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窮途末路,識破假麵

-

“淩無眉,本宮主早該料到,你能背叛八大門派,自然就能背叛本宮主。”斷臂傷口的血順著白之宜的指縫間不斷地湧出。

“終究還是婦人之見,古人雲,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我便是那小人,白宮主明白的還是太晚了些。”淩無眉淡然道。

白之宜怒聲道:“縱使你見風使舵,想戴罪立功,恐怕皇甫青天也再容不下你!”

淩無眉笑了笑:“天下第一妖婦都不能耐我何,足以可見我的本事。天下之大,總會有我淩無眉的容身之處!”

“你背叛了八大門派,就算皇甫青天不追究,天音教中出現叛徒,他們……”白之宜手臂傳來的劇痛令她幾乎暈厥,“他們也不會放過你!”“哈哈!”淩無眉高聲笑道,“我知道一世葬的修煉者和十本秘籍,但泄露秘密的並不是我,而是未傾隱!這筆賬算不到我的頭上,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為了報複他,讓除

魔同盟因為他吃點苦頭,僅此而已。”

淩無眉的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雲途早已心知肚明,隻是他故作淡定,任由他人猜測是非。淩無眉自是看到了雲途的眼神變化,嘴角的微笑便更加得意:“即便我是叛徒,我也算迷途知返,將功補過。但我要是把全部都告訴了你,我還能活著走出曼陀羅宮嗎?自

然是先給你一點甜頭,博取你的信任了!現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自然就要與你劃清界限,故而我並非是背叛你,因為從一開始,我就冇打算幫你!”

“淩無眉,本宮主向來有仇必報!”白之宜咬牙切齒的說著,此時完好的右臂已經抬起,滿是鮮血的一掌卻擊了個空。

淩無眉輕輕一閃便已躲過,他大笑一聲:“斷你左臂之人,可是風大公子。”隨即,便降落在不遠的地麵上,脫離了眾人的圍困。

此時的白之宜已是孤掌難鳴,身邊無人支援,紫魄已死,七小蠻重傷,水漣漪等護法也被纏住,眼看已經窮途末路。花碧傾飛身而起,幾根飛針以雷霆之速襲向白之宜,白之宜彈指推開,雖然速度開始遲緩,但應對這種暗器她還並未覺得吃力,但隨之而來的便是江池舉著玄機刀重重迎

麵砍下。剛想用僅剩的右臂抵擋,便感受到神封刀和七桃扇正在她後方雙雙襲來,白之宜刹那間抵住江池手中的玄機刀,一股淡紫色的真氣縈繞著刀身令江池進而不得,她借力起

身,雙腳已置空中,皇甫風劈了個空,七桃扇也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形,重回皇甫雲手中。再次感受到金猛和常歡的同時拳法攻擊,白之宜已經翻身落在江池身後,但她越發虛弱,並未來得及攻擊江池,皇甫青天和星印便一前一後,“養精蓄銳”般的攻擊而來,

星印的一拳和皇甫青天的一擊桃花碎心掌,令白之宜無法躲避,更來不及迎擊,頓感心脈儘斷,隨即身子飛出幾丈之外,口中再次鮮血噴濺,甚是狼狽。

成敗在此一舉,眾人自然不想放棄這個好時機,故而均是一擁而上,不給白之宜任何喘息的機會。

突然大批的蠱毒死士湧現,將白之宜護在中間,而漆曇也在死士開辟的道路中央緩緩而來。

“毒娘子,果然狗改不了吃屎!”有弟子咒罵道。

星天戰卻有些擔心的看向星沫初雪,漆曇營救白之宜,不知道剛剛得知她是自己孃親的初雪,能不能再次承受這個打擊。

星沫初雪的視線已經隨著漆曇而去,她眼中的迷惑,令她的神情有些冷淡,似乎這個人太過陌生,不足以激起她的情緒。

皇甫青天等人帶著剩下的五大死士隻得對抗起了蠱毒死士,暫時近不得白之宜的身。

紫魄、星沫蒼月死後,正邪兩派再次展開廝殺,當白之宜落敗後,曼陀羅宮的人更是竭儘全力。

麵對這血流成河的場麵,雲途早已失去繼續作戰的心情,他看著冷眼旁觀的淩無眉,終是開了口:“為了個人恩怨,害死這麼多人,值嗎?”

“值!”淩無眉眉眼間翻湧著一股悲傷,同樣,也覆蓋著一層絕望,“隻要能看到你痛苦,隻要你還願意跟我說話,哪怕你恨我!”漆曇緩緩走向白之宜,眼中冷漠而又亢奮,機會來的剛剛好,冇有人能支援她,七小蠻受了重傷,水漣漪被飛盾和流星死死糾纏,其他護法和魔宮弟子都被八大門派阻攔

可她總覺得,白之宜的末日,並非是今天,所以她多少還在猶豫著,但她還是決定一試,畢竟白之宜重傷的機會不多。

鮮血流進白之宜的眼睛裡,她看到的所有畫麵都是紅色的,視線逐漸模糊起來,但她仍在一片緋紅的廝殺中,看到一個紅色身影在逐漸向自己靠近。

漆曇已經暗自取出赤鳴蟲王,正要號令蠱毒死士轉身圍攻白之宜,卻忽然有一個身影在那一瞬間落入陣地,抱起白之宜飛上城牆,隻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

皇甫青天擺脫蠱毒死士,眼見如此,正要飛身而上,見那來人,卻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眾人均是無法置信,來救白之宜的人,卻是逍遙人殺流幻。

殺流幻,天下無敵,簡直就是神話般的存在,他的出現,令除魔同盟如同墜入冰山,但眾人不解的是,一向中立的殺流幻,怎麼會在千鈞一髮之刻救走白之宜呢?

誰都不敢再輕舉妄動,甚至連曼陀羅宮的弟子都愣住了,畢竟殺流幻從不插手江湖事,可現在他救下白之宜,究竟是想玩什麼把戲!

雲途還未回淩無眉的話,便已看到殺流幻救走白之宜的這一幕,也十分驚訝。

淩無眉的表情雖然看似淡定,但他的心裡也泛起了嘀咕:天無絕人之路,白之宜當真命不該絕?殺流幻到底所為何意?

“殺流幻怎麼會忽然站在白之宜那一邊?”身負重傷的焦紅菱再無鬥誌,連殺流幻都來了,這對戰還怎麼打下去。

黎百應也很疑惑和絕望:“難不成,殺流幻是覺得,白之宜死了,曼陀羅宮毀了,便再也冇有好戲可看,所以纔會救她嗎?”

星沫初雪的視線原本一直都停留在漆曇的身上,她好奇!因為她想起曾潛入曼陀羅宮去偷五大毒的時候,那時星天戰見到漆曇的眼神中,就有著他們姐弟二人從未見過的情緒。皇甫青天也不小心提醒過,星天戰和漆曇曾是舊相

識。如果她是我的孃親,那她和爹當初又是因何決裂?而爹自小就告訴我們,我們冇有孃親,更是從未提過漆曇二字,哪怕講起江湖五大醫師,也隻是稱呼其為毒娘子。星沫

初雪的腦海越發淩亂,當她看到殺流幻出現時,那強烈的憤怒令她幾乎失控。

但她突然冷靜下來,忍住劇烈的悲痛,聲音也滿是顫抖的說道:“他不是殺流幻!”

因為殺流幻不會讓星沫蒼月死!

雖然一個小姑孃的話是冇有什麼分量的,但她能說出此人不是殺流幻,必然不是信口雌黃,便更加疑惑的看著殺流幻。“殺流幻早已收蒼月為徒,他必然不會見死不救,可蒼月弟弟還是犧牲了,這說明,殺流幻自始至終都冇有出現過,更不會救下白之宜!”皇甫雲也忽然想到殺流幻和星沫

蒼月的關係,於是說道。

皇甫風重新握緊神封刀,冷聲道:“是夜月!”

隻見那假冒的殺流幻突然放聲大笑起來:“我精心製作的人皮麵具,竟然被一個小丫頭一眼識破,失算!真是失算!”

來人並非殺流幻,眾人可謂是鬆了口氣,鬥誌再次油然而生。

焦紅菱挽手兩柄飛刀,怒聲道:“方纔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個該死的飛賊,我定饒他不得!”

她想要飛身而起,可輕功還未使出,便忽然腹部一陣刺痛,焦紅菱摸上去,滿是鮮血的熾熱,再一抬頭,目眥欲裂,滿眼的難以置信和驚詫:“你……你……”

皇甫青天、皇甫雲等人想要一躍而上趁勝追擊,將白之宜置於死地之時,忽然周圍開始一片混亂。

“瘋了,瘋了,他們都瘋了!”有眾多門派弟子開始驚呼道,聲音此起彼伏。焦紅菱踉蹌的後退著,她實在無法相信,深愛著自己的丈夫,舉起那本該用來對付敵人的短匕卻忽然刺進了自己的腹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