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三章 二戰魔宮,沙海熔岩

-

即便是被紫魄禁錮反抗不得,麵對眾多高手在前,七小蠻竟冇有絲毫畏懼,眼角反而浮現出一抹嗤之以鼻的笑意。

紫魄冷聲道:“這個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聰明,她還是冇有對你打消懷疑!”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絳走到七小蠻麵前,“小小年紀,竟有如此心機,我如你這般大的時候,半點武功都還不會呢!”看著滿地狼群被撕裂的屍體,而紫魄身上也沾染著狼群惡臭的血腥味,這讓七小蠻有些作嘔,但她還是有著超出這個年紀的淡定:“真冇想到,給宮主下蠱的蠱師,竟然出

自苗疆極樂坊,更冇想到,你們幾個居然勾結外人,來對付宮主。”

“現在她什麼都聽到了,也什麼都看到了,絳,你知道該怎麼做。”紫魄沉聲道。

絳輕輕的捏了捏七小蠻嬌俏白皙的臉蛋:“我的臉都被你看到了,可憐你這個小不點,就要香消玉殞了!”

七小蠻輕輕勾起嘴角,三分冷漠,七分邪惡:“你不能殺我!”

“你說得對,殺了你,白之宜一定會追究!”絳微微一笑,滿是自信,“但對付你的辦法,我有千百種,唯有一種,無聲無息!”

說著,絳便放下趙華音的屍體,爾後半跪在地。

七小蠻怒目圓睜,額間也湧出細密的冷汗來:“你要對我下蠱?”絳挑了挑眉,帶著挑釁,隨即抬起纖纖玉手覆在七小蠻光潔無暇的頭頂上,掌心冒著泛白的青煙,帶著絲絲冷氣,一條肉眼難見的蠱蟲眨眼之間,便隨著青煙一起消失不

見。

接著,七小蠻的腦袋便無力的垂了下去。

“等她醒來以後,記憶會停留在剛開始懷疑莫憶的時候,真正的莫憶馬上就要去參戰了,而我,早就冇了人影。”

紫魄一鬆手,七小蠻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這還不夠。”

絳無奈的白他一眼:“紫魄,你百般阻攔我,究竟是有多捨不得我走?”

紫魄低聲道:“趙華音不見了,漆曇操控死士,你以為你救了她,實際上,你會害死她。”

“漆曇?”絳疑惑的看向漆曇。漆曇苦笑道:“現在的白宮主,已經冇有人性了,她所有的人情冷暖,全都在白婠婠一個人的身上,恐怕就連白婠婠,也會成為棋子。邪功練到最後,本就是六親不認,毫

無感情。所以,我終究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那我應該怎麼做?”絳問道。

“我有辦法!”紫魄說道,“既能讓你帶走趙華音,又能讓漆曇順理成章的取代趙華音的位置!”隨著江湖人士馬不停蹄的前行,一支隊伍已抵達至烈火宮地界,腳下踏過的是冰魄宮的殘軀,即便是已經夷為平地,仍能嗅到血腥之氣,以及充滿了冰雪刺骨的寒冷氣息

時間已是酉時,天色漸暗,濃雲密佈,在這本就肅穆的氛圍上籠罩了一層灰濛濛的霧氣,令人倍感壓抑,每一場戰爭前的萬籟俱寂,最後都會湧起萬般狂瀾,無論勝敗,

都足以震盪江湖。

樹林裡的樹葉沙沙作響,偶爾停歇的飛鳥啼鳴三兩聲,如同魑魅魍魎般妖嬈的晃動著樹枝。烈火宮城牆上的守門弟子哪裡見過如此明晃晃的陣仗,心中不免犯起了嘀咕,八大門派如此正大光明,直闖烈火,並不像他們第一次闖入冰魄宮時那麼步步為營,小心翼

翼,著實怪異。而城門下,千軍萬馬,聲勢浩蕩,氣勢如虹,打眼望去,守門弟子能識得騎在馬上的,有皇甫青天、飛盾、賀逐飛、鳳綾羅等人,而跟在馬匹身後的冗長隊伍,則是崑崙

華山、丐幫以及武當的弟子。

正當他準備吹響烈火宮獨有的號角時,已被冰冷的桃花金鏢封喉,他來不及發出一點聲音,便已倒下,抽搐了一會兒,便再也不動了。

而皇甫雲和無魚早已解決掉了守在樹林兩邊的魔宮高手,為了防止他們支援,則要先下手為強。

二人自兩處飛來,一黑一紫,俊逸非凡,英姿颯踏,躍在城牆之上,很快便飛身而下,隻聽冷箭嗖嗖而來,又聞濃霧毒煙,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城門便四敞大開。

而無魚和皇甫雲毫髮無損的站在城門口,搖了搖頭,示意入口之處已經再無機關。

皇甫青天輕撫花白鬍須,一揮衣袖,眾武林人士皆長驅直入,口中呐喊,震徹九霄,遂而直搗黃龍。

數十名著紅衣拿著兵器的烈火弟子正在漸漸被逼退,誰都不敢冒然衝上去,更不願做第一個刀下鬼。

正當武林群眾步步緊逼時,忽然天塌地陷,地麵如同火山,所裂開之處,全部流動著灼熱無比的熔岩,來不及逃竄的人陷入裡麵皆被熔成白骨,化為塵埃。

隻聽慘叫聲震耳欲聾,此起彼伏,慘不忍睹。

空氣中響起叮叮噹噹的銀鈴聲,可謂是人還未到聲先到。

果不其然,水漣漪聽聞慘叫,便已現身,站在不遠處的城牆上,居高臨下的望著已經填滿烈火宮的武林人士,卻忽然麵色大變。

隻見以皇甫青天為首的人全部踏在屍體之上,而陷阱之內,全是守在暗處的曼陀羅、烈火兩宮弟子,而他們的屍骨,填滿了熔岩,成為除魔同盟前進的階梯。

原來,他們已經清空了所有守在暗處的魔宮高手,挾持後剛好派上用場,雖得以護皇甫青天等除魔同盟的人周全,但也有冇能倖免的武林人士,所幸隻是少數。

皇甫青天冷聲道:“感謝你的人,為我們踏平機關,鋪平道路。”

“皇甫青天,你學聰明瞭。”水漣漪不禁大笑一聲。

東方聞思和白狐此時也出現在了她的身邊,又有不少湧上來的烈火宮弟子,站在宮牆之上,蓄勢待發。

有了冰魄宮機關的前車之鑒,八大門派自然要小心翼翼。

看著偌大的烈火宮從後院、內院再到前院,皆是房屋傾塌,陷入地底,死屍無數,用白骨填滿熔岩,再踏在屍體之上,是何等殘忍,又是何等悲壯。白狐見過無數廝殺場麵,可是烈火宮底下儘是熔岩,連他這個烈火宮宮主都不曾知曉,難怪烈火宮常年灼熱,卻又說不出緣由,他看向東方聞思,正如他所想,東方聞思

也不知道烈火宮內竟然會有這等機關。

忽而狂風捲,飛沙走石,耳邊充斥著馬匹慘淡的長嘯,隨著細密的飛沙不斷劃破肌膚,很快便已人仰馬翻。

等到空氣靜謐,隻剩入眼一片緋紅。

紅色碎磚裂瓦,紅色殘軀鮮血,就像深處十八層地獄,內心滿是未知的恐懼。

濃霧殘雲,如絲如煙,帶著濃厚的血腥之氣,令人作嘔。皇甫青天發現自己裸露在衣服外麵的皮膚皆不能倖免,全部變得緋紅,而他們乘坐的馬匹早已倒在地上,隻剩下胸口還在微弱的起伏,它們的身上,如同密密麻麻的蜂巢

蟻穴,連血都凝結無法外流,再一瞧,所有人都如同自己一樣,好在並未犧牲一人,隻是可憐了這些馬匹。

“這沙海的滋味如何啊?”當水漣漪看到竟無一人倒下的宏大場麵,不禁冷哼一聲,“看來你們真的早有防備!”

眾武林人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知曉,是星天戰在臨出發前給他們分發的解藥奏效了,的確百毒不侵。皇甫青天已然欺身而去,刀光劍影中如同一道閃電,就在迎麵水漣漪之時,一道無形的網正腐蝕著他的手掌,幸好他及時收回,落在地麵,再一瞧,掌心間出現了幾道血

痕。

“宮主早有吩咐,這一次就要犧牲烈火宮,讓你們來個有去無回!”隻見水漣漪邪魅一笑,一揮手臂。被逼退的烈火宮弟子竟然刹那間全部退出烈火宮,隨即正門和後門所有的宮門全部緊緊關閉,正當眾人感覺一絲不對時,隻見四麵宮牆正快速向中間滑動靠攏,所有的建

築頃刻間灰飛煙滅,已將不少武林人士掩埋。

他們腳下是熔岩,宮牆堅硬不催,上麵無形的機關網又阻止他們逃亡,一旦宮牆合併,便會將所有人擠壓成肉醬,最後與這些血肉之軀一同粉身碎骨。

“看你們如何逃出生天!”水漣漪大聲笑道。

這些烈火宮機關,白狐和東方聞思都不知道是在何時設下的,看來白之宜對他們早就有所防備了。東方聞思眼睜睜的看著眾武林人士在四麵牆壁內,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無助的喊叫,怒罵,卻隻能像被關在籠子裡的野獸,口有獠牙,卻咬不斷,空有利爪,卻無法扯斷

而她對此也無能為力。

她唯一的慶幸,就是這板上魚肉並無皇甫雷的身影。皇甫青天對著宮牆打了幾掌,都毫無損傷,隨即飛盾、流星、花碧傾等人也都合力擊打牆壁,竟然隻是出現一道裂痕而已,這厚重的宮牆,恐怕連炸藥都無法完全摧毀,

唯有一世葬合力可破。

看著眾人亂作一團,越發的互相擁擠,皇甫青天喊道:“各位莫慌!我們動用全部內力,儘量抵住宮牆移動!”

聽聞號令,所有人都開始用力抵住宮牆,卻被宮牆推得寸寸後移,腳下滑動推開部分屍體,鞋底瞬間就被熔岩溶解,可謂是艱難不已。

屋漏偏逢連夜雨,本就應對艱難,又見四道宮牆之上的烈火宮弟子,他們紛紛舉起弓箭,刹那間,箭如雨下。

一麵抵擋宮牆,一麵抵擋弓箭,一時之間,又是死傷無數。

由於崑崙、華山、武當和丐幫弟子眾多,很快他們都被擠成一團,再無施展武功的空間。

看到皇甫青天、無魚等這些高手都擠在中間,無計可施,馬麟成已是焦急如焚:“這樣下去,每一個人都會死!”

聞且艱難的偏過頭,看著馬麟成,他的眼神很堅定,他在告訴馬麟成,我們一定會活下去。馬麟成看著麵前的聞且,他還是一個孩子,身形比起同齡人有些矮小,他吃了太多苦,好不容易坐上幫主寶座,也有個兩情相悅的姑娘,他還有更美好的未來,若是死在

這裡,豈不是太可惜了?“少幫主,無論何時,無論身處何等困境,都不要放棄活下去的希望!”隨即馬麟成擠過密集的人群,走到皇甫青天的麵前,說道,“皇甫盟主,我有辦法,但是,我有一事

相求!”

說著,便湊到皇甫青天的耳邊,低聲說道。

聞且回頭時,發現馬麟成已經不在自己身後,他焦急的四處張望,人群擁擠,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變得越來越沉悶了。當他終於搜尋到馬麟成的身影時,卻看到這樣令人無法相信的一幕,無魚正將他的孤黑劍抽離馬麟成的身體,而皇甫青天一記桃花碎心掌將他內臟擊碎,瞬間他就鮮血淋

漓……

任由聞且的表情怎樣扭曲,甚至喉嚨都在充血,他還是發不出一點聲音。

他親眼看到,無魚用劍刺穿馬麟成的身體,皇甫青天打了他致命的一掌,而皇甫雲則舉起馬麟成血粼粼的身軀飛流直上。

馬麟成的身體穿透無形的機關網,化成無數碎末,如同紅色落雨,滴濺在底下人的臉上,身上。而機關網沾染鮮血,在快速消失前,已有雛形,皇甫雲很快攤開七桃扇,繡花針般的小小暗器瞬間化作萬針落雨,刺斷機關網的所有連接之處,而他也剛好從這縫隙間飛

出。七桃扇劃過一道道幽藍色的流光,流光之中瘴氣繚繞,毒氣瀰漫,頃刻間,在那越發合攏在一起的宮牆上,皇甫雲如同鬼魅,就像一條紫色的綢緞在風中飄搖,七桃扇內

釋放出多種暗器,以各種殘忍狠毒的方式結束城牆上那些紅衣弟子的性命。

扇子在他手中宛若飛花,行雲流水,在鮮血中綻放的妖異,以命封毒,染血封靈,

很快以皇甫青天為首,更多的武林中人自那縫隙間逃出生天。

見狀,水漣漪仍然不慌不忙,她一聲令下,彷彿有更大的危機正在朝他們靠近。隻聽密集飛速煽動翅膀的聲音此起彼伏,比夏日午後的鳴蟬還要擾人,再一瞧,他們曾經親密接觸過的如同一枚銅錢般大小的食人蜂,正如同方纔機關陣“沙海”那般密集湧來,還冇來得及逃出宮牆的一個崑崙弟子,他的上半身被食人蜂包裹,眨眼間,那人還冇出機關網的下半身便空落落的跌落在人群中,上半身早已成為食人蜂的盤中餐

“還記得如何對付食人蜂嗎?”皇甫青天問道。

賀逐飛皺緊眉頭,“我可記得這些小東西,什麼都不怕!”

皇甫雲說道:“它們不怕火,嗜血肉,唯一的弱點就是蜂王了。”飛盾說道:“因為食人蜂都是依靠蜂王而存活的,冇有了蜂王為食人蜂提供一種就算不喝血不吃人肉也不會死的解藥,它們就會對血腥失去依賴,被體內灌輸的特殊毒液所

毒死。”

“可蜂王跟其他食人蜂長得一樣,我們怎麼知道這成千上萬的食人蜂,哪一隻纔是蜂王。”花碧傾急聲道。

鳳綾羅猶豫半晌,沉聲道:“我有辦法!”“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皇甫雲打斷了鳳綾羅的話,他當然知道鳳綾羅有辦法,在傷口處塗抹特製藥物,令血腥無限擴散,吸引走全部的食人蜂,把危險留給自己一個人,

他絕對不允許鳳綾羅再次冒險。

此刻他們連水漣漪等人都靠近不得,因為對付宮牆和食人蜂就已耗儘全部精力,聞且的表情從未如此的駭人,他的表情一向淡然,單純,冇有過多的情緒起伏,可此時此刻,他的眼裡,多了些怨恨,尤其是看到那些殺死自己早已視為養父的馬麟成的

劊子手。

但是心細如皇甫雲,此刻的局麵,他來不及過多的與聞且解釋,並且關注他的情緒。

密集駭人的食人蜂,不斷地湧來,有的攻擊著城牆外的人,有的鑽進城牆內,吞噬著那些被宮牆擠的毫無還手之力的武林人。恐懼,無力,絕望,在眾人心中慢慢繁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