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二章 饕餮之戰,白骨遺願

-

趙華音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邪的微笑,爾後她再次吹響口哨,隻見四麵八方又出現無數隻與這隻饕餮同樣的怪物,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瞬間破屋而入,將他們重重包圍。

狼群漸漸逼近,幾人見狀隻好背靠背圍在一起,做抵抗狀。

小水滴雖然見過那隻饕餮,但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之多的“饕餮”狼群,不禁沉聲說道:“這群怪物非比尋常,大家要小心應付!”

她的話音剛落,趙華音便已一聲令下,狼群瞬間如同洪水一般撲湧而來。

雲細細慌忙之中,一邊攻擊,一邊用幽魂繞在那些怪物眼前掃過,卻是徒勞無功:“幽魂繞無法操控這些怪物!”“連我的蠱對它們都冇用,何況是你那幽魂繞!”絳施展了幾次蠱術,最後反而被撕咬到手背,幸好閃躲及時,否則不會被扯掉雙臂,也會被撕咬掉一隻手掌,看到自己手

背那巨大的咬痕下不斷的流著鮮血,便有些惱火道:“你們這些醫師,什麼都研究得出來!”

漆曇甩出醉心針,肉眼可見幾隻小型饕餮狼的動作變得緩慢起來,纔給他們趁虛而入,一擊致命的機會:“隻有醫瘋會這麼殘忍,我雖是毒娘子,可也不會殘害幼狼。”

“你的醉心針有些作用!”紫魄揮掌之間,已經將數隻饕餮狼擊的四分五裂。

漆曇苦笑道:“可惜,我身上的醉心針已經用完了!”

“這些怪物不怕毒,也不怕蠱,還這般難纏!”絳隻好取出赤鳴蟲王,號令兩個死士也加入戰鬥,一同大戰饕餮狼群。

饕餮狼群的皮毛如同一根根鋼針,雖有幾分柔軟,但觸碰到便是血粼粼的一道傷口,速度也比一般的狼更為敏捷,一旦咬到絕不鬆口,生命力也頑強的令人頭疼。

蠱毒死士與狼群周旋,倒是不分上下,他們不知疼痛,不知閃躲,到最後竟然活生生的被饕餮狼群密集撲倒、撕碎,最後成為它們口中的食物。

這番景象,差點讓雲細細嘔吐起來,比起其他人,她還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

小水滴生活在盤子洞一段時間,對饕餮狼也有幾分瞭解,它們雖然不怕蠱毒,但它們也隻是**凡胎,比普通的狼更為凶殘而已。隻見她操控著水晶球內的化屍水,彙聚掌風之中,所擊之處,數隻饕餮狼的皮毛瞬間便被腐蝕,流出惡臭的膿水,但是它們仍然拖著腐爛的身軀不停的撕咬,抓撓,直到

力氣一分分減弱,死在小水滴等人的掌下。但是很快,小水滴水晶球裡儲存的化屍水也用的一滴不剩,一番攻擊下來,地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饕餮狼屍體,眾人也都傷痕累累,卻仍有數不儘的狼群像是發了瘋似的

衝過來撕咬,

紫魄有護體罡氣,毫髮無傷,掌風更是比其他人的威力更強,卻仍要數招才能徹底殺死一頭饕餮狼。

趙華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飼養的狼群正在一隻一隻喪命,她的眼中倒冇有幾分可惜,趁著他們正費力的與饕餮狼群戰鬥,便帶著傅千楚想要趁機而逃。哪知紫魄瞬間察覺,他直接穿過饕餮狼群,不顧狼群撕咬他的身體,直奔趙華音,在她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隔著傅千楚,快如驚雷的點住了她的穴道,狼群撕咬

著他的手臂,後背,雙腿,而他卻紋絲不動,眾人都不知所措,震驚不已。

“趙華音,你的死期到了!”紫魄話音剛落,便一甩雙臂,一股強大的內力衝擊著撕咬著他的狼群,狼群被震得四分五裂,隻剩下三五隻拖著殘軀狼狽而逃。

絳的眼睛都瞪成了銅鈴:“紫魄,你有如此功力,還讓我們對抗狼群這麼久!”

“噓!”漆曇攔住絳前進的身軀,察覺到紫魄的麵色此刻已經蒼白如雪。

趙華音衝不開紫魄的穴道,但也冇有因此慌張,語氣平靜充滿了威脅:“紫魄,你若殺了我,就冇有人能解傅千楚的蠱了!”

紫魄冷聲道:“我隻要你死!”“求你了,紫魄,彆殺她!”就在紫魄舉起手掌之間,雲細細無助的跪在地上,帶著哭腔懇求道:“我真的不能失去千楚,她是傾炎臨死前托付與我的,若是我不能護她周全,我就是死,都不能麵對九泉之下的他!紫魄,你也曾有過心愛之人,不能忘記的人,可否與我感同身受?千楚與我而言,就像東方聞思與你一般!你有多想保護東方聞

思,我就有多想保護千楚!所以,我求你,彆殺她!我也求求你,趙華音,放過我的女兒吧!我和我的女兒,從未想過害你,更與你無冤無仇啊!”

紫魄看了雲細細一眼,也知趙華音必死無疑,便放下手臂,卻忽然一個踉蹌,險些昏倒,漆曇急忙前去將他扶住:“紫魄,你傷的很重!”

“方纔震懾狼群損耗了太多內力,我需要調息療傷!”說罷,便脫離漆曇的攙扶,獨自去向一邊,找了一處還算乾淨的地麵,開始打坐調息。趙華音看著不斷痛哭給自己磕頭的雲細細,思緒不禁五味雜陳,眼睛也開始一陣氤氳,她慌忙閉上雙眼,那一瞬間,她的腦海裡,閃過過去的種種回憶,快樂的,痛苦的

與所有人的恩恩怨怨,最後她睜開雙眼,低聲道:“雲細細,解開我的穴道,我給你女兒解蠱!”

雲細細驚喜的抬起頭,小水滴卻警惕的說道:“小心她耍詐!”

趙華音苦澀一笑:“不會了,我自知大勢已去,便也不會在做那無畏的掙紮了!”

“雲穀主,趙華音向來詭計多端,心狠手辣!”小水滴急聲道。

雲細細站起身來,不顧小水滴的阻攔,走到趙華音麵前,為她解開了穴道:“我相信你!”

趙華音慘淡的勾了勾嘴角:“彆忘了,拋開趙華音,我還是一個醫師,”說罷,便將傅千楚抱去床邊,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她獨有的手法,取出了傅千楚體內的赤鳴蟲。

對此,絳有些嗤之以鼻:“我還以為是什麼獨一無二的手法,這麼簡單的,我也會!”

看那赤鳴蟲一點一點脫離傅千楚的身軀,最後落在地麵向絳手中的赤鳴蟲王蠕動而去,雲細細跪在地麵抱緊傅千楚,這一次,卻是喜極而泣。

趙華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欣慰的同時,也麵露絕望:“看來,我要帶著遺憾,了卻此生了!”

“趙華音,雖然你為我的女兒下了蠱,害得我寢食難安,但現在卻也肯解蠱,我不能救下你的命,但我會答應為你做一件事,了卻你的遺憾!”雲細細說道。

“我這一生,壞事做儘,毫無悔意,唯有一人,讓我誤了終身。”趙華音緩緩站起,輕聲笑道,“小水滴,你真的以為,讓我誤了終身的人,會是龍息嗎?”小水滴眼中的憎恨毫無掩飾:“我對龍息一片癡情,為了他,我吃儘苦頭,起初他也是真心待我,給我支撐下去的勇氣,是你的出現,讓他鬼迷心竅,你不斷的挑唆,不斷

的暗中作梗,讓口口聲聲說不會娶任何人,不會離開我的龍息,竟然雇傭殺手來殺我,你對我曾經的侮辱,和龍息成親之日所道出的真相,時到今日,仍舊刻骨銘心!”

趙華音輕輕的撫了撫自己的脖子:“可你也報了仇,不是嗎?你不僅挖走了龍息的心,還險些擰斷了我的脖子,到今天我的脖子時而還會疼痛!”

“那也是你咎由自取,我隻恨當時初入修羅門,學藝不精,否則,你定是必死無疑!”“你恨我這麼多年,可曾想過,冇有我的出現,換做其他女人,龍息一樣可以找到理由丟棄你,你終究是他的一塊絆腳石,每當他年長一歲時,就會厭惡你幾分,真話向來殘忍!”趙華音歎道,“從我死裡逃生,被袁無禍救走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屬於他了,我以為我還忘不掉龍息,所以袁無禍為了我做那麼多,他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又不惜背叛如來女,我以為我隻是在利用他,最終可以找你小水滴報仇,所以我從未付出過真心!得到他的真傳後,為了讓我得到醫瘋的名號,他不惜自毀雙手,冒死把我帶回中原,我知道小水滴已入曼陀羅宮,袁無禍怕成為我的累贅,便不告而彆,我也再未找到過他,數月後,我聽說了袁無禍死亡的訊息,他終究還是死在瞭如來女的手上

那一刻,我的心很痛,恨不得追隨他一起死去!我才知道,我已經不再愛龍息,我愛的人是袁無禍,是為了我傾儘一生的袁無禍,我愛他,我比自己想的還要愛他。”

小水滴皺了皺眉,卻仍然無法忘記當初她和龍息帶給她的恥辱和傷害。

絳的表情也有幾分不適,在她的記憶中,袁無禍愛的人是如來女,可是趙華音迷惑了他,他背叛瞭如來女,害的如來女走火入魔,性情大變。“他死了,我忽然不知道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了,所以此後,我隻有一個心願,那就是進入曼陀羅宮,取得白之宜的信任,等到白之宜練成千尋七獠,我再用幻音蠱操控她

為我殺回苗疆,殺回極樂坊,殺瞭如來女,為袁無禍報仇!”

“原來,這就是你來到曼陀羅宮的目的!”雲細細終究還是冇有想到,原來趙華音的真正目的,竟然是關於愛情,她以為,趙華音這樣的人,隻會在乎權力地位。

漆曇說道:“與龍息的那段往事,你不該憎恨小水滴,終究是你虧欠了她!可你來到曼陀羅宮,險些害死她!”

“就因為我對小水滴的恨,纔會讓袁無禍不告而彆,所以對小水滴的折磨,隻是我無法觸及到如來女的發泄罷了,若我真的想殺死小水滴,我有千百種方法!”

小水滴冷聲道:“你故意提及過去,對我百般刁難,對袁無禍卻絕口不提,就是怕宮主會知道你的過去,起了疑心吧!”“這裡的每個人,都與我有怨無恩,我助紂為虐,害的東方聞思容顏蒼老,害的紫魄在焚玉山上吃儘苦頭,也害的漆曇失寵,害的雲穀主你提心吊膽,我來到曼陀羅宮以後

樹立了太多敵人。”趙華音苦笑道,“雲穀主,你說會答應為我做一件事,可是真的?”

“決不食言!”

趙華音幽幽道:“請帶走我的一節白骨,埋到袁無禍的墳旁。極樂坊的人,冇人會在意一顆小骨頭的!”

雲細細看向絳,懇求道:“這樣一個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答應她嗎?”

“趙華音罪孽深重,是她的出現,害的袁無禍背叛我姐姐,讓我的姐姐性情大變,還偷走極樂坊的聖物赤鳴蟲,我姐姐就是死,也絕對不會同意的!”絳怒聲道。

“可是你不說,你姐姐又如何會知道呢?”雲細細低聲道。絳皺了皺眉:“趙華音固然可憐,可是我姐姐就不可憐嗎?當初袁無禍愛的人是我姐姐,就像趙華音愛的人是龍息,可他們這對狗男女竟然愛上彼此,是他們命該如此,就

彆怪我姐姐恨她入骨!”

雲細細本還想再說些什麼,趙華音卻笑著示意雲細細不必再多說,隨後,她輕聲說道:“絳,我有一個秘密,可以與你做交換,但我不確定他在你心中的分量。”

“那要看是什麼樣的秘密,值不值得做交易了!”

“還記得狼牙嗎?那個眼角有一塊紅色傷疤的小男孩!”

絳微微一愣,塵封在最深的角落的記憶瞬間浮出心間,她冷哼一聲:“他跟彆人離開極樂坊後,我就不打算再記得他了!”

“如果他不是跟彆人離開,而是死了,還是你最愛的姐姐殺了他,這個秘密,夠不夠分量呢?”

絳看了趙華音很久,這句話,就像晴天霹靂,令她久久不能回神:“我姐姐殺了狼牙?為什麼?”

“你想一想,自從袁無禍死後,極樂坊還會有男人的存在嗎?你和狼牙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彼此愛慕,如來女會不嫉妒嗎?”

“可我和狼牙都是姐姐帶大的,而且我發過誓,長大後我會嫁給他,姐姐也是知道的,她對我們那麼好,又怎會殺了他?你想挑撥我和姐姐的關係嗎?”絳怒聲道。

小水滴冷笑一聲:“她最擅長這種戲碼!”“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不會欺騙你的。我告訴你這個秘密,也不過是卑微的懇求你,能用此作為一個交換,完成我的心願。隻是小小的一節白骨,一節白骨而已……隻是一節白骨……一節……白骨?”趙華音的表情忽然變得扭曲起來,她抱著頭痛欲裂的頭,不斷地顫抖著,“我要一節白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一節白骨?我想要誰的白骨?

我為什麼不記得了?我到底怎麼了?”

絳一個箭步走過去,她把住趙華音的雙肩,急聲道:“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如此肯定,是姐姐殺了狼牙?”

“我不記得,我什麼都不記得!”趙華音淚流滿麵,痛苦的搖著頭,“我好像忘記了什麼……絳,我到底忘記了什麼?你對我做了什麼?”絳猛然想起,是她在趙華音身上下了相形蠱,如今已經開始起作用了,這種蠱會粉碎人內心最在乎的東西,會讓人不知不覺忘記,她以為趙華音最在乎的是醫術,如果她

失去醫術,就會被白之宜拋棄,冇想到,她最在乎的竟然是袁無禍。

“我答應你,趙華音,我會把你的一節白骨,埋進袁無禍的墳旁。”趙華音微微一愣,她終於平靜了下來:“對,我的白骨,我要把我的一節白骨,與袁無禍合葬,我要跟他在一起,永遠在一起!”隨後又平靜的看著絳,“聽說袁無禍死後,我偷偷的回去過極樂坊,我本想從後山潛入,偷走袁無禍的屍體,那裡埋伏的人我也剛好可以對付,卻不成想,我如此碰巧的看到,如來女把狼牙那個孩子帶去了山崖邊

我聽不到他們再說什麼,可我親眼看到,狼牙跪在懸崖邊上痛哭,而如來女一掌擊碎狼牙的頭顱,狼牙墜入深淵,再無生還可能!”

眼淚瞬間湧出絳的眼眶,她流淚,悲傷的樣子,卻是極其罕見,漆曇更是從未見過如此悲傷、憤怒、絕望的絳。“江湖傳聞,隻有病人呼吸即將停止的那一刻,醫瘋纔會出手救人!那不是真的,袁無禍絕對不會這麼做,是我壞了他的名聲,毒娘子,你會為袁無禍證明的吧!”看到漆

曇點頭,趙華音才安心的閉上雙眼,“動手吧!”

漆曇和雲細細有些於心不忍,都彆過了頭去。

絳舉起手掌,卻有那麼一瞬間的遲疑。

趙華音終究還是幸運的,在她即將忘記袁無禍,忘記活著的理由前,用死守住了自己對袁無禍最後的感情。

“她的命,是我的!”紫魄調息完畢,起身走上前去,在遲疑的絳麵前,親手捏斷了趙華音的脖子,不同第一次小水滴的手法,紫魄的手法,更為殘忍乾脆。

趙華音必須要死在自己的手上,是她,害的自己心愛的丫頭被困在年老的軀殼,是她,害的自己在焚玉山上吃儘苦頭,是她,看到自己被白之宜性虐之後的可悲模樣。小水滴看到心腹大患已死,彆提有多痛快了,即便趙華音說的都是真相,可她早已不是單純的少女,她吃儘苦頭,也享受過權力地位,又怎會因為她的三言兩語,就洗去

魔性。

隻是將我的一節白骨埋在他的墳旁,也希望終有一日,白骨生花,永伴君旁。

漆曇回想著趙華音的話,不禁想到了星天戰,為何陰陽永隔,才明白愛情可以放棄一切?

星天戰,是不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你才能明白,我冇有背叛你,我愛的人,始終是你,和我們的孩子。

“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靠你們自己了,我要帶著趙華音回極樂坊了。”絳收起悲傷,恢複往日神態,隻是少了幾分遊戲人間的隨性。

“你不去見你的小相公了?”漆曇知道她就要離開,一時有些不捨,“說來,八大門派突襲,他一定也在其中。”

絳神色黯然,苦笑道:“不見了,就算見到了,我現在也覺得索然無味!我不知道,姐姐和趙華音,誰纔是欺騙我的人,所以我要趕緊回去,弄清楚這件事!”

漆曇說道:“那好吧!不便相送,定要珍重!”絳扛起趙華音的屍體,剛要離開,回身又把懷中赤鳴蟲王交給了漆曇:“差點忘了,赤鳴蟲王送你了,用它,你可以找到赤鳴蟲和赤鳴蟲後的所在位置,我以前答應過你,

會送你一窩赤鳴。日後,你也省的再跑一趟苗疆了,畢竟,你還是中原人,不便總去!”

漆曇笑著搖了搖頭:“以前是想對付趙華音,現在我已要它無用,我不想用它害人。”絳說道:“趙華音憑空失蹤,白之宜不會懷疑嗎?你有了赤鳴,可以繼續操控死士,白之宜自然不會降罪與你,畢竟對她來說,趙華音和漆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為她

效力。”

“既然如此,絳,謝謝你了。”漆曇便接過赤鳴蟲王。

絳揮了揮手:“我走了。”

紫魄卻擋住絳的去路:“你還不能走。”“怎麼,捨不得我啊?”絳的情緒高漲些許,湊到紫魄耳邊,挑眉笑道:“放心,我還會回來的,你曾答應過我,要做我的男人,我不求你說到做到,一夜便足矣,我也不會

嫌棄你是被白之宜碰過的!”

紫魄沉聲道:“你與我放浪,不怕九泉之下你私定終身的少年,會死不瞑目嗎?”

絳身子一震,怨聲道:“我在你的傷口上撒鹽,你卻在我的陳年傷口上捅刀子,你夠狠,紫魄!”

“我放你走,你也走不掉!”說罷,紫魄便一個閃身,而窗外暗處一個嬌小的身影正要逃走,一聲悶哼過後,被紫魄速速擒住。當紫魄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他的身邊也多了一個人,一身青煙色僧衣,嬌俏鬼魅,正是被紫魄牽製住命脈的妙尼七小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