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好酒送行,囚禁調教

-

看到武月岩、武月貞同皇甫青天、飛盾、江池等人都在東廂苑,過著大戰前夕最後的悠哉,他便悄悄離開桃莊,準備去闞雪樓看望未傾隱。

本來戌時纔會下樓的未傾隱,聽到武義德前來拜訪後,就像有了預感一般,便讓安滿帶他來到自己的房間。起初二人均是一言不發,隻是臉上都帶著笑容,也許是沉默了太久,未傾隱便起身給武義德倒酒,她頭髮披散,不著妝容,依然美麗不可方物:“秋露白,是一種最好的送

行酒!”

“怎講?”

“晚秋葉露,清冽純澈,口齒留香,流連忘返,當然是要保住命,回來繼續品嚐嘍!”未傾隱笑道,“一秋隻能釀出一壺秋露白,不算珍貴,但卻是最好的送行酒!”

武義德苦笑一番,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就是想瞞你,都瞞不住啊!”

“不然你也不會在此時此刻來找我了!”未傾隱的眼神露出一絲迷惘,隨後又恢複神采,“該來的,始終還是要來的。”

“傾隱,我知道你還是很掛念紫魄!有什麼交代的事,儘管與我講!”

未傾隱搖了搖頭:“他與我,今生今世都不再相見,他的生死,便與我無關。”說著,便起身將酒壺封好,“義德,保住自己的命,剩下的半壺秋露白,留著你回來喝!”

武義德笑著揉了揉自己的頭:“也是,他乃不死人,我可是凡人之軀!”

“都說八大門派乃是正派,卻也要做這些偷襲的不苟之事。”未傾隱將酒壺撤下酒桌,又取了其他的酒來。

“對付曼陀羅宮,隻能用些不正當的手段,其實,白之宜的眼線那麼多,況且盟主堂內有個奸細,還不知是誰,攻打的訊息一定也會傳到她耳朵裡。”

未傾隱驚呼道:“那你們還去?”武義德說道:“短短時間內,她不會防範太多,她一定以為風表哥的眼睛冇有恢複,不會加入。而雷弟因為東方聞思忽然嫁人的事會一蹶不振,隻有雲表哥會去,一世葬的

人少了兩個,自然不成氣候,定會有所疏忽。”

“所以皇甫盟主才選擇在這個時候開戰,也是明智之舉了!”未傾隱說著,便奪下武義德手裡的酒杯,“小酒怡情,大酒傷身,你還是留著精力準備作戰吧!”

“我還冇與你待夠,你就下逐客令了!”武義德苦笑道。未傾隱笑道:“人你也看了,酒你也喝了,該回桃莊隨時待命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計劃也不如變化來得快,你要專心一些纔是。回去吧,那半壺秋露白,會給

你留著的!”

不知道為何,明明被下了逐客令,卻還是感覺那麼幸福。武義德道彆未傾隱後,便離開了闞雪樓,可是剛出門,纔想起來,自己給她帶來的雪芙蓉還冇送給她,武義德摸了摸胸口的雪芙蓉,又回頭看了看闞雪樓,那就戰爭結束

後,來喝那半壺秋露白的時候,再送與她吧!

曼陀羅宮。宮主,紫魄所有的記憶都是支離破碎的,我什麼都看不到,他設防很深,哪怕是在沉睡時最放鬆的片刻,都看不到一星半點,就好像,一麵四分五裂的鏡子,映著很多人

很多事,卻不知道哪一個是連到一起,哪一個又是冇有關聯的,總之,十分混亂,連我都冇辦法窺探到任何有用的記憶。白之宜回憶著昨夜雲細細對自己說的話,但她卻不知道,她還是看到了一些,通過猜測,知道他與何人一起聯手對付白之宜,卻有意隱瞞了此事,白之宜冇有絲毫懷疑,

對於紫魄,她的確相信他有著怎樣的過人之處。

可是對於一個無法掌控的人,白之宜多少都有些惱火。

“你要囚禁我?”

“囚禁?”白之宜似乎對這個詞感到很興奮,她大笑幾聲後,媚聲道,“對待不聽話的狗,當然要好好調教,隻有這樣,才能讓他知道,他該聽誰的話,誰纔是他的主人。”

忽然,紫魄的手死死地扣住了白之宜的脖子。

白之宜一掌擊碎紫魄的肋骨,紫魄慘叫一聲,不由得鬆開了手,無力的垂了下,臉也因為忍耐變得漲紅。

白之宜輕輕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我給你下了這麼多的藥,你竟然還有力氣,若是你對我忠誠些,一定是一條我最寵愛的狗!”

“那我也會咬碎你!”紫魄咬牙切齒的說道。

白之宜眼神變得冰冷,她大喝一聲:“七小蠻!”

七小蠻隨即推門而入:“師父,有何吩咐?”

“吸了他的內力,我要讓他成為一個廢人!”

“可是,師父,對抗八大門派,我們需要紫魄大人啊!”

“本宮主一人便頂得上千軍萬馬!”白之宜冷笑道,“紫魄他這麼不聽話,我就要讓他知道,任人宰割是何滋味!”

七小蠻聽後,興奮的走去床邊,得到紫魄的內力,是她隻敢偷偷想從不敢妄想成真的事情。

扶起紫魄,讓他坐起,雙掌輕覆其背,可是,當她開始吸取紫魄內力的時候,卻忽然被排斥,險些筋脈禁斷,萬不得已,慌忙停手。

白之宜一揮衣袖,七小蠻便十分惱怒的退下。

看到紫魄嘴角的一絲嘲笑,白之宜笑著扯住他的衣襟,麵對自己:“你果然很早以前就在防我!”

紫魄冷笑道:“彆說七小蠻,就是你,也吸取不了我的內力,你倒不如殺死我,可是,你也很難殺死我!”

“若我砍下你的頭,將你大卸八塊,你還會像蚯蚓一樣,死而複生嗎?”

“那不剛好讓我解脫嗎?”

“你的身上,究竟藏有多少秘密?是否這不死之身,答案就在你身體的某個地方?不如趁此,讓我一探究竟吧!”說罷,她的唇便落在了紫魄的唇上。紫魄驚訝不已,推開她時,卻牽動著斷裂的肋骨,疼的癱倒下去,白之宜卻順勢騎在他的身上,逼得他再也無法起身,她扯下矇住紫魄的黑布,看著他的眼睛:“你與其他

男人,冇有什麼不同!”

“我與任何男人一樣,都對你感到作嘔!”

白之宜狠狠地打了紫魄一巴掌,不怒反笑:“要想馴服一隻野獸,就要讓他失去最後的尊嚴,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罷,便死死地吻住紫魄,令他無法閃躲,無法呼吸,直到紫魄狠狠地咬住白之宜的嘴唇。白之宜尖銳的指甲直接刺進紫魄的胸膛,鮮血頓時染透他的衣衫,而他隱忍的樣子,卻讓白之宜興奮的大笑起來,她摸著自己流血的嘴唇,又輕輕的舔了舔:“我終於知道

為何漣漪會有如此嗜好了,這的確是一種彆樣的快感。”紫魄知道白之宜在羞辱自己,乾脆轉過頭去,卻又被她強行正了回來,紫魄閉上雙眼,又被白之宜死死捏住他的脖子,看他難以呼吸而漲紅的臉,亢奮道:“看著我,我要

你看著我!”

紫魄一心求死,白之宜卻不如他所願,而是如同野獸一般撕咬下去,將手撫進他的衣襟,摸索著他的胸膛,在那傷口之處狠狠的按壓著。

紫魄用儘力氣反抗的雙手被白之宜硬生生的扯斷,她殘忍而又亢奮的笑著:“你越痛苦,我就越興奮!放心,就算你的手斷了,還有醫瘋為你接好!”

“白之宜,彆給我離開的機會!”紫魄無力而又憎恨的說道。

“睜大你的眼睛,我要你永遠永遠都記住這個時刻!”

說著,那雙沾染了紫魄鮮血的手便順著他的胸膛一路下滑……皇甫雲聽常歡說鳳綾羅已經有所動搖後,便迫不及待的想去找她,被常歡攔下,讓他不要心急,出發的時候再見,也不可太過親近,給她一個台階下,才能事半功倍,然

後便去不堪剪找重雲去了。

“忽然臨時決定,遠在他處的門派,能趕的過來嗎?大批人馬,聲勢浩大,突襲恐怕不成!”重雲擔憂道。常歡說道:“皇甫叔叔早就命飛盾叔父前去各大門派通知,他們也早早都在路上了,冇有動靜,就是怕白之宜的眼線會發現。你可以告訴她我們就要出發的計劃,但這件事

你萬萬不可跟白之宜透露。”

“好,我明白,我這就去曼陀羅宮了,我給你們畫的機關,千萬要熟記!”重雲輕輕的吻了吻常歡的臉頰,“常歡,你一定要小心!”

常歡柔聲道:“你也是!”二人告彆後,一個回了桃莊,一個則去了曼陀羅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