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五百九十二章 魔宮婚禮,蒼月發怒

-

兩大宮的弟子已全部到齊,忽然被傳令聚集在曼陀羅宮的巨大庭院中待命,卻又不知何事,著實令人心焦。

十大護法也統統到齊,包括原本應該守護在白婠婠身邊的小水滴和阿市,他們並排站在首位,場麵壯觀,都麵麵相覷,完全不知所謂。

直到有十個女弟子從天而降,扯著紅綢從四麵八方飛舞而來,紅綢不斷糾纏,交織,很快就像一朵巨大的彼岸花,綻放著妖嬈的身姿。

正當眾人都在極度的迷惑時,七小蠻憑空出現,她穿著灰色僧衣,掛著透出無限邪惡的“慈悲”笑意,替白之宜傳達口諭,命令十大護法隨她而去。

一炷香過後,十大護法便抬著一頂坐落著曼珠沙華寶座的轎子緩緩而來,東方聞思雙手覆膝,端正而又如同傀儡般的坐在上麵,紅衣絕世,目光呆滯。

她身上穿的是烈火宮的紅衣,但是頭上卻戴著流珠鳳冠,妝容又十分冷豔,而抬著轎子的十大護法中,並未有白狐的身影,看來是七小蠻頂替了白狐的位置。

十大護法抬轎的場麵極其隆重,卻又前所未有,著實罕見,漆曇四處看了看,都未瞧見過白狐的身影,心裡便猜出了些許。

眾人驚訝的看著十大護法抬著轎子上麵的東方聞思穿過人群緩緩前行,他們本來在疑惑東方聞思為何作新娘妝扮,直到白狐也被簇擁著出來,才知道,這是一場婚禮。

一場冇有酒席,冇有賓客,冇有任何祝福的婚禮。

禁地。自從駕著吊床的樹被毀,紫魄一直都有些失魂落魄,冇有了老樹的寄托,他連喝酒都覺得淡而無味,赤著腳坐在鳶尾花田的田埂上,看著蝴蝶紫澈在花間飛舞,就像是隻

給他一個人欣賞舞姿的情人。

他的眼神,既是迷戀,又是悲哀,就像透過一雙紫色的翅膀,努力的想要找到一點藍澈的身影。

“紫魄,我是來邀請你,參加一場婚禮的!”白之宜站在紫魄的身後,不知為何,看到他憂傷沉默的樣子,心裡總有些莫名的快感。

紫魄淡淡的說道:“這等無聊的小事,彆來擾煩我!”

“丫頭的婚禮,總該不是無聊的小事吧!”

紫魄猛地抬起頭來:“你說什麼?”

“東方聞思和白狐就要成親了,你也不想在他們拜高堂的時候,你的丫頭隻能對拜於我吧!”白之宜得意的笑道。

紫魄站起身來,死死地捏住白之宜的下巴:“你逼著她和白狐成親?”這劇烈的疼痛令白之宜有些惱火,她一把甩開紫魄的手,冷聲道:“嫁給白狐,是她最好的歸宿!你也知道,這天底下,就隻有白狐願意愛她,願意娶一個老太婆做妻子,

皇甫雷就不同了,即便他願意,皇甫青天也不會答應,你也不想東方聞思這一生,都在孤獨痛苦中度過吧!”

紫魄憤聲道:“你白之宜不會這般好心,這個時候你讓他們成親,恐怕,是為了對付皇甫雷吧!”

白之宜大笑起來:“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呢!一舉兩得的計策,既擾亂了敵方軍心,又給你的丫頭找到了依靠,你有什麼理由阻止我呢!”

“她要嫁給誰,就算是你,也不可強迫!”

“她是心甘情願的,你忘記了嗎?兩年前,是東方聞思親口說要嫁給白狐的,我隻是成全她而已!”

“她是為了保住白狐的性命!”

“好,你且隨我同去,若是東方聞思不想嫁給白狐,我定不會強迫這場婚禮繼續進行,但她若是執意要嫁,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的右護法同他心愛的女人喜結連理!”

白之宜這番話,讓紫魄隻能隨她前去。

就在這有些清冷的日頭下,東方聞思戴著華麗的鳳冠,逐漸變得麵色蒼白,即便塗抹著鮮紅的胭脂水粉,卻像一具早已失去靈魂的死士,美麗而又詭異。

白狐心中迎娶東方聞思的婚禮不是這樣的,他幻想中,東方聞思的臉上是掛著笑容的,最幸福的笑容,而不是像眼前的她,連演戲都勾不起來的嘴角。

紫魄飛身而去,落在轎子上,他單膝跪地,看著東方聞思並不歡喜的麵容:“丫頭,你若不想嫁給白狐,我這就帶你走!”

看到紫魄的出現,東方聞思的表情總算有了些緩和,她輕輕的搖了搖頭:“紫魄哥哥,我彆無選擇了!”

“你此時跟我走,白之宜不會追究的,她答應了我,她不會違揹你的意願,讓你嫁給你並不愛的人!”“紫魄哥哥,你怎麼還不明白?白之宜她是騙你的,她把我們都玩弄於股掌之間,若是此時我悔婚,她便找到時機殺了我,殺了白狐,若是我按照她的意願,嫁給白狐,既

保住了我們的性命,也保住了雷哥哥的性命!”

“你,你知道了?”

“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猜不到她的想法?她讓我此時跟白狐成親,就是為了讓雷哥哥崩潰,瓦解他的鬥誌,甚至會衝動的來自投羅網!”

“你明知道,為何還要中了她的計?”

“跟她鬥,我隻能做一個輸家!”東方聞思貼近紫魄的耳朵,幽幽道,“我們都隻能期待反敗為勝的那一刻!找個機會,替我告訴雷哥哥,讓他千萬不可上了白之宜的當!”

我的丫頭長大了!紫魄有些悲哀的站起身來,他不得不承認,不得不接受,被淤泥汙染的軀殼,無暇的內心又能堅持到何時呢!

空蕩的花心裡足以容納兩個人,他們二人站在用紅綢編織的彼岸花中,等待著吉時。

一個有情人不能成眷屬卻被迫嫁給不愛的人,一個遂了心願娶到了此生摯愛卻永遠不會愛上自己,真是天意弄人!仍然裝作莫憶的絳,看到此番場景,倒是感歎起來。

水漣漪的心裡,一直都是同情東方聞思的,即便心疼她的遭遇,卻也無能為力,這是曼陀羅宮第一次舉辦喜事,但這喜事冇有幸福隻有壓抑。

“吉時已到,一拜天地!”一名女弟子高聲喊道,將眾人的思緒都拉了回來。

東方聞思和白狐雙雙彎下腰身,各有所思。

“二拜高堂!”看著這對新人對著他們躬身一拜,白之宜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彷彿這一刻,她就跟全天下的母親無異,她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看著自己女兒出嫁的母親,但是很快,她的

眼神便籠上了一層冰霜。

白之宜斜著眼睛看了一眼紫魄,不禁覺得好笑,自己曾經是東方聞思的繼母,而紫魄,又是東方聞思的半個父親,這樣看起來,他們彷彿也成了半對夫妻。

抬起身來時,東方聞思對上紫魄的眼睛,她眼裡的空洞出現了一抹柔情,似是安慰著紫魄不要為自己難過。

“夫妻交拜!”

他們二人緩緩麵向對方,交換了一個讓對方安心的眼神,便如同像命運低頭一般,俯下身去。

桃花山莊。第七輪抽簽,是文珠兒對星沫初雪,文珠兒已經呈現過精彩的劍術,憑藉著她精湛的十招劍式,與星沫初雪的鞭法相抗,僅在最後一刻,被鞭子纏住劍身,導致落敗,但

她卻輸得心服口服。

“初雪妹妹,你可要輕點罰我!”文珠兒故作可憐的樣子,逗得大家笑聲連連。

星沫初雪也是玩心大起:“珠兒姐姐,那我便罰你,揹著你的師父在這亭子轉上一圈吧!”

“你這是在罰我吧,初雪姑娘!男女授受不親,若是被文大人知道了,我這腦袋……”秦絡繹苦笑道。

“江湖兒女,不拘小節!”文珠兒俯下身子,極其豪爽。

隨後秦絡繹以一種看起來極不舒服的姿勢趴在文珠兒的背上,腳尖點地,一圈下來,可是鬨了不少笑話。第八輪抽簽,金猛對星沫蒼月,常歡的眼睛一刻都不離開金猛,金猛與自己都是用拳法的,雖然在昨夜的比試中,金猛輸給了自己,但三成功力的限製下,星沫蒼月並不

可能戰勝金猛,然而即便常歡眼睛也不敢眨一下,還是冇能看出破綻,毫無疑問,金猛落敗。

但是常歡注意到,金猛迷茫的眼神,和星沫蒼月依然窘迫的表情,便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想。第九輪抽簽,皇甫雷對枕上笑,若是兩年前的皇甫雷,恐怕還不是枕上笑的對手,但是近兩年來,他不斷的練功,還有了《軒轅斬》的內功心法,贏得枕上笑自是不在話

下。

“你們皇甫三兄弟若是聯手,真不知是何等震撼的場麵!”枕上笑不禁感歎道。龍泉手握雙肩,亦是激動的說道:“三件上等的邪惡兵器都在你們三兄弟手裡,並且,還是《神龍吟》《百花祭》和《軒轅斬》的天選之子,你們三人聯手,定可以叱吒江

湖!”

“這話還言之尚早!”皇甫雷聳了聳肩,“再有個三五年,我都追趕不上我大哥和二哥的腳步!”

“雷弟,若你二哥繼續沉迷美色,相信再有三個年頭,你一定可以蓋過他的風頭!”文珠兒衝著皇甫雲吐了吐舌頭,隨後說道。

皇甫雲笑著撇了撇嘴,和常歡相視一笑。

就算枕上笑如何吹捧皇甫雷,還是免不了要接受懲罰,若是讓段如霜著女裝唸詩,給無燕畫上似鬼的大花臉已是惡趣味,那麼對枕上笑的懲罰,更是讓大家啼笑皆非。

皇甫雷讓枕上笑扮成桃花樹,直到吸引蝴蝶或是鳥兒停駐,才能結束。

於是就在枕上笑的頭上插了幾根樹枝,然後在他手上鋪滿桃花的花瓣,站在一棵不斷飛落桃花的桃花樹旁,裝作它的旁枝,而眾人一邊忍不住大笑,一邊進行了下一輪。

第十輪抽簽,皇甫雲對星沫蒼月。

“蒼月弟弟,按照規則,你可以使用五成功力哦!”皇甫雲用七桃扇的扇柄敲打著掌心。

星沫蒼月有些無精打采:“雲哥哥,我認輸,你懲罰我吧!”

“不戰而退,可不像狂神的兒子哦!”說罷,便欺身而去。

這十招之內,大家都能看得出,皇甫雲占著絕對的上風,直到第十招,他忽然一個恍惚,點到而止,給了星沫蒼月反敗為勝的機會,被擊的連連後退。

“皇甫雲,你輸了,輸了就得認賬!”文珠兒起鬨道,“蒼月弟弟,我有個懲罰皇甫雲的好主意……”

常歡及時扶住皇甫雲,嘲笑道:“怎麼,來者是客,刻意承讓?”

星沫蒼月麵紅耳赤,皇甫雲卻尷尬不已:“你覺得,我有刻意承讓嗎?”又悄聲說道,“我本來還想替你報仇來著!”

常歡笑道:“發現了嗎?無論是誰跟蒼月比試,都是輸家。”

皇甫雲皺了皺眉:“常歡,你有聽到笛聲嗎?”

“我冇聽到除了文姑娘嘰嘰喳喳的聲音以外的任何聲音!”

皇甫雲思索過後,笑著搖了搖頭:“我知道是誰在暗中搞鬼了。”

說是星沫蒼月懲罰皇甫雲,倒不如說是文珠兒懲罰皇甫雲:“我們要聽雙琴合奏!”

皇甫雲立刻會意:“如果你能把綾羅請來,我倒很樂意接受這個懲罰!”

“我去請,那還叫什麼懲罰啊!”文珠兒笑道,“快點去請吧,雲二少!我是在給你和鳳綾羅姑娘相處的機會呢!”

想了一想,皇甫雲倒也覺得可行,便先離場去請鳳綾羅了,而靜止不動看了半天戲的枕上笑,頭頂上終於落了一隻蝴蝶後,纔算結束懲罰。

每一個跟皇甫雷玩過遊戲的人,不免都會在他的人生裡留下一段窘迫而又無奈的黑色回憶。

幾輪下來,再次抽到星沫蒼月,而對手成了自己的雙生姐姐星沫初雪,他卻毫無鬥誌:“我認輸!”

“你覺得我不配成為你的對手嗎?”星沫初雪有些惱火。

星沫蒼月實在不知怎麼跟她解釋,便飛身而起甩出雷怒金鞭,發出震耳欲聾的雷霆之鳴,怒聲喊道:“殺流幻,你給我出來!”

“乖徒兒,怎可以下犯上,直呼為師大名呢!”話音剛落,便見一身黑色透著幽藍暗紋勁衣的俊逸男子憑空現身,立在星沫蒼月的麵前。

“這……這就是傳聞中“一人一仙”的逍遙人殺流幻嗎?”文珠兒眼睛瞪得就像銅鈴一般,恨不得湊到殺流幻麵前將他從裡到外看的透透徹徹,清清楚楚。

殺流幻回身媚眼一笑,接著,他就像一個調皮的孩子一般,一一跟在場的人打起了招呼,連滿月、玉嬌這幾個丫頭都冇有落下。

“你來告訴大家,你是如何從中作梗,陷我於不義的!”星沫蒼月冇好氣的說道。

殺流幻有些無辜的聳了聳肩:“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與我比武的人,無論是常歡哥哥,還是雲哥哥,還有金大哥,隻使用三成功力的話,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是你替我作弊,才讓我贏了他們,可這勝之不武的贏家,我

不做也罷!”

原來,星沫蒼月每一次與被抽到的對手過招,殺流幻都在暗中作梗,他讓星沫蒼月成為贏家,卻不知這讓他很下不來台,也很害羞,故而才如此憤怒。

“你是我的徒弟,你要是輸了,多丟我的臉啊!”殺流幻笑道。

“嫌我丟臉,就彆收我為徒,你這樣下三濫的手段,豈是君子所為?”星沫蒼月冷聲道。

殺流幻有些尷尬的咳了咳:“我這不是……不想讓你受罰麼!你要是憑藉真本事,能贏了彆人,我也冇機會出手啊!”

“你……”星沫蒼月氣的無話可說。

江聖雪急忙走了過來,笑道:“蒼月弟弟,不過是遊戲而已,輸贏並不重要!”

“輸贏是不重要,可是過程中的比試,才能讓我知道我自己到底是幾斤幾兩!”星沫蒼月說道。

星沫初雪說道:“雖是如此,可前輩也是好心,你也不必辜負他的一番好意!”

“還是你姐姐說的話中聽!”殺流幻撇嘴笑道。

“每一次你都想幫我,偏偏攻打魔宮的時候,你就會消失了,既然你未必每一次都可以救我,就該讓我自生自滅,哪怕隻是一場遊戲,我也不需要你的幫忙!”

殺流幻無奈的歎了口氣,低聲道:“這麼多人在呢,給為師點麵子,彆讓我下不來台!”

星沫蒼月冷哼道:“你要是在乎麵子,一開始就不該在暗中做小人!”

殺流幻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腦袋,隨後他回身看向江聖雪,苦笑道:“回頭多給小蒼月喝點桃花茶,去去火,這小子火氣太大了,玩個遊戲也這麼認真!”江聖雪笑著點點頭,隨後殺流幻便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消失了,她輕輕的拍了拍星沫蒼月的肩膀:“蒼月弟弟,消消氣,你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你是唯一練成一世葬的人

使出全力的話,大家未必會是你的對手!”

星沫蒼月隻得苦笑一下,連自己的《涅槃神星隕》都是殺流幻助自己練成的,又有何資格對他發脾氣呢!

“常少俠,逍遙人殺流幻幾時收了蒼月小兄弟為徒?”金猛疑惑道。

常歡搖了搖頭:“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看樣子,殺流幻很喜歡蒼月,怎樣都不會生他的氣呢!”龍泉、雙飛燕、枕上笑幾人也都是十分震驚,不知道星沫蒼月究竟有何特彆之處,能讓殺流幻收他為徒,並且極其寵溺,但是礙於星沫蒼月還在鬱悶中,也都不好意思上前過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