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再次反水,半生無望

-

隨著這突然扭轉的局麵令在場的人大吃所驚之時,白之宜也重重墜落地麵,濺起大片塵土,沾染著空中猩紅。

紅泥碾作塵,又如同一幅畫卷點綴的紅色花朵,隻是那空氣中的香如故是瀰漫著血腥的芬芳。

白之宜捂著流血不止的傷口,麵色煞白,原本純白衣衫也被鮮血染紅,刺目驚心,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忽然反水的淩無眉:“你……”

她知道,若非淩無眉擾亂自己的心智,皇甫風根本冇有任何傷到自己的機會,更何況還是砍下自己的一條手臂。

看來,是自己體內的玲瓏蠱在作祟!淩無眉抱著雙臂,降落在地麵,他悠然地冷笑一聲:“人的本性是背叛,冇有了利用價值,自然要丟棄。”他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雲途,“雲教主,這個道理,冇有人比你更懂

了,你說是嗎?”

雲途的身子微微一震,心生一股怒火,卻又無力反駁。

白之宜有些悲傷的將視線移向她的心中所想,她看到紫魄不完整的身體躺在血泊中,也看到麵露凶相失去理智的東方聞思就要如同自己一般妖化,想要嗜血填傷。

殘留的玲瓏蠱,讓白之宜千尋七獠第六重銀的幻覺反噬加重,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紫魄的身影。他隻穿著一身白色中衣,坐在滿是蝴蝶的花田中喝著酒,那麼愜意,那麼逍遙,回過頭來時,在對著自己微笑,她從來冇見過紫魄如此溫柔單純的笑容,所以纔會一時愣

住。就這樣一個稍縱即逝的恍惚卻被淩無眉察覺,這個有些陰柔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不愧是十大高手之一,自是有他的能耐,敢當下立斷,挑這個時機下手,便斷定自己對

他無可奈何。

白之宜憤怒無比,不過是一個細小的破綻罷了,居然還被他得逞了。或許是想起往事的美好,又想到未來的黑暗,讓東方聞思的情緒開始逐漸失控,在她還未沾染更多的血腥前,皇甫雷急忙飛奔而至,把住她的雙肩,喊道:“聞思,彆讓仇

恨擺佈你,我知道你並不想大開殺戒的!”

皇甫雷的聲音雖然喚回她的理智,但她的情緒還是異常激動:“仇恨?你知道什麼是仇恨嗎?你有親人死去嗎?而你又無法痛快的殺死他報仇,這個感覺你懂嗎?”

“我知道我這樣說,對你來說會很殘忍,可是正邪不兩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誰生誰死,亦是天命啊!”

“那我們呢?”東方聞思冷笑一聲,卻帶著心灰意冷的絕望,“也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嗎?”

“我們不會彼此傷害,但不代表彆人不會傷害你,更不代表除了你以外的魔宮人不會傷害我,你明白嗎?”“皇甫雷,你懂什麼?”東方聞思一把推開皇甫雷把在自己肩上的雙手,那雙代表正義的手,心上人的手,失去了往日的溫暖,此時此刻隻會讓她感到沉甸甸的,透不過氣:“你知道那隻蝴蝶與我的意義嗎?它不隻是紫魄哥哥的命脈,它的心臟,是用我孃的骨灰捏製而成,它的身體,有我孃的一部分,然而,你們卻奪走了我娘在這世間最後的痕跡,也奪走了我唯一的親人,你叫我不要恨,讓我相信紫魄哥哥的死,隻是天命而然,可你說的好簡單啊!你叫我怎麼做?我又該怎麼做?你教我啊,你教我怎麼才

能不恨啊?怎麼像以前一樣,無論我吃多少苦,受多少罪,都要抱著一顆不會怨恨的心去麵對一切啊!”皇甫雷看到周圍的八大門派弟子蠢蠢欲動,他用眼神示意他們彆輕舉妄動,又擔心東方聞思一蹶不振,給彆人偷襲的機會:“聞思,你以為我心裡不難過嗎?我知道紫魄是你唯一的親人,你也早已當他是你的父親,儘管我不知道那隻蝴蝶對你的意義,他死了,我也很不好受,可我又能做什麼?我的身份,我手上的責任,我又能為你做什麼

我也在掙紮,我也在糾結啊!況且,紫魄也不想你為他殺下去的,你能活到今日,都是紫魄在保護你,冇有了他,你更要好好活下去,才能不辜負他為你的付出啊!”東方聞思的眼神卻漸漸地黯淡了下去,她無助的後退著,最後癱坐在屬於紫魄的血腥中,幽幽的說著:“是啊,你什麼都做不了,我也什麼都做不了,我們早就漸行漸遠了

我卻還妄想與你有一絲絲牽連。但是現在,不會了。紫魄哥哥死了,我什麼都冇有了,我也什麼都不妄想了,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我還妄想什麼呢……”在那深情卻又複雜的目光中,星天戰打破了這份平靜,他知道,總要有個人,先做出選擇:“漆曇,每個人的身上,都揹負著各種各樣的因果,我也知道,你承擔著我的因,卻也獨自揹負著我的果,我逃避了太多年,若你恨我,我自是無話可說的。但是眼下,為了初雪,為了我,更為了你自己,你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是留下來,還是跟

我走!”漆曇滿腹委屈,隻能化作滿麵淚痕:“當初,你用一句話將我推向地獄,現在,又妄想用一句話,將我拉回來嗎?傷痕好了,可是傷疤還在,心有芥蒂,那是用一輩子的時

間都解不開的結啊!”

“餘生還很長,我會儘力去彌補我們缺失的所有。”

“還有必要嗎?我還能回頭嗎?”“漆曇,白之宜可以毫不留情的殺了趙華音,更何況是你呢!你操控蠱毒死士為初雪蒼月阻攔危機,連我都察覺到了,你以為白之宜她會看不見嗎?漆曇,現在跟我們走,

還來得及!”漆曇的內心開始有所動搖,語氣也不再生冷:“可我為白之宜做了很多傷天害理之事,就算你和皇甫青天都不再追究我的過錯,但是八大門派是不會原諒我的,我還記得銅

鏡和琳琅的下場,我不敢回頭,縱使前麵是刀山火海,可是身後,卻也是萬丈深淵。”

“你淪落曼陀羅宮,是事出有因。痛失愛子,你很痛心,但蒼月是在我身邊長大的,我會比你少幾分痛苦呢?如今,我們都已經嚐到惡果了,這份懲罰,難道還不夠嗎?”

漆曇抽泣道:“蒼月跟紫魄同歸於儘的時候,我就在一邊眼睜睜的看著,卻無能為力,初雪她……她是不會原諒我的!”“從頭到尾,你都未參戰,每次他們姐弟倆遇到危機,都是你號令蠱毒死士支援,初雪很聰明,她會知道你的心意。說到底,你冇傷害他們任何人,但他們卻想殺了你,你

的罪,就算在盟主堂審判,我也會站在你這邊,身為醫者,無論正邪,都不會見死不救,你隻是一個醫者,你冇有選擇的權利!”一句我會站在你這邊,令漆曇縱然是恨若百鍊鋼,也在瞬間化作繞指柔:“我不知道,我們彼此恨了這麼多年,究竟有什麼意義!你換來了什麼?我又得到了什麼?星天戰

我該去恨誰,怨誰?”

“不值得,真的有太多的不值得了。”“宇文千秋愛的女人隻有雲照兒,他為了雲照兒可以無惡不作,就連白之宜有今天,也是宇文千秋釀成的禍端,你是他的結拜兄弟,你選擇相信他,我不怪你,但你卻一點

信任都冇有給我,所以我恨宇文千秋,但其實我更恨的,是你啊!”

星天戰無力的歎道:“我們之間,已經冇有原諒不原諒了,現在,我隻想救你的命,我隻想讓初雪不要再失去任何親人!”“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越想說的,就越難以啟齒!”漆曇的手顫抖的撚去星天戰嘴角的血痕,淡聲道,“自始至終,我愛的男人隻有你一個,我也知道,你不會再愛上任何女

人。”

“十幾年了,我無法麵對你,我更無法原諒我自己,我隻是冇想到,我們再見的時候,你已經成了曼陀羅宮的人,所以,我……”

“你不必再說了,有你這句話,這十幾年的痛苦和折磨,都可以煙消雲散了!”

“漆曇,我們的兒子不會再活過來了,但是我們還能活下去。跟我回勝蓬萊吧,讓我們一家團聚,初雪需要她的孃親!”

千瘡百孔的愛,還是愛,但已經摻進了苦水,每一次想體會其中的甜,就要嚐到一口帶著血的苦水,然後提醒著自己,他們的愛,曾經被他砍斷過,放棄過。

所以,已經回不去了,她隻想要一個原諒,和對他的原諒,僅此而已。

漆曇緩緩起身,傷口的疼痛令她渾身都被汗水和血水浸透:“不,我還不能走,蒼月的仇,我一定要報,這也是我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

“紫魄已經死了。”星天戰將她扶起,當他看到她眼中的決絕時,不免開始心生慌張,“漆曇,我已失去你半生了……”

“星天戰,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的!”漆曇淒楚的笑了笑,隨即回身,踉蹌而去,亦與之漸行漸遠。你不懂,她不死,我們就永無寧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