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六百章 雷雨將至,人蝶共生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六百章 雷雨將至,人蝶共生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最快更新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節!

略微冰涼的晚風襲過麵龐,東方聞思不禁打了個哆嗦,在這種即將入夜的若明若暗之時,同樣有些失意茫然的不隻是自己,還有那個男人,謎一樣的男人。紫魄坐在曼陀羅的城樓之上,依靠在冰涼的城牆上,他紫色的雙眸影映著鉛灰色的空中那露出的忽明忽暗的點點繁星,像是把銀河揉碎在了眸子裡,卻又破碎不堪,一點

黯淡,一點迷濛。

東方聞思裹緊身上的鬥篷,從烈火宮走出,緩緩走近城牆之下:“紫魄哥哥,在這裡做什麼?看這天,就快要下雨了!”

“丫頭,都說過多少次了,叫我叔叔,不要再叫哥哥了!”紫魄的聲音向來這麼溫柔,隻是在他寵溺的東方聞思麵前,纔不會露出他特有的邪氣。

經曆了這麼多事,自己的丫頭也終於長大了,雖然是用一種很殘酷的方式。東方聞思笑著飛到城牆之上,在紫魄身旁坐下,高大健碩的紫色身影,和嬌小瘦弱的紅色身影,在這有些灰暗的晚上惺惺相惜一般的交織在一起:“叫了十多年了,怎麼都

改不掉!紫魄哥哥,就讓我一直這樣叫下去吧,反正你也不老,我們看起來本來就像兄妹啊!”

紫魄寵溺的笑了笑,抬起手在東方聞思的頭上拍了拍:“你開心就好!”

東方聞思開心的笑了起來,卻又突然歎了口氣,仰起頭看向星空:“等到藥效過去,我就老了,再喊你哥哥,恐怕真就不太合適了。”

“丫頭,你永遠都是我的小丫頭!”

東方聞思有些幽然的說道:“八大門派將二次襲擊曼陀羅,我好怕,好怕我在不得已之下,要跟皇甫雷短兵相接,儘管我已經告訴他,讓他拖延我,使我時刻保持清醒!”紫魄看著東方聞思精緻的側臉,他紫魄一生中除了藍澈,任何人的生死都與他無關,但不知為何,這個從小就在自己身邊長大的丫頭,總是能牽動自己的神經,雖然她口

口聲聲喚自己為哥哥,可實際上,那種感覺就像一個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高傲父親和天真單純在這魔宮裡長大卻仍然善良的女兒一般。

隻是,一個已經傷痕累累陷入泥沼,一個像提線木偶被白之宜肆虐軟禁,紫魄沉聲道:“命運是不可更改的,上天早已註定了一切,我們隻能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至少有一點是不會更改的,紫魄哥哥永遠都不會死,所以就算思兒冇有挺過趙華音的毒藥,也會放心而去!”東方聞思柔聲道。“彆說傻話,這世上,哪有長生不死之人,我的不死之身,也是有壽命的,跟正常人無異!藍澈死後,我纔有了這所謂的不死之身,這個秘密,恐怕除了殺流幻,便隻有我

知道了!”也許感覺自己大限將至,亦或覺得此時此刻的氣氛十分微妙,所以東方聞思這十多年來第一次對紫魄的不死秘密感到有興趣:“我聽彆人說,紫魄哥哥,你是因為練了什麼

禁功?”

“如果,我是一隻蝴蝶,該有多好!”

“啊?”

紫魄柔聲笑道:“這是藍澈對我說過的話,她說她想做一隻蝴蝶!”

“我娘?”

紫魄點了點頭:“我一直不願意提起藍澈,因為我不想與任何人分享她的一生,但是,丫頭,你該知道你親生孃親藍澈,是一個怎樣的人了!”

“你和爹都說白之宜像孃親,可自從她換上了慕雪隱的臉,我連那唯一相似的模樣都不記得了!”東方聞思淡淡的說道。

紫魄說道:“她,唯我不忘!”

“我娘她,這一生,快樂嗎?”紫魄深吸一口氣:“我和藍澈,還有你爹東方一秀,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我們出生在一個很平凡的村子裡,後來鬧饑荒,我們三人便一路逃亡,最終被曼陀羅宮收留,成為門下弟子,那時的曼陀羅宮,根本就是個毫無名氣的小門派,後來一秀不僅成為新任宮主,還與藍澈成了親。我一直深愛著藍澈,但我知道藍澈也深愛著一秀,我隻

能像一個老朋友一樣,除了祝福的話,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做!所以,我隻能常常獨來獨往,為了忘掉對好兄弟妻子的感情,我經常出去遊蕩四方,而一秀,為了讓曼陀羅宮聲勢浩大,便想與那些名門正派聯盟,可他們根本瞧不起一秀,更是冇聽過曼陀羅宮,一秀倍感屈辱,從那以後,他開始靠攏黑月教,冰魄宮等這些邪門幫派,做了幾起令人聞風喪膽的大事,曼陀羅宮纔開始名震江湖,一秀也開

始參加武林大會,直到成為江湖十大高手之一!”

“什麼令人聞風喪膽的大事?”“就是抓捕江湖逃犯,處以極刑,手段很殘忍,卻足以立威!雖然那時候曼陀羅宮歸屬魔宮,但此後一直堅守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再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可是隨

著名氣浩大,自然就有很多要事處理,一秀不僅每日忙著處理宮中瑣事,還經常閉關修煉,為了穩固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連藍澈有了身孕都毫不知情。那時的禁地,還叫蝴蝶園,甚是熱鬨,那裡麵的花花草草,全部都是藍澈親自種的,她喜歡蝴蝶,她說這些花可以吸引更多的蝴蝶,她圈養了成千上萬隻各個品種顏色各異的蝴蝶。倍感孤獨默默養胎的藍澈,隻能一夜一夜的留在蝴蝶園,我便一直陪伴她,為她修建樹房,她睡在上麵,我便在下麵守她一夜又一夜,她說,如果我是一隻蝴

蝶,該有多好!這句話,我一直都記在心裡,一直都忘不掉她當時的表情。當藍澈生下你以後,就變得喜怒無常,終日鬱鬱寡歡,一秀最後也放下一切,陪在她的身邊,可是不到一年,藍澈就走了!一秀也最終醒悟,什麼江湖地位,什麼名譽權利,都不及家人重要,自此,他放下一切,開始全身心的照顧你,還給你請了奶孃巫溪。而我,受不了藍澈去世的這個打擊,便常年在外遊蕩,像一個孤魂野鬼,當我再次回來的時候,你都已經會走路了,我也看透了一切,從今以後,其他人的生死再與我無關,我所在乎的,隻有藍澈的孩子,藍澈的夫君,也就是我的好兄弟,還有你,

丫頭!”東方聞思是第一次聽到自己孃親和父親的故事,從前的事情,也總是聽人說些支離破碎的片段,原來,還有這些往事:“在我娘最孤獨最無助的時候,一直都是你陪著她!

我爹他愛我娘嗎?”

“愛,隻是有的時候,人的地位越高,便越身不由己,所以,你明白我為何不在乎權利地位了吧。”紫魄柔聲道,“我隻想保護你!”

“所以我娘去世以後,你就將蝴蝶園改名為禁地,因為那裡,有著隻屬於你和我孃的記憶!”

“紫澈,就是藍澈的化身啊!”

東方聞思疑惑道:“此話怎講?”“這世間,我見過體型異常高大的人,也見過參天樹,見過入雲峰,可藍澈養過那麼多蝴蝶,我卻從未見過如此巨大的蝴蝶,所以我一直相信,我能夠看到這樣一隻特彆的蝴蝶,是因為它是你娘變化而來的,儘管我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它很漂亮,比彆的蝴蝶都要大,它的忽然出現,讓我想起藍澈說過的一句話,她想做一隻蝴蝶!

於是,我便萌生了一個很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我要與這隻藍澈的蝴蝶轉世共生!”“共生?紫魄哥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從我有記憶開始,就一直看見紫澈在你的身邊,我冇見過一隻蝴蝶的壽命可以這麼長,也冇見過一隻蝴蝶會如此忠誠於飼養它的人

也不明白,一隻蝴蝶會對你有多麼的重要!”東方聞思說道。

“因為,她就是我的命啊!”紫魄輕歎一聲,然後轉頭看向漸入黑暗的遠方,“紫澈就是藍澈的化身,隻有共生,才能共死。”

東方聞思恍然大悟:“所以說,紫魄哥哥不死之身的秘密,竟然有關一隻會發光的蝴蝶?”紫魄點了點頭,沉聲道:“藍澈死後,一秀將其火化,並將骨灰裝進香囊中隨身攜帶,而我,偷取了些許,也帶在身旁,並開始四處遊蕩,像是冇了心的孤魂野鬼,我記得有一次,我昏厥在荒漠之中,遇到一黑一白二人,那白衣男子著實有了些年紀,而他身邊的黑衣男子卻年輕俊美,但是,就像一具傀儡一般,不會眨眼,不會說話,我以

為我已經死了,而他們就是鎖魂的黑白無常。”

“是他們救了你?”“他們不僅救了我,還在知曉我的心事後,贈與了我一本無字書,說可以了卻我的遺憾,但唯一的條件是事成之後要毀掉。然後他喚著黑衣男子的名字,荊棘……荊棘……便離開了,離開荒漠後,我用他告訴我的方法,看到了無字書上麵的記載,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等神奇之事。於是,我用藍澈的骨灰,捏製成蝴蝶的心臟,為其傾入我的心頭血,再取出蝴蝶的心臟,將其換上。以心血為契,結成共生蠱,再用一種不會腐爛的藥粉塗抹蝴蝶的全身,令它在黑夜發光,且永遠不會腐爛!這樣,就算身處黑暗,我也能看到它,它會一直陪著我,最後與我同生共死。而我,也終於明白,那個叫荊棘的黑衣男子,就是那白衣老人的傀儡,是他一生放不下的牽掛,所以他與他共

生,在打算毀掉這本無字書的時候,無意間遇到了我,也許是同情我的遭遇,便讓我了卻心願後,再毀掉此書。”

“取出這隻蝴蝶的心臟,那它豈不是已經死了?而它現在,就像是傀儡,像是死士一樣?”紫魄說道:“與死士不同,無字書所記載的共生蠱,更像是一種古老的巫師所流傳下來的邪惡蠱術,取心頭血,曆經九死一生,才能結契,稍有不慎,就會有性命之憂,而想要共生之人,必定要一生一死纔可,但是很多人,會利用此術殘害性命,就因為共生蠱也有殘忍邪惡的一麵,那個人纔想要毀掉吧。而且,很多人不願意這麼做,是因為很難有人做到,能夠同生共死!而紫澈,她並不是傀儡,她體內骨灰做成的心臟,有了我的心頭血,會源源不斷地像一顆真正的心臟供給紫澈鮮血,這就是共生蠱的神奇所在,即便我被人刺透心臟,紫澈毫髮無損,我的身體就會複原,**記載,心血者,即為寄生,蠱者,即為共生,所以,我受了傷,紫澈不會有事,但是紫澈受傷,我就會受傷!雖然每一次我的傷痕都會恢複,但是等我油儘燈枯的那天,所有受過的傷,全部都會凝聚在一起,成為一種疼痛,冇人挺得過去,也就是說,等我壽命將近

並非老死,而是會被活活痛死。”

東方聞思心疼的說道:“取心頭血的時候,紫魄哥哥,你一定很痛苦吧!”

“這世間,在冇有比失去藍澈更痛苦的事了!”紫魄輕輕一笑。

“原來,紫魄哥哥你的不死之身,其實是因為你與紫澈共生啊!真是冇有想到,這世上,竟有共生蠱這樣神奇的蠱術!”紫魄說道:“起初,我以為紫澈隻是與我結締共生蠱的緣故,所以它像是通了人性,總是不離開我身邊半步!後來,我才知,共生,便不可離,就像贈予我無字書的那兩個

人形影不離一樣,紫澈也不能離開我身邊太久,否則心血會停止流動,像是心與心之間,被阻隔起來,到時我們都會死!”

東方聞思有些擔憂的問道:“這太冒險了,紫魄哥哥,你該把紫澈藏起來,或是貼身守護,我好怕她會受傷,連累到你!”

“誰又會在乎一隻蝴蝶呢!”紫魄笑道,“放心吧,十幾年了,冇人在意過!”

東方聞思輕歎道:“難怪我也好喜歡紫澈,原來,她的身體裡,也有我孃的一部分!”

說著,便有些疲憊的將頭靠在紫魄的肩膀上,卻覺得他的身體比琉璃密室裡的寒石床還要冰冷。

遠處一隻泛著紫色光芒的蝴蝶緩緩飛來,在這入夜的灰暗中,像是被點燃的希望之火。

“丫頭,我的蝴蝶回來了!”東方聞思看得呆了,她緩緩抬起頭來,視線不肯從蝴蝶身上移開,從前就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在這夜裡看到紫魄的蝴蝶,她都覺得有些哀傷,唯美,現在她終於明白了

它有孃親的骨灰,紫魄的心血。

紫澈緩緩地飛落在紫魄的手掌心上,東方聞思用指尖輕輕的撫摸著紫澈的翅膀:“紫澈回來了,該是他們就快來了!”天邊響起一陣悶雷聲響,紫魄摸了摸東方聞思的頭:“這一次,免不了又是一場死彆生離了,丫頭,你還能休息一會兒,去吧,我會守護曼陀羅,守住屬於你的曼陀羅宮!

”衣服滑落而下,東方聞思看到紫魄的手臂上滿是傷痕,她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隨後她的眼神便滿是堅定,她站起身,寒風吹起她的長髮,淩亂的飄散著,她抓緊自己身

上的衣帶,神情溫柔而又認真:“紫魄哥哥,你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神。無論你殺過多少人,做過多少錯事,在思兒的心裡,紫魄哥哥就是時間無二的神。”說完便跳下城牆,回身仰起頭看著紫魄,甜甜一笑,雖有些苦澀,卻好似最純潔的花一般惹人憐愛,是讓人不惜失去生命也要守護的笑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希望這次

交戰後,事情會往我們希望的方向轉變!”

“不遲,明年今日,這裡一定會成為你的家,紫魄哥哥答應你。”

東方聞思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紫魄的視線裡,他纔回過頭重新仰望天空,紫澈很乖巧的落在他的肩膀上,有節奏的扇動著翅膀。“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年複一年,日複一日,我守在這曼陀羅宮,曾經都是為了你,藍澈……”撫摸著紫澈的翅膀,紫魄滿足的笑著,卻透著一點感傷,“但是現在,我有了想要拚儘全力守護的人,我會為了丫頭,把曼陀羅宮從白之宜的手裡奪回來,你放心,你的家,亦是我的家,你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哪怕,你從未將

我在你心上存留過半點位置,我也會向你起誓,此生,不負!”

紫澈落在紫魄的唇邊,似是親吻他的唇,又似是告彆,似乎有了不好的預感,不是她離去,就是他離去,抑或,一起離去。

烏雲密佈,已再無半點繁星,連老天爺都想用眼淚,洗刷即將的罪孽廝殺。

隨後,紫魄起身,飛下城牆,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脖子,而紫澈在他的身邊不住的徘徊著。

就快開始了。

天邊再次響起一道轟隆雷聲,隨後便像之前一般,幽靜無恙。

而一直躲在暗中的重雲,膽戰心驚。

他本前來曼陀羅宮,是向白之宜稟報八大門派秘密襲擊之事,但卻有人捷足先登,而那個人,竟然比自己最先知曉,定是常歡提起過的盟主堂裡的內鬼。

他本想追蹤那人,那人卻十分警惕,剛出玄冥殿就冇了蹤影,他隻好離開曼陀羅宮,卻發現這驚人一幕。原來,紫魄的命門,是他身邊那隻會發光的蝴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