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二十二章 交代後事,絳被阻攔

-

無燕一路跟著聞且來到一片蕭條的林子,落葉滿地,仍有三兩片枯黃不肯葉落歸根,溪澗彷彿也失去了潺潺的活力,她看他張開雙臂,顫抖著全身,似是在仰天呐喊,卻

是鴉雀無聲。

風聲也不呼嘯,葉落也不飄零,一切都是那麼安靜。

無燕走到聞且身後,輕輕地抱住了他的腰身。聞且的腰纖細的彷彿一個豆蔻少女那般盈盈一握,可眼下無燕卻一點打趣的心情都冇有,有的隻是心疼,因為這個少年連發脾氣都是那麼無聲無息的,誰又能真正的感同

身受他的那份痛苦呢!

無燕想,即便自己很喜歡他,也是無法感受的:“聞且,我理解你的心情,失去馬長老,比我和妹妹眼睜睜的看著雲姨被困在魔宮裡還要難受!”

聞且垂下雙臂,隻剩一股絕望,可他卻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哭泣,說出那些堵在心口裡的話。無燕感受到他的身體已經不像最初那般顫抖,便走到聞且麵前,看著他紅腫的雙眼,撫摸著他冰冷的麵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即便皇甫盟主和雲少俠他們所說的都是真

的,你也寧願那都是假的,是他們在騙你,因為這樣的話,起碼你還可以給自己一個報仇的機會,對嗎?”

我還能怎麼辦!聞且輕輕的動了動蒼白的雙唇,眼裡已經冇有一點生機。“誤會雖然得到瞭解除,可心結卻並非容易解除,所以你不想去桃莊,也不想回丐幫總舵,可我總覺得,在一個人最絕望迷茫的時刻,身邊該有一個人陪著,也許是我的身

邊有香燕的緣故。你的身邊以後又有誰啊?聞且,讓我留下來,陪陪你吧?”

聞且點了點頭,看起來,就像剛纔無聲的長嘯已經用儘了他畢生的力氣。隨後他有些倦意,慢慢俯下身子,坐了下去。

儘管無燕擔心他身上的傷,但好在他們兩個受的傷都不算嚴重,隻是輕微的內傷和外傷罷了,便也陪著他一同坐了下去。

沉默了大半晌,無燕感受到聞且越發的平靜,纔有些溫柔又有些憐愛的整理著聞且淩亂的髮絲:“聞且,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識,是什麼時候嗎?”聞且自然記得,他第一次見到無燕,還是在六年前,東方聞思女扮男裝溜出來玩,為了甩掉她和香燕故意引起丐幫的注意,導致自己帶著眾人圍攻她們兩姐妹,也是那一

次,無燕惡作劇般的解開自己的腰帶蔑然離去,讓自己出了大醜,從那以後,他便記住了這個小妖女。

而後來在雙飛燕奉命追殺冰魄宮宮主銅鏡的時候,自己也在交手中解開無燕的腰帶,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誰知道卻給了無燕反敗為勝的機會。

想到這些,聞且的表情總算有了一絲輕鬆和愉悅,不再是麵如死灰般的沉寂,可他不能說,說了無燕也不會記得,因為關於這些記憶都已經被雲細細抹去了。

所以,隻有我記得就好了。

他看向無燕,勾了勾嘴角:你呢?“我當然記得,兩年前,在雲少俠赴唐門黎百應邀約後失蹤,我和月柒挨家挨戶去詢問雲少俠蹤跡的時候,你和馬長老正巧也在詢問。我記得當時我叫你小乞丐,小啞巴,你還氣得不得了呢!”無燕歪著頭,柔聲道,“你瞧,當時你為了雲少俠,私下為他顛簸擔憂,既不是任務,也不是責任,你是真的當他為摯友,你也信任他,這道坎,還

有什麼過不去的呢!”

就連曼陀羅十大護法之一的雙飛燕都成了桃花山莊的人,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呢?還有什麼,是不可以改變的呢!聞且輕歎一聲,“說”道:我已經不怪他們了,馬長老甘願犧牲,不僅是讓我活下去,更是以一己之力讓更多人活下去,我若是恨錯了人,怪錯了人,殺錯了人,又如何對

得起他?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不會安心的。見他能夠如此平靜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無燕總算鬆了口氣,欣慰的捏了捏他的下巴:“小乞丐,那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啊,從今以後,冇有馬長老在你身邊,你要更加強大!你是丐幫的幫主,這個位置,是馬長老即便死也要拚儘全力為你保住的,你不可以辜負他老人家對你的期望!而且,還有皇甫盟主義子的身份作為你的護身符,以後嫁

給你,我也有麵子啊!”

聞且溫柔的點了點頭,算是給了無燕這個承諾。聞且的心情總算得到了些許恢複,雖然仍麵無笑意,卻也冇了方纔的絕望和憤然,又過了好半晌,無燕才放心返回桃莊,而聞且並不想一同前去觀望超度禮,便回了丐幫

總舵,因為那裡曾處處都是馬麟成的氣息和身影,並且還要處理那些在交戰中忽然間“瘋了”的弟子。

在徹底返回苗疆前,絳去見了漆曇最後一麵,並且給漆曇解除了她在她身上所下的蠱。

“你自由了!”

“自由?”漆曇麵如死灰,卻心如刀絞,她強忍住悲痛,讓自己理智冷靜,“連生死都身不由己,還談何自由?”漆曇失去了親生兒子,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卻無力相救,絳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隻得說道:“漆曇,在極樂坊中,除了姐姐,我不會對任何人有感情,可是對於你,我是真心當你為友,我們這也算是忘年交了,我不能在為你做什麼了,聽我一句勸,能離開就儘快離開,彆想著報仇,你鬥不過白之宜的,彆再讓自己的女兒失去她的母親了

你半生都陷在泥沼之中,為什麼還要讓自己再萬劫不複呢?”“曼陀羅宮的曼陀羅花,就像你雀閣入口的曼陀羅花,聞多了就會致幻,但你那邊的曼陀羅花,隻是讓人產生幻覺,而曼陀羅宮的,還瀰漫著劇毒,離開這裡,即便是你,

也都是死路一條,除非百毒不侵!你也在這裡生活了時日,吃下這粒解藥,便速速離開吧!”漆曇將解藥塞進絳的手中,便轉過了身去。

絳知道漆曇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多說也是無益:“有朝一日,毒娘子,我希望,我還能見到你!保重,”

絳告彆了漆曇,帶著趙華音的屍體,離開看這座漆黑如同地獄的曼陀羅宮。

荒蕪的禁地,隻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墳墓,跪在墳墓前的東方聞思,麵容憔悴,百感交集。紫魄哥哥,你知道嗎?在失去你的那一刻,我本也想一死了之的,因為剋製住殺人的**,卻改變不了吸食鮮血的現實,用藥改變蒼老的身軀,卻磨不平那滿身的瘡疤,

可我不能死,我答應過雷哥哥,我的命是他的。從前,有你的庇護,我才勇敢的想要從白之宜手中奪回曼陀羅宮,可是現在,隻剩下我和白狐在並肩作戰,我也必須要為了你,奪回我爹的心血,奪回屬於你跟我孃的回

憶!

我知道你很愛我娘,可究竟那份愛,有多沉重呢?

我隻知道,你的名字是為她而改,花草是為她而種,就連眼睛的顏色都可以為她改變,一雙黑色的眼睛硬生生的變成紫色,該承受著怎樣的痛苦啊!

這世間你本再無可守之人,可心愛之人與好友的後代,又拴了你半生,乃至丟了性命,你雖像是一具冇有魂魄的軀殼,可你卻把所有的溫柔和憐愛都留給了我。

你從冇有說過愛她,但你心裡無數個夢境都在表達著愛意,隻是她從來不知。

有多沉重呢?是我把一整座曼陀羅宮獻給你也仍不及那一絲一毫吧!

“教主,我們到了!”雲神教的弟子在雲途的耳邊呼喚了數聲,他才虛弱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熟悉的麵容。

“雲途,為什麼會這樣?”段盈心哭的傷心欲絕,她向來溫柔恬靜,一舉一動都彰顯著大家閨秀的風範,可是現在,她跪在雲途的麵前,淚痕滿麵,全然不顧及形象了。

弟子們把雲途送到房間,放置在床上後,都守在門口,這生死離彆的一幕的確揪心。

“我總算……撐住了這最後一口氣!”雲途輕輕的擦拭著段盈心的眼淚,“小殊呢?”

雲殊這才從人群中走了進來,看他極力隱忍卻仍在顫抖的肩膀,便知道他有多害怕失去自己的大哥了。

“小殊,該長大了,大哥去了,你的嫂子和侄兒需要一個成熟穩重的依靠。雲神教需要你,雲家,就靠你撐著了!”

“大哥,大哥!”雲殊眼淚瞬間如泉湧,“我要殺了淩無眉那個妖人,我要為你報仇!”

“彆傻了,他冇有對不起我,我以死謝罪,是為了償還。”

“可有什麼債,是非死不得償還的?”“你不會懂!”雲途顫巍巍的抬起手,“小殊,雲神教需要的,不是一個隻會哭鼻子的教主,我算是辜負了爹的期望,更辜負了雲家先輩一手創立下的威望,小殊,替大哥,

走下去!”

雲殊緊緊地握住雲途的手,眼神透露著從未有過的堅定,“我一定會照顧好大嫂和非霧侄兒,我也不會辜負你的信任!”雲途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看向了仍在抽泣不止的段盈心:“盈心,我不想你年紀輕輕,就守了寡,日後你要改嫁,雲神教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阻攔,而你嫁的那個男人,

雲家也會承認,這輩子,我罪孽深重,我所能做的,就是讓你的餘生,快樂無憂!”“快樂無憂?雲途,你讓我如何快樂無憂?非霧失去了父親,小殊失去了大哥,我段盈心失去了夫君,整個雲神教失去了教主,而你雲途,卻把性命償還給了一個男人,你

從頭到尾,都冇有告訴過我,你和淩無眉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你還愛我嗎?”

雲途有些痛苦的喘息著:“我死後,一定會下地獄!可是盈心,我愛你,我對你的感情,絕不是假的。”段盈心癱坐在地,她徹底的明白了,這個男人的心裡是有自己的,隻不過,自他從苗疆回來之後,又進去了一個人,兩個人在裡麵太過擁擠,讓他痛苦不堪,難以承受,

所以隻能以死解脫,他把性命償還給了他,把終彆留給了自己。

但她不能歇斯底裡的質問,她的家教不允許讓她變成一個潑婦,她更不能在眾多雲神教的弟子麵前有損雲途的臉麵。

事到如今,她反而鬆了口氣,她苦笑兩聲,握住雲途的手:“我相信你對我的感情,霧兒,就是我們最好的見證!”

“好好照顧非霧,若是遇到一個對你好的人,一定要給自己一個機會!”

“雲途,我這一生,都隻愛你一個人,因為,我還有霧兒,所以餘生,我定會如你所願,快樂無憂!”段盈心笑著釋懷了所有委屈,回頭喊道,“小殊,快把霧兒抱過來!”

三歲的雲非霧,被雲殊牽著小手走到床邊,雲非霧奶聲奶氣的說道:“爹爹,你怎麼了?”

雲途張開手臂:“讓爹爹抱抱!”

“霧兒乖,去抱抱爹爹!”段盈心低聲抽泣著。

雲非霧爬上床,鑽進雲途的懷中,被雲途緊緊地抱著:“爹爹,你的身上好涼,霧兒給你捂捂!”“我的孩子,你要健康的長大,不要踏入江湖紛爭,更不要捲入愛情是非,不要有仇恨,不要有虧欠,找一個像你娘一樣溫柔體貼的女子,餘生都要歡笑!”隻可惜小雲非

霧還聽不懂這些早已是悟透人生的話,他也不會知道,日後他會跟一個被稱作鬼皇的人糾纏不清,自此地覆天翻。

看著雲途的雙臂無力的垂下,段盈心哭的近乎昏厥,雲殊捂著嘴不讓自己哭出聲音,所有雲神教的弟子都忍不住低聲抽泣。

隻有雲非霧,他有些苦惱的皺緊了眉頭:“爹爹,你怎麼越來越冰啊?是不是霧兒抱的還不夠久啊?那我一直抱著爹爹,直到你暖和起來,好不好啊!”此刻的雲非霧還冇有意識到雲途已經死去,翌日下葬時,雲非霧哭到昏厥,一連數日,他都在哭,哭的嗓子沙啞,哭的小小的臉蛋毫無血色,哭的摟著雲途生前的一些物

品不肯放手,自那以後,他便很少再說話了。

從此,雲非霧性情大變,而原本活潑可愛無憂無慮的小孩童,自此消失。

絳把趙華音的屍體裝進了一個麻袋裡,畢竟還冇離開中原,如此招搖撞市,怕是要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偷了一匹馬,將裝有趙華音屍體的麻袋綁在後麵,一路飛馳,忽然被兩個從天而降的人攔住了去路,她急忙拉緊韁繩,想要看清這不速之客所為何人。“苗疆蠱師,雀閣閣主,果然名不虛傳。”白衣女子容顏絕豔,那上挑的眉眼透著無限的輕蔑和冷傲,即便從未正麵接觸過,絳也知道此人正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白婠婠,

她身邊跟著的女子,正是阿市。

她們忽然出現,著實令絳感到詫異,自己行蹤隱蔽,除了漆曇、紫魄他們幾人,冇人知道自己的真麵目啊,便驚訝的問道:“你們是怎麼發現的?”

“冇人能瞞過我孃的法眼!”白婠婠笑道,“跟我再去一次曼陀羅宮做客吧!”

她們兩個絳並冇放在眼裡,但是白之宜愛女心切,怎會隻派她們兩個人攔住自己?難不成,暗中早已埋伏了人,讓自己感覺不是威脅,從而跟她們回去?

絳有些警惕的從腰間取出紅色摺扇,已經做出了防禦的動作。

白婠婠大笑幾聲:“彆擔心,時機到了,你自然可以帶著趙華音的屍體離開。”

“白之宜什麼都知道了?”

“當然,她是故意打死趙華音的,也是故意放你走的,曼陀羅宮,冇必要與極樂坊為敵!你給我娘下蠱的事,還冇完呢,你又怎麼能走呢!”

絳昂起頭,居高臨下的看著白婠婠:“我想走,你攔得住我嗎?”

“攔不住啊!可是這一次,是我孃的盛情邀約,她特意要為你踐行!你遠道而來,我們曼陀羅宮又怎能失禮呢!”

“你們中原的禮節於我無用,如果冇能給我一個非去不可的理由,就趕快讓開!”絳冷哼道。白婠婠撫摸著自己垂在胸前的長髮,看起來毫不在意絳的傲慢態度:“這天下都要是我孃的囊中之物了,小小的苗疆,小小的極樂坊,我娘還會放在眼裡嗎?原本曼陀羅宮和極樂坊井水不犯河水,但你卻越了界,你殺了曼陀羅宮的藥師,可是死罪一條,若你這一次不去,把這個結怨解開,那麼日後,待我娘一統天下,殺去極樂坊,可彆怪

當初我娘冇給你們活命的機會!”雖然現在的白之宜,並不能對如來女造成威脅,可是她一旦練成了千尋七獠,勢必會在如來女之上,如果自己冇有處理好與白之宜之間的仇怨,日後萬一真的牽連到了極

樂坊,那自己豈不是真成了極樂坊的罪人?

絳握緊拳頭:“那我返程時,可要你們曼陀羅宮一匹上好的汗血寶馬,就是馬廄裡單獨飼養的那一匹!”“汗血寶馬再珍貴,也不如結交你們極樂坊,此事不用稟報我娘,我便做主了,就把那一匹汗血寶馬送給你,作為見麵禮!”白婠婠眼裡閃過勢在必得的笑意,她伸出手臂,白色衣袖在風中淩亂的擺動著,給人一種不容拒絕的威嚴,像極看白之宜,又微微頷首,仍是冷傲狡黠:“閣主,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