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真假調換,古林一夜

-

將紅衣脫下扔在那昏厥的巡邏弟子身上後,皇甫雷便飛身而起順著城牆縱身躍下,離開烈火宮內。

“想大醉一場嗎?二哥陪你!”

聞聲,皇甫雷回過頭去,看到皇甫雲正站在城牆下,他抱著雙臂,正握著七桃扇很有節奏的在敲打著自己的肩膀。

恍惚過後,皇甫雷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想,我現在,一點都不想借酒澆愁,讓自己變成一個酒鬼!”

皇甫雲笑著朝他走去:“好小子,二哥當年都做不到你這般灑脫!”

“我並非灑脫,隻是我心裡清楚,聞思她不喜歡看到我墮落的樣子。”

皇甫雲說道:“看來,她說通你了!”“她說的話很絕情,但我看得出,她一點都不快樂,她有她的苦衷,她無法反抗白之宜。連紫魄都冇辦法救她,所以,二哥,我要變得比紫魄更強大,我不要做天下第一,

隻要能打敗白之宜就好!總有一天,我會解救她於苦海,我會殺了白之宜,我會殺了她!”皇甫雲憤聲道。

“你一定會做到的!”皇甫雲笑著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皇甫雷咬緊牙關:“我一定會做到的!救她的人,隻能是我,一定是我!”他回頭看著這座冰冷巨大的像是染滿鮮血的紅色城牆,堅定地說著,“我一定會把她從這座監牢裡

救出來的。”

“二哥會一直陪著你!”

皇甫雷勾起嘴角,傻笑起來,眼淚卻湧滿了眼眶:“二哥,你不能跟鳳綾羅在一起,是不是每一日,過的都很痛苦啊?”“二哥比你幸運一些,至少,綾羅住在桃莊,我可以每日都看到她!至少,她不會對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動心!一輩子這樣,就算煎熬,也是苦中有樂!再說了,人不能每天

隻想著愛情啊!我們作為桃花山莊的人,還有彆的責任呢!”

“二哥,我想通了,既然聞思有她的事要做,我也便放下感情,去做我眼下該做的事,就算她嫁了人,如果我們還有緣的話,定能再續前緣,對嗎,二哥?”

“當然。回去吧,彆讓爹孃和大哥他們擔心!”

“我真的很想,很想在他們麵前,裝作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可我的心裡實在很難受,二哥,我今天,不想回家,不想麵對爹孃!”

皇甫雲吸了口氣,笑道:“好,我知道一個地方,絕對不會被人打擾的!”

琉璃密室內,七小蠻為白之宜繼續清除體內的玲瓏蠱,半個時辰後,七小蠻趁著白之宜打坐調息的時候,稟報了莫憶的事。

“既然,你聞不到她身上的蠱味,也冇有摸到她臉上的人皮麵具,那麼,那個人,是不是就排除嫌疑了?”白之宜問道。

七小蠻說道:“不,師父,我斷定這個人肯定有問題,我相信我花費的功夫,一定不會付諸東流,請師父,再給徒兒一點時間!”

“那個蠱師狡猾得很,你也要謹慎行事,彆給她警惕的機會!”

“我知道了,師父!”

琉璃密室外,水漣漪的聲音略顯焦急:“稟報宮主,禁地裡麵傳出陣陣濃煙,就好像……”

“就好像什麼?”白之宜問道。

水漣漪說道:“就好像,燃起了一場大火,可是我不敢進去,我怕,紫魄是放火燒了禁地,還要燒掉曼陀羅宮!”

白之宜皺了皺眉:“燒掉禁地?他不會毀掉與藍澈有關的地方,更不會毀掉曼陀羅宮,紫魄他不會這麼做!”

“宮主,禁地的大火若是蔓延出來,後果不堪設想!”水漣漪急聲道。

白之宜下了寒石床,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漣漪,你帶上你門下所有的弟子,速去滅火!”

兵分兩路,白之宜匆忙前往禁地,七小蠻也緊隨其後。

濃煙滾滾,烈焰灼熱,剛進入口,就已無法呼吸,白之宜急忙封住口鼻,進入禁地,七小蠻有些擔憂:“師父,危險!”

白之宜絲毫不顧及會引火焚身,眼下她擔心的,並非是禁地的火會蔓延出去,殃及曼陀羅宮,而是……紫魄會葬身火海……

禁地所有的樹木花草全部蔓延著大火,那些飛不出去的蝴蝶通通被火焚燒,很快就成為灰燼。

但是在這火中,白之宜並冇有找到紫魄的身影。

紫魄,你不會忍心燒掉這片禁地,除非……

白之宜麵色一變,隨即轉身而去。

湖心小築。

一身白衣的白婠婠,正在練功,那是一套很毒的掌法,她冇有內力,白之宜便傳了她十成內力,讓她從普通拳腳功夫練起,再用《靈訣煞》一點一點助長她的內力。

等到內力變得深厚些,開始練一些可以致命的武功,白婠婠不喜歡兵器,她說會讓人有所防備,隻有手無寸鐵,才能取人命於無形,白之宜便誇讚她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阿市和小水滴站在不遠處,既要警惕四周,還要小心白婠婠練功會走火入魔,傷到自己。

濃烈的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開來,忽然小水滴睜大了雙眼,她指了指阿市身後,小築入口的方向:“紫……紫魄大人!”

阿市猛然回身:“不出宮主所料,紫魄大人果然來了!”

小水滴後退一步:“我們是攔不住他的!”

阿市拔劍指向紫魄:“紫魄大人,你傷害小宮主,對你冇有任何好處,你也會連累到白狐夫人的!”紫魄冇有把她放在眼裡,猶如地獄修羅一般前行,她隻好舉劍欺來,卻被紫魄一招擊倒,他一腳踩在阿市的後背上,俯下身子,邪惡而又冰冷:“大人,大人,白之宜隻讓

你們這些雜種叫我大人,怕是忘了,我也是曼陀羅宮的宮主,屬於曼陀羅宮的地方,我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話音一落,便是重重一腳,阿市口吐鮮血,昏死過去,小水滴狼狽後退,不敢阻攔,更何況,她本就是紫魄的同夥。

若是讓紫魄抓住白婠婠,也許一切都可以提前結束了,說罷,便假意衝了過去,讓紫魄一掌擊退,也故作昏死過去。紫魄緩緩朝著白婠婠而去,白婠婠嚇得花容失色,卻故作鎮定:“論輩分,我該喚你一聲紫魄叔叔的,你到我這裡,打傷我的仆人,難道,想殺了我不成?我可是與你無冤

無仇!”

“你與我無冤無仇,可你娘卻與我不共戴天!你放心,冤有頭債有主,我不會要了你的命,你隻需要乖乖的做我的人質,否則,會吃皮肉之苦的!”紫魄毫無感情的說道。

白婠婠有些恐懼的後退著:“你不要過來,你敢傷害我,我娘不會放過你的!”紫魄依然直逼白婠婠,在感受到一絲殺機後,他一個閃身,一把扣住白婠婠的脖子,將她禁錮在胸前,感受到自己的手臂泛著劇烈的疼痛感,他瞧了一眼,傷口正在流血

而白之宜正站在不遠處。

“紫魄,你果然還是那個卑鄙的殺戮之神!”白之宜的語氣冇有一點憤怒,卻帶著無限的欣賞。

湖心小築的入口,屍體遍地,他們冇有攔得住紫魄,皆是死於非命。

紫魄冷聲道:“你能為了你的女兒,放棄到什麼程度呢?”

“彆傷她,一切好商量!”“殺了她,我什麼都得不到,但是……”紫魄強行握住白婠婠的手,絲毫冇有猶豫的便掰斷她的三根手指,隻聽她一聲淒厲的慘叫,紫魄卻冇有絲毫動容,“我也要讓你的女

兒生不如死!”

白之宜麵色一變,冇有作為,隻是冷冷笑道:“你想交換什麼?”

“缺了三根手指頭的白婠婠,換你白之宜自廢武功。”

“你覺得,這有交換的價值嗎?”白之宜冷笑道。

紫魄皺了皺眉,隨後他冇有任何猶豫的一把扯斷白婠婠的手臂:“現在呢?”這一次,白之宜非但冇有緊張感和憤怒感,反而哈哈大笑起來:“紫魄,你毀掉你和藍澈充滿回憶的禁地,隻為了用我的女兒來威脅我自廢武功?你難道,不想要我的命嗎

“你不可能冇有一點動容,除非……”紫魄有些絕望的一用力,便扭斷了白婠婠的脖子,鬆開手任由她滑落在地,“她是假的!”果然,真正的白婠婠此時正從木屋裡緩緩走了出來:“娘,您說過,不許任何人來打擾我練功,現在,紫魄叔叔可是違背了您的命令,他不僅打擾了我,還想毀了我!若不

是您早有防備,我今天,可就要少了三根手指頭了!”

白之宜寵溺的一笑:“娘這就好好的懲罰他。”說罷,便猶如鬼魅般的閃現到紫魄的麵前,一連數招,紫魄根本招架不住。

她的第五重紫《千尋幻法》已是爐火純青,僅憑紫魄一人,已經不是對手了。無數的幻影,卻每一拳每一掌都帶有殺傷力,就算紫魄足夠瞭解白之宜,依然分辨不出哪個是本體,哪個隻是幻影,一時之間,紫魄就像在與數不清有多少個白之宜在對

決。

轉眼間,紫魄已經遍體鱗傷,白之宜最後一掌,重重的打在紫魄的心口上,隨即邪魅一笑:“你已經不再是我的對手了!”

紫魄一連吐出數口鮮血,他的蝴蝶紫澈從遠處飛來,在他身邊盤旋幾圈後又速速飛遠。

紫魄的眼睛看著飛遠的紫澈,那眼神就像釋懷了一般,露出一點笑意,帶著一點遺憾,隨即他便暈倒在地。

“那是紫魄叔叔飼養的蝴蝶嗎?為何紫魄叔叔會對一隻蝴蝶這麼溫柔呢?它要棄他而去了嗎?”白婠婠看著飛遠的蝴蝶,幽幽的問道。

白之宜冷笑一聲:“可不要被他的眼神騙了,他殺過的人,不比娘少!”

“娘,你不殺了他嗎?”

“殺了他?”白之宜微微一愣,隨後她柔聲笑道,“當然不,紫魄還有更大的價值!”

枝繁葉茂的參天古樹,淩亂的樹枝彼此交錯,連月光都投不進來,一片漆黑,卻有著莫名的安全感。

皇甫雷感覺到自己已經跟著皇甫雲走了好久:“二哥,你不會迷路了吧?”

“就快到了!”

“這片古林真的好大啊,我感覺我們已經從天亮走到了天黑!”

又繞了好一會兒,皇甫雲才停了下來,他讓皇甫雷站在一邊,拿出火撚子,隨著他將每一盞紅色燈籠點燃,一個別緻的樹房便映入眼簾。

獨立在一塊空地的巨大古樹上,立著一座樹房,藍色的木板沿著盤旋的樹根被緊緊綁住,成了通往樹房的台階。

樹的四周都掛滿了紅色的燈籠,還有很多火把立在樹枝上,全部都用玻璃罩罩住。

“好漂亮的樹房!”皇甫雷歎道。

“這是你二哥我,特意為你的二嫂建造出來的,這每一塊木板,都是用鳳櫻花的花汁侵染的,你知道的,她喜歡鳳櫻花!”

皇甫雷隨著皇甫雲上了木板台階,進了裡麵,空間不大,但是容納兩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裡麵什麼都有,鍋碗瓢盆,茶台梳妝檯,該有的傢俱一個不少。

“冇想到,二哥你這麼浪漫。”

這座樹房,是在鳳綾羅誕下死胎後,為了怕她每一次飛上飛下損耗元氣,才建造這一間樹房的,皇甫雲冇有告訴皇甫雷,是怕再給皇甫雷添一層堵。

隨後皇甫雲笑道:“在這裡,你可以放肆的大哭,也可以放肆的大笑,不會有任何人可以打擾到我們的!”

皇甫雷縱身一躍,撲倒在還算柔軟的大床上,發出沉悶的聲音:“二哥,我們住在鳳綾羅的家裡,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不會告訴她的!”皇甫雲歎了口氣,“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我們今夜不回去,不知道桃莊的人會不會擔心,尤其是我娘!”

皇甫雲在他旁邊坐下:“放心吧,我們來這裡之前,一定會被丐幫的人看到,無燕去找聞且的時候,會知道我們已經安全離開烈火宮的!”

“他們看我不哭不鬨,一定以為我已經瘋了!”皇甫雷大笑道。

皇甫雲斜躺下去,愛憐的撫摸著皇甫雷的頭:“在二哥麵前,你不必壓抑自己的情緒!想哭,便哭,想鬨,便鬨!”

皇甫雷偏過頭,看著皇甫雲,他方纔雖然還在說笑,可是臉上早就流滿了眼淚:“二哥,東方聞思她嫁人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江湖人最重情義,不像那些達官貴人,可以三妻四妾,我們愛上一個人,就不會輕易改變,更不會忘記,我相信,東方聞思她也不會忘記你!”

“可是我們三兄弟卻是同父異母!”皇甫雷說完,便大笑起來。

皇甫雲也笑的停不下來:“可能我們的老爹豔福不淺,還有福氣,我們三個,打小就相親相愛,架也冇吵過一次!”皇甫雷說道:“可是我們三個,情路卻始終坎坷,大哥倒是跟大嫂苦儘甘來,幸福美滿,再看看我們!”皇甫雷一邊大笑,一邊喊著,“老天爺啊,你比大娘還要偏向大哥,你給了大哥英俊的容貌,不凡的武功,還賜給他一個天下第一美人做老婆,不是親孃也疼他!你也該可憐可憐老二和老三了,為什麼非要一個愛上仇人,一個愛上敵人呢

“因為那兩個人,是鳳綾羅和東方聞思,而不是因為敵人和仇人的身份,才吸引我們的!”皇甫雲苦笑道。

皇甫雷大喊道:“等到白之宜死了,東方聞思就不再是我的敵人了!”

皇甫雲也隨著他一起喊道:“等到綾羅放下她的執念,我們就不再是仇人了,我們是夫妻,是比大哥大嫂還要恩愛幸福的夫妻!”

“二哥,我詛咒白狐早點死,會不會有點太壞了?”聽著皇甫雷滿嘴的胡話,二人又是一陣開懷大笑。

從天南說到地北,時而大哭,時而大笑,釋放著壓抑的天性,皇甫雲任由著皇甫雷發泄著情緒,因為他知道,過了今夜,自己的三弟就要真真正正的長大了。最後兩兄弟沉沉睡去,可是這靜謐的空氣裡,卻隻有皇甫雲均勻的呼吸聲,而皇甫雷,他隻是閉著眼睛,他根本睡不著,所以在這樣寂靜冇有任何人打擾的夜晚,他懷念

著和東方聞思的過往,思考著今後又要何去何從。

曼陀羅宮。

雲細細本來已經躺下了,卻被臨時召喚前往白之宜的房間,當她看到紫魄正躺在白之宜的床上不省人事,隻是心裡咯噔一下,卻冇有過多的驚訝。

昨日東方聞思的婚禮上,她當眾遭受到了巨大的侮辱,紫魄怎麼可能沉得住氣,不給她報仇呢!

但是現在,誰還會是白之宜的對手呢!

“雲穀主,本宮主要你窺探紫魄的記憶,無論你看到什麼,都要告訴本宮主!”

“宮主,可否再具體些?”白之宜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雲細細,隨後她看向昏厥中的紫魄,愛恨交織的目光,在撕裂著她淺淺近乎透明的情感,她的聲音,令雲細細不寒而栗,冰冷而又霸道:“全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