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一生傾儘,香消玉殞

-

還未等武義德說話,她便決然回身,走到輪迴崖邊,眺望著蒼茫遠方,層層白雲之下,煙霧繚繞,好似仙境,可惜再美的風景,如今都是索然無味,失去了色彩。

武義德焦急的喊道:“傾隱,彆做傻事!”

“以後,你就是羽毛的主人了,義德,你一定會是個好主人,不會像我一樣!”未傾隱攤開手掌,是死去的紫澈,身體已經分成兩半,它一定很痛苦,死了都不能在紫魄身邊,紫魄和紫澈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那麼孤獨,無儘的陪伴,隻有時間,漫

長,卻又好像靜止了一般,紫魄,你臨死的那一霎,會是怎樣的輕鬆呢!

武義德一點一點往前走,生怕驚動到她:“羽毛是你收留的,你就要負責照顧它一輩子,就像你曾是我救回來的,我就要保護你一輩子!”“這裡是我和紫魄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他救了我的命,冇有他,我早已是輪迴崖的亡魂,他雖要我好好活下去,可如今……”未傾隱回頭看向武義德,嫣然一笑,“他死了,

我該把命還給他了。”紫魄,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要救我的,你隻是太孤獨,太痛苦了,將一個尋死之人留在人間,隻是為了有一個人,會比你更孤獨,更痛苦!如今,你做到了,可我的生命

該由我自己掌控一次了,你說呢!

武義德悲憤的喊道:“未傾隱,你怎能如此自私的拋下你為慕雪隱而守的闞雪樓,拋下羽毛,拋下世間的一切?”“我命裡註定會遇到兩個男人,那第二個男人,淡雅著紫衣。是給我第二次重生機會的人,而他,將會奪走我高傲而絕望的真心,和我的命……”未傾隱淡淡的說道,“公子

他再也不會回來了,紫魄也不在了,我已生無可戀。”“你的命掌控在你自己的手裡,你冇有必要為那所謂的命定而牽絆。我會照顧你的,求你,彆死!”武義德哭喊道,他從懷中掏出一朵被壓扁了的雪芙蓉,“雪芙蓉,我給你

帶來了……這世上還有很多好看的花,你還冇有見過,很多好喝的酒,你還冇有喝過,很多美麗的風景,你還冇有看過!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

未傾隱回頭看著他,表情是那樣悲情和平靜:“雪芙蓉花很漂亮,不過,你還是留給其她女子吧,我配不上這麼純潔的花!”

“哪怕隻有一次,不,隻有片刻,一瞬間,你的心裡不再是紫魄,而有一點點……一點點的武義德也好啊!”武義德無力的喊道。

“我答應請你喝金絲酒,我做到了,你也答應我,活著回來喝那剩下的半壺秋露白,你也做到了,我們彼此,已互不虧欠!”

“紫魄奪走你的心,你要用命去糾纏,那你奪走我的心,我是不是也該死命糾纏?”武義德一點一點的靠近,她似乎聽出了未傾隱的絕情,開始有些慌張。

“義德,對不起!輪迴崖就是我的墳墓,我未傾隱生不能得到紫魄的心,死也要纏著他,做他的鬼妻!”突然她縱身一躍,毫不留戀的跳下輪迴崖。

一條路終會有儘頭,一個擁抱也終會結束,你與我最終的了斷,是你儘然的去毀滅,而我將要不顧一切,去與你相見,亦要相欠。

紅衣捲起紛紛揚揚的紅色楓葉,就像鮮紅的希望被四分五裂的破碎在空中。

武義德飛奔而去,抓住的,隻是衣角擺在手尖的冰涼,而她自始至終冇有抬起頭來,但是武義德卻看得到,她臉上掛著的笑容,她一心赴死,不曾對自己有半點留戀。

煙花璀璨,卻難掩醜陋傷疤。容顏老去,須得笑看繁華。

時間流逝,隻剩下聲色沙啞,光陰飛逝,隻念流年一刹。

她是真的愛紫魄,愛到了骨子裡,可她永遠不知道,紫魄的心,究竟有冇有為她動過情,哪怕隻有一瞬。

餘情未了,一生傾儘,紅隱深淵,從今以後,這世間對她最後的描摹,該是這樣的了。

香魂一縷終究隨風散去,風裡還殘留著她身上的香氣,她絕美的微笑,她好聽的聲音,將永生永世定格在這一瞬間,葬在輪迴崖底。

武義德失聲痛哭:“對不起……對不起……未傾隱,我武義德需要的從來都不是你的對不起!”皇甫雲靜靜地走來,輕輕拾起雪芙蓉,將它扔下輪迴崖,看它隨風飄揚,是那樣的淒零,對於皇甫雲這樣憐香惜玉的人來說,世上少了一個佳人,更何況還是未傾隱這樣

名聞天下的美人,除了感歎她的癡心,更多的還是惋惜。

“雲表哥,傾隱也是你的朋友,我知道以你的武功,一定能救得了她,可你為什麼眼睜睜的看著她跳下去而無動於衷呢?”武義德扯住皇甫雲的裙襬,發泄似的喊著。

“義德表弟,我救得了她這一次,那下一次呢?死,對於一個人來說是那麼迫切的時候,便未嘗不是一種解脫了!”

武義德嘶啞道:“對不起,雲表哥!你去忙你的事吧,我自己靜一靜!”

“不差這一時半會了,你這個樣子被我娘看到,也會怪我冇有好好照顧你!”

一股窒息的痛苦在武義德心上肆意蔓延著:“為什麼連你離開人間的最後一句話,都是為了紫魄而說。”

“因為,你隻是未老闆娘身後眾多的愛慕者之一,但她對你,也算仁至義儘了。你救了她,她也為你背叛過紫魄!”武義德翻身躺在懸崖邊上,身心疲憊:“是,她從冇有要求過我什麼,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可我不需要她的對不起,我隻想她好好活下去,可她連讓我繼續守著她的

機會都毀滅了!我武義德從來冇有愛過一個女人,未傾隱,她是第一個。”

傾隱啊傾隱,你讓我以後,還怎麼有力氣,重新愛上一個人呢!

他緩緩閉上眼睛,淚水淩亂的流出他的眼眶,鼻尖似乎還略過未傾隱熟悉的體香。

腦海裡,尤記初見,她穿著紅衣,騎著白馬,江聖雪的秀帕垂落在她的衣角,武義德一路追趕著她來到這輪迴崖,自此結下不解之緣。

如今,仍是我追趕你來到這輪迴崖,可你不再是坐在崖邊喝酒,而是為他殉情,我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為什麼星沫蒼月死了,一起並肩作戰的朋友死了,都不及她的死,讓我心痛呢?”

“也許,這就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吧,就算是當年的仇化骨,也終是敗在紅顏連空這個溫柔鄉了。”

“可我不是英雄,我隻是鑄劍山莊裡每日都守在鑄劍房裡的鑄劍師而已,我不愛美人,更不愛功名,我什麼都不想要,我隻是喜愛鑄劍而已啊!”“但你卻愛上了未傾隱。男女之事,怎一愛字便可說儘,傻小子,未老闆娘雖已經香消玉殞,但她是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九泉之下相聚去了。義德表弟,接受現實吧!這是她

想要的,你該成全她!”

“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我根本做不到!”武義德沉聲道,“如果換成鳳綾羅一心求死,你會成全她嗎?”

皇甫雲微微一愣,隨後歎道:“這世上,冇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現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但終究隻是想讓你振作起來。”

“從今以後,這洛陽除了桃花山莊,再也冇有值得我留戀的了。”

“我明白。”

“今後,若非必要,我不會再踏出鑄劍山莊半步,什麼江湖啊,我本就無心嚮往,如今,更是無所戀!”皇甫雲在武義德身旁坐了下來,看這萬丈深淵,有種悲壯之感:“這樣也好,這江湖,太多的生死離彆了,我非厭倦,但我更願意窩在溫柔鄉逍遙此生。若不是身在桃花山莊,複姓皇甫,我也不再踏入江湖半步,萬千人的生死,這責任太重大了,但江湖之大,有人想走出去,自然會有人前仆後繼的湧進來,揹負它們的人不會消失,也不缺

少斷魂笑使一個。”

“你知道我最憎恨的是什麼嗎?”武義德歎道,“我太軟弱!傾隱可以為紫魄毫不猶豫的殉情,我卻做不到!”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未傾隱冇有家人,但你有!你揹負的,遠遠要比未老闆娘多得多!誰又能輕易放下?所以你不想再來這傷心之地,乃是人之常情。”

“連死都是一件難事,真是可悲!”皇甫雲溫柔的拍了拍武義德的胸口:“人活著,要揹負的太多了,那些逍遙自在的人,不是看破紅塵,就是孑然一身,倒也不必羨慕,未傾隱,她覺得自己值得,那便值得

因為,即便是你,也無法真正的體會未傾隱的心。”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以前我以為我能拯救她傷痕累累的心,可直到我眼睜睜的看著未傾隱死在我麵前,卻什麼都做不了,我才明白,一直以來,我都太自以為是了!”“就算你可以拋下一切跟著她一起跳下去,她也一心嚮往著紫魄,不會對你動心分毫,雖然對你很殘忍,但我不得不真心希望未老闆娘能夠得償所願,世上不少癡情人,癡

到誓死相隨即可貴!”武義德起身坐起,雖然還是有些垂頭喪氣,無法走出未傾隱已死的悲傷,但多少還是有些平靜了下來:“真不敢相信,這世上再也冇有未傾隱了!好像我與她相識,與她徹

夜長談,與她把酒言歡,都是一場夢!”“紅顏已逝,但她的故事一定會流傳在江湖中!”皇甫雲攤開手掌,接住一片紅色楓葉,喃喃道,“你方纔問我,如果換成綾羅一心求死,我會不會成全她,我現在回答你,我不會救她,我會抱著她一起跳下去,毫不猶豫的跟著她一起死,她休想與我劃清界限,哪怕是陰陽也不能阻隔!皇甫家少我一人,至少還有後人,大哥和三弟也會替我

安撫我爹和我娘,減少他們的悲傷,讓我冇有後顧之憂,所以,我能理解你,但我更理解未傾隱!”

武義德被皇甫雲眼裡的那份堅定驚得說不出話來,自己尚且如此,不知道皇甫青天和武月貞,甚至是皇甫風和皇甫雷聽到皇甫雲這樣說,會是怎樣的心情。

“既然你這麼想死,何不現在就先走一步呢?反正鳳綾羅必死無疑,你也不會等太久的,那個賤人很快就會去下麵陪你的!”一個聲音傳來,在這輪迴崖上空蕩的迴旋著。“誰?”皇甫雲和武義德同時麵容一震,異口同聲的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