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八章 破羅漢陣,死士爭霸

-

一鞭一涅槃,孤魂隕落,一拳一幽冥,野鬼焚燼。人群之中,常歡和星沫蒼月二人最為耀眼,在此之前,二人皆是“無名”小輩,隻是一個親爹乃是飛劍常寒,一個親爹乃是狂神星天戰,故而冇有特彆之處,但是這一次,

一個用拳如羅刹,一個用鞭如神魔,士彆三日,已讓人刮目相看。漆曇緊張的拉扯著自己的衣袖,掌心間也儘是冷汗,她看到星天戰在死士間靈活穿梭,他的身手還像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見到的一樣好,甚至更加叫人驚歎,彆人是等著死

士靠近、閃躲、攻擊、防守,而星天戰是唯一一個敢進入死士群中尋找他們破綻的人。

她看到星沫初雪的鞭功雖然已經不及星沫蒼月,但對付曼陀羅宮弟子還是可以一較高下,隻是當死士攻擊而來時,她明顯還擊的有些吃力,漆曇不禁替她捏把冷汗。遠遠地瞧見死士攻擊而來,星沫初雪便一甩長鞭,纏住那死士的腿,扯臂一拉,那死士便跌倒在地,此時她察覺到身後襲來一陣無法躲避的力量,回頭的瞬間,便對上一

張近在咫尺的蒼白駭人的死士麵孔。那一刹那,漆曇急忙暗自使用赤鳴蟲王號令,那名死士立即停止攻擊,給了星沫初雪一個喘息的機會。她慶幸自己和趙華音隻是醫師,不用下去近身作戰,纔有機會瞞天

過海。趙華音已經死去,現在她的體內有赤鳴蟲,也就是說,趙華音已經成了一名死士,實際上,操控死士的人現在已經是漆曇了,但她生怕趙華音已經死去的事情會被白之宜

發現,還要擔心自己的兒女,不要被死士傷到,故而十分緊張。“真是冇想到,星沫蒼月小小年紀,竟然練成了《涅槃神星隕》,不過一想到他是誰的種,又是從誰身上掉下來的肉,就也冇有那般令人驚訝了!”白之宜斜著眼睛,冷聲

道,“你說呢,漆曇?”

漆曇倒抽一口氣,急忙低聲道:“我不知道什麼是《涅槃神星隕》,隻要我的兒子和女兒能夠自保就夠了,宮主也可放心,漆曇也不會左右為難了!”

白之宜見她壓抑著情緒而顫抖的肩膀,笑著勾了勾嘴角,便又將視線轉回到了已經落入羅漢陣內的紫魄身上。

就在紫魄闖入陣內的瞬間,原本還是方纔用來攔擊死士的羅漢陣之銅牆鐵壁陣,瞬間便轉為了將紫魄重重包圍的八卦陣。八卦源於《易經》,後在《河圖》與《洛書》中擴充,由道家發揚光大,佛家羅漢陣之一的八卦陣也由此而來,便是八個羅漢以乾、坤、巽、震、坎、離、艮、兌這八卦

站位,剩下的八羅漢便在陣內形成小八卦,以此錯位二站,冇有空缺,紫魄站在中心處,已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倍感壓抑。

死士靈活而來,拳頭就像鐵塊那般沉重,秦絡繹躲開之際,仍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險些震碎自己的心脈,他急忙暗自運功,這是秦絡繹第一次見識到死士的威力。

死士的雙拳已經前後夾擊,秦絡繹不慌不忙,藉著對方拳力飛身而起,再一劍從天而下,刺向死士。由頭刺入破肚而出,再用力一拔,順勢落地,側身一滾,半跪在地,穩住身形,再一拍地麵,借力螺旋飛起,與地麵平行,又一劍飛速掃過,死士的雙腿已經砍成兩截,

倒在地上,還在不斷的前爬,冒出的黑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一點一點消散,秦絡繹落地之間也急忙封住呼吸。

雙飛燕姐妹二人圍繞在殘存的護法之間,與之過招,衝鋒陷陣。

阿市自知雙飛燕的厲害,她們還是曼陀羅宮的護法時,就已經高高在上,現在成了正派人士,但是下手依然冇有改變毒辣的作風。

步知天雖然同小水滴的一戰,內傷過重,但是對付曼陀羅宮的弟子,卻還是綽綽有餘,隻是冇有了方纔使用《北鬥伏龍》劍法的那般風采了。慧覺師太拂塵甩出,就像萬千藤條擰成一股,死士瞬間皮開肉綻,掉下的腐肉令人不斷作嘔,慧覺的白衣已經血跡斑斑,那股有毒的煙還未散去,慧覺便被迫回擊身後而

來的死士,有一縷毒煙不小心吸入鼻腔,慧覺頓覺天昏地暗,她急忙封住心脈,立即後退數步,想將這股毒氣排出體外,卻不斷地有死士密集而來,令她手忙腳亂。一個點蒼弟子費儘全力斬斷死士的手臂,絲毫不敢停歇,繼而準備砍斷死士的頭,哪知道那死士斷了一條手臂,竟絲毫冇有反應,反而動作更加快速,一掌打在那點蒼弟

子的胸膛上,他頓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已經碎裂,隨即吐出大口鮮血,向後踉蹌倒去。

雲途急忙一隻手扶住那點蒼弟子,一隻手還在擊退不斷攻擊而來的死士:“小兄弟,撐住!”那點蒼弟子知道自己已命不久矣,便掙脫開來:“雲教主,不必救我了!”說完,便擋在雲途和攻擊而來的死士之間,雲途眼睜睜的看著一把刀飛速落下,那弟子的身子瞬

間裂成兩半,血濺了雲途一臉。還冇等雲途回過神來,死士的那把刀已經朝他而來,感受到迎麵而來的殺機後,雲途才從錯愕中驚醒,以雙掌迎擊,借力將那死士擊的後退數步,卻忽然感覺到身後又有

一股強大的掌風朝自己襲來,雲途剛想回身,卻已經捱了那一掌。這一掌明顯異常迅速卻冇用幾重力,雲途隻是一個踉蹌,回身時,卻被一人死死扣住脖頸,雲途本想下意識的舉掌反擊,卻在看清來人後,放棄了反抗,因為那個人正是

淩無眉。

雲途看到淩無眉眼底的恨,那股恨意明明是想將自己生剝活吞,卻為何隻是輕輕打了自己一掌?方纔他的偷襲,明明可以瞬間要了自己的命。淩無眉眼底的憎恨還未消散,他手上的力道也不見減小,就在雲途以為自己不會太好過的時候,淩無眉卻很快的推開自己,那滿是發泄的一掌,瞬間從雲途的耳畔飛速而

過。

雲途回頭看到,一個死士的身子四分五裂,卻還在像一頭瀕死的野獸不肯浪費最後一口氣狼狽的爬行著,爾後淩無眉又在死士中廝殺,留下雲途有些愕然。

“雲教主,切勿走神啊!”這個聲音讓雲途清醒過來,他回頭看到,武義德正在他身後,已經砍下一個死士的腦袋,正捂著口鼻,朝自己擔心的看著。雲途對武義德苦笑一下,便隨著他一起繼續對抗蠱毒死士,爾後淩無眉三番五次都在雲途攻擊敵人的時候阻攔,不讓雲途使出全力,卻還會幫雲途解決危機,在外人看來

他們配合的很默契,卻不知,這樣的滋味叫雲途有些抓狂。

既不能痛快的與敵人廝殺,又要承受淩無眉充滿憎恨和埋怨的目光,還有他解決自己未能解決的僵局。每次自己陷入危機,淩無眉都會出現,但是自己能夠對抗的時候,淩無眉便會背後偷襲,讓自己陷入前有豺狼後有虎豹的境界,然後再出手相救,以一種我就是要掌控你

侮辱你的姿態看著自己。

那種憤怒,那種愧疚,那種汙辱,那種折磨,已經讓雲途越來越崩潰。一個峨眉弟子一劍又一劍的刺著,眼見著死士的身上已經血洞斑駁,卻還是不停的攻擊著,隨後那死士靠近她,張開口,那股惡臭險些令她暈厥,隨即她一劍砍下他的頭

袋,死士才停止攻擊,可是那股毒氣卻還是被她呼吸而進,明知無藥可救卻還要拚儘最後一點力氣的痛苦令這個小弟子瞬間崩潰。隨著曼陀羅宮護法的落敗,曼陀羅宮弟子的節節敗退,很快就讓曼陀羅宮的人落入下風,但是遲遲不能攻破城門,因為死士不斷的糾纏,即便點蒼、峨眉、天音、雲神這

四大幫派的弟子都在與死士抗衡,卻依然無法破了死士的局。紫魄無論朝哪一個方位的卦都無法破陣而出,無論是拳、掌、腿上的武功,還是輕功,都像是被一股無形的網反彈回來,幾次下來,紫魄已不敢冒然闖出,他警惕的看著

每一個方位的羅漢。

十八羅漢乃是少林寺精挑細選而出,武功不在方丈之下,任何人想出或是想進,必經羅漢陣,闖陣成功者,亦會對這少林羅漢陣念念不忘。大八卦生六十四卦,小八卦再生六十四卦,這一百二十八卦就相同於一百二十八個阻攔著紫魄的機關。任他武功有多高強,哪怕使用靈噬弓,一旦八卦陣形成,就毫無破

綻,更是無堅不摧。

十八羅漢就算聯手也不會是紫魄的對手,但是羅漢陣,講究八卦相合,一環扣一環,每一節每一點都做到了密不透風,陣內人,就像困在了一個永遠都冇有出口的迷宮。曼陀羅城牆上的白之宜,目光已越來越緊,她的嘴角似笑非笑,但是眼神卻因為羅漢陣的毫無破綻而感到一絲焦躁:羅漢陣最有名的就是八卦陣,也是位列羅漢陣之首,

看來想要困住紫魄,果然隻能用羅漢陣之最的八卦陣。

迄今為止,隻有三個人破過此陣,第一個乃是曆任方丈,現存活於世的也就是星印大師,第二個是已故的世上仙司徒仙,第三個就是逍遙人殺流幻。

十八羅漢會根據闖陣人的武功高分低下而隨時變換陣型,故而麵對殺戮之神紫魄,他們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八卦陣。

星天戰這路人馬想要攻破城門,裡麵的人出不去,外麵的人也打不開,一時之間便陷入僵局。皇甫青天將內力傾瀉於掌心之間,每一掌擊在死士的麵門上,就算震不碎死士的頭顱,也能讓死士喪失攻擊力,可見桃花碎心掌的威力,皇甫青天擊退死士同時,也要防

備著捲土重來的水漣漪。

奈何死士不死不滅,除非有機會砍下他們的頭顱,可是接近他們都要十分小心才行,否則定會中了他們的蠱毒。

這一批死士的攻擊力也很強,不比第一次,他們隻會攻擊,這一次的死士,攻擊人的招式都顯得有些心機起來,不過顯然是跟操控他們的人有關。

皇甫青天看了一眼上麵的趙華音,但她今天著實有些不對勁,非但冇有表情,眼神也十分木訥。江池解決掉一部分死士,衝出重圍,與皇甫青天貼近:“我們根本接近不了白之宜,死士兵團正在消耗八大門派的力量,等到我們身心疲憊,都陷入絕望之時,白之宜再出

手,我們根本無處可逃。”

“可是連星老鬼和殷先生都研究不出對抗蠱毒死士的辦法。”皇甫青天沉聲道,“也不知道星老鬼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我看大家都快堅持不住了!”江池說道,“就算有機會砍下死士的腦袋,可是吸入毒煙,依然難逃一死。明知必死,哪還會抱著生還的希望,我們不能讓這場戰鬥像第一次

時那麼悲慘,否則百姓會大失所望,江湖也會風雲變色,再無寧日!”

皇甫青天看到這屍體滿地,哀嚎遍野的慘像,低聲道:“看來,隻能召喚出八大死士,來拖延些時間了。”

“八大死士可行?”江池遲疑道。皇甫青天說道:“八大死士若不行,就無人可行了!隻是八大死士乃星天戰精挑細選製造的第一批死士,比起蠱毒死士,還真是說不準,但……隻有八大死士控製住蠱毒死

士,我們纔有機會接近白之宜了。”

說罷,便見皇甫青天將藏在手臂裡的小塤摳出,吹了一曲“重逢小調”,想要召喚出守護著萬裡長宮的八大死士。

紫魄還未闖出羅漢八卦陣,白之宜卻聽得皇甫青天的吹塤聲,便知道他要如何作為,不僅冇有阻止,反而暗暗一笑,視線又重新回到紫魄身上。

漆曇看了一眼白之宜,奇怪她為何不阻止皇甫青天,卻也在心中好奇,吹一曲塤調,能搬來什麼樣的救兵。那邊還在抗衡死士的星天戰,聞得塤聲,自然知道皇甫青天已經準備召喚八大死士,默契的知道,很快就要直麵白之宜了,不禁仰頭看向城牆之上,白之宜那十分英氣逼

人的背影,又冇能忍住看向她身邊的漆曇,那是他埋在心中最後的柔軟。

盟主堂萬裡長宮距離曼陀羅宮也有八千裡地,卻在塤聲結束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八大死士便已經現身戰場。驍勇善戰的前朝將軍卞傾,蒼白俊美的少年混混工衣,高大威猛的忠心武將樊戟,醫術高超的前朝太醫公孫石,舞藝超群的絕美舞姬舞歌,行俠仗義的雙鐧大俠狼翊,有

情有義的密探統領影封護,孤傲冷豔的美人刺客冥姬。水漣漪剛殺死一個華山弟子,看到憑空出現的八大死士,眼睛瞬間變得雪亮:“這就是星天戰當年研製的八大死士嗎?居然可以儲存的如此完好!”她在一瞧這些蠱毒死士

眼底不禁露出幾分厭惡。白之宜的視線也落到了八大死士的身上,她也是第一次見到八大死士,見到這些傳聞中的大人物:原來方纔皇甫青天吹塤,是要召喚出八大死士,本宮主倒要看看,同為

死士,星天戰研製的能有什麼過人之處。漆曇雖然冇有過多的驚訝,可是看到八大死士,卻不禁陷入沉思之中,這八個死士,是星天戰最完美的作品,也是開創死士存在的先河,漆曇又豈會不瞭解,星天戰也曾

教過自己製造死士的秘密,如今回想,可謂是滿滿的回憶。

隨著皇甫青天的號令,八大死士紛紛加入了戰鬥,可謂是雪中送炭。卞傾身著一身戰甲,因為常年身居地下萬裡長宮,戰甲上麵已佈滿了斑駁,他手持重劍,疾馳在蠱毒死士間,就像當年身為將軍馳騁沙場那般英勇無敵,無人能近得他的

身,一刀便能砍下死士的頭,毫不含糊,那毒氣對同為死士的他們毫無作用,一會兒的功夫,卞傾的腳下就已經滾落滿了密密麻麻的蠱毒死士的腐爛人頭。

“卞傾不愧是八大死士之首!”皇甫青天歎道,他號令殘存的八大門派弟子悄然退後,容得一絲喘息。樊戟一直隨卞傾左右,他生前就是卞傾的副將,是他最得力的手下,隻見他手持長槍,挑起蠱毒死士甩出幾丈外不在話下,他本就高大威猛,比所有的死士都要高大,就

好像給他一匹馬,他便可以殺出一條血路,直搗黃龍,砍下敵方首領的頭顱。蠱毒死士間,身材嬌小的工衣,經過星天戰的改造,也不知練就的是什麼拳腳功夫,拳如玄鐵,一拳就可穿透死士的胸膛,腳下生風,橫掃便是一片,瞬間攪動的蠱毒死

士天翻地覆。他生前隻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如同聞且這般年紀,卻比他還要瘦弱,身世悲慘亦成為死囚,如今成為死士,亦不知是幸運還是悲哀。公孫石還穿著太醫服,看起來文質彬彬,著實不像習武之人,被星天戰做成死士,自然會贈送他一項技能,比起那些普通人改造成的死士,除了胡亂的拚打什麼都不會,

星天戰研製的死士便幸運的多。一柄由蠶絲線牽連的飛刀在他手中,射中死士脖頸再用力一勾,收回間,又甩向一邊。

死士砍斷的脖頸與頭藕斷絲連,流著黑色的泛著毒氣的液體,再由小工衣一拳砸碎,徹底毀壞蠱毒死士。烈火宮弟子也被八大死士殘卷一片,看不清死士們的路數,水漣漪、白狐也不敢輕易交手,隻得被迫後退,東方聞思和皇甫雷合力對抗七小蠻,不相上下,八大死士的加

入,暫時結束了他們的鬥爭。舞歌穿梭於死士間,身輕如燕,就像正在跳舞一般的飄逸,一身紅衣水袖,雖然有些褪了色,但舞歌的美貌卻絲毫冇有褪色,她水袖飛轉,以柔克剛,纏住死士的身體,再甩出紅練扯斷死士的四肢,任由他們發出野獸般的呻吟,卻再也爬行不得,喪失攻擊力,不斷釋放的蠱毒煙氣肆意瀰漫,不論是正派,還是邪派,都急忙封住口鼻,防

止吸入。狼翊一身布衣染滿塵埃,手持雙鐧,他是這些人中唯一一個江湖俠客,所以看得出他的武功路數,頗有江湖之氣,出手快而狠準,取命絕不遲疑,儘管路數千變萬化,最

終卻是雙鐧掃過,屍骨碎裂滿地,十分駭然。一身黑色勁衣的影封護,雖然目光黯淡無神,麵色蒼白,卻不見一點屍斑,仍然俊美非凡,他生前乃是大內密探,又不愧身為統領,身手形同鬼魅,就像黑夜中的影子,

看不見,觸不著,當你感覺到他的存在,他已經取你首級於無形。

一把劍握在手中,劍氣便已橫掃一片,有幾個烈火宮弟子合力而攻擊,卻不到一個回合便身首異處,影封護也是八大死士中武功最高的人,自然所向披靡。冥姬擅長近身作戰,她生前本就是一個刺客,從小便習得一些陰毒的武功,下手更是歹毒且致命,冇有花招,乾脆利落,武器是一對短匕,近身時既有殺傷力,又可完美

的防守,故而一旦靠近那些蠱毒死士,就已經刺進要害,再順勢割斷脖頸,令人覺得這一切隻發生在眨眼之間。

隨著八大死士的加入,這一時之間,蠱毒死士已經死傷大半,所剩無幾。

隻是一會兒的功夫,便已經扭轉乾坤,白之宜注視著這一切,不禁握緊拳頭,關節也卡卡作響,她怒聲道:“五千死士大軍,竟然不如八個死士,廢物,統統都是廢物!”

城牆外的死士隻剩下小半,由八大門派的弟子繼續解決,而皇甫青天命令八大死士支援城牆內的除魔同盟。八大死士便統統飛躍城牆,逼近白之宜,漆曇拉著趙華音閃去一旁,白之宜隻得後退一步,一掌揮了過去,公孫石瞬間身首異處,而其餘七人的兵器也貼近了白之宜的身

體,卻好像有一股無形的護體罡氣在阻攔著,白之宜冷冷一笑,瞬間震開七大死士,死士們順勢落下城牆,開始與星天戰這一路的蠱毒死士廝殺。

“引他們進機關!”白之宜高聲喊道。

阿市慌忙應聲道:“是,宮主!”

“妖婦,拿命來!”聞得一陣殺氣自四麵八方而來,隻見幾個身影如同影子飛速靠近,白之宜的身體開始由內而外湧現著紫色真氣,她裂開嘴角,如同一隻即將追捕獵物的野獸,自信滿滿的露出她引以為傲的獠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