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零一章 冒死相告,正麵交鋒

-

紫魄猛然回身,那雙紫色的瞳孔閃爍著駭人冷光,重雲不敢有片刻呼吸,而紫魄逐漸逼近,忽然一聲響雷,將那地方照的通亮。

紫魄一掌襲去,牆壁四分五裂,他飛速前去,那裡並無半點人影。

而重雲已經反方向逃離,這一次她雖是從正門而入,但以往,他也常從後門入宮,故而守門人認得他,自然也就會放他而去。

剛出曼陀羅宮,重雲便不再故作淡定,使用她並不算好的輕功飛速而逃,希望趕在桃莊的人出發前趕到。

紫魄察覺到一絲異樣,便也入後門追趕而來,見到守門人直接問道:“剛纔來了什麼人?”

“稟報紫魄大人,是一品紅。”

紫魄輕輕的皺了皺眉,立即陷入深思。

她聽到了自己和丫頭的對話,她究竟聽到了多少?

她真的會有偷聽的膽量嗎?一品紅又為何會偷聽?難道……她同時也在為皇甫青天做事?

重雲一路飛速前行,迎麵撞見一行人,她認得那幾個領頭人,雲神教教主雲途,峨眉的慧覺師太,點蒼掌門步知天,天音教主淩無眉。紫魄遠遠便瞧見了倉皇而逃的重雲身影,可就要追趕上去的時候,卻見迎麵而來一眾人,乃是雲途率領的雲神教,淩無眉率領的天音教,慧覺師太率領的峨眉,和步知天

率領的點蒼派。他皺緊眉頭,心裡立即知曉,八大門派已經分開行動,他現在若是動手殺了一品紅,就會暴露行蹤,而他們也會知道曼陀羅早有防備,如果他們此刻撤退,就不能重創白

之宜,那他和東方聞思等人將冇有機會再反抗白之宜,想到這,紫魄便隻好撤了回去。

重雲不顧個人身份,直接跑到雲途麵前,急聲說道:“蝴蝶纔是紫魄的命脈,他們結締了共生蠱,殺死那隻會發光的蝴蝶,就等於殺了紫魄。”雲途似乎並冇有聽懂重雲再說什麼,他扭頭看向身旁的慧覺師太,他們彼此對視一眼,都不相信重雲的話,唯有淩無眉,眼神閃過那麼一絲異樣,但他始終帶著冷魅的笑

意,默不作聲。

“你是什麼人?”步知天警惕的問道。

重雲這纔想起,自己每次進曼陀羅宮,不是蒙麵,就是做些其他偽裝,正要扯下麵巾時,常歡從人群中擠過,將重雲拉到一旁:“你不要命了?”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個秘密可以救下多少人,你還不明白嗎?”重雲焦急的說著,“常歡,他們不信我,你一定要信我,紫魄身邊的蝴蝶,就是紫魄的命門!”

“常少俠認得此人?”雲途問道。

常歡衝著雲途點了點頭,隨後他輕輕的撫了撫重雲的臉,低聲道:“你先回不堪剪,等我回來。”

重雲也隻好答應,他看到這幾大門派中,還有星天戰、秦絡繹、雙飛燕、武義德,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這幾人,便也知道,除魔同盟已有作戰計劃。

若是這隊人馬走此路,並且還由常歡帶領,該是要從曼陀羅宮的後門出發,那是最危險的地段。

不禁擔憂道:“我會在不堪剪的大門等你,你不回來,我就一直站在那!”

“我一定回得來!”常歡柔聲道,隨後與重雲告彆,回到隊伍當中。

曼陀羅宮。

絳暗中看到趙華音匆匆離開華音小築後,便偷偷潛入,想要取走赤鳴蟲。卻發現院中陳列的藥架子上,赤鳴蟲後連帶著赤鳴蟲都不見了,她察覺到一絲異樣,正要離開時,兩個死士便攔住她的去路,而趙華音也緩緩走了過來:“你跟極樂坊有什

麼關係?”

“好一招引蛇出洞!”絳冷笑一聲,“我還是小瞧你了。”

趙華音冷聲道:“聽說有蠱師混進來,我便不得不防患於未然,你以為,我還會把赤鳴蟲藏在這麼簡單的地方嗎?”

“你是做賊心虛!”

“你對赤鳴蟲如此執著,看來,你是極樂坊的人!”趙華音皺緊眉頭。

“既然已經被你發現了,你就彆指望著自己能活著走出去了!”

絳話音剛落,便已取出袖中紅色摺扇,令人眼花繚亂的連續攻擊,但趙華音還是全然躲過,毫髮無損。

隨後,絳攤開摺扇,一團紅色霧氣緩緩襲出,趙華音不躲反笑道:“你的蠱,對我無用!你彆忘了,我可是得袁無禍的真傳,任何蠱,任何毒,都對我無用。”“大話不要說得太早!”絳邪魅一笑,再次逼近趙華音,這一次不用蠱,幾招極樂坊的獨門邪功便令趙華音招架不住,很快就落了下風,踉蹌後退之際,趙華音急忙號令死

士也加入戰鬥,三人把絳圍在中間,輪番攻擊。經過一番交戰,不相上下,最後,絳突出重圍,閃身退後,眼睛得意而又狡黠的看著趙華音,嘴角輕輕勾起,她笑著攤開手掌,一隻渾身赤紅、雙目漆黑的蟲子正在她的

掌心蠕動著。

原來方纔絳並無意殺死趙華音,而是逼迫趙華音操控死士,好偷取她一定會隨身攜帶的赤鳴蟲王。

“你冇有了蟲王,也無法繼續號令死士了,而你的那一窩赤鳴,也不過都是些普通的小蟲子罷了。”

她竟對赤鳴蟲瞭如指掌,趙華音驚呼道:“你是如來女?不,如來女不會踏出苗疆半步,難道,你是絳?”“終於不用再塗抹那讓我疼痛難忍的藥水了,我也受夠了烈火宮弟子這麼難看的髮髻了。”說著,絳除去這個“莫憶”的麵具,露出她原本純情卻又少許風情的麵容,她散下

頭髮,額頭的一縷紅色秀髮異常醒目,“冇想到,你還記得我!”

趙華音大笑幾聲:“怎會不記得呢?冇想到,你已經長這麼大了,可是模樣還跟小時候一樣俊秀!”

“可你卻跟我記憶中的趙華音不同了,我該說你是年老色衰,還是風韻猶存呢?我很不解,袁無禍怎麼會喜歡你這等貨色。”

“我和袁無禍的感情,你可無權嫉妒。”說著,趙華音轉身跑進房間,打算破窗而逃,哪知絳早有防備,她操控死士立即攔住了趙華音的去路,使得她無路可退。

就在此時,漆曇、紫魄、小水滴和抱著傅千楚的雲細細也都跟著絳走了進來。

絳正要操控死士,漆曇急忙攔住她:“先彆殺她,傅千楚體內的蠱,還需要她來解!”

雲細細十分感激的說道:“多謝你,漆曇!”隻見雲細細將傅千楚放在床上,從腰間取出幽魂繞,緩緩走向趙華音,看到這麼多人包圍自己,趙華音卻仍舊淡定不已:“我知道今日我將必死無疑,雲細細,我答應過你

我一定會給你的女兒解蠱,所以,你不必用幽魂繞來控製我。”

雲細細還是有些不放心:“我能信任你嗎?”“我知道我大勢已去,就算我用傅千楚做人質,除了漆曇還算有點惻隱之心,剩下的人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我已經冇得選擇了,臨死前,做一件好事,也未嘗不可

”得到允許後,趙華音緩緩走去床邊坐了下來,“連宮主都不會想到,是你們這些人聯起手來想害她吧!”

“我的目標隻是你!”絳冷笑道。趙華音輕歎一聲,麵露悲傷:“在我死前,我隻有一個心願,無論我死後,會被如來女如何毀屍,我都懇求你,絳,把我埋在袁無禍的墳旁,哪怕,隻是將我的一節白骨埋

在他的墳旁,也希望終有一日,白骨生花,永伴君旁!”

絳就像聽到了一個十分好笑的笑話,笑的直不起腰來:“你太天真了,恐怕我姐姐見到你,連骨頭都不會剩下半根!”

趙華音瞳孔一緊,嘴角暗自冷笑:“那看來……我隻能……出此下策了!”

她的話音剛落,絳的臉上便立即露出凝重的神色,連忙驚呼道:“大家退後!”

這些人都是習武之人,反應自然迅速,隻見趙華音手臂放下時,幾條赤紅色的赤鳴蟲扇動著翅膀,因為冇有進入人的體內,都紛紛落地,緩緩爬動著。

趙華音站起身來,冷冷笑道:“不愧是用蠱的,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

雲細細皺緊眉頭:“趙華音,你要反悔?”“反悔的是你!”趙華音大喝一聲,她扣住傅千楚的脖子,“我冇有得到我想要的之前,你不能保住我的性命,既然如此,黃泉路上,有傅千楚跟我一起做個伴,倒也不會孤

單了!”

絳死死地盯著趙華音,手緩緩伸向自己的衣襟。

趙華音大喊一聲:“你若再動,我直接掐斷傅千楚的脖子!”

絳不敢再動,她將雙手攤開,說道:“蟲王現在在我這裡,你已經不能操控死士和傅千楚了!”“但是蟲後還在我手裡,如果蟲後死了,這一乾支的赤鳴蟲全部都會死亡,那麼傅千楚就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趙華音緩緩說道,“赤鳴蟲是你們極樂坊的,你該知道我說

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番話,讓雲細細感到一陣後怕,她驚呼道:“趙華音,你不要亂來,我保證你解了我女兒的蠱,我會懇求宮主,讓她送你安全離開!”“也許這些話,在他們冇來之前我還會信,可是現在局勢不一樣了,就算宮主肯放我,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等我死後,絳會帶走我的屍體交給如來女,而你,雲細細,你根本不能保住我的性命!看來,我所托非人了!”趙華音越說越咬牙切齒,額頭上的那些血管經脈也更加的通紅猙獰起來,“所以,你是一個騙子,我也冇有必要繼續給傅千

楚解蠱!”

隻見她扣著傅千楚緩緩退後,另一隻手放在嘴邊,一聲綿延清脆的哨響後,空氣開始靜謐的可怕。

接著,便聽到陰沉嘶啞的野獸低吟聲自四麵八方傳進每個人的耳朵裡,小水滴身子一震,她擰緊眉頭:“我認得這聲音,是饕餮!”

“饕餮?”漆曇疑惑道,“什麼饕餮?”

“趙華音飼養的一隻不狼不狗的怪物!”小水滴一想到在陰陽境盤子洞中,自己被這怪物撕咬下不少肉來,就一陣憤怒。

絳深深的吸了吸鼻子,沉聲道:“我從未聞到過如此不可思議的惡臭味!”隻見一隻渾身發亮的黑毛、眼睛赤紅的醜陋怪物緩緩自門口進入,它慵懶的舔舐著肮臟的爪子,再次抬起頭來時,便露出那帶著鮮血的獠牙,盯著眾人發出危險的低吼聲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絳見到名為饕餮的怪物,也嚇了一跳。

小水滴沉聲道:“小狼崽子,每日餵食人肉,用人骨磨牙,喝帶有各種毒藥的鮮血,存活下來的,就成為這樣的怪物了,被它咬一口,足以致命!”

趙華音冷笑道:“小矮子,你倒是知道的不少,它可是十分懷念你的味道呢!”

“這裡的人都百毒不侵,你以為區區一隻怪物,就能救你的命?”小水滴怒聲道。

趙華音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傅千楚的臉瞬間漲紅,雲細細急聲道:“她是無辜的,她隻是一個小孩子!”

“她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小孩子!”趙華音冷聲道,“她可是我的救命稻草,雲細細,你該知道怎麼做了!”

雲細細彆無他法,她焦急的哭喊道:“你們不能殺了她!”

“現在可是她要殺我們!”小水滴摩挲著手中的水晶球,死死地盯著那隻叫做饕餮的怪物,蓄勢待發。

雲細細攔在他們之間,全然不顧生死:“趙華音想活,你們想她死,可我需要她解蠱,我們大家何不做一場各有所需的交易呢?”

漆曇看了一眼絳,又看了看雲細細,歎道:“雲穀主,這是一個死結,是解不開的!”紫魄此刻也不再平靜,他握緊拳頭,沉聲道:“冇有時間了,他們就快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