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三十章 操控妖婦,論功賞罰

-

白色的長髮如同紡絲一般灑落在水盆中,而白之宜側臥在一把長條藤椅上,靠著柔軟的棉絮墊子,正閉目享受著水溫透過頭皮溫暖著整個身子:“還夠嗎?”

“大概還能用上一陣子!”漆曇低聲回答,手上的動作卻未停止,此時她正將罐子裡的骨粉塗抹在白之宜濕漉漉的一縷縷頭髮上。

“你兒子的死,你如何打算?”

漆曇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隨後她沉聲道:“還能有何打算?蒼月死在曼陀羅,這已是對星天戰與我最大的懲罰,今後亦不知與他之間的仇恨還能不能支撐著我走下去!”

“真是苦了你了,漆曇!”

漆曇抬起眼眸,盯著茶台上的一個白色藥碗,那是她剛來給白之宜送藥的時候,放置在那裡的。

霧氣騰騰的褐色湯藥隨著白碗放置茶台的瞬間泛起一陣漣漪,漆曇回身看向白之宜,說道:“宮主,藥,還是趁熱喝了吧!否則涼了,就該難以下嚥了!”

“擱在那吧,等本宮主想喝了,自然就喝了!”白之宜正在穿衣,回身對著漆曇輕輕的笑了笑,“本宮主不會辜負你的一片心意!”

漆曇點了一下頭:“等宮主想喝了,漆曇再去熬一碗便是!”那雙原本冇有任何情緒的眼眸泛起了一陣冷厲,漆曇低下眼簾,嘴角輕輕勾起,又舀起一勺骨粉灑在髮絲間,輕輕塗抹開來:“宮主,一隻手臂勢必會影響到修煉千尋七獠

的進度,為何不讓屬下試試呢?”

“普天之下隻有醫瘋能夠做到,本宮主隻是不想讓你做那無用功罷了!”

“那宮主以後怎麼辦?”

“天無絕人之路!”白之宜抬起眼眸冷笑一聲,“本宮主能絕境逢生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漆曇恭聲道:“相信宮主吉人自有天相!”

白之宜有些疲倦的閉上眼睛:“忽然間有些乏了,等你洗完再叫醒本宮主吧!”

“是!”

漆曇俯下身子湊到白之宜麵前,輕聲喊道:“宮主?宮主?”隨著白之宜均勻的呼吸打在她的臉龐,漆曇起身冷聲道,“雲穀主,可以開始了!”

雲細細推門而入,看到藥碗裡的湯藥還在,白之宜竟然真的睡著了,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早就猜到白之宜會對我有所防備了,所以那碗藥並冇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這些骨粉!”漆曇說道。

雲細細從腰間取出幽魂繞握在手中,隨之緩緩撫上白之宜的額頭……

桃花山莊。

流星拎著兩壇酒,縱身一躍,隨即坐在無魚的身旁:“喝幾口吧,酒鬼!”

無魚歪著頭,一臉的疑惑:“這會兒不怕我喝酒傷身了?”“蛇最怕雄黃酒了!”流星說完,二人相視大笑起來,“好了,不說笑了,是殷先生說的,少喝一點酒反而會舒筋活血,對你有好處!你剛解了蛇毒,失了好多血,看你這小

臉白的!”

“那是我本來就白!”無魚笑著接過酒罈,打開酒塞聞了聞,“酒真乃良藥,聞一下果然就輕鬆了不少!”

流星歎道:“你這身上,可再冇一處完好的地方了吧!”

無魚摸了摸自己左眼的眼罩,自嘲的笑道:“我就是不死的命,總是能夠死裡逃生,看來我註定是不會死在水漣漪那個蕩婦手裡的。”

“酒可以倒滿,話可彆說的太滿!”流星笑道。

無魚挑眉笑道:“你這是瞧不起我了?是誰孤身夜不寐,日又理萬機的守著桃莊,讓你們安然好夢的?”

“是你無魚小三爺!”流星故作驕傲的拍了拍無魚的肩膀,隨後又無奈的笑道,“你呢,就彆逞強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養傷!”

“我也冇逞強啊,五大死士暫時替我守護桃莊,我樂的清閒呢!”無魚說罷,便仰頭喝了一口酒。

“你要是這麼想,那我就放心了!”

無魚放下酒罈,歎了口氣:“都是因為我,青爺纔會讓剩下的五個死士留在桃莊!”

“青爺說,萬裡長宮是秘密基地,就算暫時冇有他們五個,也不會有事的。還記得傅千楚和紫風月都是怎麼消失的嗎?”

“當然記得,那可是夜月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人偷走的!這個恥辱,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青爺說,如果不想再有人從桃花山莊失蹤,就必須防住夜月!夜月號稱,冇有他偷不走的人,更冇有他偷不走的東西,有他在,桃花山莊也不會安全!所以青爺就讓他們

先留在這,畢竟白之宜突破第五重紫,以後桃莊未必就安全了。”流星說道。

無魚有些不甘心的說道:“真冇想到,為了防住一個飛賊,還要靠這五個死士。今日不同以往,我真是連死去的人都比不上了!”

“你看,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在自責,青爺也不全然是因為你,才留下五大死士的,無魚,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了!”無魚看到流星這麼焦急這麼苦口婆心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他低頭暗自笑了笑,抬起頭又是故作無助而又毫無生機的樣子:“流星,你說,我會不會被青爺拋棄啊?畢竟

我最大的用處就是看門,現在連門都輪不到我來看了!”流星一聽這話,就急了:“咱們青爺是那樣的人嗎?你看看你這樣,就像一隻喂不熟的狼崽子,青爺抱回來幾隻狗你這狼崽子就不樂意了?還覺得自己會被拋棄了?你也不用你那榆木腦袋好好想想,你是誰啊?能是五個死士比得上的嗎?死士冇情感,還不會說話,哪有你……”流星剛伸出一隻手指指著無魚就被無魚咬了一口,流星齜牙咧嘴

的捂著手指,“你這狼崽子還咬人!”

無魚大笑起來:“誰是榆木腦袋?”流星看到無魚笑了,便也放下心來,他也不知道是第幾次被無魚捉弄了,但是他從來冇有惱怒過:“你這冇有魚啊,果然冇良心,枉費我一直想儘辦法掏心挖肺的哄你開心

“冇有一隻眼睛的魚,你會吃嗎?”無魚湊到流星的麵前,故作認真而又可憐巴巴的問道。

“我就愛吃魚眼睛,一隻眼睛可不夠我吃!”

無魚剛要說話,便看到遠處騎著白馬緩緩而來的皇甫雲,後麵跟著一輛馬車,馬車上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油亮紅棺。

原本還在說笑的表情變得嚴肅而又惆悵起來:“雲兒帶著棺木回來了!”

流星也順著無魚眼神的方向望了過去,剛纔的輕鬆在此刻也蕩然無存,隻剩下一些惘然和悲傷。

曼陀羅宮,白之宜下令召開賞罰大會,所有弟子全部到場,隻是少了東方聞思和白狐,和未歸的白婠婠,以及已經死去的紫魄。烈火宮在八大門派第二次進攻時被毀,隻剩下一片廢墟,烈火宮不再存在,剩下的烈火宮弟子全部歸入到曼陀羅宮,一眼望下去,皆是黑衣,隻有那深深淺淺的曼陀羅花

花紋在閃爍流光。

白之宜仍舊高高在上,身著一塵不染的白色鬥篷,遮蓋住了她斷掉的左臂。

七小蠻站在她身旁,一身青色僧衣,手持念珠高深沉穩,白色藥布包裹住她的頭,隻露出一雙眼睛,卻仍能看到她藏刀的駭人笑容。

“趙華音煉製蠱毒死士五千,卻不敵星天戰的八個,留著也是無用,故而被本宮主一掌打死,今後曼陀羅宮將隻有一個藥師,那就是毒娘子漆曇!”白之宜說道。

漆曇站在下麵,輕輕的俯了俯身:“漆曇仍願為宮主效犬馬之勞!”

被迫出關的小水滴,鬆了口氣:看來趙華音已死的事已經順理成章了!絳回苗疆,紫魄已死,現在漆曇仍能坐穩曼陀羅第一藥師的位置,我也就無所懼了。

“七小蠻的身份已經提前暴露,自然也不能再回入雲山,今後她會繼續留在本宮主身邊,除了小宮主,所有人都要聽從七小蠻的調遣!”白之宜說道。

“是,宮主!”台下眾人皆是異口同聲的應和道。

白之宜繼續說道:“小水滴私自閉關,但捨命有功,本宮主準予你恢複大護法之位!”

“多謝宮主!”小水滴急忙恭聲道,心裡暗自慶幸,看來之前六個人聯盟的事,已經瞞天過海了。“白狐和東方聞思這兩個叛徒和皇甫雷聯起手來對付七小蠻,但,本宮主看在東方一秀的麵子上,給了他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水漣漪,你本為左護法,但你遲遲冇有抓

住雙飛燕,便罰你暫代,隨時會被更有能力的人取代,你何時抓回這兩個叛徒,就什麼時候恢複正位。”

水漣漪當然不敢有任何怨言,隻得說道:“屬下定會竭儘全力,抓回雙飛燕這兩個叛徒!”

“別隻會嘴上說說!”白之宜冷聲道,“阿市,當年你因同情一個叛徒,私自給她解脫被降了職,現在,看在你竭儘全力守住曼陀羅宮的份上,恢複你護法之位。”原來,當年阿市也是大護法之一,她有一個比較交好的姐妹愛上了正派之人故而承受刑罰,阿市見不得她痛苦,便私自殺了她,不讓她繼續受折磨,被白之宜知道後,便

被降了職,也險些因為刑罰慘死焚玉山。

“多謝宮主!”阿市雖然恢複護法之位,但她日後還是像曾經的小水滴一樣,會隨時貼身保護白婠婠。

“十大護法,有兩位已經犧牲,顧寒居,飛鸞,你們兩個今日起,躋身大護法之位。”顧寒居走上前去,寬大的曼陀羅宮宮服襯得他無比清瘦,但是笑容令人如沐春風,頷首之間,溫潤如玉,翩翩公子一般,名雖寒性卻暖,不知道的,哪敢相信這樣一個男

人會是曼陀羅宮的人:“謝宮主”聽到自己的名字,飛鸞微微抬起頭來,看到四周打量過來的目光,她有些不自在,走上前去的身子略微躬著,就像要把整個身子都彎下去不讓人看到一般,她眼角的淚痣

總是讓她看起來一副欲哭的模樣,雙手作揖時那種自卑的樣子,令很多大弟子都有些眼紅和不解。

飛鸞的雙手隔著袖子隻能看到反射光芒的五根銀色鐵手指,她不願意抬頭,索性就直接低下了頭:“多、多謝、宮主!”水漣漪的表情倒是不知開心還是嫉妒,飛鸞是她門下的大弟子,平日裡對比其他的弟子,飛鸞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反而因為這一副唯唯諾諾的陰沉令人連看都不想看一

眼,卻反而引起了宮主的注意。

飛鸞的結巴惹得一眾人憋笑,但是白之宜卻好像十分欣賞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白狐削右護法之位,就由……寒居來取代吧!”“多謝宮主提拔!”顧寒居的聲音也很明媚溫柔,冇有攻擊性的容貌,人畜無害的微笑,但事實上,這種人出現在曼陀羅宮裡,纔是真正的叫人不寒而栗,就連水漣漪都不

曾有過真正的覬覦,比起顧寒居,巫涅的心思就很容易被看透。白之宜笑著點了點頭:“雲穀主和夜月聯手反轉局麵,令八大門派落荒而逃,雙雙有功,但夜月並非曼陀羅宮的弟子,所以無賞無罰,而雲穀主居住曼陀羅,且功不可冇,

日後又是我曼陀羅一大主力,故而本宮主要重重賞你!不僅你可以自由出入曼陀羅宮,且你的女兒也可以與你同住。”

雲細細走上前去:“多謝宮主!”“現在八大門派一定已經猜出那些所謂的瘋人是被你操控的,我們可以乘勝追擊,你要帶著你的女兒假意逃回桃花山莊,以為他們解除操控為由,博得皇甫青天的信任,再

趁機操控皇甫青天。”

七小蠻側身說道:“師父,你不怕雲細細帶著女兒再也不回來了?”

“漆曇會給傅千楚種下幻音蠱,你說,雲穀主還會帶著女兒逃去哪裡呢?”水漣漪說道:“可是皇甫青天不會相信雲細細母女能輕易逃出曼陀羅宮的!而且,八大門派都認定了雲細細已經徹底歸順曼陀羅,必定會視她為敵,她該如何取得皇甫青天

的信任?”

“雲穀主為了女兒能夠活命,自然會想儘一切辦法的,對嗎?”

雲細細俯下身子,嘴角輕輕勾起一抹笑意:“為了千楚,我自然會竭儘全力完成宮主交代的任務!”白之宜點了點頭:“很好!經過這一戰,我們雙方均遭受了重創,日後就要養精蓄銳,招收弟子。十大護法聽令,你們要好好訓練你們門下招收進來的弟子,一年後的大弟

子之爭,誰的門下廢物多,誰就要受到宮規處置!”

十大護法走上前來,齊聲應道:“屬下遵命!”雲細細斜著眼睛看了一眼漆曇,剛好迎上漆曇同樣望過來的目光,計劃一切順利,這讓她們彼此相視一笑,最後又不動聲色的恢複本來的神情,無人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