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一十二章 陷機關陣,攻破城門

-

城門之下,慘叫聲此起彼伏,正是阿市引眾人入了機關陣,不用一兵一卒,除魔同盟便已是死傷大半。

但那無數的慘叫聲和無數的屍首中,也有不少是曼陀羅宮的弟子。白之宜本就因為被三個小輩打的如此狼狽,便有些惱羞成怒,原本隻是受了輕微的內傷,並無大礙,但卻萬萬冇想到,被他們三兄弟破了護體罡氣,導致自己的《千尋幻

法》無法使出,便更加惱怒,又看到城牆下七大死士殺得蠱毒死士潰不成軍,更加怒火中燒。

漆曇第一次見到如此充滿怒火的白之宜,渾身上下都翻湧著濃厚且毫不掩飾的殺意,便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但見白之宜揮掌之間,趙華音已經倒在地麵,屍首異處,漆曇更是嚇得麵色慘白,魂不守舍,白之宜竟然毫不留情的一掌打死了趙華音。

“你研製的蠱毒死士,還不如星天戰研製的區區八個,本宮主還留你何用。”蠱毒死士的確是趙華音在控製,絳在趙華音的身上下了蠱,也就是說,趙華音也成為了被操控的死士,方可以瞞天過海,隻有漆曇心知肚明,現在趙華音被白之宜打死,

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煩。

見狀,漆曇立即俯身抱拳道:“華音藥師雖死,但有了蟲後,宮主,屬下也懂得如何控製幻音蠱。”

“好,死士就由你來操控,倒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些名門正派!”

說罷,白之宜便縱身一躍,落在城牆之下,看那架勢,誓要大開殺戒了。

而三兄弟也隨之躍下城牆,常歡也背起鳳綾羅回到了原本的隊伍裡。漆曇將趙華音手裡的赤鳴蟲後拿在手中,百感交集,她萬萬冇想到白之宜竟然會冇有絲毫猶豫的一掌打死趙華音,這就是所謂的伴君如伴虎,隨後她站起身來,望向城牆

之下。

儘管正派人士再小心翼翼,也依然防不勝防,陷入阿市引領的機關陣中,場麵更是慘不忍睹。

已有不少人死於機關陣,剩下的人聚在一起更是人心惶惶。忽而地麵開始一陣鬆動,眾人也開始隱隱不安,直到一個巨大的飛行物破土而出,頓時塵土飛揚,冇有躲過的,眨眼之間上半身和下半身就分了家,下半身在抽搐,上半

身卻仍在慘叫。那是一個巨大的鐵環,外環有四個螺旋的羽翼可以令其飛行,被它套中,內環中心就會觸動機關,從內側閘道中齊刷刷的湧出來一排排鋒利的刀刃,能夠將人整齊的切成

兩半。

而若是不小心被外環的羽翼捲到,也是重傷難免。

“這種玄鐵冇有兵器砍得斷,大家分散,越是聚在一起,這些飛行的機關就越容易傷人!”武義德喊道。

原本聚在一起的眾人開始分散開來,卻有一人忽然發現腳心一陣劇痛,再也不能移動半步。

“有什麼東西正在我的腿裡爬,好痛!秦少俠,快救救我!”一個天音弟子對著一旁的秦絡繹喊道,聲音都在顫抖。秦絡繹說時遲那時快,一把撕掉那天音弟子的衣服,露出大腿來,隻見他的皮膚不斷地凸起,卻有一個異物正在皮膚裡麵爬行,導致皮膚凹凸不平,就像一個怪異的蟲子

秦絡繹怕那蟲子是要攻進心脈,便一劍刺了過去,卻發現,刺破皮膚後,露出一個血粼粼的異物來,很堅硬,卻不像是蟲子。天音弟子痛苦難堪,不斷慘叫,秦絡繹隻得下定決心,砍斷他的腿來保他一命,卻依然隻能刺破皮膚,那堅硬的怪物不斷地增多,在他血肉裡橫衝直撞,到了大腿的部位

忽然破皮而出,驚得秦絡繹連連後退。那不是蟲子,也不是什麼怪物,而是用玄鐵打造成的曼陀羅花,從人的腳心鑽入,順著血肉一直攀爬,再從人的身體裡鑽出,那些鐵花會從人的腿、後背、胸膛、甚至嘴

裡爬出,玄鐵被血染成了紅色,妖冶“盛放”,而這個人的身軀就成為了它的枝乾,真有一種“鐵樹開花”的詭異之感。天音弟子已經命絕鐵花,而他的一整張臉都被巨大的曼陀羅鐵花遮蓋,隻露出一雙眼球突出充斥血絲的雙眼,和一張鑽出一節鐵莖的嘴,正對著秦絡繹,駭人至極,叫人

冷汗淋漓。

回過神來後,秦絡繹也看到不少八大門派弟子被這種鐵花穿透身體,成為他們的枝乾。

感覺到腳心一陣刺痛,秦絡繹霎時飛起,一劍抵住那想要破土而出的鐵花,鐵花冇有鑽進人的體內,就成為了廢棄的機關,土地隻鼓起一個小包,就再無動靜了。

之後秦絡繹大喊,告訴眾人,這個鐵花機關的破解方法,隻有阻止它破土而出,若不及時,定然必死無疑。

眾人被那飛行的鐵環折磨的遍體鱗傷,有的身體分家,有的斷肢殘避。更何況,星天戰和點蒼掌門步知天都受了內傷,功力減半,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一直伴隨星天戰左右護他周全,點蒼弟子也都守著步知天,兩大高手不能參戰,而淩無眉

又成了白之宜的人,更是雪上加霜。

常歡揹著重傷的鳳綾羅,本就行動不便,使用《烈焰焚祭》卻也不能毀掉那些鐵環,便更加心急如焚。

星沫蒼月的《涅槃神星隕》也隻能將那些鐵環打的搖搖欲墜,卻仍能捲土重來。

“義德,快想想辦法,這裡就隻有你瞭解這些機關了!”常歡急聲道。

“我也不知如何破解機關,我隻能看出這些機關的原料,玄鐵無堅不摧,我們的兵器都不能毀掉玄鐵!”武義德說道。

常歡說道:“若是我和蒼月弟弟聯手呢?”

武義德搖了搖頭:“恐怕不能,但是……若是能將那些助它飛行的羽翼打掉,或許就破了這鐵環機關了!”能夠接近這些羽翼都是難上加難,但是除此之外,彆無他法,於是常歡把鳳綾羅交給武義德,和星沫蒼月不得不再一次聯手,使用一世葬的招式,直接劈向一個鐵環中的

一個羽翼。

飛快的螺旋羽翼險些攪動著金鞭將星沫蒼月帶起,好在他及時抽離,羽翼冇有折斷,但是介麵之處有些破損,飛行的速度的確在減慢,給了眾人喘息的機會。在城牆上觀看的漆曇,著實也鬆了口氣,而她操控的蠱毒死士們,仍然在對抗著機關陣外的人,七大死士不斷阻攔,阿市在城門口的安全地帶一直操控著機關,儘管白之

宜已經下城參戰,漆曇也不敢暗中停止操控死士。

阿市看到不斷有人破了機關逃出機關陣,落入安全地帶,向自己的方向逼來。

看來他們勢必要破門而出了,阿市心一緊,又按下一處機關,麵無表情的靜靜等候著。

漆曇本為星天戰他們破了機關陣而暗暗欣喜時,卻麵色一變:糟了。

隻見所有弟子拿起兵器開始互相廝殺起來,就連常歡、雲途等人也不能倖免,這場麵若是被城牆另一邊的人看到,一定會覺得甚是詭異。唯有星天戰冇有加入廝殺,他艱難起身,躲過自己人的攻擊,拿出一根銀針直直刺入星沫蒼月的頭部,原本眼睛已經迷離的星沫蒼月,忽然清醒過來,卻看到自己的鞭子

已經纏住了自己父親的脖子,他驚訝的後退一步:“爹,我這是怎麼了?”

“不止你,所有人都出現了幻覺!”

星沫蒼月看向四周,所有人都在互相殘殺,功力弱的弟子們都倒在地上,停止呼吸,不費魔宮一兵一卒,便已死傷無數。

“爹,原來我們還冇有逃出機關陣!”

“整座曼陀羅宮,都是機關陣!”星天戰將手中銀針交給星沫蒼月,“將針刺入神庭穴,就可以讓人清醒過來!”

“我知道了,爹!”

接著這對父子,便在眾人間穿梭,開始逐個解救。

可是麵對雙飛燕、慧覺師太、雲途這樣的高手,星沫蒼月根本無法靠近他們的身體,更彆說將他們從幻覺中解救出來了,而星天戰又是內力大損。造成他們互相殘殺的機關,正是幻靈湖的湖水,兌上趙華音的藥,讓人陷入幻覺中開始互相殘殺,星天戰分發給他們的解藥不管用,是因為此水並不是毒,而是一種迷幻

心智的藥物罷了。

漆曇見此,不由得心想:蒼月可以自保,可是初雪的武功,難免會受傷,星天戰又受了內傷,恐怕就連水漣漪他都無法應對。漆曇實在不忍心自己的兒女落入陷阱,便暗中操控蠱毒死士,一部分步入機關,解救了正派人士,並替他們應對還冇有解決的機關,另一部分死士竟然幫正派人士開始攻

打曼陀羅宮的弟子,得到喘息後,便一個相助一個,全部都清醒了過來。阿市還冇有反應過來,正派人士便已一擁而上,阿市怎能是他們的對手,更來不及反應死士因何反水,便隻能打開城門,和剩下的曼陀羅宮弟子逃脫此時危機,與烈火宮

的弟子相遇,而皇甫青天、江池那邊的除魔同盟也在攔截,兩方勢力正在對合,所有人亂作一團,很快就成了被包圍的局勢。

白之宜看到城門被攻破,驚訝之餘,仿若受了刺激一般,更是殺人如麻,毫無人性。這種局勢,原本淩無眉並不想插手,隻想靜觀其變,但是曼陀羅宮的城門被攻破,若是除魔大軍攻入曼陀羅宮,被開啟的機關陣便失去作用,而不能再重啟,恐怕江湖局勢瞬息萬變,這鼎鼎大名的曼陀羅宮就要易主了,到時自己就是江湖公敵,倒不如幫著白之宜擊退除魔同盟,待雙方兩敗俱傷後,都不能分心來對付自己時,還可保命離

開中原。於是便飛身而下,加入戰鬥,淩無眉本就是十大高手排行第七的高手,皇甫青天、江池、星天戰都已經受到重創,皇甫風也損耗大量內力,更何況現在他還是個瞎子,隻

有星印的武功還在淩無眉之上,自然星印便纏住淩無眉,令他抽不開身來。就算不能使用《千尋幻法》,白之宜的第一重《真氣流》、第二重《殘魂厲魄掌》、第三重《七色流光刃》和第四重《噬心腐骨爪》依然勢不可擋,她隻是一揮手,便有

多少弟子命喪於她的利爪之下。

但是三兄弟的聯手破了白之宜的護體罡氣,導致眾人信心大增,更是聯手開始圍攻白之宜。金猛失傳的《陽錯九殺拳》竟然能近身白之宜,雖然隻過了兩招,卻足以可見金猛的實力,秦絡繹舉劍攻白之宜前身,雲途攻白之宜後身,而在白之宜防前守後之時,雙

飛燕開始使用《鳴影雙飛》,在秦絡繹和雲途順利脫身後,將白之宜困入其中,讓她無法脫離瘴氣結界。白之宜使用的招式都會被瘴氣結界反彈回來叫她享受,隨之常歡使用《烈焰焚祭》、雲途使用雲神掌,皇甫雲使用七桃扇,所有天音弟子均使用遠程武器攻擊起了白之宜

水漣漪被無魚等人纏住,七小蠻也被龍泉、田藥和枕上笑纏住,淩無眉更是與星印對抗落入下風。東方聞思被皇甫雷糾纏,本就無意開殺戒。白狐對抗崑崙子虛,華山胡遺、峨眉慧覺、武當和賀逐飛等幾個掌門也是分身乏術,而阿市等護法也是被各大派弟子絆住手腳

自身難保,均不能支援白之宜。若是換做他人,恐怕早已命喪雙飛燕的《鳴影雙飛》中了,更何況還有眾多高手的獨門兵器和招式,可偏偏被困住的人卻是白之宜,眾人眼見著白之宜生生破解所有人的

兵器和招式,還能在分秒之間,躲過被瘴氣結界反彈回來的招式,可謂是仙子跳舞,美不勝收,令人眼花繚亂。

甚至眾人還無法看出白之宜出的每一招每一式,有的開始麵麵相覷,有的皺緊眉頭,竟然再也無法想出能夠對付白之宜的辦法。皇甫三兄弟的聯手,能夠破解白之宜的護體罡氣,有一半原因也是白之宜輕了敵,她一向自負,連皇甫青天、紫魄都不會放在眼裡,怎能想到三個小子的聯手就可以讓自

己這般狼狽,若是再有第二次,恐怕就勝負未知了,也許,更是勝負明瞭。被困在羅漢陣中的紫魄,自然也密切關注著白之宜的動向,他本冇打算幫白之宜對付除魔同盟,他的本意是想看除魔同盟能夠將白之宜打敗,所以白之宜讓自己去破羅漢

陣,他便故意拖延,假裝破解不了羅漢陣。

如果白之宜死了,自己也省了不少力氣,曼陀羅宮便自然而然的回到了東方聞思的手裡。但是白之宜雖然敗陣於皇甫三兄弟,被破了護體罡氣,現在落入雙飛燕的瘴氣結界內,卻依然從容不迫的輕鬆應對各種兵器和招式,就算她嘴角掛血,麵色蒼白,頭髮淩

亂,卻依然有著所向披靡之勢,令人畏懼不已。

紫魄見此,便知想借除魔同盟除掉白之宜的機會已是渺茫,為了不讓白之宜起疑,便也隻得速速闖出羅漢八卦陣,準備前去支援白之宜。冇有什麼比毫無死角的羅漢陣被破更能讓十八羅漢精神崩潰了,方纔還略顯嚴肅思索如何破陣的紫魄,卻在刹那間,便以一人之勢,直接攻破,一個羅漢倒下,空出一角

紫魄自然破陣而出,而其他的羅漢失去依附,便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

看著站在一旁眼含輕蔑笑意的紫魄,均是震驚不已。

紫魄揹著一隻手,居高臨下卻又優雅邪魅的看著潰敗的十八羅漢,那雙充滿輕蔑笑意的雙眼此時此刻還在微微泛紅,並冇有完全恢複:“隻要是陣,便會有破綻!”紫魄之言確是如此,隻要是陣,便會有破綻,而方纔紫魄在陣中,既要分心來觀察白之宜與眾人對戰的局勢,還要尋找羅漢陣的破綻,儘管被困的時間如此短暫,紫魄還

是隱藏實力,並且悄無聲息的找到了羅漢陣的破綻,並且飛速攻破。就在紫魄準備前往支援白之宜的時候,已被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兩姐弟、秦絡繹、武義德和聞且這五人攔住去路,紫魄心想倒也正好,藉此機會不去支援白之宜,也落不得她什麼話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