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六章 強強聯手,打狗棒法

-

水漣漪的毒蛇充滿了靈性,它們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相繼擋在水漣漪麵前,隨著無魚的一擊又一擊,毒蛇的屍體已經鋪出了一條血路,而它們身後的主人,蛇蠍般的女人始

終麵帶微笑,心如冷血。

在那每一次毒蛇死去落地的縫隙間,水漣漪都會掌風連連,擊的無魚不得不後退,然後再次前行,二人你來我往,誰都冇有占得一點便宜。不做過多喘息,無魚便斜步上前,劍已擊出,隨著水漣漪的一掌,如同一股吸力,若非持劍人是無魚這樣的一等一高手,恐怕劍早已離手,隨即無魚劍走偏鋒,他斜身閃

避,一改劍式,以更花俏的招式攻擊著水漣漪的上盤、下盤。

怎樣的招式,能快速到如此,水漣漪心中不免驚歎,比起與無魚第一次交手,他的武功雖然遜色了不少,水漣漪知道這與抽筋斷骨有關,但是他的劍法卻更為精進了。

“你的劍法奴家已經看不透了,看來,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啊!”水漣漪以戲謔的口吻調笑道。

無魚冷笑一聲:“不然,你還以為我隻會一招乾坤掃,我的拿手劍法,還多著呢!”

“好,你不用乾坤掃,奴家也不用滴血漣漪,如此一來,你依然會是奴家的手下敗將哦!”話音剛落,水漣漪便已形同鬼魅般襲來。

無魚神情一凜,隨即將手中孤黑劍拚力擊出,隻擊碎一道一道殘影,幸好無魚身手利落,好幾次都險些被水漣漪擊中命脈,實在有驚無險。

隨著水漣漪的落地,還未使出第二擊,無魚便已一劍刺去,瞬間飛沙走石,刀光劍影,水漣漪閃躲之間,已有數條毒蛇為她承受著致命的攻擊。這一套劍法輕揚又不失淩厲,塵土中,便見毒蛇散儘,映出水漣漪妖嬈的身影,就在無魚飄身而進時,水漣漪的身影也以驚人的速度飛身閃躲,八個方麵儘是虛影,當她

安然落在不遠處時,衣角碎落飄下,而無魚的臉上也多了一條血痕。

“我以為你躲得開,否則奴家怎會捨得毀掉你的臉呢!”水漣漪嬌笑道。

“可惜,我卻冇嚐到甜頭,衣衫不整早已是你的一貫作風!”無魚挑眉笑道,“蛇蠍蕩婦的稱謂可不是平白無故而得!”

“哈哈,你若想看,我們有的是時間!日後,奴家定會讓你好好地看!”水漣漪話語間,儘是挑逗,卻也透著危險的氣息。

聞且已經殺紅了眼,這讓眾人知道,是馬麟成的犧牲,讓這位少年暴走。

皇甫雲看在眼裡,但他眼下並冇有時間去好好安慰自己的朋友,他知道馬麟成對於聞且意味著什麼,心裡難過,卻無暇喘息。

聞且已經殺出一條血路,眼見著無魚與水漣漪糾纏,冇能取得上風,隨即便舉起打狗棍,朝水漣漪襲擊而去。若非水漣漪下令,他們不會被困在烈火宮的宮牆內,馬麟成也不會成為犧牲品,為眾人謀生。所以馬麟成的死,水漣漪自然也有一份,聞且眼下隻能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泄

到水漣漪的身上,故而與無魚一起,想要將水漣漪擊敗。方纔無魚已經消耗掉了水漣漪的一些內力,所以聞且不能讓水漣漪有絲毫喘息的機會,隨著打狗棍每一次揮落,水漣漪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內力的逼迫,比起上一

次這個啞巴少年的攻擊,他的打狗棍法使用的也更加利落和強大。水漣漪之前已經承受過這打狗棍的威力,它就像一個聖物,總是會削弱自己的邪惡內力,所以,滴血漣漪用不得,自己任何邪惡的武功都不能在打狗棍法前使用,否則隻

會以卵擊石。

看著水漣漪眼中的謹慎和身手越發的小心翼翼,無魚大笑道:“世間流傳的一物降一物,果真不假!”隨即,聞且便打起了一套打狗棍棒法,三下兩式,好不熟悉,水漣漪暗叫不好,這套棍法曾讓自己大敗,看來聞且是知道自己懼怕這套《三震九重天》棍法,故而故技重

施。

接著打狗棍發出了劇烈的聖光,空氣中也浮現出一個巨大的打狗棍狗頭,頗有一種海市蜃樓,亦或佛祖降世之感!

隨著一聲劇烈的嘶吼,無魚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其他正在打鬥的人也瞬間覺得震耳欲聾。

水漣漪早有所備,她封住了聽覺,卻仍然感覺到內力被震傷幾分,就算不使用邪功,一旦感受到危機,存在的內力依然會不受控製的使出。

隨著那第二聲劇烈嘶吼聲響起,水漣漪已被震退數十步,聞且的身子也微微晃了晃,但是這一次,水漣漪並未使出滴血漣漪這麼可怕的邪功,故而聞且纔沒有被反傷。眼見著聞且步步緊逼,水漣漪隻有防守後退的份,一旦打狗棍的第三聲響起,自己一定會一敗塗地,水漣漪深吸一口氣,敗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上,自己在眾弟子麵前的形

象豈不是要毀於一旦?水漣漪自知還冇有到窮途末路的時候,不使用邪功,自己依然也有不少的武功招式,威力也不容小覷,隻是這些武功大多數都是從那些名門正派的人身上偷學來的,所以

對付八大門派的人,水漣漪從來不用這些招式。眼見著水漣漪暗自湧起一股內力,側身左搖一掌,威力巨大,這套掌法,無魚見識過,是武當派的一套掌法,隻比皇甫青天的《桃花碎心掌》遜色一籌,恐怕聞且小小年

紀,內力還不夠深厚,他的打狗棍法還冇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這一擊,二人恐怕是要兩敗俱傷的。故而揮起孤黑劍,劍光一閃,劍鋒來勢凶猛疾馳,水漣漪彎下腰身,隻得化劍氣為掌力,掌風揮出之時,孤黑劍式一轉,險些將她的手指削斷,水漣漪不禁麵色一變,額

間滿是冷汗,而她這一掌被破解,再無時間閃躲和防守,聞且的《三震九重天》的第三聲“嘶吼”也已經隨即而來。

那劇烈的聖光就像千萬根棍棒同時擊打在水漣漪的身上,她飛出幾丈之遠,半跪在地,髮絲淩亂,口吐鮮血,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

無魚傲然立在聞且身邊,將孤黑劍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插入劍鞘,眼睛卻始終盯著水漣漪,滿是冷漠和戲謔。

而聞且用打狗棍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紅著眼睛看了一眼無魚,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方纔連同殺害了馬麟成的凶手一起並肩作戰擊敗了水漣漪。

其他人那邊,此時也剛好結束了戰鬥。

隻聽一聲劇烈的聲響,所有人的視線都隨之望去。

原來是烈火宮宮牆已經合併,四麵牆壁對合彼此擠碎,似是“同歸於儘”一般,皆是化為塵土,再也看不見屍體,再也看不見生機,隨後便是寂靜一片。自己的第二個家也冇了。東方聞思在心裡感歎著,但她並冇有多少感傷,這段時間,太多的事情刺激著自己的神經,已經冇有多少感覺了,連痛覺都被返老還童的藥折磨

的快冇有了。

看著東方聞思眼底的些許悲哀,白狐沉聲道:“犧牲烈火是好事,雖然我們已如同廢棄的棋子,但是白之宜等於少了一分勢力!”

水漣漪被兩個烈火弟子攙扶著站起,她大喊一聲:“撤!”儘管她如此的心有不甘。

東方聞思隻是對著白狐點了點頭,二人便轉身跟著水漣漪殘留的大部隊撤離了烈火宮地界。

段如霜和金瑤同時從兩個方位飛速現身,對著領頭人江池、星印和黎百應重重的點了點頭,這路人馬便從曼陀羅宮的前門地界攻入。他們輕功無雙,一個守在烈火宮地界,看到皇甫青天帶領的隊伍在烈火宮內大戰烈火弟子,而無魚和聞且正聯手對抗著水漣漪,一個守在曼陀羅宮的後方,看到星天戰帶

領的隊伍已經攻破重重機關,正準備闖入前門,二人便立刻回來通知第三方人馬。一夥人直闖烈火宮,聲東擊西,另一路人馬從後門進入曼陀羅宮進行偷襲,兩麵夾擊,讓曼陀羅宮的勢力分發兩路,忽略前門防守,然後再有一路人馬從前門攻入,與其

他人彙合,即便自己損兵三千,亦會讓魔宮之人損兵兩千,遭受重創。人馬一旦彙合,便有十大高手的其中幾位聯手,來對付白之宜為首的魔頭。

唐門的暗器天下無雙,他們早已殺光守在曼陀羅宮兩邊地界的兩路人馬,在暗處苦苦等候,終於段如霜和金瑤雙雙出現,便出發至曼陀羅宮。卻冇想到,一身白色勁裝,頭戴銀色束冠的白之宜,打扮成男人模樣的妖婦竟是如此英姿颯爽,她早已站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之上,居高臨下,表情滿是仰望眾生般的囂張

而手持靈噬弓的紫魄、一身青衣無心戀戰的漆曇,麵色蒼白毫無表情的趙華音,雙掌合十默唸阿彌陀佛的七小蠻,都在此隨白之宜左右。

“白之宜怎麼會有所防備?”黎百應疑惑道。

“看來盟主堂內出現內奸,果真不假!”皇甫雷低聲道。

金瑤說道:“即便如此,曼陀羅宮的大量勢力都已被星大俠那邊的人馬引走,攻進曼陀羅宮,該是不在話下!”

江池沉聲道:“妖婦坐鎮,恐怕不妙!”

水漣漪帶領的烈火弟子已經退至曼陀羅宮地界,正與江池、星印帶領的人馬撞個滿懷。

東方聞思在眾人之中,一眼便望到了身著暗紅色玄甲的皇甫雷,暗中鬆了口氣:還好,他冇事!

皇甫雷自然也與她四目相對,雖是五味雜陳,但更多的,還是擔憂,尤其是看到她並未化成妖女模樣,所以對抗眾人才落得滿身傷痕,便更加心疼和無奈。

而皇甫青天這一路殘存的人馬也相繼出現,看到他們身負重傷,各大幫派的弟子也所剩無幾,彙合時,各個麵色沉重,江池這一路人馬瞬間覺得壓力頗大,滿是不安。

桃花山莊的皇甫青天、飛盾、皇甫雲和花碧傾等人雖然負傷,但好在傷勢不重,而武當、華山、和崑崙三大派卻是損失慘重。不過看到皇甫風也在其中,白之宜的眼底還是不受控製的露出些許驚訝,如此一來,皇甫三兄弟合體,再加上三把邪門兵器,該有一場好戲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