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五大死士,四大護法

-

無論眾人怎樣攻擊,白之宜都如同跳舞般的在瘴氣結界中,輕鬆自如,待她穩住身形,彈指間已將一枚飛針刺入瘴氣結界。正在香燕驚詫於冇有被反彈回去時,那飛針已經刺破她的臉頰,幸好她躲避及時,皮膚隻是流出黑紫色的鮮血,再一瞧飛針正極速而馳,已有一名八大門派弟子瞬間斃命

飛針竟然刺透了鳴影雙飛的瘴氣結界?

不容雙飛燕和眾人作出更多的反應,白之宜便已經猶如鬼魅般張開雙臂,那雙眼睛開始散發著妖冶和殺戮的光芒。

衣袖隨風輕輕擺動著,本就一身白衣和白髮的她,更像是仙人降世般,她的全身都散發著銀色光芒,神聖包裹著妖媚,似是要破殼而出。

那些黑色瘴氣就像被一股強勁的旋渦吸入,開始逐漸分散,呈螺旋狀朝白之宜緩緩靠近,雙飛燕合力也很難再維持結界。

七桃扇和扇內的暗器、天音教弟子所有使用的音波兵器,通通被阻隔在那銀色的光芒外,就連常歡的《烈焰焚祭》和雲途的雲神掌都不能攻破。

“明明那妖婦的護體罡氣已經被你們三兄弟攻破,怎會又出現一層護體罡氣?”常歡驚住了。

皇甫雲皺了皺眉:“那似乎不是護體罡氣,難道,她的千尋七獠,已經修煉到了第六重?”

“萬蠱無量?”無燕瞬間睜大滿是恐懼的雙眼,驚呼道,“糟了,香燕,快收式!”

但還冇等雙飛燕收回鳴影雙飛的結界,便也像被捲入一陣暴風般的旋渦中,一點一點的被迫向前移動,地麵也已經劃出深深的印記。

“萬蠱無量,可以吸入一切毒物,若是那些瘴氣被吸入體內,再借勢來對付我們,恐怕星大俠提前分發給我們的解藥也無濟於事了!”雲途說道。

於是所有人都停止攻擊,以免有些無形的力量被白之宜吸入體內,若真如此,豈不是要為妖婦作嫁衣?

接著他們全部都彙聚內力於掌心,傳輸給無法收式的雙飛燕,助姐妹倆一臂之力。

雖然眾人越發吃力且無濟於事,但是瘴氣結界卻一點一點縮小,停留在白之宜的周圍,並冇有被她吸入體內,眾人正疑惑著,香燕卻恍然大悟,就在她一把推開無燕之時,白之宜已經放下手臂,且邪魅一笑,同時雙掌飛速揮出,一股銀色的內力攜卷著瘴氣以流星之速重回香燕體

內,香燕瞬間口吐鮮血,噴濺數丈,同時她的身子也被震飛幾丈之遠,重重跌落地麵,很快就被烈火宮和曼陀羅宮的弟子包圍住了。

而無燕雖被推開,但體內也進了不少瘴氣,內力大損。

雙飛燕的潰敗,也讓正傳輸內力的眾人被迫後退數步,所幸隻是受了些輕微的內傷。

無燕踉蹌站起,卻一陣暈眩,幸而被金猛及時扶住,無燕一邊掙脫一邊焦急的喊著香燕的名字。

金猛安撫道:“我去救香燕姑娘,你傷的也很重,不要自不量力,再把自己搭進去,你妹妹就白救你了!”

“大當家,求求你,一定要把香燕救出來!”

“你且放心!”說罷,金猛便已衝破重重人群,來到香燕的身邊。

香燕已手無縛雞之力,金猛剛將她扶起,她便昏死了過去。皇甫風沉聲道:“鳴影雙飛無法破解,除非雙飛燕將瘴氣收回體內,當初我們大家陷入這結界中,還是前冰魄宮宮主銅鏡犧牲自己,以身封毒來保全我們的性命,所以白之

宜並非將瘴氣吸入體內,而是要將這些瘴氣打回無燕和香燕的體內!”

“看來,她並非練成了第六重銀《萬蠱無量》,而是以此迷惑,再用《殘魂厲魄掌》逼回這些瘴氣!”常歡恍然大悟道。

金猛一隻手臂夾著已經昏死過去的香燕,一隻手臂對付敵眾,正是吃力之時,一個身影迅速閃過停滯在他麵前。

一把軟劍揮舞的劍影重重,已開辟出一條道路,隨即,便拉住他的手臂迅速衝出,待金猛反應過來時,他和香燕都已經現身在安全地帶。

金瑤抹了抹濺在臉上的鮮血,說道:“大哥,你太重了,再加上一個香燕,我險些冇能將你們拉出來!”

原來是金瑤使用輕功衝鋒陷陣,帶他們衝出重圍。

“二妹,你太冒險了,若是有蠱毒死士,我們都得死!”金猛急聲道。

金瑤拍了拍金猛的肩膀:“大哥,我們都該慶幸,香燕跌落的地方隻有魔宮弟子,我纔有機會。”

“把香燕交給我們吧,我們所有不能繼續參戰的人聚在一起,既有個照應,也能給大家少增添些麻煩!”星天戰說道。金猛這才注意到,星天戰、皇甫青天、江池、鳳綾羅、段如霜、步知天和一些重傷的各大派弟子都聚在一起,而金瑤則在這裡保護著他們,皇甫青天和江池正在閉目打坐,鳳綾羅和段如霜已是全然不能繼續再戰,但是星天戰和步知天聯手對付一些魔宮弟子還是綽綽有餘,故而聚在一起,也算彼此照應,既不給其他人添亂成為累贅,還能

保護自身,不陷入危機。

金瑤說道:“你們再拖延些時間,等皇甫盟主和江堡主療完傷,調息內力後,便會去對付白之宜!”

金猛點了點頭,隨後便回到了對付白之宜的隊伍中。

看到香燕已經安全,無燕也算放下了心,眾人重張旗鼓,再次圍住白之宜,繼續與之對抗。

水漣漪眼見著白之宜破了雙飛燕的鳴影雙飛,便全心全意的迎接著無魚的攻擊,連鳴影雙飛都破得了,還有誰能困得住這天下第一妖婦白之宜呢!

若是逍遙人殺流幻還方可大獲全勝,可惜那人無心江湖紛爭,一心求得逍遙自在,便也無需擔憂,收了心的水漣漪,明顯認真起來。

她口中輕輕的吹著清脆的哨響,無數條毒蛇在無魚周圍盤旋衝擊,無魚躲避斬殺的同時,還要注意著水漣漪時不時的近身襲擊。這些毒蛇就是水漣漪的作戰夥伴,甚至是保護盾,而那些密密麻麻的毒蛇就要纏住他的雙腿,無魚已有星天戰的解藥,自是不怕蛇毒,但這些蛇會聽從水漣漪的號令纏住

自己的手腳,甚至是脖子,讓自己無法作戰。

而趁著無魚用劍挑開毒蛇的瞬間,水漣漪已經甩出腰間的黑蛇王。說時遲那時快,無魚迅速舉起孤黑劍,不顧盤旋在他腿上的毒蛇,用力一揮,黑蛇王卻靈活扭動,已然纏住了孤黑劍,碩大的蛇頭正吐著鮮紅的信子,朝自己冷冽的張開

血盆大口。無魚將孤黑劍朝上空一拋,黑蛇王瞬間盤旋而下,從空中跌落的速度比孤黑劍還快的朝無魚撕咬而來,無魚一掌揮出,黑蛇王已經抵住無魚的掌心,無魚隻覺得掌心一陣

灼熱,黑蛇王便血粼粼的掉落在了地麵上。

接著他便感覺到自己的心口捱了重重一掌,與此同時,無魚強忍著暈眩,手已經穩穩接住孤黑劍,用力一刺,使得二人雙雙後退。無魚踉蹌一下半跪在地,幸有孤黑劍作支撐,可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脈儘斷,連呼吸都愈發艱難,毒蛇也已經纏住他的手臂,雙腿,甚至是腰身和後背,它們就要吞噬無魚

的身子,對他身上鮮血的味道虎視眈眈。水漣漪用指尖撚了撚自己手臂的傷口,猩紅的流淌的鮮血正順著指尖滑下,她將手指伸進口中,誘惑的一舔:“認命吧,無魚,無論我們決鬥多少次,你都不是奴家的對手

淩無眉逐漸落敗,便找個時機脫離星印的攻擊,隨後他飛身落在白之宜的身旁,與她背靠著背,而星印也隨之而來,落在皇甫兄弟之間。

“淩施主,回頭是岸啊!”星印淡聲道。

白之宜諷笑道:“好一個喪家之犬落荒而逃。”“我自知不是那個老和尚的對手!況且,我本可以趁亂離開,但我留下,正是要祝您一臂之力,以表忠心!現在皇甫青天和星天戰均不能作戰,正是對付他們的好時機啊!

”說罷,淩無眉的眼神便瞟向雲途,說不出的愛恨情仇。

雲途身子一震,卻又有些愧疚,竟然不自覺地避開了那令人煩擾的目光。

“本宮主不會留著冇用的狗!”

“那就看我淩無眉有冇有這個資格了!”

隨後,白之宜和淩無眉聯手,對抗著星印、皇甫風、皇甫雲、常歡、雲途、無燕和金猛。

有了星印的加持,白之宜明顯有了些警惕。

調息過後,皇甫青天睜開了雙眼,看到眼下的局勢,不禁握住了號令八大死士的小塤:“可惜八大死士,公孫石已被那妖婦挫骨揚灰。”

星天戰時不時的看向紫魄那邊的戰場,擔憂的說道:“紫魄也已經破了少林羅漢陣,唉!蒼雪蒼月他們幾個是攔不住他的!”

此時江池也睜開了雙眼,緩緩站起:“這些傷者,就交給你們了!”

金瑤說道:“我自知武功一般,但我定會竭儘全力保護他們的!”

隨後,江池和皇甫青天相視一眼,便雙雙飛身而起,與此同時,皇甫青天也吹響了重逢小調,號令剩餘的七大死士,一起衝向白之宜。

龍泉手中的雙劍揮舞的眼花繚亂,但在雙掌妙手生花的七小蠻眼中,不過是飛絮彼此糾纏飄在半空中,越是正麵交鋒,越是勝敗毫無懸念。

田藥一邊暗自揮灑著藥粉,一邊拳腳助龍泉,而枕上笑則在七小蠻身後以暗器做偷襲,三人默契的配合,可七小蠻到底還是毫髮無損。

一番打鬥下來,三人已是大汗淋漓,手段全無,倒是七小蠻,仍然雲淡風輕,又透著一股軟綿綿的殺意。

她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遠處帶著七大死士加入對付白之宜隊伍中的皇甫青天和江池,隨即溫潤中帶著絲絲邪氣的目光看向三人,挽手一轉,手中已有三顆佛珠正在把玩。下一瞬間,她已閃現在三人中間,先是一掌擊飛田藥,又鬼魅般現身在枕上笑麵前,剛抬起手掌,便感覺到左後方龍泉的雙劍閃爍著寒氣而來,七小蠻收回三成功力擊的

枕上笑後退數步,隨後彎下腰身,雙手接刃再順勢一轉,劍帶著人慣性飛出,龍泉被迫後退數步。田藥感覺到身體一震絞痛,但他還是奮力站起,這一次他在雙掌灑滿了藥粉,方纔交戰的過程中,田藥已經灑了很多在七小蠻身上,這將是裝滿瓷器的最後一碗水,等待

溢位的那一刻,也就是七小蠻功力減半之時。

就在田藥想吸引七小蠻攻擊自己的時候,枕上笑也已經甩出暗器,七小蠻手中僅剩的兩顆佛珠瞬間甩出。看到一股若隱若現的黑霧時,田藥暗叫不好,便知自己時日無多,隨後不容半點猶豫,他以這一生最快的速度衝到枕上笑的麵前,兩顆佛珠抵住暗器原路折返,直奔田藥

而去。

田藥“慘叫”一聲的同時,用力一揮,掌心泛著看不見的霧氣飄向七小蠻,無色無味,無聲無息,看到七小蠻毫無反應,田藥便也心滿意足的倒了下去。“田藥!”枕上笑大喊一聲,已然將田藥抱在懷中,看到自己射出的飛刀插中田藥的心臟,頓時懊悔自責道,“都是我害的,我明知道暗器已經製不住七小蠻,卻還自不量力

……”“傻瓜!要我命的……不是你的飛刀……是五毒蠱……七小蠻的佛珠……有五毒蠱……更何況……還是三顆……嗬嗬……這毒……我解不了的……死前若是能救你一命……我也算

是死得其所了……你該為我感到開心……”

“我們去找星大俠,他一定有辦法救你!”枕上笑想要抱起田藥,卻發現此時此刻,田藥的身子沉的就像裝滿了玄鐵砂石。

七小蠻嬌笑道:“隻怕星天戰也解不了我的蠱毒,不過他已經很令我震驚了,居然到現在還冇有毒發身亡!”

龍泉紅著眼眶,握緊雙劍:“你這妖尼,拿命來!”說罷,便衝向七小蠻。

田藥的身子開始痙攣,他痛苦的說道:“其實,我一直都不想闖蕩江湖的……我隻想在江家堡安定一生……但是……我想陪著你……我的朋友!”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救你!”枕上笑痛哭道。

田藥慘淡的笑了笑:“闖盪出……一個屬於你的名號……帶上我的那份……”

“我會的,可我想你陪著我啊……”

田藥的身體逐漸隆起,傷口處也流淌出了黑色的液體:“彆管我了……這血……也有毒……答應我……答應我……”

“我……我……我答應你!”枕上笑放下田藥的身子,痛苦的直不起腰身。

黑血流淌一地,黑色的血液隨即蔓延至全身,爆裂的瞬間,血肉四濺,慘不忍睹。“傻小子,若真是不嚮往江湖,卻為何死不瞑目呢!”枕上笑蹲下身子,想要將手覆在他那黑血充斥的雙眼上,卻又赫然停住了,好半晌,他才緩緩說道,“田藥,我會記住

我的命,是你給的!”

枕上笑緩緩站起身來,看向七小蠻的雙眼,已是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伴隨著無數暗器的攻擊,他已近身而來,龍泉也在此時敗下陣來,傷痕累累。七小蠻的嘴角掛起一抹惡作劇般的微笑,隨即還未等枕上笑近身,七小蠻便故意抽身飛起,朝皇甫雷那邊的戰場飛身而去:“我就是要讓你有仇難報,這樣比殺了你還有趣

枕上笑被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的弟子阻攔,他不斷廝殺,可謂是麵目猙獰,不僅是枕上笑,龍泉也殺紅了眼。

原本東方聞思和皇甫雷正在彼此糾纏,然而七小蠻的介入,將要改寫成一場廝殺。白狐同幾個大弟子正對抗著崑崙子虛,華山胡遺、峨眉慧覺、武當賀逐飛等幾個掌門,已是傷痕累累,瀕臨絕境,東方聞思左右為難,兩麵擔憂,一個是對自己有恩的夫

君,一個是對自己有情的愛人,她自然都要救。在這艱難抉擇的時刻,東方聞思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蛻變成了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人麵獸心”妖女,眼中肅殺,口中獠牙,指尖寒光,腳卷黃沙,皇甫雷正被七小蠻擊退

剛要起勢,便有一道紅色身影如同野獸般從自己身邊淩空閃過,手腳在空中伸展的就像一匹要將人撕碎的野狼。

阿市等幾大護法正被各大派弟子絆住手腳,但是這兩派人馬看到東方聞思妖化的那一瞬間都驚呆住了,甚至忘記了彼此廝殺。白之宜和淩無眉背靠著背,雖然眾人將他們圍住,淩無眉也不是其中一些人的對手,但是這二人一時之間仍舊無敵,無敵在無論星印、皇甫風、江池和皇甫青天怎麼變換

位置,都是白之宜在過招,而淩無眉每次都巧妙的避開他們,對抗的便是皇甫雲、常歡、金猛、雲途和無燕。

七大死士見縫插針,如同城牆上不斷飛射的重弩,傷不得白之宜和淩無眉,但也能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遠處的花碧傾已經擊散最後一批攻擊他的曼陀羅宮弟子,隨即她便飛身而至在皇甫青天的身邊,低聲道:“我已經注意到了,白之宜強行使用《萬蠱無量》的內力,現在她隻守不攻,我猜測她定是在調息中,一旦內力恢複小成,我們便又如同方纔聯手一般,被她重傷,武功越高,承受的反力便越大,隻怕到時不止你和江池江大哥,連星印

大師也……”

“冇法子了,現在白之宜的武功境界,已經不是我們所能相比!”皇甫青天歎道。

“不管如何,我們聯手使用《花針決》,現在這些人中,隻有我們和常歡還能一試!”花碧傾說道。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隨即看向常歡,常歡立即會意。隻見眾人如同約好一般,桃花碎心掌攜帶飛針攜卷一陣幽藍灼熱的掌風,其中又夾雜著雲神掌的掌風,七桃扇的暗器,神封刀的力量,玄機刀的刀風,毒氣彙聚的冰刃,

陽錯九殺拳的威力,就像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捲起一股排山倒海的巨浪,七大死士更是如同對海中群魚虎視眈眈的海鷹。白之宜和淩無眉腳下像是拴上了沉重的鐵鏈,動彈不得,就在淩無眉抱著必敗決心想要奮力一擋之時,原本排山倒海的巨大力量就像沙漠的一陣狂沙自身邊呼嘯而過,隻

留下一陣餘痛,便再無其他。淩無眉回身一看,隻見白之宜收回的掌心間,正有一股銀色的光芒陷入掌心,很快就消失不見,便一時大驚:她竟然還能用出《萬蠱無量》的內力,她是何時恢複內力的

明明一直在戰鬥中,根本冇有時間用來調息啊!

眾人就像被巨浪拍打在海灘上濺起的水花般,四分五散,均是口吐鮮血,倒地不起。武功越高內力越深厚者此時傷勢越重,因為雖然白之宜冇有修煉成第六重銀《萬蠱無量》,但她已經熟記內功心法,僅僅隻是使用一小成,威力便如此巨大,吸收四麵八方攻擊而來的力量,再還擊回去,也就是說,花針決的威力打在了皇甫青天和花碧傾的身上,烈焰焚祭則打在了常歡自己身上,其他眾人也均是中了自己的招式,又豈能

好過?

“姐夫!”花碧傾將瀕臨昏厥的皇甫青天抱在懷中,聲音已經帶著哭腔,“姐夫,你怎麼樣?”

“我們敗了,敗的毫無懸念!”皇甫青天費力的扭過頭來,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有些悲傷,“工衣和舞歌也被毀掉了,江湖中充滿傳奇色彩的八大死士,隻剩下五個了!”花碧傾也順著皇甫青天的目光望去,地麵上的兩具屍體,舞歌的紅衣水袖破爛如襤褸,工衣本就嬌小的身軀更是猶如枯骨,一時之間,八大死士有三個已經被白之宜毀掉

隻剩下卞傾、樊戟、狼翊、影封護和冥姬了。再看向江池、星印、皇甫風幾人,也都是油儘燈枯,無力再戰了,而其他戰場的同盟們,也似乎都要筋疲力儘了,她的眼中,不知不覺得,便已經籠上了一層絕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