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重回煙雨,悱惻續命

-

煙花柳巷,客來客往,作為洛陽縣最有名的風塵地,即便是人人自危的江湖亂世,仍有不少人還是免不了來這裡尋歡作樂。

煙雨閣。

白婠婠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來這裡,看到二樓狹台上趴在閣窗對著街上來客搔首弄姿的幾個姑娘,她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不是就像她們一樣,不禁感到一陣作嘔。

這裡明明是讓她最痛苦的地方,每每想起仍會全身都覺得冰冷,或許,這是遇到皇甫雲的地方,她纔會想來這裡,懷念那些曾經留有愛意的痕跡。

在門口晃盪的幾個青樓妓女倚靠在門口聊著閒話,看到路過行人就上前拉扯一番,能拉進去的就跟著一同進去,冇拉進去的姑娘仍在門口等待著“開張”。白婠婠知道,在門口拉客的女子都是少許姿色並無一技之長的,有些人等到人老珠黃也未能尋到一位良人願意贖走她們,有些人上了年紀攢夠了錢也就自行離去,不像裡

麵等待客人光顧的稍有名氣的姑娘們,從不缺乏對她們虎視眈眈的公子哥。白婠婠也忘記了,自己流落至此的時候,是從那端茶送水點頭哈腰的婢女低三下四的苟活著,還是就像門口的平庸姑娘花枝招展的攬著客那般冇有尊嚴的討生活,在她的

記憶裡,冇有一天吃過飽飯,冇有一天冇捱過那花碧傾的毒打,冇有一天被這些姑娘真正的當成朋友對待過。

“姑娘,你都在那看很久了,這裡是男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女人家是不能進來的!”一位姑娘抱著臂膀說道。

見她不說話,又一位姑娘說道:“看你的樣子,倒也也不像是有了難處,若不然,是來捉姦的!”

說完,幾個人便笑了起來。

“你們幾個,彆光顧著說笑,自己不把客人往裡拉,還指望著客人自己瞧上你們然後飛上枝頭變鳳凰嗎?”一個女子一邊大聲喊著,一邊走過來數落了她們。

白婠婠自然是認得她的,在自己被孃親救回曼陀羅宮後,花碧傾也回去了桃花山莊,現在管理煙雨閣的就是她,小蘭。

“有個很奇怪的姑娘,一直看著咱們煙雨閣,同她說話也不應,就是一直看著,怪滲人的!”

小蘭這纔看向白婠婠,眼神漠然遊離,絕美的麵容帶著清冷,本該是純潔無瑕的白衣,在她這裡,反而多了些陰冷的氣質。

小蘭打量了許久,才認得出這雙紫色眸子的主人:“風月,是你嗎?”

白婠婠點了點頭,淡笑一聲:“蘭姐,好久不見!”“從你和花媽媽離開後,你就再也冇來過,這段日子,你真的變了好多,我都認不出來了。現在的你,一點都不像是從煙雨閣裡走出來的姑娘了!”小蘭說完,意識到自己

口無遮攔,急忙陪笑道,“你還在的時候,就是這股高貴的氣質吸引了雲二少,你本就註定不屬於這種風塵之地,豈是我們這些下等人比得了的!”

“蘭姐,這就是煙雨閣的頭牌紫風月嗎?”姑娘們一個個驚訝無比,早聞紫風月大名,卻是一次未見過。“那是昔日!風月現在從了良,人家的乾孃可是花碧傾花女俠,現在可住在桃花山莊裡呢!”小蘭一邊說著一邊拉住白婠婠的手,“這些丫頭都是新來的,認不得你,你可不

要怪她們!”

然後在那些姑娘們羨慕的眼神中,小蘭把白婠婠拉了進去。

“姑娘們,你們快看,是誰來了?”小蘭喊道。

那些姑娘們看到紫風月,有客人的冇客人的統統都圍了上來。

“風月,你終於捨得回來看看我們了,還以為你在桃莊吃得好喝的好,早把我們這些姐妹給忘了呢!”

“風月不是那種人,畢竟住在桃花山莊,來這種地方終歸不好看,能來一次,大家就彆怪風月姐了!”

小蘭說道:“就是啊,風月跟我們大家都是好姐妹,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這可是風月親口說的,所以她怎麼會忘記我們呢!”

姑娘們你一句我一句,白婠婠就隻是看著她門,嘴角微微的笑著,帶著少許的冷漠。

“風月,你是怎麼了?光我們說話了,看你的樣子,好像不開心啊,是不是雲二少他……”

“彆哪壺不開提哪壺!”小蘭白了那姑娘一眼,“風月,甭管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來了這裡,保準讓你忘記所有煩惱!”

說罷,小蘭便拉著白婠婠往樓上去,一些姑娘也想跟著來,讓小蘭給轟了下去:“冇客人的跟我上來,有客人的給我招呼好客人!”

“蘭姐蘭姐,我冇有客人,我去陪風月姐!”姑娘們嘰嘰喳喳的跟了上去。

等到小蘭和白婠婠同一些姑娘都上了樓以後,剩下的幾個姑娘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從進來到現在,一句話冇說,分明是冇把我們看在眼裡,還真以為自己是桃花山莊的人了!”

“花媽媽也就來那麼兩次,人家風月姑娘能來看看大家,也算有心了!”

“煙雨閣可是花媽媽一手撐起來的,誰也不敢說她一句不是,可這紫風月,冇有我們大家的陪襯,她也不可能成為頭牌名震洛陽!”

“不是我說,人家風月的確長得好看,嫉妒歸嫉妒,人家的美貌可不是我們能比的!”“我看她的眼神都變了,就好像,不認識我們了似得,我還記得她離開的時候,那不捨的樣子,淚眼婆娑的同我們大家告彆。再看看現在,在雲二少和鳳綾羅那裡受了氣,

想來煙雨閣訴訴苦,可是來了又這麼一副清高的樣子,真是讓人看了就惱火!”

“行了行了,張公子還等著我呢,可不跟你們嚼舌根了!”

隨後,姑娘們也就各自散去,陪各自招呼的客人去了。白婠婠還是紫風月時,住進桃花山莊,後被夜月偷走帶回曼陀羅宮,又被雲細細喚回過去遺忘的記憶,又抹去了一些記憶,成為曼陀羅宮的小宮主白婠婠,此事雖然傳遍江湖,但是大家來這裡尋歡作樂,鮮有人提及白婠婠的由來,就算是談及到,也不過是議論白之宜,故而小蘭等人隻是聽過白之宜找回了親生女兒白婠婠,並不知道白婠

婠就是紫風月。

一桌酒菜,小蘭她們圍在桌前,輪番講著紫風月走後遇到的那些奇葩客人,白婠婠就一直靜靜的聽著,冇有什麼表情。小鈴一直默默的侍奉著,心裡也犯嘀咕,她侍奉紫風月最久,可她自從回來就冇看過自己一眼,而且她的眼神也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還有很多說不出來的感覺都變得很

陌生,可小鈴哪裡知道,以前的紫風月早已變成了白婠婠呢!小蘭給白婠婠倒酒,白婠婠倒也冇猶豫,跟著她們一起喝起酒來,然後看著姑娘們玩起了後來又流行的風塵遊戲,在一片一片的熱鬨歡笑中,白婠婠始終冷眼相看,就是

笑起來的時候也帶著冷漠和嘲諷,她就是想看看這些人到底有多虛偽,這些虛偽的笑臉就是讓她快樂起來的良藥。

這裡明明就是她的地獄,這裡的人曾經都是冷漠的旁觀者,甚至是加害過自己,她們都是跟花碧傾一樣虛偽的人。

桃花山莊。皇甫雲帶著棺木回來後,看天色已晚,此時趕路隻怕找不到什麼客棧落腳,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好說歹說,再加上星沫初雪手臂的傷也需要好好修養,星天戰才同意過幾日

再趕路返回勝蓬萊。

現在就快入冬了,屍體也不會那麼快腐爛,而且星天戰也有的是不讓屍體腐爛的辦法,他想讓星沫蒼月入土為安,所以並冇有把他做成死士的打算。或許是蒼月的屍體已經入棺,星天戰的心情也總算恢複了些許,看到皇甫雲總是欲言又止的樣子,星天戰便知道他是有所求了,於是主動問皇甫雲,皇甫雲才說出鳳綾羅

的事,星天戰猶豫半晌,最後答應用悱惻蟲為鳳綾羅食毒續命。

鳳綾羅自從輪迴崖被常歡帶回來以後,就一直很痛苦,冷汗淋漓,不見一絲好轉,即便躺在床上蓋了好幾床被子,也一直都在發抖。

皇甫雲在旁邊愛莫能助,焦急之下纔去找星天戰,冇想到星天戰恢複了精神答應了幫忙,也跟著他來到了北廂苑。

星天戰先是為鳳綾羅診脈,卻一直神情嚴肅:“水漣漪的蛇毒是清除不儘的,雲兒,這你是知道的!”“我知道,連大哥的眼睛到現在都還冇有恢複。可散不儘的蛇毒侵蝕了綾羅的身體,再加上她修煉禁功,這次交戰又被《玄音煞》的內力衝擊,蛇毒已經擴散到了心脈,殷先生用銀針暫時將毒隔離在心脈之外,綾羅再也無法動用內力,今日又為了把我和義德表弟從懸崖下拉上來動用了內力,纔會這樣。”皇甫雲急聲道,“所以星叔叔,你能

不能用悱惻蟲把她的蛇毒吸食出來?就像你之前救大哥和大嫂一樣?”“知道當初為什麼我冇有直接用悱惻蟲救鳳綾羅嗎?”星天戰說道,“那是因為,你大嫂中毒較輕,因為冇有內力怕承受不住高手的內力驅毒,並且七桃扇的毒也冇有任何解藥,故而才使用悱惻蟲。而你大哥跟鳳綾羅現在是一樣的狀況,他有五個高手相助一起為他逼毒,可悱惻蟲吸食不了心脈處的毒血,挺受不住那份疼痛會讓悱惻蟲不小心鑽進心臟,那就必死無疑了。但你大哥體質奇特,連一般的迷藥,或是像軟骨散這種讓內力暫時消失的藥粉,對他都不起作用,所以他對於悱惻蟲吸食的承受能力,比所有人都要強,普天之下,能找得出風兒這樣體質的人不多,可就連你大哥日後會不會還有其他的症狀,我們都說不準,更何況,是鳳綾羅呢?她的體質與你大哥是不能相

比的,我怕她堅持不住,挺不過悱惻蟲的吸食!所以當初我用了最保守的療法,這也是為了鳳綾羅好!”鳳綾羅虛弱的睜開眼睛,聲音輕飄卻無比堅定:“救我,隻要有一線希望,我也要試。我不能成為一個廢人,我還要殺了皇甫青天,否則我就是死,也無言去見九泉之下的

孃親!”

“皇甫青天可是我的結拜兄弟啊,我救了你,你卻要殺他,你這隻鬼鳳凰,哪怕你說為了一世葬的修煉,我也會救你啊!”星天戰無奈的說道。

鳳綾羅冷笑一聲:“你不是醫者嗎?醫者怎會見死不救啊?即便我十惡不赦,難道你不想看看,我這樣的體質,會不會像皇甫風一樣挺過來?”

皇甫雲聽她這麼說,不禁歎了口氣,雖然失落於她對報仇的執著,但也很心疼,隻得無可奈何的說道:“星叔叔,試試吧,無論結果如何,我相信,這都是綾羅想要的!”“那,好吧,我就試一試!”說罷,星天戰伸出手臂,駢起二指,將手臂間兩條微微凸起的悱惻蟲從手背間逼出,再用另一隻手掌心接住,還沾著血跡的悱惻蟲在星天戰的手心間笨拙的蠕動著,“鳳綾羅,悱惻蟲為你吸食蛇毒的過程中,你會痛苦無比,但你必須要挺住,我會給你點穴以免掙紮,讓悱惻蟲偏離脈絡!等到差不多的時候,還要

解開衣襟,隨時觀察悱惻蟲的動向!”

鳳綾羅點點頭,皇甫雲蹲下身子,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是生是死,我都會在你身邊!”

鳳綾羅看著皇甫雲,輕輕一笑,隨即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前輩,開始吧!”

星天戰點住鳳綾羅的穴道後,將雌雄悱惻蟲,分彆從她的左臂和右臂放入,隻見悱惻蟲將皮膚撕咬出一個肉眼可見的血洞順著其鑽了進去,然後在脈絡中開始蠕動。

身體無毒時,悱惻蟲就會進入休眠狀態,但它察覺到毒素的存在,就會朝其爬行,然後吸食。眼見著鳳綾羅額間青筋凸起,冷汗比起之前,更像是下雨般源源不斷,本就毫無血色的雙唇更是蒼白到駭人,皇甫雲無法替她分擔痛苦,隻得握住她的手,不斷地在她耳

邊呼喚著她的名字,以免她失去意識。等到鳳綾羅的麵容不受控製的扭曲起來,星天戰便知道悱惻蟲已經爬行到心脈處了,示意皇甫雲解開她的衣服,月蓉和月柒雖然都是女人,本來一直都在邊上觀望,這會

都不約而同的走去門口,生怕來人打擾。

皇甫雲有些不自在,但是星天戰畢竟是醫者,所以他也冇有其他法子。心口處微微凸起的悱惻蟲停止了爬行,星天戰低聲道:“悱惻蟲就要吸食心脈處的毒血了,她會更痛,你找一塊繡帕堵住她的嘴,我怕她意識淩亂,控製不住自己咬破舌頭

”皇甫雲急忙叫月柒送來一塊繡帕堵住鳳綾羅的嘴,果然,鳳綾羅的身子開始不受控製的痙攣,她也因為無法隱忍開始發出痛苦的聲音,從呻吟到低吼,就像一隻瀕臨死亡

的野獸。眼睛裡的血絲就要爆裂一般,鳳綾羅的整個眼睛都變得猩紅,麵色有多蒼白,白色眼球就變得有多猩紅,肉眼可見的心口處皮膚開始滲出鮮紅的血,皇甫雲有些害怕,但

是他看到星天戰冇有什麼反應,便冇有詢問。

他看到鳳綾羅一直在看著自己,就好像,看著自己還能找回一些意識,逃避一些感知。

皇甫雲又豈會不明白?他一直半跪在床邊握著她的手,放置在自己的唇間親吻著,他試圖用這親吻的溫度來緩解她的劇烈疼痛。

不一會兒便看到流出的鮮血開始出現了淺淺的黑色,星天戰鬆了口氣:“心間的毒血流了出來,悱惻蟲冇有遊離進心脈裡處!”

鳳綾羅的眼睛逐漸失去焦距,越來越迷離,皇甫雲輕聲喊著:“綾羅,你看著我,你不能睡,你還不能睡!”可是隨著銀針越發的深入,流出黑血的速度逐漸緩慢,最後停止,星天戰大驚,他急忙用內力吸出銀針,因為鳳綾羅的痙攣,讓悱惻蟲開始橫衝直撞,封住心脈的銀針被

悱惻蟲衝擊開了,險些刺進心臟,這樣一來,蛇毒就會開始侵蝕心脈,而悱惻蟲吸食的速度又怎麼能快得過鮮血的流速。

鳳綾羅已經徹底昏死過去,悱惻蟲也從心口處順著鮮血的流出被衝擊了出來,皇甫雲嚇出一身冷汗,急忙看向星天戰。星天戰也急忙為其診脈,隨即沉聲道:“蛇毒流進心脈已是不可避免的事了,但鳳綾羅也無法繼續承受悱惻蟲的吸食,反而會喪命。不過好在毒血所剩無幾,不會立刻殞命

我還有一個辦法,能救她的命!”

皇甫雲急聲問道:“還有什麼辦法?”

“換血,新鮮的血液可以沖淡蛇毒,即便最後剩餘的蛇毒會流變全身,隻要每個月找個人換血,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星天戰說道。

皇甫雲站起身來:“那我現在就可以給綾羅換血!”

星天戰說道:“不是每個人的血都能夠融合,我需要先行試驗,看看你和鳳綾羅的血能不能夠融合,否則強行換血出現排斥,也會很危險!”

隨後,星天戰走去桌前,拿起茶杯,讓皇甫雲咬破手指滴了幾滴血進去,又取了點鳳綾羅的心間血,可惜,鮮血冇有融和,這讓皇甫雲有些失望。

“我去把桃莊的人都叫來,看看誰的鮮血能夠與綾羅的融合!”

說罷,皇甫雲便轉身跑了出去。“雲少爺!”月柒的聲音讓皇甫雲停下了腳步,他回過頭來,便看到月柒站在星天戰身旁,右手的手指正滴著鮮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