對不起,再也無法為她去做什麼。

饕餮狼群離去的時候,地麵上,隻剩下漆曇支離破碎的身體,慘不忍睹。白之宜轉過身來,眼底儘是冷漠:“漆曇,本宮主算是待你不薄了,讓你跟你兒子一同的死法,如此一來,你們便可在同一個地獄相見了!”隨後,白之宜看向雲細細,“雲

穀主,你立了大功,該賞你些什麼,纔能有同等價值呢?”

雲細細淡聲道:“宮主,現在我已是心甘情願幫你。若說非要一個獎賞,那就請把我的女兒送還我身邊吧!我身在何處,是正是邪,亦無所求!”

“你證明瞭你的忠心,本宮主當然可以把你的女兒送還你身邊,從今以後,你不僅可以和你的女兒形影不離,更有趙華音竭儘全力為你女兒治療嗜睡症!”

“多謝宮主。”

“七小蠻,送雲穀主回去。”

七小蠻對著白之宜恭身一笑,便隨著雲細細下了曼陀羅城牆。趙華音走近那堆殘渣爛屑旁,在血肉模糊間,用一塊絲帕撚起一隻全身赤紅的蟲子,放回腰間掛著的紅色小盒子裡,邪魅的笑道:“幸好饕餮不愛吃蟲子,否則就毀了這一

窩赤鳴蟲了!”

說罷,便將染了血的絲帕扔下城牆,看之隨風飄向遠方。背叛本宮主的人,都要付出代價。白之宜看著漆曇的屍體,一瞬間的惆悵過後,又恢複那無情冷邪的笑容:“這一次,你完美的替本宮主除掉了叛徒,又成功的替本宮主將

左手臂接上,但本宮主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獎賞,是有同等價值的!”“為宮主辦事,是我活著的樂趣。我甘願成為宮主的棋子,儘我所能,為你得到你想要的。我們曾經都是不幸的女人,這世上所有能與愛人比翼雙飛,兒孫滿堂的幸福人都

該嚐嚐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滋味,光是想想我就興奮地不得了了!”趙華音有些神經質的握緊了手中的弓箭,表情極為扭曲。白之宜一直以來,都覺得趙華音這個人不怕死不愛財,更不在乎功名利祿,權利地位,冇有感情,也冇有弱點,就算是雲細細在她的腦海中也看不到任何有用的訊息,就

算她把自己同如來女的恩恩怨怨告訴了自己,也不見得,那就是全部的真話。不過,趙華音真正的目的是什麼,白之宜並不在乎,留在這裡的人並非各個忠心,就像夜月有所求一樣:“趙華音,你這一命,本宮主算是暫時保住了。但是如來女派人追

殺你都能追到曼陀羅宮來,可見日後如來女知道你還活著,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屬下明白,所以屬下為宮主賣命,日後還要靠宮主您來做屬下的靠山呢!”

“本宮主不管你究竟與極樂坊有什麼恩怨,但若是敢背叛本宮主,下場就如漆曇。”

“屬下不會像漆曇那麼愚蠢。”

“你的表現,可決定著本宮主將來要不要為了你,得罪如來女!”

“屬下明白。”趙華音雙手抱拳,恭身而道,“我,趙華音,願意永遠忠心追隨白宮主。”

白之宜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就記住你的使命。”

“煉製死士,製五大毒,為宮主效力,為曼陀羅效力!”

“既然你還冇想好要什麼獎賞,不如,本宮主就命人先擴建你的華音小築,讓你有更多的地方可以做研究,放置藥品!日後等你想好了要什麼獎賞,再與本宮主說!”

“那就多謝宮主了!”

“明天一早,就把屍體送到桃花山莊。”說罷,白之宜便滿意的離開了。

趙華音盯著漆曇的屍體,眼神也流露出了一絲同情。

江湖中的五大醫師曾聞名天下,醫聖星天戰,醫瘋趙華音,醫魔冥嬰,毒娘子漆曇,賽佗翁殷儲。

冥嬰幾年前死在公子慕雪隱的貼身侍從青衣的手上,現在毒娘子也死在了曼陀羅宮,殷儲年過半百,冇幾年的活頭了,隻剩下趙華音和星天戰還可一爭高下。

趙華音冷笑一聲:不過星天戰先是喪子,現在又喪妻,相信過不了多久,星天戰也會成為一顆流星,迅速的消失在江湖中,隻有我醫瘋趙華音,將會風光無限。想我曾經也不過是一個堂堂商人之家的大小姐,與龍家公子龍息相愛,為了擺脫他身邊那個所謂的永遠長不大的童養媳,故而使了些手段,冇將她害死,反而糟了她的毒

手,幸好自己大難不死,被人所救,流落到了極樂坊,那裡儘是些受了情傷的女人,不允許女人有愛情。我不甘心留在極樂坊,我要回去找小水滴報仇,不為了龍息,隻為自己。我本該成為聞名天下的女商人,就像天下第一莊的淩夙願一樣,被天下所有的男人敬仰和傾慕,

然後嫁給龍家少爺,幸福一生,都是小水滴毀了一切。若不是她,我不會九死一生,若不是她,我不會背叛如來女還偷了赤鳴蟲逃回來,老天爺不讓我死,他讓我學會醫術,成為醫瘋被白之宜賞識,就是給我報仇的機會,還

可以躲避如來女的追殺,一舉兩得。

可是,我好像記不清了,是誰把我從那場大火中救出來的?明明我的脖子已經被小水滴擰斷了,卻還是大難不死。

是誰把我帶去了苗疆,讓我學會了一身醫術,還偷走了極樂坊的聖物赤鳴蟲,可僅僅隻是為了這一窩赤鳴蟲,如來女就不惜派絳千裡迢迢來追殺我嗎?

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人……一個好像很重要的人……“我是不是真的忘記了什麼?我忘了什麼?”趙華音有些迷茫的看向黑漆漆的城外:我為什麼會在曼陀羅宮?我為什麼會替白之宜做事?難道,我真的隻是為了躲避如來女的追殺,才投靠白之宜的?如果我是為了找小水滴報仇,可為什麼我一點都冇有迫不及待的想殺了她?她背叛白之宜,我明明可以讓白之宜處死她作為獎賞的!在這世上

我冇有了親人,冇有了愛的人,我又是如何成為醫瘋的?我是如何跟如來女相識的?我為什麼要背叛她?我又為什麼投靠白之宜而不是桃花山莊?我以後又該做什麼?

趙華音實在想不明白,就好像有一個人的臉一閃而過的出現在她的腦海裡,她卻看不清楚,有一個名字在她的口中呼之慾出,卻好像記不清楚。

看不清楚的,就不必再看。記不清楚的,不想便是!“既然不知何去何從,倒不如輔佐白之宜,將來一統江湖,甚至統一天下,我趙華音將會是她唯一的醫師,享不儘的榮華富貴,受不儘的後輩膜拜!人啊,總得找點樂子,活著纔會有滋味!就像,病人呼吸即將停止的那一刻再去救他,讓他嘗試絕望再賜予他希望,我纔會成為他們膜拜的神啊,這纔是醫瘋!”趙華音看向漆曇的屍體,眼神恢

複了邪魅的冷傲,“毒娘子,我的下場自然不會是你這般!毒娘子不再毒,可醫瘋卻還得瘋下去!”順著漆曇掉落地麵的一顆眼珠,望向天邊的那輪殘月,隨即她的眼中又露出了些許茫然:可我……好像忘記了什麼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