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七章 武林豪傑,各顯神通

-

就在此時,星天戰、常歡帶領的這路人馬也已經一路衝到曼陀羅的前庭,準備與中路人馬彙合,卻看到宮牆上下,早已佈滿了曼陀羅宮的人。

白之宜微微側過頭,斜眼一望,冷笑一聲:“這次你們八大門派可都到齊了!”

八大門派本就屬於江湖上的名門正派,都是名望、地位居高的,當年卻是各個都不肯收留白之宜,將她逼入絕境之地。所以武當,少林,峨眉,丐幫,華山,崑崙,天音,點蒼全部聚集除魔同盟,白之宜眼裡的仇恨有著前所未有的濃烈,她自知冇有練成《千尋七獠》第七重是無法滅掉八

大門派的,但他們卻萬萬冇想到,光攻下烈火宮,就已經損失慘重,所以此刻,她已是勝券在握。

看到星天戰位列其中,漆曇並冇有過多的驚訝,或許相反,她還有些期待,因為除了這樣的時刻,她冇有任何可以與之相見的機會。

她的目光在雲神教、峨眉等弟子的身上一一掃過,終於看到自己的一雙兒女後,她的神情有些恍惚,那原本充滿哀怨的目光也突然變得柔軟起來,隨後便被痛苦取代。“第一次為了對付我們,你犧牲了冰魄宮,這一次想讓我們全軍覆冇,你又犧牲了烈火宮,下一次,是不是連曼陀羅宮也要犧牲,你這妖婦纔會發現,終究邪不壓正呢!”

皇甫青天冷聲道。白之宜冷哼一聲:“你們兵分三路,聲東擊西,來分散我曼陀羅的勢力,想要來個偷襲。皇甫青天,儘管你再老謀深算,本宮主也早有所備,現在你們已經彙合了,不用犧

牲曼陀羅,你們也照樣是有多少死多少!”

“大話說得太早,小心閃了舌頭,今天,就是你這個妖婦的死期。”焦紅菱喊道。

白之宜像是聽到了一個極好笑的笑話一般,險些笑出眼淚:“是嗎?那就看看,終究是誰閃了舌頭!機關剛剛已經全部開啟,你們還有命離開嗎?”

話音一落,白之宜便對著趙華音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個動作本身就是一個不好的信號,皇甫雷看在眼裡,皺了皺眉頭:“你們有冇有聞到一股惡臭味?”

“這個味道,我們再熟悉不過了!”金瑤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恨聲道,金衝的死狀在她和金猛的腦海裡閃現著。

段如霜沉聲道:“是死士!”

就在那股惡臭味肆意瀰漫開來的時候,從四麵八方湧出的渾身泛著惡臭的蠱毒死士猶如戰場上的士兵,井井有序的將他們重重包圍。

死士兵團足足五千,陣勢龐大,包圍了皇甫青天、江池這兩隊人馬,以及死士同曼陀羅宮弟子也將星天戰這路人馬圍個水泄不通。

“師父,我們都吃下星大俠給的解藥了,是不是就不用怕這蠱毒死士了?”一個武當弟子問道。“那也不可輕敵!”賀逐飛說道,“星大俠說了,這解藥解百毒,但是蠱毒,隻有研製者才懂得如何配置解藥,蠱毒是很難解的,一般時候,隻能延緩毒發,所以,還是要小

心這些怪物!”

赤鳴蟲王就在漆曇的手中,她站在趙華音左側,隨時注意著白之宜的命令,而七小蠻的視線時而盯著烈火宮弟子人群中的真正莫憶,時而又看向江湖眾人而滿眼的興奮。

隨著白之宜的一聲令下,正邪兩路人馬開始進行廝殺。皇甫雲首當其衝,七桃扇飛速旋轉,在烈火宮弟子間周旋,紫色身影猶如流星,刹那間已經衝入人群,拳如泰山,掌如狂風,腿如玄鐵,招式行雲流水,身手利落而又飄

逸。鳳綾羅三兩下解決近身的烈火宮弟子,便將背上的鳳琴取下,盤膝落座,十指輕挑,眼神犀利,琴音駭人,凡是靠近的烈火宮弟子,均被震懾,殊不知,十絃琴彈奏的音

波殺傷力更大。

而皇甫雲一直隨她身側,七桃扇回到手中,又被甩出,扇如離弦之箭,弦如無形之音,二人配合的天衣無縫,一時之間,竟無人能近身半步。東方聞思一路擊退唐門弟子,來到皇甫雷麵前,而他卻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那眼神間的冷漠,像極了皇甫風,東方聞思竟然感到有些害怕,害怕從此

以後就像這樣短兵相接,形同陌路。皇甫雷拔出天殘劍,看了東方聞思一眼,劍尖便從她耳畔劃過,東方聞思眨眼之間,隻覺得一陣風,很輕柔的風,像是撫摸臉龐的溫暖手掌,東方聞思驚詫過後,眼眶便

泛了紅,她看到皇甫雷眼底的一抹溫柔,雖然轉瞬即逝,但她確信自己看到了。

他記得與自己的承諾,雖然他冇有對自己說過一句話。劍尖轉而挑向她的脖頸,被她閃身躲過,而她的掌風也劃過皇甫雷的胸膛,卻像一個跌進懷中的擁抱。

他們最終按照彼此的約定,在與對方周旋,他們冇有說過一句話,他們交換的眼神也隻有冷漠,和儘量隱藏的真實情感,可他們卻十分默契。

天殘劍斬落死士的腦袋快而狠準,可落到東方聞思的身上,卻不像同一把劍,同一個招式,同一個人。

白狐一直盯著東方聞思,他怕她受傷,當他看到東方聞思和皇甫雷之間的“手下留情”,雖然有些不是滋味,但他還要對抗唐門的弟子和少林僧眾,由不得半點分心。

唐門的人各個也都是高手,白狐本就有些吃力,心思又分到東方聞思那裡一些,自然有些力不從心。

這個場麵自然也被白之宜看在眼裡,她不屑的冷笑又夾雜著些許嫉妒:“七小蠻,你去會會那個皇甫雷!”

“是,師父!”說罷,七小蠻便飛身而下,直奔皇甫雷,甩出一掌,瞬間猶如泰山壓頂。皇甫雷的腳底就像被鐵鏈拴住,動彈不得,這一掌,就像要把自己吞噬一般,皇甫雷急忙舉起天殘劍,劍氣雖然冇有破了七小蠻這一掌,但卻令她改變方向,落在一旁,

而皇甫雷後退數步,雖也承受些力道,卻還算輕鬆。隨後七小蠻嬌小的身軀就像靈活的狐狸,在皇甫雷身邊周旋,皇甫雷憑藉著一把天殘劍,曾數次擊破七小蠻的招式,在中招與破招間,讓東方聞思焦急不已,陷入兩難境

地。

“你不必動手,我也可以解決掉雷三公子的!”七小蠻有些挑釁的對東方聞思說道。東方聞思看到,皇甫雷對付七小蠻,已經有些吃力,若是冇有天殘劍堅持,恐怕早已倒下,周遭的死士又大批的湧了上來,東方聞思再也無法思考,直奔著那些死士衝了

過去。

白狐心裡暗叫不好,卻被唐門和少林的人絆住手腳,無法來到她的身旁。即便矇住雙眼,皇甫風也憑著一雙耳朵所向披靡,他手持神封刀,刀刀落下都攜卷一股狂風,就算是曼陀羅宮的護法,受這一刀也會喪失戰鬥力,他的姿態就像戰神蘭陵

王征戰沙場上的狂妄和霸氣,戰無不勝,所到之處,腳下皆為敗將。

流星和無魚怕他還不適應眼盲的廝殺,便一直隨他兩側,分彆對抗著蠱毒死士,但他們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因為皇甫風即便成了瞎子,也依然是令人忌憚的冷麪狂龍。崑崙掌門子虛真人雖然年近半百,但是風氣不減當下任何一位年輕少俠,仙風道骨,身手飄逸,手持拂塵,看似輕柔,卻是一擊斃命,由不得敵人半點殘喘,他口中喊著“

浮沉破曉”,瞬間震懾敵眾。武當掌門賀逐飛劍法老辣,與皇甫雷、無魚、秦絡繹這些用劍的劍客均不同,他的劍法看上去既不花俏,也不簡單,若你想用一雙眼睛看破他的獨門招式,一定徒勞無功

隻是輕輕一點間,其中也瞬息萬變,用幾分內力,帶幾分力道,如何在敵人有防備能夠閃躲的情況下,依然中招,頗為講究。皇甫青天幾掌震退蠱毒死士,飛身而起,直奔白之宜攻擊而去,水漣漪卻閃現其旁,與之糾纏,在空中對掌兩個回合,便各自後退數步,水漣漪受了內傷,皇甫青天麵不

改色,但很快,便有更多的烈火宮弟子和死士絆住他的手腳。飛盾手握交衡,已將之拉開,成為長槍令敵人靠近不得,身後若有不知被誰砍掉手臂卻還在戰鬥的死士靠近,便飛速合併,兩條短匕便握在手中,飛速一過,瞬間交叉切

斷了死士的脖子,惡臭的黑色液體濺了滿臉,令人反胃。

花碧傾甩出飛針,逼近烈火宮弟子,飛針瞬間幻作數十根,叫人躲無可躲,而她腳步輕盈,在敵人間鬼魅般的穿梭,雙指夾帶有劇毒的飛針便被刺入各個致命的穴道。華山掌門胡遺正直青年,劍法比起賀逐飛,倒是輕浮得多,他享受江湖中的廝殺,他不喜歡老舊的招式,無論是與人約戰切磋,還是當下這種生死間的戰役,他都越戰興

致越濃,就像遊戲人間一般,對付死士也不會有半點緊張感,即便方纔陷入沙海陣,宮牆下,享受著食人蜂的“盛宴”,他也依然興奮不已。

秦絡繹曾經下過挑戰書,他推脫三年後相約,因為他說他要創造一套比《九殺劍法》還要厲害的劍法,再與秦絡繹一較高下。

馬麟成的犧牲,讓聞且陷入瘋狂的殺戮中,他手持打狗棍,在烈火弟子和蠱毒死士間,不知疲倦的廝殺著。

這些崑崙、華山、武當、和丐幫四大派的弟子也正合力的對抗著烈火弟子和蠱毒死士,星天戰的解藥,逐漸山莊的兵器,令他們也無畏些許。

黎百應和焦紅菱兩夫妻彼此貼近,一個暗器驚人,一個毒功狠辣,彼此解決著對方身後攻擊而來的敵人。

段如霜使用《移形換影》飛速在敵人間穿梭,令敵人無法捉摸,他手持萬噬劍,擊殺烈火弟子,手刃蠱毒死士,不在話下。星印本是高僧,卻無奈陷入這殺戮之中,眼見著不少正派弟子死在蠱毒死士之下,隻得大開殺戒。袈裟似血,目露悲哀,口唸慈悲,身手飄逸,一掌一魂,實乃被迫殘暴

江池已經棄刀用劍太久,這一次,是他真正的使用玄機刀戰鬥,就像與默契的老朋友相聚一般,看到敵人鮮血橫流,耳邊充斥著此起彼伏的慘叫,江池發現自己離開江湖

太久,忽然很享受江湖間彼此對決懲惡揚善的快感了。

龍泉手持雙劍,奮力廝殺,時而攻擊,時而防守,與烈火宮弟子的糾纏,防著蠱毒死士的接觸,險象環生。枕上笑射出飛刀,無一虛發,烈火弟子倒下,蠱毒死士卻傀儡般的持續湧來,田藥灑出毒粉,令死士致幻,在他陷入遲鈍時,龍泉便已砍下死士的腦袋,三人配合的倒也

默契。

金瑤的軟劍已是鮮血淋漓,她已經殺紅了眼,就像這些死士,都是殺死金衝的劊子手。砍下蠱毒死士的腦袋,那一瞬間,也會有黑煙瀰漫,他們早已封住口鼻,再加上星天戰的解藥,自然不會影響分毫,但那些被蠱毒死士接觸到的正派人士就冇那麼好運了

金猛就像一隻猛虎撲向獵物那般,在接觸到死士的瞬間,那雙充滿灼熱的雙拳,便已經隔空將死士的腦袋震碎,與第一次攻打曼陀羅宮對戰死士不同,那時大家根本不知

道死士的弱點是什麼,他們即便缺胳膊少腿兒依然會不斷地戰鬥,隻有砍下腦袋,才能讓他們真正的死去。但是這個蠱毒死士卻還有一點不同,他們被砍下腦袋的時候,會有黑色毒氣散發,中招者依然難逃一死,不能被死士傷到,更不能在死士死後貼近,否則他們體內爬出的

赤鳴蟲會鑽入體內。

現在已經有不少正派人士的體內進入了毒煙,也進入赤鳴蟲成為死士的一員,攻擊起了原本的除魔同盟人。

這儘是江湖人的戰場上,倒有一個特殊陣勢吸引了曼陀羅宮城牆上眾人的視線,那就是少林的十八羅漢陣。

蠱毒死士雖然難纏,但是遇到十八羅漢陣,也是彆無他法。十八羅漢呈現獨有陣勢,任白之宜如何觀看,都看不懂這陣勢的奧妙,他們手持羅漢棍,每一棍落下都能使得大地龜裂,烈火宮弟子一旦靠近,不僅會受內傷,更是重傷

者當場斃命,不得靠近分毫,蠱毒死士前來,也是被打的身子都分了家。

陣內也庇護著不少重傷者,但是他們雖然變換著陣型,卻始終前進不得,救不下更多的人。

“還不打算出手嗎?”紫魄冷冷看了一眼白之宜,猜不透她究竟是何等心思,“你還打算看戲到幾時?”

白之宜嘴角輕輕勾起,她充滿曖昧的眼神掃了紫魄一眼,輕聲笑道:“時機自是冇到,再等等!紫魄,你去破了那個十八羅漢陣,我看著礙眼!”“少林十八羅漢陣,名震天下,能破此陣,聽說武功也會精進一重,我等魔門中人一直冇有機會見識!”紫魄從後背取下靈噬弓,他的眼神也從冷漠轉為興奮,“我正好也想去會會呢!”說罷,便飛身而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