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二十章 解除誤會,臨終遺言

-

黎明的朝陽鮮紅卻又有種冷寂之感,又掛著淡到幾乎就要消失的月亮,平靜而哀傷。

月亮與太陽交接的片刻,就像黑夜過去的白晝,亦或白晝過去的黑夜,不知是隕落還是重生。

一夜腥風血雨,一夜悲歡離合,一夜天涯陌路,一夜陰陽永隔。

此時此刻,散卻的八大門派以及各路英雄豪傑,都陷入寂靜和迴盪著消散不去的血腥中,即便是這樣“兩敗俱傷”的最好結果,可心臟依然就像被掛著千斤巨石那般沉重。本以為失去一世葬唯一的修煉者星沫蒼月和三大死士已令人悲傷,後來雲神教教主雲途去世和天音教教主淩無眉消失匿跡的訊息傳遍江湖後,更是令人感歎,對抗白之宜

剷除魔宮的任務便更加艱钜,此為後話。

丐幫的隊伍一直跟在桃莊的隊伍後麵,皇甫雲時不時的回頭看著被丐幫人群淹冇的少年幫主,他的眼睛依然滿是猩紅,看來滿手的魔宮鮮血依舊洗不去他的怨恨。

皇甫雲很想去跟聞且解釋一番,當時情況緊急,聞且之所以會這樣,一定是誤會了什麼,不過,那種場麵,任誰都會誤會的吧!鳳綾羅也看出皇甫雲的“心不在焉”,自己的傷勢冇有致命的危險,所以鳳綾羅見他冇有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便猜出了他的心事,於是低聲道:“去跟他解釋解釋吧

皇甫雲滿是惆悵,歎了口氣:“隻怕他現在不肯聽啊,還是讓他先冷靜冷靜吧!我想以他對我和對桃莊的瞭解,假以時日,定會想通的!”

“聞且是馬麟成養大的,感情頗深,趁著仇恨的種子還冇有萌芽,你應該把事情說清楚,仇恨會矇蔽一個人的雙眼,彆讓自己再多一個敵人了。”鳳綾羅沉聲道。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明知道那仇恨是不完整的,卻隻能做著身不由己的選擇。鳳綾羅不想皇甫雲與好友反目成仇,更不想聞且年紀輕輕的就要活在仇恨當中,成為第

二個自己,那種滋味,冇有人比她更加瞭解了。

或許是被鳳綾羅說通了,皇甫雲便停下了前行的腳步,不過鳳綾羅看他的表情,似乎還是有些猶豫,便輕輕的怕了拍他的胸膛,表情有著難得的溫柔:“放我下來吧!”

“可你傷得很重!”

“鳳綾羅不是一隻嬌弱的鬼鳳凰!”

皇甫雲溫柔的勾了勾嘴角,將她放了下來,再回身麵對丐幫的眾弟兄時,他又變得嚴肅深沉起來。

丐幫的人一個一個的從皇甫雲身邊擦身而過,唯有聞且,被他擋住去路,停了下來,對上皇甫雲的雙眼時,又重新燃起了有些委屈的怒火。

“聞且……”話未說完,隨著一聲清脆利落的聲響,皇甫雲的臉上便已經顯現出五個鮮紅的手指印來。

這一巴掌,讓丐幫和桃莊的人都停止了前行,一一將目光投了過來。

無燕也察覺到了聞且的不對,隻是她還揹著昏厥的香燕,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了。感覺到香燕正被人從背後接過,回頭一看,原來是金猛,他將香燕抱在懷中,對著無燕點了點頭,無燕自是明白金猛的用意,對他表示感謝後,這才放下心來朝聞且跑了

過去。隻是她還未到,聞且的一掌便已經打在皇甫雲的胸膛上,周圍丐幫的弟子冇有人敢上前阻攔,亦不知發生了何事,隻是當時有看到馬麟成之死的幾個弟子本來不敢多說什

麼,看到這個場景,便也知道聞且因何忽然攻擊起皇甫雲了。皇甫雲向後退了數步,些許踉蹌後才站穩身子,鳳綾羅的目光有些心疼,看到常歡也要走上前去,便抬起手臂攔住了他,對著他搖了搖頭,常歡雖然不解,但也知道,似

乎聞且攻擊皇甫雲,鳳綾羅是知道的,而皇甫雲也是心甘情願被聞且攻擊的。

皇甫雲平複著呼吸,又似乎鐵了心的想讓聞且泄氣,便又咬緊牙關走到聞且的麵前,而他毫不猶豫的又一掌打在皇甫雲的身上。

與白之宜對抗時本就受了些內傷,此時皇甫雲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濺了聞且一身。

就在聞且再抬起手掌的片刻,無燕已經拉住他的手腕,急聲道:“聞且,你乾什麼?你怎麼攻擊起雲少俠來了?莫不是你也“瘋了”不成?”

正擔心著聞且也被控製,成為“瘋了”的人,便見聞且赤紅的雙眼流下了淚來,無燕愣住了,雖然聞且年紀尚小,但也是丐幫幫主,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還從未見他哭過。皇甫雲雖然與聞且是朋友,可他的年紀如同皇甫雷那般,他也早就把聞且當成弟弟看待了,看他現在的傷心模樣,皇甫雲又豈會不心疼,對於聞且的“出手”,他也是冇有

任何怨言的:“無燕,你就讓他打吧,我承受得住!雖然我冇有失去過什麼,但我知道,失去重要的人會有多痛苦!”

無燕當即便反應了過來,她四處看了看,果然冇有看到馬麟成的身影,忍不住驚呼道:“馬長老他死了嗎?”

“馬長老的死,的確與我脫不了乾係!”皇甫雲沉聲道。

“聞且!”無燕有些心疼的看著聞且,不禁紅了眼眶。腦海裡還清楚的閃現著聞且當初說過的話,他說如果能開口說話,第一句話就是要叫馬麟成一聲父親。

這不提還好,一提到這個名字,聞且又像失控一般,想要衝到皇甫雲麵前,無燕當即便抱住了他,忍著哭聲道:“聞且,你彆這樣!這之間,一定有誤會!”奄奄一息的無魚此時也被流星攙扶著走到了皇甫雲的身旁,他虛弱的說道:“聞少幫主,是我無魚用劍刺透了馬長老的身體,說到底,馬長老的死,也有我無魚一份,我願

向你請罪!”

聞且痛苦的悲鳴著,就像一隻被割掉舌頭的小狼,痛失父親,孤苦無依。

“當時你所看到的,的確是真實發生的,但卻是事出有因!”皇甫青天也緩緩走了過來,“聞少幫主,你看到的,並非是完整的局麵!”

聞且因為說不出話,又無人看得懂他的唇語,過度的激動和焦急,導致他的臉也漲得通紅,他奮力掙紮,無燕隻得奮力抱緊,急聲道:“皇甫盟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麟成死的時候,無燕並不在場,三路人馬彙合場麵大亂,無燕也冇有特意看過聞且這邊的情況。皇甫青天說道:“當時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在我們走投無路隻能等死的時候,馬長老忽然過來告訴我,他想到一個可以逃脫的辦法,那就是用鮮血染紅上麵無形的機關網讓其顯形,機關網細密交織,但是卻可以用最鋒利的劍刃挑斷。然而想要用鮮血浸染,就必然要有人犧牲,馬長老說,誰的命都是命,他想出來的辦法,就必須要由自己來實施,所以,他怕我不答應,就先行自儘了,他說不要讓自己白白犧牲。當時情況緊急,為了流出更多的鮮血,而我也必須要為大局著想,所以,我才用桃花碎心掌讓馬長老解脫,無魚刺穿他的身體是為了讓更多的鮮血流出,雲兒舉起馬長老的屍體衝破機關網救大家出陣,這便是你所看到的一切!他老人家甘願犧牲,這是我們都做不

到的!”

聞且瘋狂的搖著頭,無燕能夠感覺到聞且的眼淚已經浸濕了自己的後背,涼冰冰的,似乎就要結冰了一樣。

皇甫雲沉聲道:“聞且,我們怎麼可能殺害馬長老,隻是為了能夠獨自逃脫呢?我知道馬長老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可當時的情況緊急,我根本來不及阻止他!”

流星歎道:“馬長老以一人之軀,拯救了百餘條人命,他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聞且奮力的推開無燕,向後退著,所有的人都在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他,可他需要的,不過是那個照顧自己長大如同父親的一般的人還在身邊啊!

見他像是失了魂似的,皇甫雲走上前,把住他的雙肩,顫聲道:“聞且,你不相信我了嗎?我皇甫雲,是濫殺無辜的人嗎?更何況,那個人還是你當成父親一樣的人!”“聞且,你彆失去理智,馬長老他犧牲自己,是為了大家!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胡亂報仇,豈不是讓他老人家白白犧牲了!我明白你的痛苦,你失去了父親,這已經是不

可更改的事實了,但你還有我啊,還有雲少俠,還有丐幫弟兄!從今以後,我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無燕握住聞且冰冷的手,心疼的說道。

聞且看了看皇甫雲,看了看無燕,最後他隻得抱著頭,失聲痛哭。

少幫主,無論何時,無論身處何等困境,都不要放棄活下去的希望!

聞且還記得,這是馬麟成對他說過的最後一句話,說完這句話,他便找不到馬麟成了,接著便看到那令他近乎崩潰的畫麵!

是啊,馬麟成對自己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他不是為了拯救那百餘條人命,而是,為了救自己的命,因為自己,就是那百餘條人命之一。皇甫青天見他似乎冷靜了不少,也自是注意到了丐幫其他長老眼裡的心計,和其他弟子的虎視眈眈,本想在盟主堂宣告這個訊息的,看來眼下,纔是說出這個訊息最好的時機,於是皇甫青天緩緩說道:“聞且,馬長老臨終前,其實是有一個請求的,他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待他親眼見證,你和無燕能共結連理,相伴一生。既然,是我皇甫青

天害你失去了父親,而你和無燕一樣,都無雙親,那我便隻有收你做義子,纔有資格為你們操辦婚事,聞且,你意下如何?”

聞且愣愣的看著皇甫青天,馬麟成臨死之際,還在想著自己的終身大事,這讓聞且更加的難過。“既然如此,我便當你同意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皇甫青天的義子了!”皇甫青天走到聞且麵前,將他擁抱在懷中,卻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我知道你心裡還存有怨恨,甚至最親的人死了,卻不知道該去找誰報仇,而我,又的的確確打了馬長老那一掌,認我做義父,你一定會覺得心有不甘,但其實,收你做義子,是馬長老的意思,他怕冇有他的庇護,你不會服眾,若是做了我的義子,丐幫其他長老也會給我幾分薄麵,不敢動你下台!而我冇有當眾說出來,也是為了你著想,他們隻能繼續擁護你,他臨死前還要為你交代後路,可謂用心良苦!為了馬長老,也為了你,即便你萬般不願,我也要完成他的遺願,現在,丐幫上下都知道你是我皇甫青天的義子了,接著,就會傳

遍整個江湖,你想不答應,恐怕也不行了!”

皇甫青天拍了拍聞且的肩膀,轉身離去。

皇甫雲欣慰的鬆了口氣,如此一來,自己倒是多了一個弟弟,也算是對聞且的補償了。

果然啊,丐幫的長老們各個表情都像吃了黃連一般,弟子們也都有口難言的樣子,隻有與自己交好的弟子眼神中有著些許欣喜。

馬長老臨死前,還在為自己鋪墊後路,這是何等的愛啊!可惜,自己還冇有叫他一聲父親!

聞且的眼神失去了怨恨,取而代之的悲傷,他朝著另一個方向靜靜的走了,那並不是進城的方向。無燕說道:“讓他好好靜靜吧,他會想通的!丐幫的弟子們,你們先回吧,我會偷偷的跟著他!雲少俠,你也彆擔心聞且了,此刻鳳綾羅纔是最需要你的人!大當家的,請

幫我好好照顧香燕!”

一一交代過後,無燕便朝著聞且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絳站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上,她看到鮮紅的烈火宮坍塌成為廢墟一片,曼陀羅宮內屍體無數,血流成河,慘不忍睹,卻無人收屍,不禁一陣感歎。

自己也是殺人無數的劊子手,可極樂坊的慘無人道,卻不像這裡那麼令人沉重,什麼時候看到死屍也變成了一件無趣的事呢!

不過纔來曼陀羅宮數月,就見證了多少真情和多少生死離彆。

雲細細為了女兒甘願墮入魔道,巫涅為了白之宜甘願犧牲,就連趙華音最重要的人都是袁無禍。雖然姐姐如來女被愛情所毀,自己也因愛成魔,漆曇被愛人誤會,可她看到她和星天戰在戰場上彼此的留戀,那之間的感情卻不是假的,皇甫雷和東方聞思的愛是真的,

白狐對東方聞思的愛也是真的,淩無眉對雲途的愛也是真的,紫魄對藍澈的愛更是癡了一生。

看著紫魄的屍體,絳也是百感交集,可惜了這江湖第一美男子,她依稀還記得這個男人,與自己和其他幾人結成盟約後,答應事成之後,會與自己一夜**呢!

她看到東方聞思和白狐一點一點的抱著紫魄的殘軀,他生前的武器靈噬弓失去了光澤,還有那隻已經黯淡了的蝴蝶,再也無法自由的翱翔。

“聞思,其實,皇甫雷說的並不無道理,我們幫著他對付七小蠻,白之宜總會知道的。趁現在她重傷,無人注意我們,你應該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白狐輕聲說道。“昨夜,紫魄哥哥說,會還給我一個完整的家,可現在他為了這個家,死無全屍!他為我付出了一切,為我爹孃守著這座牢籠,我若離開,苟且偷生,這一生,我都無法安然。白狐,你休要再勸我了,我已經想好了,我要把紫魄哥哥葬在禁地,而我,也要他看著,無論我將要承受什麼樣的折磨,都要拚勁最後一絲力氣,把曼陀羅宮奪回來

還給我爹孃,還給紫魄哥哥,這原本,就是屬於他們三個人的樂土。”

聽得出東方聞思話裡的堅決,白狐也隻好說道:“好,無論你做什麼選擇,我都將婦唱夫隨。”

東方聞思心中感激,但現在更多的,是對失去紫魄的悲痛,紫澈的屍體被紫魄的血泊所淹冇,隻露出半截身子,東方聞思拾起血粼粼的蝴蝶,鮮血低賤在她的裙襬上。

“聞思,既然紫澈的心臟是你孃的骨灰所製,不如,就留作紀唸吧!”

“紫魄哥哥不在了,看到它,隻會讓我睹物思人。”

“那……就與紫魄同葬吧!”“紫澈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不再有我孃的影子,比起這隻蝴蝶替身,禁地,纔是紫魄哥哥充滿回憶的地方。”東方聞思小心的擦拭著紫澈身體上的血跡,“這世間,闞雪樓的未傾隱纔是最愛紫魄哥哥的人,她該比我們都更需要這隻蝴蝶留作念想。我和紫魄哥哥都把紫澈當做我孃的替身,可是隻有她,纔會把它當做是紫魄哥哥。那個可憐的女人一定還在等紫魄哥哥,白狐,你把紫澈給未老闆娘送去吧!曼陀羅宮是一個肮臟的地方,無論去向何處,都是乾淨的,況且生前,紫魄哥哥也說過,未傾隱是他唯

一的朋友,唯一的紅顏知己!”

白狐接過怎麼都擦不去血跡而被染紅的紫澈,柔聲道:“好,待我幫你把紫魄的屍體安葬好,就給她送去。”那隻象征著藍澈的蝴蝶是紫魄的命脈,可最後連蝴蝶都不能留在紫魄身邊,絳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很可悲,而且,她也親眼看到雲途自儘,便知道淩無眉輸了,而他將要兌

現自己的諾言。

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是輸家,殊不知,雲途也是輸家。

在某一個程度上,他們都贏了,卻也都輸了。真正的莫憶死在了戰場上,再無後顧之憂,漆曇保住了地位,趙華音的屍體正在自己的腳下,計劃雖然完成了,可他們每個人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絳搖了搖頭,背起趙華音的屍體眨眼間便消失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