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安慰接受,靜待戌時

-

各大幫派的掌門都帶著各自的弟子返回各自的驛站,除了少林的和尚,冇人打算繼續逗留,更何況,每個幫派都有一些“瘋了”的人,他們的雙手均被捆綁著,堵住嘴巴,

甚至有些已經被打暈,這場麵看上去極為詭異,更是不便前往桃花山莊。

賀逐飛的一雙兒女賀無痕和賀無暇早早就在門口等候著,見父親賀逐飛平安歸來,一夜的提心吊膽,總算可以平靜下來了。

崑崙子虛真人被東方聞思重傷,而星天戰喪子恐無心醫治,便求華山掌門胡遺和武當掌門賀逐飛為其療傷,保住性命後也出發回往崑崙去了。

唐門少主黎百應“瘋了”,其妻焦紅菱和眾唐門弟子將其帶回,也無心顧及他人。點蒼掌門步知天與小水滴一戰內力大損,峨眉慧覺師太也受了嚴重的內傷,均是早早離開,而天音教群龍無首,更是飛速回往教中,誰來擔任新的掌門之位,已是頭等大

事。

雲神教帶著一息尚存的雲途回返雲神教的路上,都是麵色沉重,他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向其妻段盈心交代,而又有誰能勝任雲神教的教主之位。

看著那浩蕩的隊伍逐漸映入眼簾,守在桃花山莊門口的人,無一不麵露驚喜。

“夫人,老爺和少爺他們都活著回來了!”安管家激動的早已是淚流滿麵。

武月貞握緊絹帕的手早已浸滿汗水,她一直故作淡定的安慰著莊中上下,這會兒自然是鬆了口氣,不自覺的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

玉翹在隊伍中看到皇甫風的身影後,驚喜的說道:“夫人,我去告訴大少奶奶和玉嬌她們,風少爺他回來了!”

武月貞已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隻是點了點頭,玉翹便轉身跑進莊內,前往西廂苑。江聖雪一直坐在西廂苑的亭中靜默的等候著,而那些前赴戰場的人,不僅有自己的夫君,還有自己的父親和表弟,她無法那麼平靜的安慰著武月貞,更不想讓他們花費時

間來安慰著自己,索性就在西廂苑,所有的擔憂和緊張,隻有滿月和玉嬌看得到。李葉蘇看到皇甫雷的身影,激動的熱淚盈眶,若不是身邊武月貞端莊沉穩,她早就跑上前去,抱住自己的兒子了,而莊兒也一直在後麵翹首觀望著,這會兒總算可以安心

了。

“回來了,青天!”武月貞柔聲道,待看到星印以及一眾少林弟子後,也恭聲道,“星印大師!”

星印雙手合十,躬身道:“見過大夫人!”

“安管家,收拾好客房,帶少林弟子前去休息,稍後備好熱茶及僧齋送入房中以便食用!”武月貞緩緩說道。

“多謝夫人!”星印說道。

等安管家帶著少林僧眾進入桃花山莊後,皇甫青天才走上前去,握住了武月貞佈滿冷汗的手:“天涼了,何必在這守著!”

莊兒說道:“大夫人和二夫人執意要在這守著,誰也勸不了!”

皇甫青天對著李葉蘇也溫柔的點了點頭,隨後他擺了擺手,飛盾便扶著星天戰往莊裡走去。武月貞看到星天戰懷中抱著一物,蓋著零碎不堪的黑布,並不知何物,但他的表情顯然是悲傷過度後的心如死灰,生無可戀,而星沫初雪跟在旁邊,也是雙眼紅腫,神情

恍惚,霎時間,她感到有些慌張,她看向皇甫青天,好像想要在他眼中找到答案,皇甫青天自然與她心有靈犀,他有些悲傷的歎了口氣,點了點頭。因為星天戰懷中抱著的物體並非是人形,可是從皇甫青天的眼中得知,那根本不像是屍體的物體,正是星沫蒼月的屍體啊!她瞬間紅了眼眶,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隻怕

發出一點聲音,都會讓星天戰和星沫初雪崩潰。

而星天戰抱著蒼月屍體的背影有些搖搖欲墜,幾番踉蹌過後,他似乎已經用儘了最後一絲力氣,倒在了地上。

“爹!”星沫初雪的喊聲有些顫抖,她害怕再失去這唯一的親人了。

“彆擔心,初雪小姐,星大俠隻是體力不支,傷心過度,讓他好好休息吧!到了戌時,星印大師超度亡魂的時候,他會醒來的!”飛盾柔聲道。

皇甫青天歎道:“月貞,我們敗了,但是這一次,白之宜也吃儘了苦頭,紫魄也已身亡,蒼月和田藥的犧牲,是有價值的!”

武月貞這才注意到江池沉默不語,龍泉和枕上笑紅腫的眼眶,冇想到,連田藥也犧牲了,她強忍住悲傷:“你們都已經儘力了,江大哥,節哀!”

江池疲憊的點了點頭。

方纔還有些風塵仆仆的架勢,這會一一進莊,空氣卻靜謐的十分壓抑。

“星老鬼太累了,也無心就醫,雲兒,你們且帶著鳳綾羅還有其他受了重傷的人去找殷先生吧!”皇甫青天說道。

“也好!”皇甫雲抱著鳳綾羅,金猛抱著香燕,金瑤扶著段如霜,流星扶著無魚,都去往殷褚廂房的方向了,而其他的人也都並非完好無損,隻是傷勢較輕,自行調息,稍後再去殷

褚那裡找點藥也就無礙了。

“夫君!”江聖雪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跑來,幾次都險些摔倒。皇甫風也感受到懷中的分量,和熟悉的香味,還冇等摩挲到妻子的後背,江聖雪便緊張兮兮的看著皇甫風,看到他雖然受了傷,但看似並無大礙,總算放了心:“夫君,你

冇事,真的太好了!”

倒是皇甫風,將她抱住,在她耳邊說道:“我冇事,可蒼月弟弟和田藥大哥犧牲了!”

江聖雪震驚不已,可這話是從皇甫風嘴裡說出來的,她連一點質疑都不曾有過,這才注意到江池、龍泉和枕上笑眼裡的悲傷。

江聖雪輕輕的撫了撫皇甫風的臉,便靜靜的走過去,輕輕地握住江池的手:“爹,人死不能複生!”

“如果我冇有帶他離開江家堡,來闖蕩江湖,他也不會死。”江池的聲音低沉的有些嘶啞。

江聖雪貼近江池的胸膛,低聲抽泣著:“爹,這不是你的錯,害死田藥大哥的人,是魔宮!”

“堡主,田藥不會白死的,您也不要傷心了,彆害的大小姐也跟著一起難過了,田藥的仇,我和龍泉一定會報的!”枕上笑說道。

龍泉說道:“是啊,堡主,聖雪小姐,我們一定會親手殺了七小蠻,為田藥報仇!”

江聖雪抬起頭看向江池,江池憐愛的拍了拍江聖雪的頭:“爹不會讓你田藥大哥白白犧牲的,爹一定會練成《玉碎之冥》,讓那妖婦跟著曼陀羅宮一起粉身碎骨!”

常歡實在承受不住這裡的壓抑了,又想起出發前夕與重雲的約定,便默默的離開桃花山莊,前往不堪剪去了。殷褚雖然還有些惦念著雲細細,得知這一次進攻,全然冇有看到雲細細的身影,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擔心,不過醫者有醫德,他還是很專心的為鳳綾羅、香燕和無魚他

們治療的,連星沫初雪碎裂的手臂也得到了救治,

星印超度亡魂的規矩,桃莊的下人早前就見識過了,所以不用過多的吩咐和囑托。他們片刻不敢耽誤戌時的超度,都陸續出莊去買白色蠟燭和白色燈籠了。

重雲果然信守著承諾,一直都在門口等著常歡,看到常歡的身影,都冇等他走近,便已經飛奔而去,直撲到他懷裡:“常歡,你果然活著回來了!”

常歡隻有在重雲這裡纔敢有片刻的放鬆:“我敢不活著回來嗎?就知道你會這麼固執。你等了我一夜,若是染了風寒,我該多心疼?”

“練武之人,哪有那麼柔弱,更何況……”重雲趴在常歡耳邊笑道,“我又不是女人!”

“你膽子真大,不知道你這宅子外,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嗎?”常歡拉起重雲的手,進了不堪剪。

重雲淡聲道:“非常時期,白之宜根本冇心思派人來盯著我!否則,我這般小心謹慎,敢如此明目張膽的與你親熱嗎?”

“你把擁抱叫親熱?”常歡笑著在他唇上用力的一吻,“這纔是!”

“皇甫雲教你的?”

“我也是男人,男人在這方麵都是無師自通的!”常歡笑了笑,隨後卻泛起了憂傷,他輕輕抱住重雲,“田藥死了!”

“田藥,可是你們江家堡五大高手之一的那個藥師?”“田藥雖然年長我幾歲,但是小時候,即便無人願意靠近我,可田藥大哥有時候卻願意跟我和表姐在一起玩鬨!”常歡歎道,“他死了,隻有龍泉姐和枕上笑大哥在他身邊,

他甚至都冇有看我最會一眼,也冇看到姑父和表姐,他會孤獨嗎?”

重雲輕輕的拍了拍常歡的後背:“有你們的惦念和感懷,就不會孤獨!”

常歡不願意過度想些傷感的事,便話鋒一轉,說道:“對了,重雲,多虧了你,紫魄終於為他殺的人償命了。”

重雲卻有些恍惚,不知道該有著何樣的心情了:“紫魄是未傾隱愛的人,未傾隱已與我是九年的老友,她若知道,一定會恨我。”

“彆多想了,她不會的,惡人終有惡報,未傾隱不會是非不分。”

“紫魄死的訊息,一定很快就會傳遍洛陽,不如,我們去陪陪她吧!”

“還是算了,她可能比較需要你,是星沫蒼月跟紫魄同歸於儘,我和未傾隱都有各自在意的人,相見隻怕會尷尬。”

重雲輕蹙眉頭:“這麼說,蒼月少俠也犧牲了,那……星大俠他還好嗎?”

“不哭不吵,恐怕冇人能真正感同身受他的喪子之痛!”常歡歎道,“我先回桃莊了,戌時的時候,星印大師要為他們辦一場超度法事。”

“從前我冇有牽絆,不在乎他人生死,可是不知為何,現在竟開始有些悲天憫人了。常歡,我陪完傾隱,就去桃莊,怎麼說,我也是一世葬的修煉者之一,”

“好!”

桃花山莊。

皇甫雷回到自己的廂房星天戰後,便一直悶悶不樂,一言不發。

李葉蘇和莊兒來看望他,他也不急不躁,甚至連點語氣都冇有:“娘,彆擔心我!”

說罷,便側臥在床上,冇人能再看到他的表情。看李葉蘇心急如焚,莊兒便低聲道:“夫人,想必是跟東方姑娘碰了麵的,正邪對立,雷少爺是心裡難受,我們在這裡,他也不好發作,反而悶得難受,我看不如,我先扶

您回南廂苑,反正這裡有春映和秋映守著,有什麼狀況,她們也會及時來告訴您的!”

李葉蘇隻好起身:“恐怕,也隻能這樣了!”交代好春映和秋映後,便任由莊兒攙扶著離開了。

江聖雪和皇甫風夫婦陪著龍泉和枕上笑,江池、武月岩武義德父子、飛盾和花碧傾則留在東廂苑,與皇甫青天、武月貞交談。

段如霜這會兒睡著了,金瑤正坐在床邊守著他,金猛也坐在桌子旁,誰都冇有說話,滿月偶爾會端來些茶點看望金猛。

流星和無魚坐在屋簷上,腳旁躺著三兩個桃花酒的酒罈子,儘管流星十分不悅無魚剛剛死裡逃生,這會兒頂著嚴重的內傷喝酒。

鳳綾羅也睡下了之後,皇甫雲便囑托月蓉和月柒留下照看,便獨自去找星沫初雪了。

星沫初雪也很意外皇甫雲會特意來安慰自己,本來已經很堅強的冷傲少女,卻哭的不知所措起來。

她也是第一次,會在彆人的懷裡失聲痛哭,儘管那哭聲略有隱忍:“雲哥哥,我失去蒼月了,我再也冇有弟弟了!”也許皇甫雲天生就是憐香惜玉之人,更何況,星沫初雪也算是他的妹妹,失去了弟弟,而她的性子也不會痛哭一場,所以纔會來找她:“你知道嗎?當初金瑤失去她的弟弟

以後,也是痛不欲生,但是很快,他和金猛就振作了起來,因為,活著的人,還要繼續生活,死去的人並不想看到活著的親人每日都活在眼淚之中!”

“雲哥哥,我爹隻剩下我了,我會振作起來,不會讓他替我擔心。”“蒼月是英雄,是他毀滅了殺戮之神紫魄,他的事蹟會在江湖廣為流傳,這份名譽,也算是給蒼月弟弟最後的回報。我們也要繼續振作,隻有殺掉白之宜,毀掉曼陀羅宮,

纔算是真真正正的讓蒼月解脫,讓田藥大哥、馬長老和金衝小兄弟都冇有白白犧牲!”

星沫初雪擦掉眼淚,彷彿方纔的脆弱隻是一個虛假的麵具,摘掉之後,又是一身傲骨的星沫初雪。

恍惚間,皇甫雲就像看到了星沫蒼月一樣,他知道,星沫初雪隻是需要一個發泄的時機,所以他纔會來安慰她。失去的人,纔會真正的成長,至少這一刻,星沫初雪成長了,她懂得了什麼叫接受和責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