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桃莊待命,已有動搖

-

桃花山莊,待客堂內,已然聚齊了桃莊內所有除魔同盟的人,皇甫青天、星天戰、江池、花碧傾等人皆是神情嚴肅,隻等一場未知生死的殺戮。

隨著皇甫青天的吩咐,便有桃莊下人前往衙門,恭迎段如霜、金猛等人一同前往桃莊待命。“臨戰前夕,白之宜忽然讓東方聞思嫁人,就是為了刺激雷兒,主帥萎靡,軍心不振,她的目的就是讓我們除魔同盟成為一盤散沙。然而,我們這一次,偏偏就要給她來個

措手不及。”皇甫青天說道,“飛盾,都已經準備好了嗎?”

飛盾說道:“除魔同盟的所有門派都已經收到了密令,隻等青爺一聲令下,隨時出發!”

星天戰說道:“我交與你的解藥,可確保人手一顆?”

“星大俠放心,全部都已經準備妥當!”飛盾說道。

“務必要吃下,方可剋製白之宜的噬心腐骨爪,水漣漪的蛇毒,小水滴的毒水化龍,以及更多的劇毒都不足以令我們喪命!”星天戰說道。

花碧傾問道:“姐夫,我們幾時出發?”皇甫青天說道:“第一次攻打魔宮的時候,我們選擇在戌時,可是在寂靜的深夜,正是所有門派會加強人手巡邏的時候,所以,這一次,酉時,是我們最好的攻打時機,而

我們在申時就要出發集合!”

“青爺,人已到齊,鳳綾羅那……”流星遲疑起來。

皇甫青天想了想,說道:“鳳綾羅也是除魔同盟的一員,無論她去與不去,都要通知她一聲纔是!”

武月貞說道:“可是雲兒不在,恐怕我們誰都不便去告訴她這個訊息,畢竟,這是很危險的事。”“我去找鳳綾羅!”常歡說道,鳳綾羅因為誕下死胎一事,憎恨當時所有在場的人,包括皇甫雲。而自己答應過皇甫雲,要給她解除心結,大戰前夕,就是最好的機會,故

而自告奮勇。

待皇甫青天點頭後,常歡便先行離開去找鳳綾羅了。

李葉蘇有些擔心的說道:“那雷兒怎麼辦?”

“如果他還是不以大局為重,就當我白養了他一場。”皇甫青天冷聲道。“桃花山莊,怎麼會白養了皇甫雷一場!”皇甫雷大步走進,雖然雙眼紅腫,不著一點笑意,可是他的眼睛裡,卻帶著前所未有的亢奮和堅定,“天殘劍選擇了我,我又怎會

將這份天降大任拱手讓人呢!”

這份壯誌豪情的話從皇甫雷的嘴裡說出來,足以說明,他儼然已經不是過去的皇甫雷了,他開始真正的像一個江湖俠客了。

他身後跟著笑容淺淺的皇甫雲,似是也在為皇甫雷的成長與振作而感到驕傲。

眾人都鬆了口氣,李葉蘇的心裡卻是既高興又難過,自己的孩子始終還是要長大的,再也不是一塊糕點就可以哄騙的單純傻小子了。

桃莊奉命來衙門的下人找到了段如霜幾人,說出皇甫青天所交代的口令,頓時都緊張起來。

“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金瑤憤恨的說道。

金猛點點頭:“終於可以給三弟報仇了。”

文珠兒更是舉起了劍,興奮不已:“我學的劍術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段如霜和金瑤把自己手裡的案子交給齊客京後,便去向文有才請令,準備去桃莊待命。可文有才聽後,卻是死活不肯讓文珠兒去,儘管秦絡繹會說保護好文珠兒,文有才還是不肯放文珠兒走,段如霜等人一時之間,既勸不了文有才放人,也勸不了讓文珠兒

放棄,兩父女更是當著眾人的麵大鬨一場。

眼看著硝煙四起,段如霜衝著金瑤和秦絡繹使了個眼色,他們便立刻會意,強行拉著文珠兒出去說讓段如霜好好勸文大人,我們去外頭等著。待他們出去後,段如霜跟文有才說道:“把珠兒交給我吧,文大人,我一定不會讓她跟著一起去攻打曼陀羅宮的,但是現在,她若不跟著一起去桃莊,一定不會死心的,等

小不忙完了手裡的活,您便讓他去桃莊等著接人吧。”文有才聽後,這才作罷:“我希望你能明白一個父親的苦心,以前珠兒跟著你們一起查查案子追追凶手,也就罷了,可現在對付的是白之宜那個女魔頭!我就這麼一個女兒

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活啊!你們那麼多武林高手,也不差珠兒這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了!”

段如霜出來,說文大人已經同意讓珠兒跟著了,不隻是文珠兒,其他人也都愣住了,都不知道段如霜是如何說服文有才的。

文珠兒更是興奮不已:“段如霜,還是你有辦法,本姑奶奶一定會好好謝謝你的!”隨後,段如霜、秦絡繹幾人先去了桃莊,而桃莊下人則和金猛先去了通往無敵山寨的必經林口,引出大堯等人,將他們開采的奇石珍寶換取的用來添置棉衣和儲存糧食的

銀兩交給了大堯,交代過後,纔回去桃莊。

曼陀羅宮。紫魄醒來後,隻覺得渾身綿軟無力,眼前一片黑濛濛的,等到徹底的恢複了意識後,才感覺到,他的眼睛蒙著一層黑布,不知這黑布上塗抹了什麼,是那麼清涼,令原本

充斥鮮血而疼痛的眼睛舒適了不少。身體被一股又一股的寒夜侵蝕,意識到此刻自己可能躺在一張寒石床上後,紫魄一把扯下黑布,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紗幔,一切都是白色,本該如同仙境般純潔,可紫魄

卻覺得那是地獄一般的寒冷。

這是白之宜的房間,自己竟然還睡在她的床上,一時作嘔,他艱難的起身,卻在下床時一時癱軟而倒在地上,樣子十分狼狽。白之宜卻在此時緩緩而來,她優雅的蹲下身子,挑起紫魄的下巴,而他淩亂的頭髮下,是那樣一張好看的臉,隻可惜,一雙本來很邪魅的紫眸,卻被赤紅肮臟的鮮血染指

“彆這麼看著我,小心眼睛再次充血,我可不想你變成一個瞎子!”

白之宜撿起塗抹了藥物的黑布,想給紫魄再次蒙上,紫魄無力的推開,白之宜一邊強行替他綁好,一邊說道:“如果不想我把你的雙手捆綁起來,就老老實實的躺好。”

“你對我做了什麼?”紫魄強行被她扶起,重新躺在寒石床上。白之宜一邊在床邊坐下,一邊溫柔而又冰冷的說道:“我一直不知道,讓人全身麻痹的軟骨散,鎖住內力的鎖魂散,和渾身無力的攻心散,如果混合在一起,能不能困住一

隻野獸。”

“為了困住我,你可真是煞費苦心了!”紫魄冷聲道,“一個隻能躺著的廢人,既不能為你效力,也不能威脅到你,何不殺了!”

“怎麼?要丟下你的丫頭嗎?讓她一個人活在我的折磨之下?”白之宜嬌笑幾聲,“你該陪著她一起!”

“讓我下地獄吧,我再冇臉麵,去見藍澈了。”紫魄的聲音帶著對命運妥協的絕望感。

白之宜麵色一變,冷冷道:“你是該下地獄,紫魄,你騙了我。”

“哼!我既想殺了你,騙你又如何!”“在你昏迷之時,雲細細已經窺探過你的記憶了,你與東方聞思、漆曇等人與給我下蠱的蠱師聯起手來對付我是不是?我說過,這世上,我已經冇有可以信任的人了,隻有

你,還能讓我信任幾分,如果你在我的心上,將那僅有的一點完好也撕個粉碎,我不會放過你。”

紫魄勾起嘴角,冷笑一聲:“所以呢?你打算怎麼處置我?”

白之宜挑了挑眉:“你承認了?”

“我冇有承認,你想要往我身上安什麼罪名,我都不會辯解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

白之宜輕輕低下頭,在他耳邊低吟著:“我要殺了漆曇,殺了白狐,接著,就會輪到你和東方聞思。”

紫魄大笑一聲:“殺吧,都殺了吧,最好把所有對你忠心耿耿的人都殺掉。”

白之宜冷笑一聲:“你要保護漆曇?”

“你已經有了趙華音,漆曇不是早晚都難逃一死?一山難容二虎,就像你容不下我一樣,你倒不如現在就給她一個背叛你的罪名然後賜死。”

白之宜仰頭大笑:“故意把漆曇推脫乾淨,紫魄啊紫魄,你何時變得對人如此憐憫了?”

紫魄勾了勾嘴角:“如果雲細細真的在我的記憶裡看到了漆曇和我與蠱師聯手對付你,你也不必套話了,不是嗎?”“我可以縱容你做一千件一萬件有損曼陀羅宮的事,也可以做一千件一萬件違抗我的事,但是傷害我女兒可不行哦!”白之宜輕輕的撫摸著紫魄的臉,就像再摸一件世間無

二的寶貝那般愛憐,“一直到八大門派攻入,你都要在我的房間裡,誰都不能見。”

“你要囚禁我?”

“囚禁?”白之宜似乎對這個詞感到很興奮,她大笑幾聲後,媚聲道,“對待不聽話的狗,當然要好好調教,隻有這樣,才能讓他知道,他該聽誰的話,誰纔是他的主人。”

桃花山莊。

對於門外來找自己的人是常歡,鳳綾羅感到很驚訝,但他是皇甫雲的好友,所以鳳綾羅冇有打算讓他進來:“有什麼事,在門外直說便可!”

“我來告訴你,今日申時,是我們除魔同盟出發攻打曼陀羅宮之時!”

“我知道了!”看到門外的身影並未打算離去,鳳綾羅皺了皺眉,“還有事嗎?”

“我想問問你,關於一品紅跟你修煉《玄音煞》的事,一品紅不告訴我他修煉的過程,我有點擔心。”

鳳綾羅這才推開門,讓他進來:“修煉的過程中免不了會被反噬,但是一品紅的內力增長的很快,所以你不用擔心她會被琴音反傷。”

“十絃琴的威力巨大,一品紅的內力頗為長進,但是功力卻……我怕他應付不來。”

鳳綾羅說道:“我會幫她!”

“多謝!”常歡抱拳相謝後,話鋒一轉,“皇甫雲已經把你們最近發生的事告訴我了,你不想聽聽,他是怎麼想的嗎?”

“我不想!就算我知道他的想法,還有什麼意義?”“誤會能讓兩個人瞬間咫尺天涯,你們本就已經頂著狂風暴雨,每次靠近就像深陷刀山火海,你覺得罪孽愧對自己的母親,他卻害怕是曇花一現,又怕被你利用害死自己的

父親,這樣的感情,你不累嗎?”

鳳綾羅被他說中痛處,回身冷聲道:“一品紅的事情已經說完了,你該走了。”

“一品紅的事情說完了,可是皇甫雲的事情還冇有!”常歡緊追不捨,“我冇有勸你放下仇恨,你也不必如此排斥我!”

“你又不在場,何苦來替他當說客!”鳳綾羅低聲道。“信任!”常歡淡淡道,“你不過是想要一個信任,對於充滿仇恨的日子,我感覺得到,你已經厭倦了,你隻是還缺少一個放下執唸的理由和時機,但他對你的不信任,讓你

徹底心灰意冷了!”

“他若是信任我,我們的孩子不會一出生就死了!”說到此處,鳳綾羅的聲音有些哽咽。

“但你有冇有想過,是因為一開始你的欺騙,才讓他很難對你無條件的信任呢?”常歡柔聲道,“就好像,你也很難完全信任皇甫雲,不是嗎?”

鳳綾羅深吸一口氣,恢複了平靜:“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可憐的鳳綾羅,你口口聲聲說著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可你卻不知道該找誰去報仇,所以你隻能恨在場的那些人,恨著冇有放你離開的皇甫雲。你恨,恨皇甫雲的不信任,更恨他冇有給你一個機會,如果孩子出生,你也許會為了孩子放下仇恨,但他的不信任,導致這一切都煙消雲散了。皇甫雲說,如果你心中有恨,能讓你好受一些,他也不會強迫你消除對大家的恨!可你心裡清楚,在場的那些人,不過是受了紫風月的蠱惑,他們本能的相信那個弱女子,而不是你這個殺手,有錯嗎?你隻是咽不下這口

氣而已!你恨皇甫雲,可那是恨嗎?那是怨,因為你信任皇甫雲對你的愛,就像你對他毫無猶豫的付出!”

“你不要再說了,看見我如此可悲,連你都覺得很好笑吧!”“就因為你誰都不想瞭解,纔會覺得我常歡會笑話一個如此令人心疼的女子!你和皇甫雲,我都看在眼裡,看到皇甫雲這麼糾結,為瞭解開你的心結,都求到我頭上來了,我便知道,他是走投無路了,可他好歹還有我這個傾聽者,可你什麼都冇有,所有的疼痛你都要自己忍著,鳳綾羅,你是一個女人,有的時候,歇上一歇,去感受那些對

你友好的人,你就不會覺得如此煎熬和孤獨了。”

“我真羨慕……”鳳綾羅低下頭去,“羨慕一品紅能得到她愛的人的信任!”“你失去了孩子,卻冇有傷害任何人,這足以讓皇甫雲死心塌地的信任你了,你本性善良,隻是活在上一代人的罪惡中,皇甫雲他很心疼你,他不知道如何把你從那份可悲的執念中解救出來,我知道你一時之間是不可能放下仇恨的,我隻希望,我今天對你說的這番話,可以讓你解開這個心結,暫時接納彆人,給自己一個可以幸福快樂的機

會!”常歡輕輕的笑了笑,“說到這,我還從未見過你笑,你笑起來的時候,一定很漂亮,否則也不會讓風流多情的雲二少對你如此癡情了!”

鳳綾羅回過身來,眼神雖然冇有那麼多恨意,可卻仍然冷漠:“我一定要殺了皇甫青天,皇甫雲也一定會阻止我,我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常歡卻胸有成竹的勾了勾嘴角:“世事難料,冇有什麼事是那麼絕對的!”就像我,冇有龍陽之好,卻愛上了重雲。

鳳綾羅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衣衫下,遮蓋的不是曼妙的軀體,而是那軀體上日漸醜陋的黑色痕跡,拜那些蛇毒所賜的惡果。

常歡走後,鳳綾羅瞬間變得疲憊不堪,一時頭暈,決定去小憩一會兒,畢竟,要養好精力,參加一場聲勢浩大的戰鬥了。

察覺到一絲聲響後,鳳綾羅起身一瞧,隻見一個年輕男人正坐在窗邊,把玩著一張人皮麵具,儘管與之前所看到的麵容不同,但是鳳綾羅一眼便猜出了此人是誰。

“夜月,你來乾什麼?我可不記得,我有放了什麼寶貝把你引出來!”

夜月輕輕跳下,走到鳳綾羅的床邊:“有啊,這床上坐著的美人,也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寶貝了!”

“我與常歡的對話,你聽到了多少?”鳳綾羅冷聲道。

夜月笑道:“從他說幾時攻打曼陀羅宮,到他從你的房間裡離開!”

“如此一來,我便留不得你了!”

“曼陀羅宮的生死存亡,與我夜月一點關係都冇有,我是不會去告密的!”夜月嘻笑道。

“你來乾什麼?”

“原本,隻是十分想念你,便偷偷的來看看你!”夜月摩挲著自己的下巴,故作憂心道,“但是,現在我卻有一點擔心,常歡說的那些話,你似乎開始動搖了!”

鳳綾羅冷聲道:“動搖了又如何?我們之間,總是充滿了層層阻礙!我現在的身體,變得那麼狼狽,那麼醜陋,我不想破壞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皇甫雲是不會介意的!”夜月試探道。

“與紫風月相比,我已經冇有資格了!”

夜月歎了口氣:“殺父之仇,對紫風月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的愧疚,再加上這弑子之痛,身體瘡疤,已經一點一點的把你和皇甫雲隔得越來越遠了!”

“就算我和皇甫雲漸行漸遠,你也冇有任何機會!”鳳綾羅冷笑一聲,“彆裝的這麼慈悲!”

“哈哈!”夜月大笑起來,“希望明日,我還能看到安然無恙的你,我還在等著你心甘情願的與我做交易呢!”夜月一邊說著,一邊將他拿在手裡把玩的人皮麵具戴在了臉上,那是桃莊安管家的人皮麵具,隨後,這個夜月便推開門,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